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市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事实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简介

济南市劳教所(俗称刘长山劳教所),地址:刘长山路24号 邮编:250022,电话:总机:0531-7953784。自1999年12月,开始关押济南地区(济南市和章丘,长清,商河,平阴)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刘长山劳教所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问及为什么时,狱警说:“不要问我们,有本事问江泽民去,我们只是执行命令!只要你们不放弃炼法轮功,就劳教、判刑!”狱警们使用手铐、电棍,还有其它刑具,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殴打、电棍、关小号、绑吊……有一狱警曾用8根电棍电1名法轮功学员,很多人被打得昏死了过去。有一位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的嘴唇被电击得烂糊糊的翻到外面,其他人冲凉水澡时,也会看到满身都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除了身体上的迫害以外,狱警们还在精神上极力摧残法轮功学员。整天强制法轮功学员听那些污蔑大法的音像、文字,逼他们写什么“感想”、“体会”的东西,一天到晚没有一点空隙,身心疲惫至极。济南市劳教所劳教所在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鼓噪下,对法轮功学员坏事做尽,就连去探亲的家人也不放过。不骂大法,就不叫见人。刘长山劳教所刘所长秘密布置将法轮功学员刘健从三楼厕所窗户推下摔死,而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崔巍等记了三等功。据2002年1月2日报道,济南刘长山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关押男大法学员约140名。

刘长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犯罪人员有

刘某某、牟云岳:劳教所所长
王庆和:副所长
张遵升:宣传处警察
张玉岩:生产处处长
王   平:三大队大队长
鲍洪兴:副大队长
龙   建:政委
赵叔同:管教科科长
杜肇军:三大队一中队中队长
张   伟:副队长
叶志强:教导员
张巍,王前:副中队长
王某某,李锋:三大队二中队中队长
杨   毅:二大队二中队中队长
邱国森:教导员
芦云峰: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

案例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刘健、张武堂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济南天桥公安分局、刘长山劳教所、崔巍、王xx(二大队队长)
基本犯罪事实:2001年3月6日,济南天桥公安分局绑架刘健,并送往劳教所,于2001年12月29日被迫害致死。这使山东省的经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上升至62人,居全国各省之首。刘健,男,33岁,家住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马道口街17号。他于2001年3月6日被济南天桥公安分局绑架至天桥区“洗脑班”(“洗脑班”在天桥区政府招待所内),因强制转化未成功,于几天后被送往刘长山劳教所,在劳教所遭到酷刑和精神折磨。据消息来源透露,刘健在劳教所期间始终被单独关押,由其他犯人看管,遭受到虐待和酷刑折磨。为了抵制这种非法关押和残酷迫害,他一直以绝食抗议,于2001年12月29日被迫害致死。事发后刘长山劳教所管教人员严密封锁消息。刘长山劳教所向记者证实了刘健的死亡,当问及死亡原因时,该所官员称所有材料都已上报“610办公室”。但当记者电询“610办公室”时,办公室官员拒绝透露任何消息。据知情、涉事人员透露,2001年12月28日,刘健上厕所时,被人从三楼厕所窗户推下摔死。此事经该所刘所长秘密布置,二大队王队长亲自安排人干的。事发后,王即被调离工作岗位。刘健死后,所里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崔巍等记了三等功。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继续,法轮功修炼者张武X等人因要求与劳教所领导对话而被剥夺了睡觉的权利。劳教中队负责人崔巍安排人员把他单独关押在劳教人员房间,轮流看守,昼夜折磨不让睡觉已十几天。现张武X生命危在旦夕。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7/2616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18/25239.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5/2439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3/27783.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7/20717.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432.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0/11271.html

