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案例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简体字A4版: 
案例1 赵昕(91)

受害者:赵昕(Zhao,Xin),女 ,32岁,家住北京工商大学(航天桥下,金玉大厦旁)西三楼1门206房间,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商学院)经济学院教师。在学校中认真刻苦、勤奋敬业;为人谦虚友善,师生们都称赞她有一颗“水晶心”。

酷刑致死地点: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1998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原多年心口痛不治而愈。1999年7.20镇压法轮功后,曾多次上访或去天安门炼功,被警察抓走非法关押或拘留,令学校保卫处接回加以看管。2000年6月19日晚,到紫竹院公园炼功,被抓至公园东门派出所,后被海淀分局押走,非法关至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关押期间绝食,于22日被打成左眼只能半睁着,眼皮肿胀,黑眼球浑浊不清,没有视力;腿部有伤,两腿下肢分别有两块较大的紫斑伤;颈椎4、5、6节粉碎性骨折,肺不能呼吸,人全靠输液和呼吸机维系生命,生命垂危,带着手铐、脚链送往海淀医院抢救。海淀分局在没有通知其单位和家人的情况下就进行手术。赵昕当时神智清醒,说话正常,并告诉过分局她所在单位和家人的联系方式,可是医院在行使重大椎骨恢复手术前连伤者家人或单位都不通知,只让海淀分局签字就动手术,(大手术无相关人员签字,医院岂能作主?)。家属向海淀公安分局提出:对赵昕的伤情和病因做司法鉴定,给家属一个明白的交待。而海淀分局坚决不同意,理由是赵昕属于自伤自残,不属司法鉴定的范围。但自伤自残的调查过程及证据等没有给家属书面答复。后来在赵昕手术昏迷无法说话,以及手术后缺钱了才通知家属病危,并通知单位送支票,单位及家人对此深表质疑。8月11日,眼科医生确诊赵昕左眼为外伤性引起视神经萎缩、视网萎缩,已无法医治,失明。其后赵昕虽活了过来,但已全身瘫痪,除头部以外其余部位全不能动。10月19日,赵昕出院,在家中休养,虽然意识清醒,但伤痛一直折磨着她。情况时好时坏,期间家人也被跟踪。2000年12月11日被迫害致死。

出殡时,公安局派出许多便衣和警察监视,亲人被告知:在告别仪式上不许作简介,悼词经审查后也得修改,所送花圈上的挽联全部都被摘除。事后,劳教所在对其他学员强制“洗脑”时,却造谣说赵昕是赵昕不服从灌食,自行撞墙所致骨折,纯属自伤。赵昕被迫害致死后,其家属依法状告海淀分局,但各级检察官们对该案件均不受理,且不给予任何解释,所请律师也受到了高压和威逼。赵昕的病历被海淀医院杨副院长(兼骨科主任)封存在医院中,不给家属,还说要病历必须有公安部门的批准。

备注: 赵昕致残肇事单位及相关单位

(1) 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
局长:高煜 (电话暂时不详)
纪委书记: 张宝奎 电话:86-010-62630429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后官园15号

(2)北京市海淀区清河看守所
所长:白刚 电话:86-010-62902266转3502 BP:62628566-5339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河龙岗路25号
邮编:100085

(3)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
监所处处长:李奇增 电话: 86-010-62532000, 86-010-8264482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厂洼西路八号
邮编:100089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8/2758.html

迫害责任单位:
海淀医院
紫竹院公园东门派出所
海淀分局
海淀分局下属看守所

资料来源: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4/315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30/4061.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1/1815.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28/1765.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6/4821.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29/1774.html
http://media.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2/74459.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1/21/750.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6/4820.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3/441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8/76601.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21/49401.html(English translation)

照片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_images/2001-12-22-zx1--ss.jpg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0-12-6-zhaoxin.jpg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_images/2000-12-16-zhaoxin_body_s.jpg 遗照

新闻报导:
美联社 撰稿:克里斯托弗・伯丁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5/4640.html
BBC 驻北京记者 傅东飞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4/4477.html

案例2 姓名不详 (96)

