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和部分迫害致死案例

2004年6月6日
简体字A4版

附录I: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广东省是中国镇压法轮功的严重省份之一。截至2004年6月6日,中国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977, 其中在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26名,居全国第八。

洪浩远(28岁,潮州市) 赖志军(50岁,东莞市) 郑华冰(19岁,恩平市)
陈丽文(63岁,高州市) 黄耀英(68岁,高州市) 陈承勇(35岁,广州市)
高献民(41岁,广州市) 郝润娟(28岁,广州市) 李晓今(33岁,广州市)
刘少波(广州市) 罗织湘(28岁,广州市) 大法弟子(广州市)
饶卓元(33岁,广州市) 杨雪琴(65岁,广州市) 曾雨文(25岁,河源市)
邓卫群(江门市) 黄微君(50岁,揭阳市) 吴静芳(51岁,揭阳市)
黄玉兰(茂名市) 黎亮(45岁,茂名市) 罗飞鸣(64岁,茂名市)
杨成(35岁,茂名市) 陈多(54岁,汕头市) 王树彬(28岁,汕头市)
大法弟子(28岁,阳春市)    


http://media.minghui.org/gb/d-stats/death_namelist_province_cn.htm#Guangdong

附录II:部分迫害致死案例
(截至2004年6月6日,广东省确认26人被迫害致死)

案例1

受害人:洪浩远,男,30岁,广东潮州市邮电局移动通讯技术骨干
详细情况:2000年春洪浩远上京到天安门炼功,被关押在广东省驻京办事处地下室。他曾被关进精神病院,每天被强迫灌药、打针,每天面对着精神病人,关了1个月,过着非人的生活。2000年5月前后被非法送到三水劳教所劳教。在劳教所里,他坚持自己信仰,为了争取炼功的权利,他们几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被毒打,遭到狱警非人的折磨和酷刑,被禁闭、电击、殴打,受尽折磨。在原七大队,狱警强迫洪浩远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用几万伏电压的电棍2至3根每天电击全身及肛门10小时以上,所到之处,皮肤红肿、溃烂,头象要裂开一样。2001年下半年,洪浩远在三水劳教所原九大队(现在是一分所三大队)公开炼功,被狱警用长条板凳殴打,板凳都被打折了,导致身体内脏严重受伤。洪浩远被送进三水前是一个年轻壮实的小伙子,回家时已被迫害成一个皮包骨、身体十分虚弱、奄奄一息的人,亲戚、朋友、邻里街坊都认不出他。由于身体已被迫害得极度虚弱,于2003年1月5日凌晨被迫害致死。

案例2

受害人:陈承勇,男,约35岁。家住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原广州造纸厂电工
详细情况:陈承勇因多次进京上访,被迫失业。在 2000年1月,他因公开炼功,在广州被关押了15天,2000年7月又被警察关押3周。他还因为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功的横幅,在北京被关了1天。因为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就被强行抓进广州“洗脑班”,受尽了非人的折磨。2001年7月21日报道陈承勇已死于一茅棚内,至今尚不知道他的具体死因。只知道他被警察无端地从家中带走,他的尸体在郊区一个小棚子里被发现时已经开始腐烂。陈承勇的姐姐(也是法轮功学员)前去认尸时被非法抓进“洗脑班”,因她拒绝放弃修炼,警察竟不顾其胞弟刚刚去世的尸骨未寒,在8月又非法判她劳教2年。陈承勇的父亲经受不住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承受不住刚刚痛失爱子又闻爱女被判刑的巨大打击,2001年9月含着悲冤离开了人间。他的妻子戴志珍为澳洲公民,欲前往中国取回丈夫的骨灰,但是,中国驻澳洲悉尼大使馆的官员竟然拒发签证。8个月后,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帮助下,才把陈承勇的骨灰运到澳洲。

 

