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犯罪事实

1999年7月 - 2004年9月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上海市女子劳教所位于青浦区市郊,成立于1999年7月,信箱:701408 邮编:201701。刚成立时是专管队,2001年9月后又改为五大队,五大队分9个组,后又增加1个组,每组约有16人,房间约有20平方,最多时有20人为1组;是专门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女学员的集中营之一。上海女子劳教所不法官员自1999年以来追随江泽民政治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经查实,劳教所高频高强度的酷刑致使至少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致伤、致残。其肉体折磨方式主要有吊铐、高强度劳动、减少睡眠、甚至长时间剥夺睡眠、长期严管、 长期面壁站、长期罚坐、关禁闭室、不让上厕所、夏天让蚊虫叮咬等,精神摧残主要包括强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长期强制灌输诋毁法轮功的宣传,信仰及人格侮辱,24小时非法监视,株连家属等。

案例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马桂林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劳教所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高强度、长时间强迫劳动,恐吓、威胁等精神上的折磨
详细情况:长期高强度的身体和精神上折磨,致使马桂林被关押期间得了癌症,不久被迫害致死。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8/39265.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3232.html

案例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柏根娣,上海石化系统的员工,曾是部门经理,家住上海市徐汇区虹桥街道乐山新村石油大厦。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上海交通大学保卫处(也叫公安处),上海公安局文教保卫分局、徐汇公安、劳教所五大队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强迫超负荷劳动、侮辱殴打、长时间吊铐、吃囚菜
详细情况:柏根娣曾于99年7月24日在8万人体育场集体炼功,而被视为所谓组织者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每天劳作18、19个小时,仍完不成订额,在高达40度以上的环境中,几十天不让洗澡,不让换衣,浑身散发著污秽的气味,蚊虫、蟑螂也成了“惩戒”。2001年10月释放,但仅3个月后,柏根娣在讲真象中又被非法抓捕,于2002年2月被非法判劳教3年,之后始终处于被“严管”之中,每天被迫超强劳动,吃囚菜(仅一个蔬菜),不许接见,不许通信,曾2次被长时间吊铐多天。大队长许诘诘狂称:劳教所的大门永远敞开著。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4/84133.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7/6865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8/52453.html

案例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文英,40岁左右。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徐汇区看守所、劳教所四大队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体罚、面壁、关小号、关禁闭室、毒打、长时间吊铐、折磨受害人至神志不清仍逼写不修炼保证
详细情况:陈文英2000年7月因进京上访被徐汇区看守所刑事拘留1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于劳教所四大队,期间被施以酷刑折磨,如毒打、面壁、关小号、关禁闭室、因看经文被吊铐 (吃饭别人喂、大小便都不松开)。2001年3月,陈文英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能认人,劳教所仍然逼著她写材料、写“保证”,不写不让睡觉,一直到期满才放人。出来后在精神病院住了2个月,身体变形,医生确认是患了精神病,医药费花了7千多元。被劳教期间,家中只有一个刚上初中的女儿,孤苦伶仃无人照顾。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5/1108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2/46938.html#chinanews0322-9

案例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余培英,70岁,家住上海闸北区中兴路。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蒋丽琼(音)(劳教所五大队狱警)、长宁区看守所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关禁闭室、长时间罚站、长期罚坐、限制上厕所的时间和次数
详细情况:余培英曾被非法劳教2年,是劳教所年龄最大的一个,2001年11月狱警蒋丽琼(音)为了迫使余培英放弃修炼,把余培英关进禁闭室,坐在20公分高的小板凳上,两腿并拢,手放膝上,挺直腰杆保持一种姿势静坐十几个小时,致使余培英手脚冻得发紫发黑长满冻疮,同时不断的忍受著劳教人员的恶意挖苦和谩骂,身体素质急剧下降:如眼球出血、胸部闷痛、咳嗽、痰中带血、吐鲜血、血压升高至185-110、心脏早搏、臀部严重溃烂,在身体和精神上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折磨。2002年8月因拒绝回答“每日一题”,被长时间罚站不动,从起床到晚上10点,持续到10月15日为止。后来劳教期满于2003年释放。2004年4月长宁区警察再次非法抓捕俞培英并关押于上海长宁区看守所,俞培英可能被作为“第一被告”起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04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3232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8/52453p.html