受害人:大法弟子(Dafa Dizi),姓名不详,男 ,20多岁
酷刑致死地点: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冬季的某一天,上午8点多钟,一位年轻男子被公安送进门头沟区医院急诊室。此人看上去20多岁,身高1.7米左右,较瘦,赤脚。当医生问及他的姓名、户籍时,公安只说:“他没有姓名,是法轮功”。 当医生检查这个年轻人的身体时,发现他浑身是伤,旧伤未愈之处又留下了新的伤口。两个耳朵和面部被冻成重伤,仍然在不停的往外淌水。肋骨多处骨折,两条大腿的股骨骨折。双手重伤,十个手指末端部位暴露着骨头,看上去是用什么东西夹的,已结痂。肚子很瘪,食道干净,推测已绝食多日。医生检查完这个年轻人的伤后,公安就急忙把人推进了太平间。事发后,北京市公安局七处来人验尸拍照,其间与主治医生发生激烈争吵。七处说,尸体1月之内无人认领则火化。他们要医生开“心脏病突发死亡”的死亡证明,医生坚决不开,因为人是被打死的。结果他们找院长,并封锁消息,最后开了什幺样的死亡证明不得而知。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市公安局七处 ─ 北京市宣武区半步桥44号旁门
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96.htm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7/71796.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18/5267.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4/22/47296.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3 彭光俊 (861)

受害者:彭光俊(Peng,Guangjun),男 ,55岁,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后桥梓村居民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案情简单描述:彭光俊平时为人正直热情善良,身体也很结实,帮助别人时,从不讲条件论价钱,是村里老少皆知的好人。1999年7.20以后,曾多次被非法关押。2003年9月28日,正当他在帮某户人家盖房子的时候,突然来了几个警察,连踢带打地将他抓走,关押于团河劳教所。在春节期间的一次大会上彭光俊高喊"法轮大法好”, 随即被绑架到集训队,被警察刘金彪等人毒打致死。2004年1月26日,司法人员提着礼物,来到彭家告知彭病死了。彭家感到其中有诈,遂向政府提出验尸。承办人提出在不追究死因的条件下,彭家可自行为彭光俊挑选骨灰盒及墓地,且政府出15000元丧葬费。在处理遗体火化时,发现彭光俊头部和身体都被打成黑紫色淤血,脸上有被电棍灼伤痕迹,肢体有的骨头已被折断。因慑于不服从政府的安排,全家即失业的恐吓,彭家只有蒙冤妥协。而团河劳教所则对外谎称彭光俊是得心脏病而死。司法人员在送彭光俊的骨灰及家属回村时,因怕村民质问无以对答,车开到村口,即拿出200元称打车费,让其亲属自行回家。北京团河劳教所集训队于2004年大年初一至初五仅5天时间就把北京法轮功学员彭光俊电击殴打致死。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司法人员: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北京市团河集训队 大队长:刘金彪
集训队 倪振雄 后调巡逻队
资料来源: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3/80027.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9/66976.html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8/71068.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16/45164.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4 张淑珍 (865)

受害者:张淑珍(Zhang,Shuzhen),女 ,51岁,北京市海淀区远大中学退休教师
酷刑致死地点:清河劳教所
案情简单描述:张淑珍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石佛寺39号。2001年因发法轮功发真象资料被警察抓送清河劳教所。在劳教所内,警察为逼使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与地址,对她施以酷刑逼供。连续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用电棍电她,揪她头发往墙上撞,并往她肛门里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她剧烈腹痛,肚子胀得比怀孕妇女的肚子还大。后来被判1年零6个月劳教。在送往团河劳教所的途中剧烈腹痛,团河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让家属接走。2002年10月9日晚7时张淑珍被送往海淀医院,于晚上9时被迫害致死。
迫害责任单位:
清河劳教所
资料来源: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4/2/17/67645.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2/20/45309.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5 吴垚 (766)