案例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于莲春及其女儿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山东华能德州市发电厂,济南市女子劳教所,王村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殴打,电棍电,迫害致死
详细情况:于莲春,出生于1944年,49岁,山东省济南市人,生前是山东华能德州市发电厂的退休职工。于99年10月与女儿去北京上访,10月26日从北京被押回,厂内对她和她的女儿进行拘留、监控近1个月。在2000年2月初被非法劳教3年,被劫持到济南市女子劳教所。2000年12月18日,于莲春在济南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致死。于莲春在劳教期间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的折磨。2000年11月初的一天,于莲春的女儿去劳教所看望母亲递送衣服时,见到母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说话含混不清,手也伸不开,胳膊抬不起来,走路很吃力,一拐一拐地。警察杨某等为名利唆使犹大对于莲春用电棍电或用其它令人恐怖的手段威逼,让于莲春放弃修炼。最后一次于莲春被打得仰面躺在地上,苍白的脸上有青紫色,嘴歪在一边,脸已经变形,上衣被撸到胸部以上,裸露出内衣和胸膛;裤子也开了,露出小肚子,胸前大片、大片的青黑色,裤子尿湿了,并且在于莲春躺的地方下有一大堆水,身上沾满泥和灰。大约在晚上8点多钟,她被狱警队长叫到办公室,所里的二把手所长刘某也来了,当天夜里于莲春被殴打致死。她的女儿因12月中旬一人去北京上访。从北京被押回德州。电厂的领导和公安局将她女儿送到了德州看守所。于12月23日又将她送到王村劳教所。于莲春的女儿至今不知道她的母亲已经离开人世。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11/57176.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9/28/40762.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yulianchun0807.html

案例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贺训明,1955年出生,劳教前在山东省进出口贸易委员会任处长。住济南市历下区后坡东街纺织厅5宿舍,电话:0531-6966293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2001年10月,非法判处贺训明3年劳教,关押于刘长山劳教所。在劳教所残酷的环境中一直坚持对大法的正信,多次被严管、关小号,曾送至被称为“人间地狱”的王村劳教所迫害,也没能让他屈服。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令珠,1964年出生,劳教前在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基建处任处长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自2001年8月起,非法劳教张令珠3年,关押于刘长山劳教所。劳教所用尽各种办法都不能令张令珠转化。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5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杜泽州,1970年出生。住在济南市天桥区,原籍济南济阳县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自2001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杜泽州一直拒绝屈服,多次被严管。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6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吴善东,1972年出生。被非法劳教前在济南市平阴县工作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自2001年10月,非法劳教吴善东3年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7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杨凯,1976年出生,家庭住址:济南市经十路464号,济南铸造锻压机械研究所宿舍13号楼4单元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自2001年6月起,非法判杨凯劳教3年。因拒绝转化,一直被严管,多次被关小号。自2003年3月以后警察就不准家人探视。具体被迫害的情况很难知晓。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8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关发刚,约50岁,劳教前是济南化肥厂工人。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
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2002年8月被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法西斯“洗脑中心”)强制“洗脑”2个月,“洗脑”中心向其家人勒索7,000多元“学习费”。10月份,非法判关发刚劳教3年。老关至今不屈服。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9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李健,1973年出生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判李健2年劳教,不屈服于劳教所的压制。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10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衍波,1964年出生。原在山东省监狱从事技术工作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2001年,张衍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辞职,2003年2月15日被非法抓捕,3月15日被转入劳教所,判1年9个月劳教。衍波一家有4人被判劳教。大妹张衍浩、二妹张衍渊、妻子张荣都在刘长山劳教所遭受迫害。妻子张荣被非法劳教前是省杂技团的演员,曾到美国、日本、欧洲演出。家庭住址:济南市文化东路省杂技团宿舍。家庭电话:0531-6953453。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186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4465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1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杜泽洲(在读大学生,因坚修大法被停止学业)、贺训明(山东省贸促会干部)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刘长山劳教所从潍坊调来更多警察和“转化”人员,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加重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包夹”(让二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单独进行关押,不许家属接见,严密封锁消息)。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8/65217.html#chinanews-01182004-33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5/60642.html#chinanews-20031115-5