案例3

受害人:高献民,男,41岁,广州市暨南大学老师
详细情况:2000年1月1日11位法轮功学员在广州天河公园午餐时被捕。他们被关进天河区的2个拘留所,天河和棠下拘留所,处以刑事或治安拘留。法轮功学员绝食后被强迫灌盐水。狱警朱文勇叫4个犯人分别踩住被灌盐的法轮功学员的四肢,把整包的食盐倒进瓶子里加少量的水,食盐就被灌进胃里。其中一名女学员一次竟被灌了一千克盐水后,几天几夜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刚开始对高献民灌盐的时候,有一个在场的犯人看见这个场面马上就晕过去了,朱文勇叫换另一个犯人继续灌盐。盐都没有化开就灌进去,高献民当场休克,几天后高献民于2000年1月17日被迫害致死。

 

案例4

受害人: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家住广州白云区
详细情况:郝润娟生前曾4次赴北京上访。2002年2月25日,郝润娟被非法拘捕至白云区景泰派出所,连续3天在派出所被毒打,3天后被送进白云区看守所,被关在A211仓,被犯人24小时监控着。在看守所期间,她每天坚持炼功,并向仓内人员及管教人员讲清真相。动员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后来她被转到一人房单独关押。郝润娟从一开始进仓就绝食绝水,1周后警察开始灌食,加进一些不知名的黄色药物,每次灌完食郝润娟都会不停地呕吐,并呕出类似痰块的物体。由于关押期间天气转冷,公安明知她衣衫单薄却不允许她家人探望和送衣服,甚至当郝润娟出现肺炎症状也不闻不问,更不通知她家人,不许保外就医。郝润娟一炼功,马上就被警察用铁链锁住双脚,用大锁头锁在水泥板上,不能移动位置(叫连环扣加定链)。各种各样的酷刑,使郝润娟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并出现了大小便失禁,然而警察却将锁她的铁链换成更粗更重的,使郝润娟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一次,警察为了阻止郝润娟炼功,竟将她的双手上下反锁在背后,致使她一只肩膀脱臼。郝润娟还常带着沉重的脚镣被拖出去提审,每天晚上都不能睡觉……就这样,22天里的反复折磨,2002年3月18日郝润娟被迫害致死。警察通知郝润娟的丈夫去处理后事。她丈夫到场后根本认不出自己的妻子了,因为她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不得已他带着才1岁零8个月的儿子到医院做亲子鉴定,最后当结果出来确认这具遗体真的是自己的妻子时,他当场失声痛哭。22天前她还是白白胖胖的一个健康人,22天后竟被活活的迫害致死,而且完全辨认不出原来的容貌。

案例5

受害人:罗织湘,女,29岁,原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
详细情况:2002年11月22日被天河区“610”及兴华街派出所劫持去黄埔戒毒所折磨“洗脑”,她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去天河中医院,12月4日被逼迫坠楼而亡,死时怀有3个月身孕。罗织湘的公公、婆婆听到噩耗之后带着她1岁半的女儿从山东赶来。她哥哥、姐姐也来了。向派出所、“610”讨个公道,讲明事由,并要求法医验明死因,还要赔偿损失,但都遭到拒绝。派出所、“610”催促家人将罗织湘遗体火化,家人坚持他们无权签字,要让她丈夫签字。丈夫黄国华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赤泥劳教2年,他们不让他出来见妻子最后一面,遗体只有停放在殡仪馆。她家人去信访,也得不到答复,还把他们从住的酒店中赶走,2个老人,带着1岁半的小孩,小孩的父亲被关,母亲被迫害致死,小孩无人抚养。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广州市兴华街派出所:赖明辉、程地
当地“610”办公室:闫嘉  手机:13802747594
当地居委会: 莫穗铁

案例6

受害人:赖志军,男,50岁,东莞市凤岗镇人大副主任、副镇长
详细情况:赖志军因在天安门广场抗议江政府对法轮功的禁令被逮捕,到广东省三水的一个劳教所后仍然坚持炼功,不断受到劳教所的干警毒打、电击,他绝食抗议,几天就被折磨死了。见证这一过程的干警叫陈瑞洪,他也可能参与迫害过赖志军,后来调到了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三水劳教所所长马某的秘书就亲口承认赖志军的死是他们造成的。据美联社5月31日报道,一个政府官员说,赖志军因在天安门广场抗议政府对法轮功的禁令而于去年被逮捕,同年死于南部广东省三水的一个劳改营。另一个在凤岗镇工作的政府官员说,赖曾是广东凤岗镇政府机关的一个负责人。他说他不知道赖的死亡原因。