受害者:吴垚(Wu, Yao),女,57岁,北京市北医附中退休英语教师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2年9月10日,吴垚和老伴杨占明在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捕,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刚被捕时,她以绝食抗议无理的抓捕。看守所利用监室里的犯人集体强行给她灌食,那些犯人凶狠地撬嘴、掐脸、掐乳房和阴部……11天后吴垚停止了绝食,之后被调号,调号时还戴着镣铐,是被拖抬过去的。其后,吴垚和杨占明都被非法判2年劳教。看守所曾2次欲将吴垚送进劳教所。第2次送时,狱警在上车前强行隔着衣服给她打了降压针,但仍因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2003年6月11日吴垚第三次被强行送入劳教所。送入监的当天,她在调遣处遭到毒打,狱警李雪艳用肘部猛击她的腰部,使她痛得站不起来。10天后, 6月22日,吴垚死亡。其家属被告知的死因是“猝死”。然而,未被关押前的吴垚身强体壮。对待因体检不合格而监狱拒收的法轮功学员,为达到进一步迫害的目地,就用哄骗的方法让你吃药。对拒绝的学员,就叫牢头偷着往菜里下药。吴垚在第三次被送下监之前曾被此方法所害,发现后制止。吴垚在便血很严重的情况下,被强行送往调遣处,后被迫害致死。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北京市丰台区看守所 北京市丰台区芦沟桥沙岗村102号电话 010-83680063
警察:李雪艳(音),女,30岁左右,职务:四监区(女监)科
资料来源: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wuyao09242003.html
http://www.epochtimes.com/b5/3/9/26/n383080.htm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24/5789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6/75625.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9/27/40741.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14/4919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6 (32)

受害者:龚宝华(Gong,Baohua),女 ,35岁,北京市平谷县刘店乡刘店村人
酷刑致死地点:平谷县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6月17日,龚宝华去北京信访部门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在东直门长途汽车站被警察拦截押回刘店乡派出所后。在警局内遭警察毒打,饶文勇将龚宝华鼻粱骨打折(有峪口卫生院拍片检查证明)。其亲属要求让她回家养伤,但派出所为掩盖殴人成伤的事实,遂将她送进平谷县看守所。在所内,龚宝华以绝食的方式证明自己的无辜与清白。6月25日晚上8时许,看守所不顾她鼻粱有伤,派出所所长李洪文命令强行从鼻孔灌食。回到监号后她胸部很麻、脸色发青,疑是插管错插到气管里了。10分钟后,昏死过去。看守在她自行苏醒后才把她抬出送医,至26日清晨返回。其后她的情况依然不好。2000年6月27日上午10时许,狱医见她情况危急才把她送去医院。当晚约9点多,龚宝华被医院证实死亡。县里对龚宝华的死亡统一口径,对外宣称她因肺炎病逝。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平谷县刘店乡派出所010-61971141(办公室)
所长 李洪文 010-89986578(宅)
平谷县看守所
饶文勇 联系地址:平谷县北杨桥桥头村 邮码:101205
原刘店乡派出所副所长 现在平谷县公安局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32.htm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7/28/4066.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8/5/3289.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7/28/4067.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9/1768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8/35106.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_images/2001-8-10-gong_baohua--ss.jpg 照片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_images/2000-12-7-gong_baohua.gif 医院诊断书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7/28/4067.html 中央社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7/29/4064.html 加拿大广播电台

案例7 梅玉兰 (19)

受害者:梅玉兰(Mei,Yulan),女 ,44岁,家住北京孙河苇沟,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朝阳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5月13日独自一人在家门口炼功后被抓进朝阳看守所女筒607号。隔日,因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5月17日被一名犯人(据说是朝阳医院的护士)强迫灌食浓盐水和豆奶,因错插了灌食管而导致严重伤害。被灌食中,其它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均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回到监室不久,她就开始头痛、呕吐。当天夜里,她开始吐浓痰和血,后来吐大口大口的血,管教闻讯置之不理。5月18日,她被同号犯人背出去照像。抬回来后,又抬出去送医院打了两瓶点滴。下午又被背回号里。散板后,大约5、6点钟时,管教给了一小碗米粥让其他人喂她,她都喝了,只是嗓子肿得很大,讲不出话来。8、9点钟时,她手脚冰凉,眼珠不动,被送进民航医院抢救。5月23日下午4点10分被迫害致死。医院在梅玉兰的死亡证书上写的死亡原因是绝食死亡。遗体于5月28日火化。梅玉兰死后,看守所谎称其未死,并骚扰有关证人。女警孙伟佳不但没有对梅玉兰的死感到痛悔,反而叫嚣:最喜欢看女学员被灌食,死个法轮功学员没什么了不起的。女警孙伟佳(对梅玉兰的死负有直接责任者)。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朝阳分局拘留所
朝阳看守所
女警 孙伟佳
灌食犯人
资料来源: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6/1/1270.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31/3443.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7/3598.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7/3599.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3/3624.html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1/4/4/9637.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4/11/701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6/21/1697.html 法新社1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27/3597.html 法新社2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5/31/3443.html 自由亚洲电台

案例8 刘桂敏 (114)

