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和狡辩掩盖不了“群体灭绝”迫害事实 - 避重就轻难逃历史审判

-----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 与追查国际的联合声明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精神病学新闻”2004年8月6日刊登了标题为“世界精神病学会”(WPA),“中国精神病协会”就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滥用精神病医院和药物」的指控达成「一致意见」”的文章。

“中国精神病协会”用承认个别医院和医务工作人员,对待法轮功学员存在「误诊」「用药不当」以及「滥用精神病疗法」的避重就轻的方式, 来否认针对法轮功学员有「系统性迫害」问题。为此“中国精神卫生观察”(China Mental Health Watch)与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联合发表以下声明:

一、“收治”法轮功学员的医院分布全国各地,并非个案

今年初,总部设在美国的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5个省的100多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了抽样调查,调查资料显示的结果令人震惊。

在被调查的对象中,明确承认“收治”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调查精神病院(科)总数的83%,而且明确承认没有精神病症状只为思想的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院超过半数。

以北京、山东、河南、河北为例,“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对这些地区的42 家精神病医院(科)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有38 家明确表示在过去的5年中“收治”过法轮功学员,占90%,其中公然宣称没有精神病状只为“转化”而强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院有25家,有些医院表示仍在 “收治”法轮功学员〔1〕。

调查记录一:

问:你们这收治过练法轮功的吗?
答:收过。那都是派出所,都是那给送来的,诊断当时有病了。
问:是哪?
答:是公安局。
问:公安局是不是专门有一个科管呢?
答:那可能是吧,详细情况咱也不清楚,反正他送到咱这地方咱就必须得收!
问:为什么他送来就必须收?
答:那是国家规定的〔2〕。

二.、在中国大陆所有的精神病医院(科)涉嫌参与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

追查国际在15个省的100多家精神病医院(科)抽样调查中,83%的精神病医院明确承认“收治”过法轮功修炼者,而那些声称没有“收治”过法轮功学员的医院经查证是在撒谎掩盖。

例如:在河南河北两省的精神病医院调查中,声称没有“收治”过法轮功学员的医院有7家:

1.河南三门峡黄河医院  “无精神科” 所以“没收过”
2.河南商丘地区精神病院  “没收过”
3.河南郑州市五院  “不收”
4.河北省二院精神科  “无住院部” 所以“没收过”
5.石家庄市第二医院 “无精神科没收过” 所以“没收过”
6.石家庄市第五医院 “是传染病院” 所以“没收过” 
7.邯郸市精神病院 “没收过”

其中,邯郸市精神病院一口否认。然而,在本组织收集的案例中,至少杨宝春一案确切表明,自称“没有收过法轮功学员”的邯郸市精神病院隐瞒了真象,没有说实话。杨宝春被关在邯郸市精神病院两年多,杨宝春案是令外界极为关注的案例之一。

案例:杨宝春,男,30多岁,河北邯郸市织染厂工人。1999年8月因进京上访,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拘留所、第一看守所、邯郸劳教所。2000年底,为了阻止已有腿伤的杨宝春炼功,邯郸劳教所狱警用带冰凌的水从他头顶浇下,再强行将杨的腿放进热水中,使其腿部伤情恶化。不久杨宝春腿部伤势恶化开始溃烂,呈青色,无知觉,直至生命垂危,血色素只剩2~5克。劳教所为推卸责任,将杨宝春保外就医,转到邯郸市纺织局医院截去了右腿膝盖以下部分。截肢后不到10天,邯郸“610”、劳教所、织染厂等人员称杨宝春有精神病,于2001年2月26日把杨保春送入邯郸市精神病院(现名邯郸市安康医院,地址:距肥乡县城6公里左右,在309国道上。邯郸市安康医院院长王燕宝 )。在精神病院2年多,杨宝春始终坚持炼功,医生经常把损害精神系统的药物(具体药名不详)偷偷掺在饭里骗杨宝春吃下。杨吃后流口水,全身哆嗦,浑身无力,神志迷糊不清,行动迟缓象老人。后来杨宝春多次提出强烈抗议,医院才停止用药。2001年12月28日,杨宝春曾被保释回家。回家后,杨宝春要到北京上访,又被抓回。在织染厂厂长白盾,书记张勤池决定下,杨宝春再次被送进精神病院〔3〕。