案例5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李迎,女,33岁,家住上海,1992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企业管理专业,在上海中路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工作。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上海市“洗脑班”、上海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三大队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强行灌食、吊铐、关小号、强迫超负荷劳动、长时间坐小板凳、精神折磨
详细情况:李迎2001年1月李迎被非法抓去“洗脑班”关了4个月,后来被单位保释出来。同年10月16日,去杭州出差时再次非法被抓,在找不出任何法律条文支援非法劳教2年时,模糊地写上“其他”二字。在长达2年的迫害中,狱警使用了各种野蛮手段,如: 大冷天吊铐在牢房3天3夜,全身失去知觉、强迫长时间做工至深夜(2002年6月份左右一直到2003年4、5月一直在加工出口到意大利的半成品)、单独关小号半年、反复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影(一天长达15个小时)、长时间坐小板凳、不准交谈,进行精神折磨。在澳州及各界正义人士、法轮功学员的不懈呼吁下,于2003年11月29日获释抵达澳洲国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8/77245p.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8/73248.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61586.html

案例6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管龙妹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女子劳动教养所、许诘诘(五大队大队长) 、蒋丽琼(五大队狱警)、狱警李卓林、吸毒犯王杏娣、犯人屠炳菊
基本犯罪事实:长时间吊铐、受冻、用臭尼龙袜塞进嘴中、精神折磨、双手被绑带铐在床架上
详细情况: 2001年9月19日,于发放“天安门自焚真象”传单时被非法抄家,被诬陷为“扰乱社会治安”而被强制劳教2年。2001年11月,由看守所转送到上海市女子劳动教养所,到2002年1月中旬,又被转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五大队)。2002年9月底,在劳教所里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一切违反法轮功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声明写出后,管龙妹被送进严管组,有一次被押到四楼其他大队的空房子里,大队长许诘诘和狱警李卓林亲自指挥,以“飞机式”悬空反手将管龙妹吊在北窗窗栏上,并把窗户全部打开(时值11月底初冬)受冻,连吃饭、撒尿都不放下来,都是吊著进行的。第一天被吊了11个小时,期间吸毒犯人王杏娣用臭尼龙袜塞进管龙妹嘴中以免她喊叫,并与犯人屠炳菊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脏话、栽赃陷害、污蔑法轮功等进行精神折磨,晚上躺在床上,双手被绑带铐在床架上,小解也不让下床。第二天,在狱警蒋丽琼(音)的指使下又连续吊了8个小时,晚上仍铐在床上。第三天,关进禁闭室,经过了这一场惨无人道的折磨,管龙妹体重从120多斤的身子,一下子瘦得剩下皮包骨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8/70231p.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04p.html

案例7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蒋新霞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洗脑班”、女子劳教所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监控、强制“洗脑”
详细情况:蒋新霞1999年7月进京上访,被捕后被认为是上访的组织者,而遭受了疯狂的迫害。三年来,一直在警察的监控中, 2002年下半年,警察诡称蒋新霞散发了法轮功真相材料,对她无理抓捕,并将蒋新霞判劳教关押于女子劳教所。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0/4488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3/30660.html

案例8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张英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二大队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吊铐六天六夜、强制洗脑
详细情况:张英, 2002年被非法关进劳教所后因不背叛信仰,狱警派和她同校的同济大学的背叛者给她“洗脑”,之后,她被拉到二大队吊了6天6夜,胖胖的身体一下消瘦下来。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8/52453.html

案例9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李小英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劳教所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人身攻击、百般侮辱、强制“洗脑”,导致精神失常
详细情况:李小英,她和丈夫从贵州来上海开裁缝店谋生。因不放弃修炼,2002年10月被关押在严管组里,受到同监房的劳教人员的迫害、摧残,轮番“洗脑”,同时人身攻击、百般侮辱,导致精神失常。她的一个3岁大的女儿也不知下落。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8/52453.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04.html