受害者:刘桂敏(Liu,Guimin),女 ,35岁,北京密云县巨各庄镇豆各庄村居民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海淀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12月31日去天安门广场请愿,被关押于北京海淀看守所。因绝食遭强行灌食,2001年1月5日生命垂危,在输2天液后,公安见刘桂敏有生命危险,在没有继续采取抢救措施下,强行送回家里推卸责任。回家后第二天经医院抢救无效,于1月7日被迫害致死。死前曾大量喷血,估计是强行灌食时使其肺部受到严重创伤而导致死亡。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海淀看守所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114.htm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7/519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16/6839.html#1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7/498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1/12/6717.html  法新社

案例9 姓名不详 (329)

受害者: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女,22岁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该法轮功学员身高1.6米左右,梳短发,身穿红衣,红裤,红袜子,外穿一件红风衣,于2001年10月26日在天安门讲法轮功真象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女监2厅2号监室内。据犯人说,该学员被关押在那“挺长时间了”。被抓后她一直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且为了避免给当地政府和家人带来株连迫害,她也拒绝说出姓名住址,而遭受灌食、扎电针等迫害。11月4日晚12点多,2名犯人发现该法轮功学员抽筋,状况不好,犯人报告管教后于凌晨4点多被抬走。11月5日早上传回消息证实她已死亡。狱警们严密封锁消息,把同监室的犯人隔离起来,不准与外人接触,以免消息泄漏。该法轮功学员遇害后,其遗体被东城分局秘密处理。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看守所
总机电话:10-8071-2525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329.htm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1/22/23542.html
http://www.minghui-b.org/mh/articles/2004/7/5/78727.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3/1801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2/50515.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0 王潺 (458)

受害者:王潺(Wang, Chan),男,39岁,原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清算总中心

酷刑致死地点:山东省济宁市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王潺生前曾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清算总中心工作了8年,是相当于副处级的技术干部(但没正式评级);负责当时的全国1080多个电子联行小站的技术总支持和维护,曾被单位派往加拿大。

1999年7.20以后,他多次主动写信给中央和单位领导讲法轮功真相;1999年10至11月,他事先默默安排好工作交接,然后把他妻子因讲法轮功真相上访而受迫害的实情写成信,并留了真名,给1080多个小站每站寄去一份,同时也在清算中心和下属公司中发放;并主动找领导谈及此事,此事在当时全国人民银行的清算领域中颇有影响。单位得知后派车强行把他送到派出所,他被非法关押一百零几天后被释放。2000年的春节他是在看守所里度过的。同年他离开了清算中心,但并没被开除,因此他还是人民银行在编的国家正式员工。在被迫流离失所的3年中,王潺的足迹遍及许多地方,建立了无数讲清法轮功真相的资料点,开展了讲清真相的工作。不法官员曾悬赏10万元追捕他。

2002年8月21日下午,王潺和其他2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梁山县汽车站被济宁公安郭洪涛带人非法抓捕。在狱中,他们遭受了警察们疯狂的酷刑折磨,包括拳打脚踢、橡胶棒打、背铐双手用力向上提等。王潺于8月21日至8月29日之间被郭洪涛等人从济宁市看守所提出审讯时折磨致死。据目击者称,王潺遗体头部重伤流血,这可能是导致他死亡的直接原因。遗体被强行就地火化。

王潺死后,公安局、看守所严密封锁消息。29日上午家人送衣服给王潺,看守所为掩盖王潺被迫害致死的真相,将衣服收下;一周后家人再送衣服,看守所仍收下。直待消息曝光,公安局、“610”办公室威胁其家人不许上告,否则,王潺的两位胞弟可能失去工作。目前王潺家中有一个因迫害而精神失常的妻子和一个上小学的儿子。其母于王潺在济宁被抓后,也被公安绑架。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山东省济宁市看守所 ─ 所长办公室电话 0537-2225239 0537-2220265
山东省济宁市公安局 ─ 电话 (总机) 0537-2960000
山东省济宁市610”办公室 ─ 电话 0537-2348643
中国人民银行总行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8号,华融大厦11层,人民银行清算总中心  邮编:100037
山东济宁市中区公安局政保科:郭洪涛 ─ 13518677166(手机) , 0537-2260589(住宅)
资料来源: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wangchan09112002.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9/27/37162.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9/20/36827.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9/19/36776.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9/25/37076.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9/12/26440.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0/8/2736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minghui.ca/mh/article_images/2002-9-17-wangchan--ss.jpg  照片

