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儒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犯罪事实

2001年5月 - 2004年9月17日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福建省儒江劳教所位于福州马尾快安,邮编350015,电话:3971629-8181,专管队电话:0591-3970666-8367。福州儒江劳教所自1999年以来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采用强制洗脑、恐吓、禁闭、火烧、电击、加期、殴打、体罚等非人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妄图达到强迫他们放弃信仰的目地;还唆使劳教犯人任意殴打法轮功学员。该所知法犯法,惟恐罪行暴露,当有外界来参观时,竟将所有法轮功学员藏进储藏间。狱警指使劳教犯人殴打张国庆,造成重伤,2004年1月31日抢救无效死亡。

主要涉嫌犯罪警察:胡波(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 队长) 、五中队队长、九中队队长(警号:35111号)等;

案例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国庆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二大队二中队
基本犯罪事实:被殴打致死;
详细情况:张国庆,男,籍贯河北省,1945年出生,今年60岁,原为副营级部队转业干部,转业到福建漳州水仙花牌冰箱厂工作,后任生产技术科副科长、助理工程师。2003年5月31日,张国庆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6月份张国庆因抵制专管队恶警的迫害,绝食抗议,被强制送福州建新医院灌食。8月份转到儒江劳教所二大队二中队。在此期间,干警以加减刑期和劳动量为诱饵,胁迫和纵容劳教人员林君毅等多人殴打大法弟子。2003年10月到2004年1月,犯人打手们几乎天天殴打张国庆,其他法轮功学员看到后向中队警察和大队长刘某反映此事,均没有回音。 2004年1月19日,张国庆被殴打得内伤严重,送福州建新医院抢救,医院草草应付,当日返回。于1月29日张国庆出现生命危险,再次送福州建新医院抢救,2004年1月31日抢救无效死亡。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4/3/12/69741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3/15/46051p.html (英文版)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7/80408p.html

案例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兆利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五中队队长、九中队队长(警号:35111号);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判劳教、被酷刑折磨等;
详细情况:2001年福建宁德浦城县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张兆利,后被转入福州儒江劳教所,并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恶警对其酷刑折磨;2002年5月13日,五中队队长用开水从头上倒下来烫他,还动手打他。张兆利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就强行灌食灌药,致使其疼痛难忍,全身酸软。在九中队,中队队长(警号:35111号)和某干警(警号:35111号)经常对其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有一次还叫犯人打,吊铐几天不许睡觉。张兆利在残酷的迫害中坚强不屈,最终堂堂正正出劳教所。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29/51245.html#nbrief-05292003-7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28/51184.html#chinanews-05282003-9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5/47080.html

案例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被强行洗脑、被毒打、被强行灌食等;
详细情况:在福州儒江劳教所里,不法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采用延长劳动时间、不让睡觉、限制大小便、不让洗漱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 谓的保证书和悔过书,还指使在押犯人毒打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送到所谓的“转化专管队”。不法警察对拒绝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加期、强行送入台屿女子劳教所强制洗脑等手段加重迫害。一些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非人的迫害,被双手、双脚绑在铁床上铐起来,用一根橡皮管从鼻孔插入胃里,被强行灌食。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16/50497.html

案例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左福生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被强迫重体力劳动、被酷刑折磨等;
详细情况: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左福生,并非法判劳教一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强迫其参加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并被酷刑折磨,如被强迫双 手高举全身贴墙站立、被强迫弯腰半蹲,被关禁闭室、被打等等,还被两次延期半年,后堂堂正正出来。出来后又受到非法监控、跟踪,2002年11月初再次被劫持,现在情况不明,据说再次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5/47080.html

案例5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谢克峰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判劳教、被毒打、被体罚等;
详细情况:2000年12月北京不法警察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谢克峰,2001年初被送入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被非法判劳教两年。2001年2月底,专管队里的恶警强迫谢克峰面壁(额头、鼻子尖、脚尖紧帖墙壁)三天三夜,接着把谢克峰双手铐起来拉到七楼,指使犯人对其毒打,并且悬赏:谁能打垮谢克峰,减期40天。谢克峰被打得口吐鲜血,不省人事。2001年8月,恶警每天只让他睡2-3小时,妄想摧毁他坚修大法的意志,他绝食抗议迫害。谢克峰现仍被24小时监视,完全失去了言论和行动的自由。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3/34742.html#nbrief-0813-4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2/34677.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7/19798.html#tianzai1117-3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5/12120.html