案例7

受害人:刘少波,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广州市海珠区从2001年4月10日起在广州市洛溪桥脚的何贵荣夫人福利院开始举办第一期非法的“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学习班。该班班主任是海珠区公安分局科长李瑞民。声称3个月期限后仍未“转化”的,直接送劳教3年。在学习班关押期间,刘少波于4月18日昏迷,大小便失禁。昏迷期间,该学习班工作人员互相推责任,拖延了一段时间才送医院。最后他于2001年4月19日被迫害致死。但医院检查不出任何原因,后来以“糖尿病”的病因草率了结此事。

案例8

受害人:李小晶,女,30多岁,广州大学教师
详细情况:李小晶于2002年6月27日晚上被强行绑架进广州市黄埔戒毒所“洗脑班”,第二天晚饭后半小时,大约6点多钟,戒毒所突然来了一辆救护车,有很多警察进了“洗脑班”,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都赶到“洗脑班”的会议室里看电视,不准学员出门口。接着他们在李小晶住的房间的周围戒严,封闭起来,他们就在房间里拍照。救护车到7点多钟才开走。警察到11点多钟才走。过了几天,其他学员才知道李小晶已死亡,死因不明。

案例9

受害人:杨雪琴,女,60多岁,广东省交通厅退休老干部
详细情况: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8月遭单位绑架,将她拘禁在三水“洗脑班”,受到非人折磨,于9、10月间在“洗脑班”里被迫害致死。“洗脑班”对外封锁消息。记者分别向广东省交通厅老干部处及广东省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查证杨雪琴死亡案,得到的回答明显相互矛盾。据广东省交通厅老干部处的人员称杨雪琴是因“突发脑溢血”死亡,而广东省“610办公室”一男性官员则称,杨雪琴是“绝食死的,送到医院来不及抢救了”。

案例10

受害人:郑华冰,广东省恩平人。
详细情况:2000年6月28日买火车票准备进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警察绑架(因没带身份证)。他坚持不报姓名、地址,被送往增城康宁医院,医院内一侧名叫收容所或康复中心,郑华冰在收容所被搜走身上的500多元,关押在肺结核病房。其间他受尽折磨,后来他报了地址,该所向家人勒索1,400元钱去赎人回家,2000年7月20日回到家时,身体已极度虚弱,并出现全身水肿症状。后被迫害致死。去世时不足20岁。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增城康宁医院 电话(020)82878303

案例11

受害人:饶卓元,男,33岁,广东省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饶卓元自2002年6月中旬被警察抓至广州第一劳教所后,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接受“转化”,被劳教所警察毒打、并铐篮球架,每天日晒雨淋。后来饶卓元因不明原因从五级楼梯上摔下致颈椎骨骨折,后送花都市人民医院,但劳教所不准亲属探望。后来亲属被准许探望时,饶卓元病情已严重恶化,讲不出话,只有流泪。于8月初被迫害致死。

案例12

受害人:陈丽文,女,60多岁,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2000年12月17日,高州市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避开当地警察的跟踪,租一汽车到河唇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到北京上访。在火车站被当地便衣警察发现,调集大批警察突然围追堵截,大打出手。大部分学员被抓并且现在仍都在狱中。分散后汇合起来的法轮功学员有12人,他们商量后决定继续到北京上访,但到北京郊区不久便被当地警察发现并抓了起来。转押到位于北京市马家堡路的茂名市驻京办事处广东茂名大厦,准备将他们带回广州。警察将他们关押在4层楼的一个房间里打骂,对学员的人格极其不尊重,进到房间里随便揭女学员的被子,还声称对法轮功学员怎么样都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从12月22日上午起,学员们开始将门关上,不让警察进入。警察要破门而入,叫来了消防车和升降机。凌晨3、4点左右,警察架起云梯准备强行从窗户进入室内抓人,学员们知道情况后,一个一个先后从窗口跳下,在此次迫害中,陈丽文遇难。陈丽文女士的亲属要求法院调查处理这起逼死人命案,但法院不敢主持正义,以跳楼自杀为由不予受理。家属不服上诉,广州市人民法院终于开庭审理,但最后仍坚持以跳楼自杀作解释收庭。