案例11 李玉玲 (728)

受害者:李玉玲(Li,Yuling),女,年龄不详,北京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和平宾馆
案情简单描述:李玉玲生前丈夫为副局级干部,儿子在国外留学,家庭幸福。自1999年7.20以来,为讲法轮功真象,她曾经被刑事拘留,关精神病院、关“洗脑班”。2003年6月25日,在散发真相资料与光盘的途中被东城区警察绑架到东直门派出所,后又以“帮教”为名转移到和平宾馆。警察对她严刑拷打,24小时轮番逼供她资料来源、资料点及其他法轮功学员,9天的时间里她始终一言不发,绝食绝水抗议非法拘捕与残酷迫害。在历经种种非人折磨与酷刑后,李玉玲于7月4日被迫害致死。

当家属接到死亡通知,在隆福寺医院看到李玉玲的遗体左脸及耳朵又肿又紫,身体侧面的肋骨也是一片片红紫,其它部位警察不让家属看并威胁家属“不准拍照、不准摄像、不准动尸体”, 说这是“上级”规定。当家属提出李玉玲脸上及身上的伤是怎幺回事,身体不好为什么不及时送医院治疗,不吃不喝为什么不采取措施、不通知家属的这些质疑时, 他们无言以对。公安企图强迫李玉玲的丈夫签署死亡通知,并接受公安安排的尸检。要求家属在丧葬处理时范围越小越好,企图掩盖酷刑折磨李玉玲致死的罪证。

东城区东直门派出所一男警昨日证实了李玉玲的死亡事实,并承认李玉玲是他们抓的,但称具体详情只有所长才能说清。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 电话:010-64042244
东城区东直门派出所 电话:010-64169817,010-64168819办公地址:新中街9号
资料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9/53718.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7/9/53699.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1/54345.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7/11/3801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8/2/3875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2 李守强 (85)

受害者:李守强(Li,shouqiang),男 ,37岁,北汽总装车间工人
酷刑致死地点:昌平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李守强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武圣东里。2000年正月初一,他到天安门反应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时,被抓进管庄派出所。被居委会接送回家后,潘家园派出所给他办学习班,不让他上班。2000年3月8日,他去天安门上访,再次被抓。当晚10点左右,他被3名警察(其中之一是李长生)押到家中,大肆搜索,抄走了所有的 轮功资料及书籍等。晚上11点,被送往昌平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他被被警察多次审问、毒打、折磨且不给他水喝。最后,他们在给李守强喝的可乐中加入了 大剂量的破坏神经的药物。3月18日晚,潘家园派出所打电话,要李守强家人去潘家园派出所接人。当家人接他时,他是被关在铁笼子里。回家的路上,李守强语言含混、断断续续告诉家人他在所内受迫害的情形,并说警察欲将他在2天内迫害死,让他回家是为了要他死在家里,以逃避他被迫害致死的责任。 回到家后,家人发现他后脖颈、后腰大腿两侧全是一条条地紫色伤痕,并目光呆滞,思维散乱,时而清醒,时而胡涂。其后2天不吃不喝。3月20日清晨,于恍惚中从家中阳台坠地身亡。

事发后,警察及2名法医前来验尸,其中一个警察说:“哼,打得够呛!”而法医一个字也没写,更没有验尸报告。家属本想在当地火化,处理后事,但警察强把遗体带往昌平。家属在他们的摆布下,于昌平火化、安葬李守强时花费了1万多元。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管庄派出所
居委会
潘家园派出所
昌平看守所
警察 李长生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85.htm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4/3226.html

案例13 姓名不详 (382)

受害者:大法弟子(Dafa Dizi),女,姓名不详
迫害致死地点:北京市密云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
2002 年1月30日晚,一位法轮功女学员为了避免给地方政府及家人带来株连迫害而不说出自己的住址和姓名,因此被密云看守所值班狱警于传水和王X指使犯人用大木 板打了两个多小时。当时她被打得不能站立,自己爬回牢房,十余小时后被发现死亡。为了掩盖事实,该所主管后勤的李副所长亲自带领几名犯人,把尸体运走秘密 火化。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北京市密云看守所
北京市密云看守所 ─ 李副所长
北京市密云看守所狱警 ─ 于传水
资料来源: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dafadizi04262002.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2/4/26/29090.html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2/4/26/29092.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7/2141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4 崔付娥 (994)