由此看出,在中国的利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事件是全国性的“群体灭绝”性系统迫害,绝非可用“误诊”和“治疗不当”的可以自圆其说。

三、用“诊断有误”或“治疗不当”掩盖系统性精神迫害

心智健全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后被精神病医生残酷虐待与中国精神病医生缺乏精神病学培训或职业技能毫无关系。

调查记录二:

问:你们收炼法轮功的人数?
答:我们前几年收的多,现在不收。
问:他们什么表现?
答:啥事儿没有,象正常人一样。当时是因为政治任务,我们是封闭的,就象公安局一样,把他们关起来。
问:什么时候放出来?
答:比如国家开会或过年过节了,当地公安这才把他们送来,两会过后就把他们放出去〔4〕。

调查结果表明,中国医务工作者认定“收治”法轮功修炼者是执行一项政治任务,相当数量的精神病医务工作者,在中国江泽民统治集团镇压法轮功的高压政策下,把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法轮功,抵制酷刑“洗脑”,以绝食来抗议非法拘捕的和平行为作为诊断精神病和“收治”的标准。更有相当数量的精神病医院,只因法轮功学员是由公安干警,专门镇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或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送来的,就被医院鉴定成精神病。

调查记录三

鞍钢的精神康复医院
问:象你们这收治过炼法轮功的吗?
男:特多! 最近差,就是说,在2年以前特多!
问:那你说前两年多,那后来那他们都住院了,还是看看就走了呢?
男:基本住院治疗
问:这又不是犯罪,这就是信仰问题! 那两回事啊!
男:法轮功不算犯罪吗?
问:那不是信仰问题吗?
男:怎么是信仰!你现在出去站大街上说:我就是法轮功学员,你看政府抓你不!〔5〕

四、是强迫注射药物蓄意惩罚,并非“治疗不当”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 和 追查国际不断收到消息:在中国精神病院里,对不愿意配合当局转化思想或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学员,被强迫注射高于正常剂量许多倍的药物。法轮功学员在精神病院受到反复注射后,身心包括中枢与外周神经系统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许多受害人报告说,在他们离开精神病院后仍长期处于痛苦的药物反应状态,达数星期,数月甚至数年之久。这证明精神病医院对法轮功学员滥用了抗精神病药物。

再请看附在下面的胶州市前市橡胶厂主任被强行关入精神病院后的来信:“杨成超(译音)把法轮功学员王维合(译音)打倒在地,接著用皮靴踢他,拽著他的腿把他拖到楼道再拖回房间里。然后,他把王维合捆在铁床上,胳膊和腿紧紧被拉直达11小时。这个医务人员白天和夜里给他注射药物共7次。”之后王维合表现出严重锥体外症候群的药物副作用(EPS)〔6〕。

对法轮功学员使用高剂量抗精神病药物以至出现 “抗精神药物恶性症候群”(Neuroleptic Malignant Syndrome)等各种药物副作用,当法轮功学员因这些副作用难受得在地上打滚,甚至用头拼命撞墙时,精神病医院(科)医生不但不采取措施帮助法轮功学员,反而在公安人员的鼓励与胁迫下继续加大药物剂量,这种滥用现象不是迫害又是什么?能说是精神病学医生培训水平高低的问题〔7〕?