案例1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甲及丈夫、儿子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牛学莲、王淑贞、淄博王村劳教所、刘长山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2000年10月24日,我正在家中做饭,被警察骗到派出所,接着被区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绑架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5大队非法劳教3年。我丈夫于2001年1月被绑架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我上大学的儿子于2001年1月因去天安门证实法,被济南警察绑架到济南刘长山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就这样我们一家3口天各一方,家里舍下80多岁的老母亲望眼欲穿。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大多数都是被强行绑架来的,有正在地里干活的,有正在单位上班的,有在家中干家务的,衣服、被褥、生活用品都没带。10月27日,我们100多人进行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晚上,他(她)们戴着手铐、电棍,还有其它刑具,他们5、6个警察对付我们一个人,抓着头发、扯着衣服,将他们认为带头的一个一个抓走。当时我听到警察叫:“打,打死她们!”我的衣服被撕破,头发被扯下来一大把,紧接着被一姓杨的男警察拧着双手(将我双手拧到背后猛往上提)拉到了洗澡堂里。警察叫我跪下,我就不跪。当晚,我们30多人被关进小号。绝食几天后,我们被强行灌食,一帮警察按住我们,将皮管子从鼻孔插进胃里,有的插得鲜血直流,疼痛难忍。每天晚上,警察把我们双手铐在双人床的最高处,脚尖着地,不让睡觉。整整20多天,我们没有睡过一次觉,双腿双脚肿得象馒头,脚就象砸进钉子一样钻心地痛。他(她)们这样折磨我们,目的只有一个:让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放弃对真善忍的正信。说不炼就让回宿舍休息,说炼就继续关小号受酷刑。有的身上都被电糊了;有的电得两腿是水泡;有的被警察牛学莲、王淑贞电得伤痕累累,还威胁说:回去不准说挨电的事,否则后果自负;有的被铐在院里最冷的地方;有的浑身浮肿,连衣服都脱不下来,狱警牛学莲用剪子把衣服剪开,这样的事太多了,说都说不过来。2000年至2001上半年,我们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被折磨。狱警王淑贞每次打人时,手在打人,可嘴里却说:“这叫打人吗?”即便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她也这样说。为了逼我们妥协,他(她)们写好了所谓的“保证书”,几个犯人拧住胳膊、捏住手指强行让我们按手印,我们死也不按,他们就几个人围住一个毒打,一打就是半天,直到累得他们再也没有力气为止。不论老少一律被强迫进行长时间的超负荷劳动,每天工作12至13个小时,经常加班到深夜。由于环境恶劣,加上种种迫害,很多大法学员生病长疥,身体每况愈下。有病得下不了床的,甚至半身不遂的,警察牛学莲都强迫她们下车间干活,每天下定额,完不成任务就扣分、加期。当时我病得面无人色,也一样被强迫每天到车间干活,迫害之苦一言难尽。

除了身体上的迫害以外,他(她)们还在精神上极力摧残我们,整天叫我们听那些污蔑大法、诽谤法轮功创始人的音像、文字,逼我们写什么感想、体会的东西,一天到晚没有一点空隙,身心疲惫至极。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在江×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的鼓噪下,对法轮功学员坏事做尽,就连去探亲的家人也不放过。不骂大法,就不叫见人。

2001年1月,正在山东大学读书的儿子才18岁,去北京证实法,被天安门警察拘留10多天,遭到毒打和电击。济南警察接回后,在刘长山看守所非法拘留1个月,后又被绑架到刘长山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因我和丈夫都被劳教,没有人给他送衣物,接近2个月的时间,他除了随身穿的衣服外,什么用品也没有。进去就被罚坐冷板凳1个多月。夏天,热得要命,他穿着短裤干活、拔草,被蚊虫咬得浑身黑疙瘩至今仍在。

2000年12月,区公安分局警察把我丈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5天,又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2000年1月又把他绑架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2天后因身体不合格退回,又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20多天,罚款2,100元。2002年11月,被市场街居委会治安软禁12天。4年多来,我们一家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就遭到了如此残酷的迫害。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29/61490p.html

案例1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徐恂,男,20多岁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刘长山看守所
基本犯罪事实:于2002年初开始,济南刘长山劳教所非法关押徐恂。因徐恂拒绝接受欺骗和精神摧残,被劳教所一直关在小号里,专人看管。大约2002年上半年某一天被非法转捕,转入济南市刘长山看守所(距劳教所仅500米)继续关押。根据后来与他同时转捕的同修的情况推测,徐恂在2003年夏天仍被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近况不详。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28/61453.html#chinanews-20031128-7

案例1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杜照军(队长),张伟(副队长)(3大队1中队)
基本犯罪事实:SARS疫情爆发以后,自今年5月份开始,刘长山劳教所以预防瘟疫为由,一直实行封闭管理,3大队1中队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队长杜照军,副队长张伟利用封闭的环境下更加残酷的强制和迫害,迫使法轮功学员妥协。20多名法轮功学员受到残酷的折磨,其中包括被这2个人在地上拖着跑。有十几人已经绝食1个月左右,生命受到严重的威胁。面对法轮功学员集体抗争,狱警已经将集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分散到其他中队。但同时将‘小号’打扫出来,准备更进一步的迫害。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98.html