案例13

受害人:黄耀英,女,68岁,广东茂名地区高州市高城新街人,原纺织社退休职工
详细情况:2000年2月27日,黄耀英与高州的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进京上访,依照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向中央政府反映意见,遭北京公安拘捕,并送回高州公安机关拘留15天。拘留期满后,高州市城南派出所无理罚款3,000元,她交不起,又被抓到城南派出所。2000年3月25日早上,派出所值班人员发现她已离开人世,值班人员说黎明前她还上过厕所,但法医解剖发现是凌晨1点去世的。而她的亲友看到尸体时,她还带着手铐。公安机关不准其家属对外说明情况,已赔偿5,000元了结,并销毁了有关记录档案。

案例1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男
详细情况:2001年5月,被关押在广州市白云精神康复医院盲流区内的人亲眼目睹一位正在炼功的男学员(不知姓名)被打死后抬了出去,医院封锁一切消息,在医院的太平间内部处理。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广州市白云精神康复医院是广州市政府属下的福利机构。在2000至2001年期间,广州市沙河收容所和白云精神康复医院,在广州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的指挥下,形成一条龙作业,对被非法关押的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多种野蛮的摧残。

广市白云精神康复医院盲流区结构图如下


张德智的犯罪事实

张德智,湖北黄州人,以“医生”为名承包了精神病院的盲流区。 “张医生”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这里的医院弄死一个人象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医院内部就有一个太平间,死了人谁也不会来调查!我开一张‘病死单’证明也调查不到死因!”(2001年5月4日原话)。

2001年5月2日,从广州沙河收容所转送过来的十几名女法轮功学员,她们不愿配合迫害,不愿说姓名。张德智即刻指挥一群男吸毒打手冲向法轮功学员,每3个打手对付1个女学员,打手们手持粗铁棍将女学员往死里毒打,许多女学员都晕倒在地上,全身上下被铁棍抽打得一条条青紫的伤痕,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吸毒的打手们看见女学员晕倒在地,边说边骂:“我们每隔15分钟开一次工(指打人),谁叫你们不配合!”一名60岁的女学员和一名20岁的女学员全身都是铁棒重击的伤痕,面部青紫,肿起大包,躺倒在地。

案例15

受害人:朱德荣,广东省广州市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由于修炼法轮功,被迫辞职,2个儿子读书困难,警察以坐牢要挟其放弃修炼,由于种种压力,朱被逼"自杀"并留遗书一份,详列被迫害的真正原因,但被公安无理没收。

注:从1999年7.20开始,很多法轮功学员走出去上访,上访之前,都是有备而去他们留下“遗书”,说明自己为了证实真理不惜一切,死而无憾;或者事先声明法轮功禁止自杀,如果自己出去后死亡,被宣布为"自杀",那一定是迫害,栽赃。

案例16

受害人:曾雨文,男,20多岁,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人,在广东中山市开店做生意
详细情况:2000年2月去北京上访。因赶上两会期间,被带回紫金后非法关押30多天。他不愿被继续迫害于3月20多日逃出拘留所。当时县公安局动用了武警、公安带着警犬、开车追,结果也没追到。他回到家后听他哥说已经为他花了3,000元疏通县公安局。4月份他再次进京上访,被接回后先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17天后,又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去看守所第二天他就开始绝食,由于不堪迫害,被迫写了“保证”,家里人被勒索6,000多元后于5月12日放出。2000年7月份,他第三次进北京上访,在被带回广东省途中为摆脱继续遭受迫害,跳火车逃离,不幸身亡。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广东省紫金县公安局地址: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公安局 邮编:517400
局长: 邓日扬
政保股:叶剑波,胡国光,杨杜光