案例10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伯英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劳教所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拳打脚踢
详细情况:在外地被抓,遭到劳教所狱警拳打脚踢,从一处踢到另一处,再用脚踹她。从2002年10月15日到2003年1月解教一直关在严管组。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04.html

案例1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廖小明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劳教所狱警、劳教人员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不让说一句话、言语污蔑辱骂、强制劳动
详细情况:廖小明2002年10月被关押在严管组里,监视她的劳教人员不让她说一句话,后来她就变得什么话也不能说了。有一次她尿急,因站久了肢体麻木而尿了出来,便遭到劳教人员的讽刺挖苦和辱骂。后来,她被送到其他大队进行强制性的密集型劳动。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04.html

案例1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付晓红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海口市海甸派出所、海口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上海女子劳教所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高强度劳动、减少睡眠(甚至完不成指标不让睡觉)、长期严管、长期面壁站
详细情况:2001年5月4日,付晓红在海口市被海甸派出所强行从住的房子里抓走,并非法关押在海口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在上海女子劳教所里,除了酷刑胁迫外,狱警还采用高强度劳动、减少睡眠(甚至完不成指标不让睡觉)、长期严管、长期面壁站来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付晓红(超过2个月)。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3232.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1/6/14/12101.html

案例1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蔡玉芳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上海女子劳教所、龙柏居委会、龙柏派出所、青浦劳教所“洗脑班”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绑架、非法关押、体罚、强制“洗脑”
详细情况:蔡玉芳,家住闵行区,曾三次被非法关押。第三次是2000年10月份去北京再次上访,被上海警方押回,非法关押在青浦劳教2年半。在此期间遭受了许多迫害,包括对身体的体罚、逼迫其丈夫与其离婚、老母亲去世也不许见最后一面、不让儿子与其见面等。于2004年3月1日又被龙柏派出所绑架,据悉当天龙柏居委会曾一度要找蔡玉芳谈话,企图让其放弃修练法轮大法,遭到拒绝。居委会找到当地派出所人员在她家附近蹲坑,等到晚上由于亲戚有事找她,一开门就被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青浦劳教所“洗脑班”内。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7/70198.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2/70596.html

案例1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郭纯茹、汤秀芳、立钱华、崔玉敏、李金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劳教所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吊铐、电击、强制洗脑、严管、关小号、平绑在床上
详细情况:劳教所狱警常以“飞机式”悬空反手(双脚离地)吊 铐的酷刑逼供、威胁、逼迫学员保证不炼功、逼写“决裂书”,连最起码的生存条件,吃饭、撒尿都不放下来,都是吊著进行的。此酷刑使人无以名状地疼痛,如万针扎在颈背和肩臂上。遭受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有:郭纯茹(因炼功被吊4天,大便拉在身上)、汤秀芳(用电警棍电嘴和手,被吊了24小时)、立钱华(因炼功、看经文被吊两次,超过3个月被严管)、崔玉敏(因炼功被吊铐)、李金玉因不配合强制“洗脑”,被长期严管、关小号、平绑在床上多日。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53232.html

案例15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蔡仓妹、何莉华、吴秋蓉、王明子、陈琴芳、严美珍、谈家祯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劳教所狱警、蒋丽琼(音)
基本犯罪事实:长期严管,高强度劳动、减少睡眠(甚至完不成指标不让睡觉)、长期面壁站、关禁闭
详细情况:2001年7月4日至9月4日,被送至“严管组”的法轮功学员有蔡仓妹(不戴劳教证)、何莉华(不说话,不写保证书)、吴秋蓉(声明作废在看守所写的“决裂书”)。在严管组里,不许说一句话,日夜备受煎熬。夜12时睡觉,晨5时起床。实际上不是睡觉而是喂大群的蚊子,这是狱警的整人手段之一。法轮功学员陈琴芳说一句“我们是修炼”的话,就被狱警蒋丽琼(音)指使吸毒犯人拖出去关严管组。严美珍、谈家祯被关禁闭1个多月,强迫听造谣的录音带。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51304.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65462.html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