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关于原中共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学普 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2019年8月11日
  中共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学普

刘学普(Liu,Xuepu),男,土家族,1957年10月生,重庆石柱人,中共党员。现任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
2008--2008 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兼),重庆市渝中区委书记
2008--2011 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兼)
2011--2012 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
2012.06 - 2012.08 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12.08 - 2017.01 重庆市政法委书记,2015.04兼市法学会会长2017.01 - 2017.05 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市法学会会长(兼)
2017.05 - 至今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

政法委是中共党委内负责镇压的机构,统管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等,各级610办公室就设在各级党委政法委内,中共2018年机构改革后,610办公室整体被政法委接收。政法委及其书记应对管辖权范围发生的所有侵犯人权罪行负责。

主要罪行:

二零一二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161起,有何发纯等5人被迫害致死 ;有郭锡珍夫妇等136人被绑架、抄家、强制洗脑;有王荣等5人被庭审判刑;有程仲中等15人失踪。

二零一三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183起,被非法抓捕、强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有124人;遭非法判刑和庭审的有28人;被迫害致死的有3人;被“610”抄家骚扰的有17人;被离家或失踪的有11人。

二零一四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299起。其中,有5人被迫害致死;有141人被绑架、非法抄家;有68人被强迫洗脑;有46人被骚扰;有27人被非法庭审、判刑;有10人被迫流离失所与失踪;有2人被强行灌毒药及超期羁押。

二零一五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577起。其中,有335人被绑架、非法抄家、强迫洗脑,有8人被迫害致死,有50人被非法庭审、判刑,有130人被多次骚扰,有19人被迫流离失所与失踪,有12人乘火车遭受中共利用身份证搞的迫害,还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受株连迫害的案例23起。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二零一七年七月,我们从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汇总后,特写了《重庆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1月至2017年7月被迫害综述》,这一年多时间遭迫害的案例有994起,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另有最新统计的36人;被非法判刑的有29人;被非法批捕、庭审的有41人;被非法拘留、长期关押迫害的有193人;453人遭非法骚扰;154人被非法强制洗脑;被经济迫害的案例有31起,被勒索的资金上百万元;搞身份证迫害的案例有11起;流离失所的有37人;失踪4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3/-354607.html

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 对法轮功学员冯志兰的迫害

重庆市武隆县医务人员、法轮功学员冯志兰女士被绑架、非法判刑3年,2015年7月6日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监狱,遭酷刑迫害,被刑事犯拉着头发往墙上撞,直至出血,用脚随意踹肚子,不许上厕所,被折磨致病危、保外就医,于2016年3月15日含冤离世。

以下是冯志兰生前自述被迫害经过的节选片段:

“2014年,我和表妹熊红卫再次被武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抓捕,我又非法关押了1个月,因为我身体出现病危状态(血糖30,血压200),看守所不敢继续关押,让我取保候审。2015年武隆县法院多次开庭,冯志兰被非法判刑3年。期间多次拒绝我检查身体的要求,坚持把我送入重庆市女子监狱迫害。”

“在互监组,我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田姓包夹犯等人为了转化我,辱骂我,拉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直至出血,用脚随意踹我的肚子。不许我上厕所,有一次我拉肚子,她们不让我上厕所,我实在忍不住就拉到了裤子里。田姓包夹犯强迫我在走廊里跑步,伴随着跑步的脚印粪水也流在了地上,她们又强迫我跪在地上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清理。[2]

案例二 对法轮功学员邓超的迫害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邓超,男,49岁,重庆石油部门工程师,他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他晋升“高工”的职称被取消、职务被免除,而且还受到种种非人的迫害,他于2015年7月依法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而遭到中共的迫害。

2016年10月31日下午2点多钟,邓超被江北大石坝派出所警长杨顺华、(主管维稳的副所长)、大石坝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 (“610”) 李峰和另外两名社区人员骚扰,他们到邓超所在的单位,找到保卫科,对邓超进行非法录音、录像、警察们强制按着邓超手强迫按手印签字(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说不签字,送到“洗脑班”强制培训2个月,还说要回访。警察与社区人员对邓超进行精神虐待和威逼,邓超喝了他们的茶,11月11日法轮功学员邓超在家含冤离世。[3]

案例三 对法轮功学员周泽群的迫害

全国先进教师、重庆市江津区四牌坊小学退休教师周泽群,70岁,2011年12月5日中午,几江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刘增怀伙同公安局国保及派出所警察10余人闯入周泽群家中,把她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江津区看守所,之后被江津法院非法判刑4年,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监狱。2014年2月18日,监狱突然通知家属去接人,原来周泽群已经被迫害得不能走路,大小便中带血,面色苍白,被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已没有记忆,字都不认识。2014年5月2日下午5点多,周泽群含冤离世。[4]

失踪案例

案例一 对法轮功学员熊毓珍的迫害

熊毓珍(熊玉珍),女,现年约63岁,长安二厂医院退休职工,家住重庆江北长安二厂山水天成小区。2011年7月18日中午近12点钟,熊毓珍当时走到住宅的小区大门口,突然窜出两个女人,将她推入一部白色面包车内。据了解,两个女便衣是五里店综治办“610”的人员。