案例15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叶景仑,62岁,山东教育学院物理系教授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杜照军(队长),张伟(副队长)(3大队1中队)
基本犯罪事实:2000年10月,我被绑架进山东省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就在前一天,被劫持在这里的28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劳教所无理酷刑折磨一位学员,狱警将所有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拖出去往死里打,用8根电棍同时电击1个人,很多人被打得昏死了过去。我进所后发现,第一位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的嘴唇被电击得烂糊糊的翻到外面,其他人冲凉水澡时,也会看到满身都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其中有一位是山东教育学院物理系62岁的老教授叶景仑(现已65岁),刑事犯人用手铐把他吊在铁窗上,只要劳教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就给他减刑,用这种办法指示纵恿那些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不择手段地去折磨他,污辱他,通过所谓的军训体罚他等等。这不但无法动摇他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有一次警察想通过他的老同学,一位山东科协的副主席,假惺惺地以因他在事业上很有造就,要营救他出去发挥作用为名,劝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义正辞严地说,我们是本着真善忍修炼做好人,为什么要放弃呢?并指出了江氏集团违反《宪法》、《刑法》残害善良的犯罪事实。叶景仑在电话中讲,劳教所曾把他一个人单独关在小屋里进行各种酷刑折磨,打得他眼睛几乎失明,满身疼痛,瘫软无力,坐都坐不住,只能躺在地上,血糖标号14.5,警察怕他死在劳教所里担负责任,就在2001年12月14日以所外就医的名义放他回家。并要求他每月写“思想汇报”,他拒绝配合,警察说不写就再抓起来,他说,“你们已经把我折磨到这个地步了(直到2年后的现在,双腿仍木得无法行走,左眼近乎失明等残废状态),为了真善忍宇宙真理,我是不怕死的老头。”他说他的电话是被公安局监听的,很可能通完电话之后,就会有人来把他抓走,不过他不怕。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8/46025.html