华盛顿邮报2000年6月23日星期五曾在A30版上发表题为:《败坏的中国医学》的(Bad Medicine in China)报导-「32岁计算机工程师苏刚曾因拒绝放弃法轮功,而多次被单位保安部门拘留。他的经历十分令人震惊。他于4月25日去北京抗议取缔法轮功后,再一次被捕;5月23日,他的工作单位,一家国营化工公司同意授权警察把他拖入精神病院。根据苏先生的父亲苏德安说,医生一天给苏先生注射两次不明药物。当苏先生一星期后被交给他父亲时,他不能正常吃饭或移动肢体。6月10日,这位原本健康的年轻人死于心脏衰竭。」

当原本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进入精神病院后,几天后就突然死亡,表明中国精神病医院滥用药物的现象证据确凿,揭示了法轮功学员正遭受著系统性迫害。

五.、警察控制法轮功学员的入院和出院是系统迫害的另一个证据。

根据受害人的陈述,许多滥用精神病治疗的案例恰好发生在当局的所谓“敏感”时期之前,比如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及其它重要官方活动。这是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和请愿〔4〕。精神病医生释放受害人须得到公安人员的许可等等。

调查记录四:

X神经精神病院精神科办公室一工作人员称:法轮功以前收过,现在不治了。法轮功现在得经过公安才收。家属送的不收,都往公安局送,都与政治有关系。以前收是因为公安局在(我们)医院定了点,借地方的,他们自己管理,院方不了解〔8〕。

南京法轮功学员段祥娣2004年2月18日证词:“在南京脑科医院, ……那些医务护理人员明知道我是正常人,但受公安的唆使,违背自己的良心与医德。……到了半个月时间,我小孩要给我办出院手续。医生不肯,说必须要派出所同意。派出所警察却说:要市里、省里同意,我们派出所也没有这个权利放人。”〔9〕

案例:李丽,女, 30岁,商店营业员,2000年6月6日因进京上访,被公安和原单位人送进山东省平度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被强迫吃药、打针,遭下电针……主治医生金xx不准受害人炼功,要求放弃修炼。公安叫受害人写所谓的“揭批”材料,写了就出院,不写就不准出院。用药一日三次,每次一小把,大脑反应迟钝,对有些事失去记忆,目光发直,脸色腊黄,行动缓慢,心酸落泪〔10〕。

案例:江静 2000年10月,山东青岛市城阳镇政法委书记辛诺明指使手下,没经任何法律程序,将法轮功学员江静从她的姥姥家绑架进警车。因江静拒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一个月后,政法委书记辛诺明在不经家属同意下,强行将江静送往崂山中韩精神病院,并扬言:“她要不“转化”就别想出来了。”…… 崂山中韩精神病院院长和丁姓主任及其医护人员,将法轮功学员江静按倒在地下强行注射药物,并说:“你是政府送来的,能让你好受吗?”药物几分钟后在江静体内发作,江静突感内心一片恐慌,心跳加速,视线开始模糊,坐立不安,继而口干舌燥,眼前一片漆黑。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江静不能吃饭喝水,根本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江静在痛苦不堪的情况下又被连续二次强行注射药物,其中一医生在注射药物时说:“还炼法轮功?再炼拉你去过电针。……”城阳镇综治办公室主任张忠〔11〕。

案例:徐桂芹,女,38岁,山东省泰安市大河棉纺厂职工。2002年1月, 徐桂芹因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劳教所狱警在徐桂芹释放前给她注射了四瓶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头朦,脸肿,舌根发硬,身体麻木,厌食,记忆力严重下降。家人接徐桂芹回家时,警察还提醒说:“看好她,别让她到处乱跑,否则有生命危险。”回家后,徐桂芹精神逐步失常,第九天即2002年12月9日被迫害致死〔12〕。

案例:1999年12月6日上午,河北省房山城关办事处指令负责居民片的警察把52名法轮功学员从家中、工作单位、拘留所,以填表、办学习班等等谎言,骗到房山城关派出所,装上大客车,押送到周口店精神病医院拘禁起来,达43天之久。该精神病医院院长向被绑架者透露:是怕法轮功学员在澳门回归之时进京上访,才把他们关进来〔13〕。

美国法轮功学员王永生2002年12月10日证词:“我母亲(韩纪珍)到了北京(上访)的第二天便去了天安门广场。警察从我母亲的身份证上知道了她的地址。于是母亲被从南京去的警察押回南京,强行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14〕