第2天一早,熊毓珍的女儿到洗脑班给母亲送衣服,而洗脑班的人不收,理由是:她走了。问什么时候走的?说是18日下午4点钟。问到什么地方去了?说不知道。熊毓珍下落不明,音讯全无。几年来,她的亲人们查遍了重庆所有监狱和各个看守所、拘留所,都没有结果。

3年后,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熊毓珍的家人,将于2014年4月15日开庭审判熊毓珍。三年后,重庆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家属:法院在2014年4月15日开庭审判熊毓珍。开庭这天,法院人员却说:“今天不是开庭审判,今天是调解熊毓珍失踪的问题。[5]

迫害典型案例

案例一 对法轮功学员郑开源、曾宪会夫妻的迫害

2016年6月12日下午3点钟,重庆市合川区“610”出动5部警车,由队长肖长印、黄京、张红睿、赵高兵带队,伙同区国安、云门镇派出所、社区姚老幺、刘禄建、唐胜兵等20多人非法将郑开源抓捕到五尊洗脑班。他们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强行打针,并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第2天这伙人又将郑开源死死压住,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被强制注射毒针后,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神经错乱,昼夜难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

2017年2月27日上午10点,合川区“610”、警察、社区人员再次将郑开源非法抓捕到五尊洗脑班,郑开源被关在单间里15天,由3个包夹看守,强制洗脑,不准外出。郑开源吃了洗脑班饭菜后,郑开源全身肌肉再次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口干舌燥,昼夜难眠。

郑开源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后来被折磨致死。2012年11月,重庆合川区云门镇镇政府“610”人员赵高兵、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唐胜兵、云门镇龙塘村党支书明德富、石门村党支书王耀等4人,由重庆到广东曾宪会大儿子家,逼大儿子参与迫害修炼的父母。他们围着曾宪会反复辱骂威胁 ,逼她签字,在极大的压力下,当场致使曾宪会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后他们给曾宪会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药物喝。不久曾宪会就彻底的精神失常了。2013年1月,曾宪会从广东送到重庆合川二儿子家。2013年10月7日,曾宪会突然晕倒,被送合川人民医院抢救时,当地610指使护士在曾宪会的尾椎骨处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使病情加重,医院抢救2天无效,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曾宪会骨瘦如柴,打针处烂了很大一个洞,骨头都露了出来,在痛苦中含冤离世。[6]

案例二 对法轮功学员周笃伦的迫害

重庆法轮功学员周笃伦老人曾经是某大型国企的一个车间工会副主席,从事过财务工作。2013年9月,周笃伦因准备在电杆上张贴不干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被沙坪坝区井口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劫持到沙坪坝区看守所進行迫害。重庆市沙坪坝区法院分别于2014年1月15日与2014年6月17日两次对他非法庭审,之后周笃伦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周笃伦被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狱12监区,遭受严重迫害,身体与精神的承受能力几乎达到极限。周笃伦老人每天被强制坐小凳做奴工、受体罚约20个小时;监狱剝夺了他的睡眠,强迫他凌晨2~3点睡觉,5点钟起床,只准他睡2、3小时觉;监狱吃不饱,使他在饥饿中长期受煎熬;监狱还强制洗脑转化,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除以上迫害外,还有限制购买生活用品。每天强迫用栽赃陷害等手法对他进行洗脑。[7]

对依法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底,全市有28个区县发生了对合法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抄家、拘留、强制洗脑等迫害的事件。先后有近百人被重庆市政法委或各区县政法委、以至镇政府、镇政法委组织的洗脑班强制洗脑。66人被抄家抢夺财物;50多人被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或街道办事处(镇政府)限制人身自由;22人被抄家后拘留;还有数百人被国保警察、派出所社区警察或乡镇政府、街道办事处、居委会610人员入户骚扰,强迫签字或强摁手印。[8]有130多个街道(镇)居委会(村)的干部,95个公安派出所的警察参与了迫害行动。


参考资料:
[1]      刘学普 简历资料新闻-中国党政领导干部资料库
  http://gbzl.people.com.cn/grzy.php?id=121000545

[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5/重庆市医务人员冯志兰被迫害离世-326673.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4/18/156321.html

[3] 明慧网 重庆江北区法轮功学员邓超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6/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8180.html#16112605031-24
English Version:11. [Chongqing] Mr. Deng Chao Dies Resulting from Persecu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12/17/160367.html

[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1/全国先进教师被重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291726p.html
English Version:Primary School Teacher Ms. Zhou Zequn Dies as a Result of Persecut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5/15/1154.html

[5]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0/重庆熊毓珍被抓五年生死不明-法院硬判其“失踪”-337467.html

[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8/重庆79岁教师再被洗脑班药物迫害-记忆不清(图)-345792p.html
English version: Retired Teacher Drugged Again Following Second Arrest in Less Than 9 Months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7/4/20/162904.html

[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重庆市68岁周笃伦两次遭冤狱迫害十多年-345005.html

[8] 重庆市迫害诉江公民的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20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