案例6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念孝鹏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念孝鹏施以火烧、电击、剥夺睡眠、毒打等酷刑;
详细情况:2000年9月,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念孝鹏(中国留日学生)。在儒江劳教所“专管队”里,念孝鹏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曾对其施以火烧、电击、剥夺睡眠、强迫面壁、毒打等酷刑,现仍被劫持在劳教所里遭受着迫害。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5/33323.html#nbrief-0715-4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4/33300.html#chinanews-20020714-3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5/12120.html

案例7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红阳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关押、被强行洗脑等;
详细情况: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陈红阳。儒江劳教所“专管队” 强迫其洗脑,陈红阳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到福州建新医院,因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担负法律责任,发出“病危通知书”,才叫家人领回,至今生死不明。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25795.html

案例8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衡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胡波(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 队长)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关押、被强行洗脑等;
详细情况:福建儒江劳教所“专管队”队长胡波,为了立功、晋级,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在2000~2001年期间,对法轮功学员使用残酷手段恐吓、禁闭、加期、殴打、体罚妄图达到强迫他们放弃信仰的目的。禁闭期最长达两个月,组织干警和指使劳教人员、动用刑具(手铐、电棍等)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胡波本人亲自用电棍电击18岁法轮功学员陈衡,并纵容其他劳教人员殴打陈衡,陈衡被打至昏死而后精神失常。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每天罚站16小时,持续达3个月之久,连续昼夜罚站不准睡觉,造成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双腿甚至全身浮肿,不能行走和正常排便。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25795.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1/1091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5/12120.html

案例9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建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被迫超负荷劳动、被迫体罚等;
详细情况: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陈建,并非法判劳教一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强迫其每天重体力劳动长达十七个小时,以致双腿及全身严重浮肿。在此情况 下,暴徒强迫他绕操场跑步两个小时,此外,又将其双手横扣,强迫其十字站立连续十几天,一刻都不准睡觉。之后,暴徒又强制其长期罚站,狱卒还唆使犯人对其 二十四小时监管等。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2/2005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5/12120.html

案例10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思铨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关押、被迫体罚、被电击、被毒打等;
详细情况: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张思铨,并非法判劳教一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将其双手横扣,使用电刑,拳打脚踢以致其遍体鳞伤,牙床损坏;之后,又被强迫面壁站立,连续十余天,不允许睡觉,对其进行精神及肉体上的折磨。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2/2005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5/12120.html

案例1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赖晓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劳教;
详细情况:福州市仓山区“转化学习班” 绑架法轮功学员赖晓辉,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儒江劳教所。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1/10910.html

案例1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阙(字不清楚)善忠、周天义、谢会展、童雪升、游灿良、陈进华、陈洪杨、陈依通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胡波(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 队长) 等;
基本犯罪事实:被非法判劳教、被强迫体罚、被24小时监管、被随意打骂、被打火机烫等;
详细情况:福州儒江劳教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阙(字不清楚)善忠、周天义、谢会展、童雪升、游灿良、陈进华、陈洪杨,陈依通等,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胡波等恶警曾强行扒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查找“经文”,法轮功学员被强迫体罚、不让睡觉、被24小时监管、被随意打骂、被打火机烫等。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1/10910.html

案例1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咄华、张国庆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福州儒江劳教所专管队,李XX(专管队),吴XX(医务室副科长)
基本犯罪事实:陈咄华被迫害生命垂危、张国庆被迫害致死;
详细情况:福建省南平市大法弟子陈咄华,为抗议非法关押,在福建福州儒江劳教所绝食,出现生命垂危,被送咄劳教所医院。2004年2月13日,陈咄华出院后又被安排在专管队,此专管队是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地方。出院后他又开始绝食,2月18日晚由专管队李干部带到卫生所灌食,由医务室的吴副科长负责。到这时,陈咄华已是绝食五天,身体极其虚弱,吴副科长在给陈咄华灌食时,还故意将灌食用的管子时而插入喉咙,时而拔出,反复折磨陈咄华。灌完食后,李干部还对吴副科长说:“要不要将此人送到精神病院。”吴说:“这种人不要管他,让他去死。”在4月初他本人表示他太阳穴两侧常胀痛,双目无神,记忆力很差,每天咄食量很少,自感觉常常处于死亡线边。六旬大法弟子张国庆就是在福州儒江劳教所被殴打致死的(明慧网2004年3月12日曾报道过),陈咄华在帮张国庆换衣服时,发现他已站不起来,身上有被打的痕迹。2月1日,张国庆在建新医院去世。2月2日恶警做假病历说张国庆是患有骨癌,缺少营养而导致死亡,企图推卸责任。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9/75043.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6/7/48984p.html (英文版)