受害者:崔付娥(Cui, Fue),女,47岁,北京市延庆县刘斌堡乡大观头村法轮功学员
迫害致死地点:刘斌堡派出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1年农历四月初八,崔付娥为讲法轮功真象而进京上访,当天下午被刘斌堡派出所所长王学华和其他警察带回延庆公安局三科。当时她是双手被铐着塞在小轿车的后备箱里的。崔付娥被从后备箱里拖出时,一群警察立即上前用棍子痛打她,把她打的遍体鳞伤。当晚送县拘留所,在那里被关押了15天。之后,王学华又把她提回派出所强制劳动100天。2001年端阳节(农历五月初五),王学华带领其他警察把她痛打一顿。崔付娥耳朵被打聋了,肾脏受创,有内伤。在被强制劳动100天期满获释回家后,她重病不起,于2003年8月3日被迫害致死。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北京市延庆县刘斌堡派出所 ─ 电话 60181504
北京市延庆县公安局三科 ─ 延庆公安分局 电话 81198128 81197648
北京市延庆县拘留所
刘斌堡派出所所长 ─ 王学华现在已调往延庆县张山营派出所 电话 69190396(?)
资料来源: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cuifue06252004.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25/77932.htm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13/50185.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5 吴思民 (819)

受害者:吴思民(Wu,Simin),男 ,63岁,北京市延庆县永宁镇左所屯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延庆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12月25日,吴思民前往北京为讲法轮功真象而上访,当天即被拘押于延庆看守所。在所内被打的奄奄一息,据悉,吴思民的内脏被打坏,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斑。2001年1月5日送延庆县永宁医院,抢救无效,于1月12日死亡。吴思民死后,其兄至永宁派出所说是要上告,副所长郑建民(现在已经调走)说:“打官司你打得起吗?想告,告那儿你也告不赢,我们官官相护。”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北京市延庆看守所 ─ 电话(010)81197830
北京市延庆县永宁派出所 ─ 电话(010)60171217
延庆县永宁派出所副所长─ 郑建民
资料来源: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2/17/62709.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2/21/43353.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6 张淑琪 (7)  

受害者:张淑琪(Zhang,Shuqi),女 ,52岁,北京西城区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
案情简单描述:1999年12月26日晨准备到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旁听法轮功学员受审之情况时,在法院门口被西城公安分局非法劫持,27日送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在拘留所内张淑琪除了被罚站、2次被推倒在地之外,手腕还被铐着。又因绝食抗议非法拘捕,而被强行下鼻饲管。在拘留20天后(2000年1月14日),下午5点左右,其家属突然接到厂桥派出所通知,要他们立即去拘留所接人。晚上8点,张淑琪返抵家门。呈饥饿状的她,在吃了些面条后准备洗澡时突发晕厥、呕吐, 并昏迷。晚上9点左右,立刻送北大医院,于2000年1月15日晚9时被迫害致死。张淑琪的家属对她的死因倍感质疑,因为张淑琪自修炼法轮功5年来从未看过病,为什么回家仅1小时就昏迷不醒?为什幺派出所会紧急通知家属去接张淑琪?为什幺在家属接张淑琪时,不向家属讲明当时她的身体状况,以便家属采取相应的医护措施?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 ─ 电话:83995050 地址:100032 西城区二龙路39号。
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 ─ 电话 6601-2350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7.htm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3/70688.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6/49931.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7 王志明 (743)

受害者:王志明(Wang,Zhiming),男 ,39岁,北京朝阳区团结湖炼功点法轮功学员,中国服装集团公司进出口部翻译。
酷刑致死地点:
案情简单描述:1999年7.20以后,王志明为讲法轮功真象而上访、上天安门,因而多次被非法关押。2001年7月为抵制迫害,离开北京回到山西老家。在山西因参与制作真象资料的工作,被山西警察关押。法庭在非法审判王志明时,他已连续绝食60多天,极度虚弱,审判草草收场。警方怕承担责任,将他送到医院。据医生讲,由于送医太迟,当时他的大脑已萎缩。王志明于2003年7月22日下午4点被迫害致死。事后,警察怕承担过失,一直监视到王志明的遗体被火化后才离开。

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记者打电话调查,中国服装集团公司进出口部(10-6581-1755)一女士证实王志明死亡的事实,她说:“上个月王志明就去世了。”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山西警察
资料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11/55452.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8/15/39144.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18 刘志兰 (8)

