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的调查报告

2018年10月21日

鉴于,中共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停用死刑犯器官,中国公民自愿捐献是人体器官移植供体器官的唯一合法来源,中国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是由中共国务院领导的官方机构[1]

鉴于,2015年来,每年中国器官移植量没有减少,反而呈逐年增长趋势。大器官捐献:2015年2297例,大器官6428个[2];2016年4080例,大器官11296个 [3];2017年5148例,大器官16000个,较2016年增加了25.9% [4]。这还只是中共官方公布的数量,据追查国际调查证据显示,中共2000年开始器官移植量爆炸性增长,超过891家医院参与器官移植,每家医院每年真实移植量往往是官方报告数量的十几倍以上,年移植量从上百例到上千例,多的甚至高达8000多例。

鉴于,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器官移植医院最多,据中国国家卫生计生委[5]2018年2月11日最新公布的178家器官移植医院名单,北京占23家,器官移植量最大,例如,北大人民医院自曝一年完成4000多例肝肾移植[6]。 

2018年8~9月间,追查国际再次对北京市红十字会系统人体器官捐献情况做了相关的电话调查。

调查结果:地处首都的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成立6年来,至今处于筹备阶段,始终没开展实际器官捐献工作。下属各区红会都没设器官捐献办公室,都未开展实际器官捐献,仅限于做些宣传。然而,中共官方声称“中国公民自愿捐献是人体器官移植供体器官的唯一合法来源”,中共也宣布“自201511日起,停用死刑犯器官”。那么,北京每年如此大量的移植器官,显然来源非法。这些器官究竟从何而来?

一、对北京市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负责人王朝辉的电话调查

2018年09月06日,追查国际调查员以患者家属身份,给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负责人王朝辉打电话咨询亲属移植供体时,王显得很热心,表示自己和北京各家移植医院的移植科主任“特熟”,暗示能牵线找到供体。王朝辉说,他这里是器官捐献筹备办公室,现在北京市红十字会还没开展实际器官捐献。

调查员问北京器官捐献情况时,王朝辉说:“我现在还没有到医院参与他们那个捐献过程,一般都他们医院自己做,都是医院自己找器官。” 王说,“红十字会和卫计委,我们还没有在一块儿合作呢,就是他们医院通常自己做。”

调查员追问王朝辉:“你是说现在北京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还没有正式开始参与这个实际捐献,对吧?“王朝辉连声答:“对,对,对,因为我这是筹备办公室,器官捐献办公室没有成立呢,现在。 ”

调查员问什么时候能筹备好?王朝辉先说:“不知道”,后说:“北京因为医院比较多,我们那个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一直是就没有开始这个工作。”他又说:“现在国家都那个,下一步看怎么弄啦,不知道怎么说呢!”

当王朝辉向调查员推荐亲属患者去北京武警总医院做器官移植时,调查员问是不是武警总院器官来源比较好一点?王朝辉说,“不是什么来源比较好”作为军队医院它在北京做的最多。” “武警医院不是部队的医院嘛,武警医院做部队做的最多。”

二、对北京市下属六个主要行政区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情况的调查

与此同时,追查国际对北京市红十字会下属的六个区红十字会做了相关的电话调查。调查结果和王朝阳的说法吻合一致。

北京红十字会

被调查的北京市六家区红十字会是:海淀区红十字会、西城区红十字会、东城区红十字会、朝阳区红十字会、石景山区和丰台区红十字会。这六个区是北京市的主要城区,也是北京市23家器官移植医院所在地区,从捐献器官优先分配的原则来说,这六区应该是器官捐献开展的主要区。

对六家区红十字会的调查表明:
1、北京区县一级的红十字会,也都没有器官捐献办公室。北京市的红十字会系统至今没有开通器官捐献这个业务,最多只做些宣传。捐献者被告知自己去网上登记。