案例16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兴武(原济南市教育学院教授)、刘品杰(原济南市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张兴武,原济南市教育学院教授,被非法关押于山东济南刘长山劳教所三大队。妻子刘品杰,原济南市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被非法关押于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一大队。2人均已60多岁。1999年7月20日,以后当地派出所对他们家进行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和大量书籍、私人信件等物品。他们被非法刑事拘留。释放后仍然派专人长期监视,张兴武被降职降薪。2000年他们为了摆脱骚扰离家出走,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被拘留,张兴武和刘品杰不说姓名地址抗议无理关押,4月份被山东的警察认出,遣返济南,强行送进“洗脑班”,期间刘品杰绝食抗议被送进医院。后2人都被非法被判处3年劳教,刘品杰被监禁在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张兴武在济南刘长山劳教所。因张兴武和刘品杰拒绝放弃修炼,张兴武在刘长山劳教所一直处于严管状态,2002年4月转到山东王村劳教所强化“洗脑”2个月,其间禁止家属见面。刘品杰在1年中因此2次被加刑,每天接受“洗脑”的同时,还要经常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通信件经常被扣,经常以“思想有问题”为理由禁止家属见面,家属见面时必须有干警陪同没有自由说话的权利……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4/42186.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16/30961.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17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王洪章(男,69岁,济南钢铁总长退休工程师)、赵桂桔(女,68岁,济钢退休教师)、薛向东(男,41岁,山东济南石油化工二厂副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程慧萍(女,41岁,济南石化二厂教育处工作)、荆桂霞(女,约60岁,济南师范学校教师)、张志刚(女,57岁,曾任济南纺织局党委书记)、王霞(女,38岁。山东电力二公司(济南总公司)科员)、辛延海(男,34岁。山东黄台电厂工人)、赵霞(女,32岁。辛延海的妻子)、李广兰(女,约56岁,山东省供销社退休职工)、孙圣轩(男,31岁,山东冠县人,济钢工人)、冯震(男,26岁,济钢工人)、展英华(女,济钢职工)、张伟(女,济钢职工)、范奎芬(女,约61岁,济钢职工)、李洪英(女,约61岁。退休,原济钢财务科科长、杨自国(男,约50岁,济南钢铁集团销售工作)、刘英(女,约45岁,济钢职员,杨自国之妻)、李玉萍(女,约38岁,济钢集团济南铁厂会计)、张娟(女,32岁,济南石化二厂工人)、石学芹(女,32岁,济南历城区洪楼镇小辛庄村人,农民)、姚伟(女,39岁,原山东济南齐鲁药厂小学教师)、丁淑珍(女,约50岁,济南第三仪表厂工人)、孙莲芝(男,32岁,齐鲁音像公司职员)、王淑英(女,约52岁)、贾玉(女,约40岁,济南造纸机械厂工人)、刘洪涛(男,约30岁,济南石化二厂工人)、胡廷浩(男,约40岁,山东黄台电厂工人)、盛乐民(男,31岁,济南43中学物理实验员)、刘玉霞(女,31岁,济南历城华山镇孟家村人)、王红梅(女,约29岁。济南历城华山镇人)、李海香(女,约50岁,济南石化二厂工人)、许金良(济南经十路山东省青年干部管理学院下属山东省青年科技文化中心经理)、王义宗(61岁,男,历城遥墙镇人,曾在历城供销社工作)、田锦云(女,约60岁)、张天保(男,31岁,济南浪潮集团会计)、王义(男,约30岁,济南涤纶工程职员)、李冬(男,约30岁,济南涤纶工程职员)、李海燕(女,约27岁,济南第二毛纺厂工人)、王晶(女,约26岁,毕业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杨秀莲(女,约41岁,历城王舍人镇张马屯村人)、樊磊(男,约30岁,济南涤纶工程职员)、姚涛(35岁,男,山东大学物理系讲师,博士生)、吴世宽(男,约40岁,济南某厂下岗工人)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刘长山劳教所、山东省女子劳教二分所、历城看守所、历下区郭店“洗脑班”、淄博王村山东省第三劳教所、历城会仙山“洗脑班”
基本犯罪事实:
王洪章,自1999年7月21日至2000年10月,被非法拘留多次。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关押于济南市刘长山济南市劳教所。住宅电话:0086-5318985901(济南钢铁总长总机转69656)。住址:济钢新村五分会南五楼西单元2楼201室。
赵桂桔,王洪章之妻。自99年7月21日后至2000年10月多次被非法关押,于2000年10月25日被绑架入历城区会仙山洗脑班约4个月,在“洗脑班”上曾因炼功被刑拘30天。
薛向东,毕业于山东东营石油大学。他的妻子是程慧萍。薛向东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期间,被干警指使的犯人毒打。后被单位保出,免去总经理职务。他的住所也被公安非法抄家。被公安搜出载有大法资料的磁盘,在审讯中因不说磁盘密码被毒打。宅电:0086-531-8980377。
程慧萍,毕业于东营石油大学。济南石化二厂教育处工作。她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刑拘30天,关押于历城看守所,后被投入历下区郭店“洗脑班”迫害。因拒绝放弃信仰于2001年1月被非法刑拘于济南市刘长山济南市看守所。于2001年5月28日被济南历下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
荆桂霞,多次被非法关押。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刑拘30天,关在历城看守所。曾被警察带上手铐脚镣被强迫坐在历城看守所的走廊内3天3夜。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荆桂霞的儿子是济南中心医院的医生,也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
张志刚,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于济南浆水泉山东省女子劳教二分所。
冬   梅,于2000年1月进京上访被押回后非法拘留1个月,罚金8,000元。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   霞,于2000年1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刑拘20天,后又被无理开除公职。又于2000年7月因散发自己写的“我的一生”被单位非法送去看守所刑拘1个月。放出后于9月30日又被非法抓去刑拘,至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
辛延海,于2000年1月因与海外法轮功学员交流被非法刑拘30天,罚款8,000元,保证金5,000元。因不写“保证书”被非法下岗半年。于2000年4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刑拘30天。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刑拘30天,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妻子赵霞也被非法劳教3年。
赵   霞,2000年1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刑拘30天。2000年7月4日进京上访,因不说姓名,在天津被非法关押20天,又在济南被非法刑拘30天。9月因散发真相传单,2000年9月28号被非法刑拘30天,关押于历城看守所,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
李广兰,于2000年10月与2个女儿宗保(24岁,女,济南银座商城职员)、宗洁(女,约38岁,济南化肥厂职员)进京讲清法轮功真象,3人均被非法判劳教3年。
孙圣轩,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冯   震,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展英华,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张   伟,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范奎芬,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30天,又在历城会仙山“洗脑班”被迫害约90天,期间因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又被非法刑拘30天,于2001年农历正月28日被非法劳教3年。
李洪英,2000年国庆节进京上访,2000年10月,被投入历程会仙山“洗脑班”3个月,期间因要求无罪释放于2001年元月被投入历城精神病医院(位于历城锦绣川水库附近)折磨10天,被绑在电床上电击。2001年1月被非法劳教3年,后因病保外就医。