受害者:刘志兰(Liu,Zhilan),女 ,40岁,北京市房山区长沟峪煤矿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派出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1月10日为恢复法轮功名誉到北京上访被抓,下午被送到周口店派出所,派出所要她们每天搞卫生、扫雪。2000年1月14日下午2点左右煤气中毒,昏迷后再也没有清醒过来,其家属见到她时已在太平房里了。另2名法轮功学员朴淑兰、李富花,1月10日为恢复法轮大法名誉到北京上访被抓,1月14日那天,她们3人干完活后在派出所的锅炉房吃午饭,2点左右3人均煤气中毒,失去了知觉,被送进了燕山区一职工医院抢救。30岁的李富花(女)当晚9点左右清醒。朴淑兰(女,40多岁), 15日晚上张开了眼,翻了个身又昏迷过去,16日上午清醒。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派出所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8.htm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9/1004.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0/958.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1/29/1004.html 美联社

案例19 任汉芬(559)

受害者:任汉芬(Ren,Hanfen),女,73岁,北京市丰台区航天院小区法轮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
案情简单描述:任汉芬50年代留俄,回国后一直从事航天科学研究,工作卓有成效,为研究生导师、航天院火箭动力研究所研究员。近年来,介入中俄航天科技攻关,在俄国亦有一定知名度。1999年7.20后,被航天动力研究院所在地区内保局(公安局)和研究院“610”办公室强行绑架参加“洗脑班”,遭受残酷的折磨和摧残。为了摆脱特务们的纠缠和骚扰,遂离家出走。2002年5月的一天,航天院内保局和“610”办公室的人,将其非法堵在租室内,为了免遭再次绑架,她从5楼顺水管子往下滑时,不幸绳断坠地身亡。事后他们封锁消息,航天院的李光亚(党委书记)、五中仁(纪委书记)更对任汉芬被迫害致死之事委过于法轮功。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航天动力研究院内保局
航天动力研究院“610”办公室
航天动力研究院党委书记─李光亚
航天动力研究院纪委书记─五中仁
资料来源: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8/19/55883.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2/20/44905.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2/22/32449.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20 张允奕(556)

受害者:张允奕(Zhang,Yunyi),男,30多岁,原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主治医师

酷刑致死地点:福建省公安厅

案情简单描述:2000年夏天因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于团河劳教所,期间受到酷刑迫害,2001年7月获释。为了避免再度受迫害,他远离家乡,流落到福建一带继续讲法轮功真象。2002年8月,张允奕被劫持到福建省公安厅。为了避免给地方政府及家人带来株连迫害,他拒绝回答任何提问。张允奕趁警察不备时,从敞开的窗户跃出以便逃离迫害,不幸身亡。
迫害责任单位:
福建省公安厅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资料来源: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zhangyunyi02122003.html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2/20/44893.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2/13/32077.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minghui.ca/mh/article_images/2003-2-12-zhang-yunyi--ss.jpg 照片

案例21 王桂菊(939)

受害者:王桂菊(Wang,Guiju),女,62岁,北京市首钢冶金研究院退休女工程师
酷刑致死地点:海淀区街道办事处“洗脑班”
案情简单描述:王桂菊家住中国人民大学,2001年4月她拒绝了工作单位首钢冶金研究院的万人签名表态。5月中旬,海淀派出所、首钢冶金研究院和人大居委会共十几人堵在她家门口,将她绑架到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强行“转化”。9月底,为避免再受迫害,她流离失所。2002年4月初被迫与丈夫离婚。4月27日,在人大校园内的工商储蓄所办理储蓄手续时,被海淀派出所和人大居委会绑架,当时她随身携带的钱包、2张信用卡、一张工资卡共计2万多元及手机、呼机均被抢走。随即被关押在海淀派出所。4月29日,被送到海淀区街道办事处“洗脑班”。5月中旬被迫害致死。王桂菊的侄子王广生得知姑姑死亡消息后,于5月19日从山东赶到北京。在北京期间,当局不让他接触任何人,并封锁消息。只让他在停尸房里看了一眼王桂菊,死亡证书上写着“跳楼自杀”,其它情况他都无从知晓。第二天遗体即被火化,王广生很快被送离北京。王桂菊有2个儿子在日本,已得知其母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迫害责任单位:
首钢冶金研究院
海淀派出所
中国人民大学居委会
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
海淀区街道办事处“洗脑班”
资料来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4/73023.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2/6/28/32460.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1/2365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4/27/47450.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22 陈凤林(1007)