案例17

受害人:黄微君,女,50岁,广东省揭阳市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黄微君于2002年5月被抓,同月被揭阳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黄微君2002年5月在向人们讲真相中被警察所抓,关在揭阳市第一看守所,受尽折磨,因抗议非法抓捕而绝食,“610办公室”不顾她的生命安全,在她绝食10多天后才通知家属送医院,因抢救无效而死亡。

案例18

受害人:吴静芳,女,51岁,广东揭阳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于2002年3月31日被警察绑架,关押在揭阳市第二看守所,不到10天便被迫害致死, 并被秘密火化。2000年农历12月28日凌晨1点多,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吴静芳在家里被当地警察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01年9月21日又被强行送到市“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她坚决抵制无理的要求,并于12月27日出“洗脑班”后漂流在外。2002年3月31日在出租屋又被警察绑架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她抗议绝食后被警察活活折磨致死,于4月11日被秘密火化。之后,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二所被解散。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以下为原二所的电话:
李鹏飞:所长,0663-8233738
袁炎辉:教导员,0663-8237186
黄虹:副所长,13902760101
陈克宁:副所长

案例19


黎亮的遗体

受害人:黎亮,男,45岁,家住茂名市化州南盛,在茂名市人事局工资科任职
详细情况:1998年修炼法轮功后,乙肝治愈,身体完全康复。2003年5月30,被茂名市“610办公室”的彭剑、杨伟杰、吴科、黎斌,人事局的姚康信等,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闯入黎亮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并将黎亮绑架到茂名看守所。,因黎亮不放弃修炼,被关押到广东三水市劳教所不准学法炼功,后被迫害得下肢严重浮肿。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03年11月26日被迫害致死。黎亮的一位朋友曾对黎亮死因进行调查,茂名市人事局职工办公室林姓办公员(668-2281-375)三番五次地改口死因,又称自己是刚参加工作,不了解情况等等。同日, 茂名市“610办公室”(0668-2910-610)一自称姓李的男子对该位调查黎亮死亡原因的人士说,“你只要过来谈,我们才能告诉你详细情况。”

案例20

受害人:杨成,广东茂名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广东茂名袂花派出所梁政,在2001年4月将杨成打死。茂名“610办公室”(0668-295-1539)一名工作人员没有否认杨成的死亡。该人员称杨成是农民,其它的情况则推说因为“时间久记不清了”。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广东茂名袂花派出所:梁政
广东茂名610办公室电话:0668-2951539
广东茂名市袂花派出所电话:0668-2760051

案例21

受害人:陈多,男,54岁,广东汕头市法轮功学员
详细情况:陈多于2003年5月15日被汕头市金砂派出所绑架、劫持,5月26日被绑架进汕头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被警察多次毒打。陈多绝食抗议,又被折磨得3次休克,后被送往跄浦医院抢救。6月5日,警察见陈多已危在旦夕,忙叫其家属领回家去。2003年6月9日,陈多因伤势严重被迫害致死。当天,警察得到陈多死亡的消息,以检查死因为名,赶紧把尸体抢了去(实是为了毁尸灭迹)。陈多被跄浦看守所(即汕头看守所)警察毒打致死的消息在明慧网披露后,汕头有关机关、官员不但没有追究杀人凶手,反而对其家属进行威吓。

案例22

受害人:严姓法轮功学员,男,广东阳春人
详细情况:该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6月与母亲、姐姐及8个月大的外甥上北京维护大法,因未报姓名地址,全家被送往广州市沙河收容所。当时该所关押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2000年6月份在广州参加大型炼功活动的法轮功学员数十人。在收容所,法轮功学员遭到非人待遇,生活条件十分恶劣。2000年12月份,所内多名法轮功学员绝食,严被送到广州白云区精神病院,最终被迫害致死。

下载文件:DOC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