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一个涉及到社会各个阶层的系统性迫害。现在有1000多宗被迫害案例被记录在案,其中超过13人死于滥用精神病药物。这千余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入精神病院,受到的是残酷的迫害,而不是治疗。

“中国精神病协会”精心炮制的诸如“一些精神病医生缺乏培训和职业技能而不是系统性滥用精神病学”的托辞,是蓄意掩盖中国的独裁者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政策。

众所周知,在中国这场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任何人违背江泽民统治集团的意志,都会有严重后果-失去工作,非法拘留,失去学籍,丧失收入和住房,劳教,酷刑折磨,强行关入精神病院,甚至被杀害。

2003年道出中国萨斯实情而震惊了世界的蒋彦勇医生的经历,从侧面告诉人们在中国如果讲出真话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蒋医生在2004年向世人披露了天安门大屠杀的真象后,即被官方非法拘留数周,遭到当局“洗脑”强迫他承认犯了错误,并逼迫他改变观点。

在涉及到重大政治立场问题时,中国从来就不存在任何独立的“学术团体”。“中国精神病学学会”必须服从江泽民集团的意志,听从其指挥,在3月 份世界精神病学会决定派调查团赴中国调查事实启程之前,“中国精神病协会”突然推翻其先前按照中国卫生部的指示所达成的协议,显示出比卫生部更高级别的官方直接插手了“中国精神病协会”的“这个决定”。这次“中国精神病协会”突然有限度的承认了「误诊」「用药不当」以及滥用精神病疗法等,其目的显而易见是在无法否认的迫害事实面前不能徊避,但是,为了帮助掩盖更高的当局对法轮功的系统迫害,从而采用避重就轻的狡辩方式开脱罪责。

综上所述,中国此次将“中国精神病协会”推出来当替罪羊,是为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系统迫害法轮功开脱罪责。因为江很清楚,一旦系统迫害的罪状成立,法轮功学员对他的「群体灭绝罪」(Genocide)指控即告成立。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复伤,然而在中国,精神病医务人员却这样违背医德,令人痛心的助纣为孽,成为江泽民集团的政治工具,令全世界精神病医学同僚深感蒙羞。我们诚恳希望“中国精神病协会”和广大的中国精神病学专业人士,审时度势,不要继续做江泽民集团替罪羊。用正义和良知,抵制和揭露江泽民集团胁迫精神病医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人道的行径,尽早结束这场在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最黑暗残忍的系统性迫害。

中国精神卫生观察
China Mental Health Watch
电话:(01)617-325-3481
传真:(01)617-325-8729
电子邮件:Contacts@cmhw.org,
网址: http://cmhw.org/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WOIPFG Contact Inf.:
电话:(01)617-325-3481
传真:(01)617-325-8729
电子邮件:Contacts@upholdjustice.org,
网址: http://www.upholdjustice.org/
P.O. Box: 365506, Hyde Park, MA, USA 02136

参考文献:
  1.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遭精神药物迫害的修炼者遍及中国各地:
    http://www.zhuichaguoji.org
  2.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调查记录-鞍山市:
    http://www.zhuichaguoji.org
  3.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杨宝春案
    http://www.zhuichaguoji.org
  4.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三:调查记录-山东省)
    http://www.zhuichaguoji.org
  5.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三:调查记录-辽宁省)
    http://www.zhuichaguoji.org
  6.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
    http://www.zhuichaguoji.org
  7.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
    http://www.zhuichaguoji.org
  8.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三:调查记录─辽宁省)
    http://www.zhuichaguoji.org
  9.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四:证词及案例─10)
    http://www.zhuichaguoji.org
  10.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四:证词及案例─7)
    http://www.zhuichaguoji.org
  11.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一:精神病院迫害致死案例 )
    http://www.zhuichaguoji.org
  12.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四:证词及案例─15)
    http://www.zhuichaguoji.org
  13. 《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调查报告》(见附件四:证词及案例─6)
    http://www.zhuichaguoji.org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