杨自国,于2000年10月被投入历程会仙山“洗脑班”迫害,因坚持炼功,先被非法关押于历城看守所刑拘20天,后于2000年11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刘   英,杨自国之妻。于2000年10月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进行迫害,因坚持炼功,被非法刑拘30天,2001年被投入历城精神病院折磨,后被非法劳教3年。
李玉萍,曾经多次进京上访。2000年10月起,先被非法投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因坚持炼功,又被非法刑拘30天,2001年1月被投入历城精神病院折磨,2001年春节被非法劳教3年。
张   娟,因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在历城看守所刑拘30天,后被投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因坚持炼功,又被非法刑拘30天,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石学芹,因二次进京上访,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30天,于2000年11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姚   伟,在1999年迫害前曾义务辅导少年儿童学法,因此被调离教师工作岗位,到车间当工人,于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访,在济南就被拘留,交罚款保证金5,000元,拘留10天,又于2000年10月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强制“洗脑”1个月。
丁淑珍,因二次进京上访,2000年10月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30天,于2000年11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孙莲芝,因进京上访,于2000年11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先被关押于淄博王村山东省第三劳教所,2001年春节前转回济南刘长山劳教所。
王淑英,因散发真相材料,于2001年1月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1个月,因不放弃修炼,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贾   玉,1999年10月进京上访一次,于2000年10月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期间因炼功和抵制“洗脑”,于2000年11月初被非法刑拘1个月,2001年初,贾玉撕毁了贴在“洗脑班”上的污蔑大法的标语,遭到历城区政保科张科长毒打。于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刘洪涛,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
胡廷浩,退伍军人,在老山前线对越作战时曾荣立三等功。因部队长期艰苦的生活环境,患上严重的胃病,炼大法后,身体健康,不再成天吃药了。2001年1月因与海外法轮功学员交流被非法刑拘30天,罚款8,000元,保证金5,000元。2000年10月又被当地派出所勒索保证金5,000元,于2000年10月下旬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强制被"洗脑"迫害4个月,被勒索“学费”13,000元。
盛乐民,因1999年4・25上访和7・21去省府上访,于99年7月21日被历城公安局非法关押5天,被抄家、审讯,4天3夜不准睡觉,强制“洗脑”折磨。2000年10月又被当地派出所勒索保证金5,000元,于2000年10月下旬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及淄博王村劳教所,被强制“洗脑”迫害4个月,被勒索“学费”13,000元。
刘玉霞,于2000年10月下旬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期间因炼功和抵制"洗脑"被非法刑拘30天。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王红梅,于2000年10月下旬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期间因炼功和抵制"洗脑"被非法刑拘30天。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李海香,因于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进行迫害,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许金良,被以制作“非法出版物”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刑。
王义宗,因散发真相材料,并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先在历城看守所非法刑拘1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又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迫害,后被保外就医。
田锦云,于2000年10月下旬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后于2001年1月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刑拘。
张天保,99年7月21后未写“保证书”,被调离工作岗位,2000年10月进京上访,11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
王   义,2000年底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
李   冬,2000年底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
李海燕,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先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1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李海燕在历城看守所时,因要求炼功被逼趟脚镣1天1夜。
王   晶,在校期间,虽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并担任班长,但因修大法,1998年毕业分配时院领导故意刁难,不分配工作。王晶只好自己联系工作,回到济南在济南纺织学校任教。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先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1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王晶家住济钢。
杨秀莲,2000年10月进京上访后先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1个月,11月初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上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再次非法刑拘1个月,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3年。
樊   磊,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劳教3年。
姚   涛,于2000年10月下旬被绑架入历城会仙山“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因在“洗脑班”上坚持炼功,先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1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
吴世宽,得法前是肝癌病人。家庭经济条件较差。1998年修炼后身体一直很好。他坚修大法,于2000年10月25日晚被绑架入会仙山“洗脑班”,后因在会仙山“洗脑班”上坚持炼功,先在历城看守所被非法刑拘1个月,后被非法判劳教3年。但体检查出肝癌晚期,劳教所不收,又送回“洗脑班”,单独关押。后来警察怕他死在“洗脑班”,就将他送回住地,单独看押在当地治保会。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35917.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9/11/26373.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4/17478.html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