受害者:陈凤林(Chen,Fenglin),男,51岁,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北苑村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
案情简单描述:陈凤林曾患有多种疾病,四处求医,经常半夜被送往医院急救,但终得不到有效治疗。1999年3月学炼法轮功后,到2000年底近2年的时间里,没吃一粒药,没住一次院,身体状况一直很好。1999.7.20法轮功遭镇压以后,他多次去天安门告知人们法轮功好,99年12月他被非法抓进朝阳看守所,被关押1个月后又被转到村委会继续迫害半个多月。回家后他受到严密的监视,警察经常破门闯入家中骚扰他的正常生活,他被迫流离失所数月。2001年1月他被当地派出所、“610”强行关押在朝阳绿色家园,准备送"洗脑班",在这期间他血压突然增高。警察们怕承担责任,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出院后他便失去自由,就连大年三十在家包饺子都有两名警察看守着,走亲访友也跟着。由于陈凤林坚持信仰,2001年7月31号被派出所、"610"办强行送"洗脑班"。2003年7月他们企图第二次送他去"洗脑班",他坚决抵制,派出所及"610"办曾十几次到家威胁,派人每天轮流看守,直到年底。在这种长期关押和精神迫害下,陈凤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终于在2004年7月7日被迫害致死。
迫害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副书记(综合管理办公室):郝云峰13910771626
来广营乡行政办公室:张淑田84912709手机13701315036
来广营乡“610”主管:王庆虎84912696手机13021019336
来广营乡派出所警察:冯玉国
朝阳看守所
朝阳区来广营乡北苑村村委会
来广营乡派出所、“610”
朝阳绿色家园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1007.htm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5/79468.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19/5039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23 管霖(535)

受害者:管霖(Guan,Lin),女,年龄不详,,家住北京石景山永乐小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斯瓦西里语(一种非洲语言)译审
酷刑致死地点:不详
案情简单描述:管霖修炼法轮功前曾身患癌症,后因修炼而康复,此事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影响很大。2001年因单位要给她办“洗脑班” 而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1月中旬,因去天安门反应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而被抓,不久就被迫害致死。
迫害责任单位: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北京公安
资料来源: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1/11/42587.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1/12/30818.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24 李祖玲(727)

受害者:李祖玲(Li,Zuling),女,年龄不详,北京丰台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市丰台区看丹派出所
案情简单描述:在被丰台区看丹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2003年7月8日,丰台区公安分局一男警承认李祖玲是被看丹派出所抓捕。同日,看丹派出所一女警拒绝透露李祖玲的死亡原因,要记者“去问医院”,但却拒绝透露李祖玲死于哪间医院。对于李祖玲的死因,看丹派出所另一男警则对记者称,“我知道也不能告诉你”。故李祖玲在丰台区看丹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之详情待查。其母是退休铁路职工,截至9月21日止,也失踪不知去向。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市丰台区看丹派出所:电话010-63736379,地址─看丹街410号
资料来源:
http://library.minghui.org/victim/d727.htm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7/8/53651.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7/10/37979.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案例25 韩俊清(982)

受害者:韩俊清(Han,Junqing),男,47岁,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
酷刑致死地点:北京市房山看守所
案情简单描述:2004年4月,韩俊清在讲法轮功真象的过程中被人举报,后被房山公安分局抄家,家中的计算机、复印机被非法抄走,并将他关在房山看守所。由于拒绝服从警察的命令,而遭十几名房山公安分局警察一起用电棍、警棍打他,韩俊清于2004年6月初被迫害致死。出事后,警方尽量封锁消息,称韩俊清是得肺病死的。可是掩盖不了韩俊清浑身是淤血、肿块、肋骨折断、眼肉被挖这一事实。6月5日韩俊清的尸体在当地火化,房山区出动了上百个警察。当时只允许韩的直系亲属去火葬场。
迫害责任单位:
北京房山公安分局电话:(010)69317154地址:房山城关城隍庙街10号
邮编:102400
北京房山看守所电话:010-69313007(值班室);010-89329924
资料来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4/77074.html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8/79525.html
http://media.minghui.org/gb/case/hanjunqing06142004.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17/49295.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7/21/50489.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