2、北京市各区红十字会都没有开展实际器官捐献,因为市红十字会没有这项工作部署,没做具体安排。

3、如果有人打电话想捐献器官或遗体,就把三个医学院遗体接收站电话告诉他们,或告诉他们联系医院去那里捐献。

三、对北京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系统调查

另外,追查国际对北京地区两家遗体捐献接受站(协和医科大、首都医科大)和北京市红会遗体捐献协调办公室做了相关调查。调查显示:第一,承认北京市红十字会确实没开展器官捐献,移植器官来自医院;第二,官方对遗体捐献和器官捐献态度不同。

关于北京红十字会没开展器官移植,首都医科大接受站联系人景鹏说,“您要说器官捐献,它(红十字会)是没开展”。

对此,北京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协调办公室说:遗体跟器官捐献是两个部门管。王朝辉他就是负责这个器官捐献的。他说北京市红会没做器官捐献的话,“那具体以他的解释为准吧,他就是负责这块的!”

调查发现,被调查的两家接受站对遗体捐赠并不积极。协和医科大强调“局限于本地”,一概拒收外省市捐赠;首都医科大建议家属“别到我们这儿来领表!” “我们没人专门做这个。”

当问起捐赠遗体的去向?首都医科大联系人景鹏医生说:“去向就是用作教学和科研,不会弄到医院再怎么捐献。这没有那些东西,没有那些情况。”调查员问为什么?景鹏:“那摘不了了!因为他这种情况摘不了了,因为他遗体的时候,那个器官已经没用了。”

问捐赠遗体给费用吗?景鹏说不但不给,家属还得掏钱。“比如说这个病人在医院看病的一切费用,都还是家属来自个负责,包括最后去世以后在医院太平间,保存的那几天,那些那都是由家属来负责。只不过就最后拉运遗体是由他们来负责。”

景鹏又补充说:“就是遗体之后用完了也是火化,但是不能给家属返还骨灰,因为这个是集体火化,它是一批一批的,它分不出来谁是谁的,所以这个没法返还家属骨灰。”

结语

中共宣称,从2015年起中国全面停用死刑犯器官,公民自愿无偿捐献器官成为移植器官的唯一来源。 “公民自愿无偿捐献器官”该由谁管理负责?原卫生部2010年1月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出《关于委托中国红十字会开展人体器官捐献有关工作的函》,函中明确器官捐献这项工作由中国红十字会负责。

最新调查表明,地处首都的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成立6年来,至今处于筹备阶段,始终没开展实际器官捐献工作。

北京的23家有移植资质的三甲医院,其中有多家象北京武警总院、302医院、朝阳医院、友谊医院、佑安医院、北大人民医院这样的移植大户,每年的肝、肾移植量,保守估算也有数千例。而这些移植供体器官都不是来自北京市红十字会的捐献渠道。按照中国官方规定中国红十字会捐献器官是唯一合法来源,那么,北京每年如此大量的移植器官,显然来源非法。

根据追查国际十多年的调查,中共自2000年以来,先后以“死刑犯”器官、“脑死亡捐献”器官为名,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犯下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7]。此次对北京红会器官捐献的调查结果,再次戳穿了中共移植器官全部来自公民自愿捐献的谎言。

纵观中共十多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和现状[8],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不会停止。近年追查国际大量调查显示,活摘器官仍在发生。

调查电话录音(10个录音)

调查录音1: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筹备办公室主任

(录音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1-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主任王朝辉.pdf

调查时间:2018-09-06(电话:18910670191)

王朝辉:“我这是筹备办公室,现在器官捐献办公室没有成立呢。现在是我们红会,卫计委,还没有在一块儿合作呢,就是他们医院通常自己做。我们那个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一直是就没有开始这个工作。现在国家都那个,下一步看怎么弄啦,不知道怎么说呢!”