案例1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甲、孔水平、陈岳标;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狱警李某、郑某、陈某、林璋(副队长);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劳教一年半;随意打人,精神折磨、体罚、关禁闭室、劳动迫害,非法加期;
详细情况:2002年,甲被非法劳教送到福州儒江劳教所,又受尽了种种非人的迫害。

(1)随意打人,精神折磨
到了劳教所后,甲被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管队。不久,狱警李某叫甲到办公室谈话,甲说他是被迫害的,李某突然嘴里说着:“我就给你德!”狠命的一巴掌打在甲的左耳上。另一次讲话,当甲说:“毛主席也讲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狱警郑某大声问甲是不是劳教人员,甲说他没有犯法,这是对他的迫害,郑某走过来一掌甩在甲的左脸上。 据说去年四五月该所政委胡波去了北京,学来折磨人的手段,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在号房里,搬来一个一米高的大音箱,大小共有七八个喇叭,摆在号房门口,对着号房,音量调到最大,那声音大得象雷鸣,震得人头昏脑胀,直想呕吐。整天播放邪恶的谣言,进行精神摧残。

(2)声援其他法轮功学员,横遭体罚
2002年5月底,狱警偷偷地把两个法轮功学员(孔水平、陈岳标)调到二楼卫生间进行封闭式暴力“转化”,有个吸毒人员跟甲讲:这两个法轮功学员被逼每天从早上一直站到第二天凌晨3点多,不让休息,实在撑不住蹲下去,就被受支使来看管的劳教犯拳打脚踢,惨不忍睹。

到6月21日,某功友到一楼食堂吃饭,经过二楼楼梯,听到“砰砰”打人声,跟着听到同修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每天都听到好多次。甲再不能忍受,就站出来抗议狱警。晚上,两个恶警来讯问甲,做笔录。一直逼问谁说那两位学员受虐待的,把桌子拍得山响,叫甲蹲着,还叫来两个劳教人员将甲强行按在地上,甲坚决不从,一直到12点。第二天,早饭后,刘、陈两狱警把甲带到办公室里面的卧室,把两道门都关上,狱警刘某凶相毕露说:“听说你很嚣张,我今天就要挫挫你”边说边脱下警服,抡起胳膊要打甲,空调间温度很低,甲全身发抖,狱警陈某得意地说:现在害怕啦。甲说:“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有什么好怕的。”马上甲不再发抖了,很坦然地与他们论理。狱警胡波突然从门口冲进来,大拍办公桌,大声叫甲蹲下,加剧对甲的迫害。

(4)禁闭室里,人间地狱
折腾了一上午,他们四五人把甲拉下楼,要关甲禁闭,甲拼命挣扎,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劳 教人员手慌脚乱,拼命捂甲的嘴。甲被关进禁闭室,一进去什么都看不见,闷得大汗淋漓,从顶到地大概两米高,放着一个马桶,水泥床刚好一人长,宽刚能平躺, 没有窗,铁门只有可进出一小碗的透气孔,空气又闷又浑浊,蚊子又多,水泥床上一条床单恶臭扑鼻,真是人间地狱。狱警拿着手电从门孔往里照,得意地问味道怎 么样,还讲准备拿电棍到禁闭室来电甲。到第五天,看守说:副队长林璋要甲写悔过书,认罪认错就可以出去。甲跟他讲,我没有错,是他们违反法律,体罚虐待我 们学员,我只是向他们提建议,他们却反过来打甲折磨甲。鼓楼区检察院儒江劳教所检察室李主任来劝我吃饭,我答应不再绝食。胡波带了几个劳教人员来做笔录, 我说郑狱警打我,我不服。他叫嚣着:你可以去告啊!那劳教人员在他的暗示下,笔录又是伪造完成。关了我十二天禁闭后,管教科把我调离专管队到一中队。

(5)劳动迫害,非法加期
在一中队,劳教人员被强迫劳动时间很长,白天干活,晚上加班到十二点,甚至通宵,以劳动代惩罚。 10月中,甲又被调回专管队,队里经常唆使劳教人员打人。专管队里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直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控制睡眠。2003年,因甲揭发他们执法犯法,被非法加期50天。数月以后,甲终于堂堂正正地走出了这人间地狱。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31/59835.html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