调查录音2:北京市海淀区红十字会

(录音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2-北京市海淀区红十字会官员.pdf

调查时间:2018-08-31(电话:10 68317551)

值班员:“北京市的器官捐献工作现在还是筹备阶段,六年没开展;今年刚刚挂牌,还没开展捐献工作,今年也开展不了;现在我们区里主要承担宣传工作,其它的工作还都没有落实。”

调查录音3:北京市西城区红十字会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3-北京西城区红十字会办公室官员.pdf

调查时间:2018-09-14(电话:10 83975423)

值班员: “我们这儿就只有这三个遗体捐献接收站联系方式,有人打电话,就把这三个电话告诉人家;像我们这一级部门没有器官捐献的办公室。”

调查录音4:北京市东城区红十字会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4-北京市东城区红十字会官员.pdf

调查时间:2018-09-17(电话:10 87556904)

值班员:“我们没有器官捐献办公室;区县一级的红会负责宣传;北京市红十字会也没有器官捐献办公室,也是负责宣传。”

调查录音5:北京市朝阳区红十字会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5-北京市朝阳区红十字会办公室孙女士.pdf

调查时间:2018-09-20(电话:10 65094673)

孙女士:“关于器官捐献这块,北京市的红十字会没有开通这个业务;我们这只有遗体捐献,没有器官捐献。器官捐献还是得联系各大医院;我们跟医院没有直接那种联系关系,因为我们工作性质不一样;我这只接受北京市红十字会工作安排,它现在给我们的就是三家对口的医院,是遗体捐献的。”

调查录音6:北京市石景山区红十字会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6-北京市石景山区红十字会官员.pdf

调查时间:2018-09-20(电话:10 68606619)

值班员:“我们这边是提供遗体捐献电话登记的、联络方式;区红十字会本身没有做器官捐献,因为市红十字会没有这项工作,他们平时也没有这项工作。” 

调查录音7:北京市丰台区红十字会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7-北京市丰台山区红十字会值班室.pdf

调查时间:2018-09-20(电话:10 63824717)

值班员:“北京市各区都没有器官捐献,目前还没有开展这个业务。”

调查录音8:北京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工作协调办公室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8-北京红十字北京协和医院遣体捐献站.pdf

调查时间:2018-09-21(10 63558266)

值班员:“我们遗体跟器官是两个部门管;王朝辉他就是负责这个器官捐献的,那具体以他的解释为准吧,他就是负责这块的!”

调查录音9:北京协和医科大遗体捐献接受站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9-北京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工作协调办公室.pdf

捐献时间:2018-08-30(10 69156975)

值班员:“北京不接受外省市的遗体、器官捐献。”“捐献于本地”。

调查录音10:首都医科大遣体捐献站接受站

(录音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10-首都医科大学遣体捐献站景先生(景鹏).pdf

捐献时间:2018-09-06(10 83911443)

景鹏:“你要说器官捐献,它(北京市)是没开展;好多医院有器官捐献,现在很多都没通过红十字会啊!”


参考资料:
[1] 《新华网》2018年6月29日 “王岐山获聘中国红十字会名誉会长”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8/06-29/8551399.shtml

[2] 《新华网》“器官捐献与移植”摘得中国医学“诺贝尔奖” 2015年12月01日 08:08:12  来源: 新京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1017041708/
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2015-12/01/c_128485798.htm

[3]《我国人体器官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二 》 来源:央广网 发布时间:2017/8/5 14:55:15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8/384342.shtm

[4] 《“施予受”器官捐献登记人数超30万》作者:张思玮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8/5/6 22:42:51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5/411424.shtm?id=411424

[5] 2018年3月3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计生委“官方网站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of  the P.R. of China

[6] 《新华网》专家:死囚器官来源减少将使等待救治患者增多 2013年09月03日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3-09/03/c_125305093.htm

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301.png

[7] 2016年4月5日发表,2018年7月7日更新 《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摘要)》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5694

[8] 2017年10月01日至2018 年06月30日《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电话调查报告(六)》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