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辽宁省关山劳动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犯罪事实

1999年7月 - 2005年3月31日

辽宁省关山劳动教养院院长高雷、纪检书记王××、管理科长宋铁、教育科长田宝君、医生张帆。办公室电话:(0410)5700803;院长室电话: (0410)5700441;纪检书记室:(0410)5700245;辽宁省关山劳动教养院位于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地处荒山野岭,曾经是劳改队作苦役的地方,送去的人户口都是被注销的,从此社会上这个人的名字就彻底消失了。教养院有数个外役点:马重砖厂(二大队外役点)、铁岭三台子石场(五大队外役 点)、温庄子砖厂(6大队外役点)。按照辽宁省全省劳教所的惯例:在本地的男子劳教所所谓的“反对劳动改造”或“难以教育感化的”的人一律送往关山教养院。按人头算,接收每个人,关山教养院都会支付几百元(500至800元)不等,这似乎只有在奴隶社会发生的买卖人口的肮脏事例已成为辽宁省劳教所迫害人权的一个缩影。

在辽宁关山教养院,超强度的苦役是家常便饭,其中以采石场的苦役最为残酷。劳教期满离开的人,很少是健康地离开, “一放风,一院子缺胳膊少腿,都是在石场装车致残的”。对于这些活着离开的人只能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还能留着一条命。关山教养院一年有一定的死亡名额,打死几个人根本就不在乎。在关山教养院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有钱就放人,曾有一个被劳教三年的人要找院长,说自己有钱,院长随口就说了一句:“拿十万元就放人”,没想到过几天,这人家属真送来了十万元,院长当即放人。在这里从来没有什么法律,从来也没有什么执法者的良知。 在各地教养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无计可施后,一些始终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便被送到关山教养院遭受迫害。这是辽宁省“610”组织和省司法厅有组织、有计划地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关山教养院这个纳粹集中营来进行残酷的迫害。 关山教养院地处偏僻,其罪恶很少被外人所知。据证实,至少四名法轮功被迫害致死。 他们是:王哲浩、陈勇和李效元。以下是关山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案例。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遗像


王哲浩

陈勇

曹玉强

主要犯罪人员:

高雷(院长)、王××(纪检书记)、宋铁(管理科长)、田宝君(教育科长)、高启龙(一中队中队长)、张帆(医生)、吴占军(二中队队长)、石飞(二中队副队长)、陈某(内勤干警)、田某(七大队的大队长)

案例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孙志远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院方、吴xx(中队长)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强迫劳动、生活虐待
详细情况:2003年7月初,关山教养院院方把非法判劳教的20名左右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了尚未竣工的新地址。然后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挖沟,填平操场等劳动。其实在五月份的防“非典”期间,院方就采取欺上瞒下的方法,不顾有关规定,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加工工艺品的劳动。法轮功学员们转移到新院址后,曾经早6点就被强迫出工,也曾干活干到晚10点。9月26日,不顾下着瓢泼大雨,关山教养院警察让法轮功学员们冒雨干活。就这样,一个姓吴的中队长还不满,说:“把他们(法轮功学员)送到大队锻炼几个月就会干活了。” 关山教养院各大队就是人间地狱。警察们天天喝酒,赌博,看黄色录像。还让劳教人员给放哨,一旦发现院方检查就要报告他们。 法轮功学员吃的馒头时常半生不熟,造成学员经常拉肚子。并因所谓上厕所要报告的规定,造成好几名法轮功学员把大便拉到了裤子里。晚上警察们赌博玩饿了就找劳教人员要吃的,劳教人员没有时,就要法轮功学员的。 9月17日,一名姓辛的法轮功学员被一姓韩的犯人打得鼻青脸肿,他们却不闻不问。9月18日,又找借口把法轮功学员孙志远押入小号加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3/59343p.html

案例2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姜俊松、毛永刚、赵永生、王林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田某(七大队的大队长)、吴某(七大队中队长)、杨冬(劳教人员)、陈洪彬(劳教人员)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电棍捅嘴 小号冰冻 打人者受奖、“洗脑”迫害
详细情况: 2001年8月9日,大连市教养院把20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了省关山教养院。12月5日,又送去了12名法轮功学员。 2001年12月24日,法轮功学员姜俊松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传抄经文时被犯人郑和告密(郑和后因偷吃法轮功学员的东西及打骂法轮功学员遭到过处理),一大队警察要姜俊松承认传抄经文做错了,遭到姜俊松的拒绝。恼羞成怒的警察就用电棍电他。姜俊松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竟把电棍捅进了他的嘴里,造成姜俊松嘴部高高肿起。在电了他半个小时左右后,警察将他投入小号。姜俊松在小号一共被关了半个月。其间他被背铐在暖气上。白天不顾当时已零下20多度,还把小号的门打开冻他。 2002年4月7日,在收看的电视中有诬蔑大法的内容,法轮功学员毛永刚表示不想看,遭到了在场负责看管的劳教人员的打骂。当法轮功学员赵永生、姜俊松责问他为什么打人时,也遭到了打骂。之后七大队的大队长田某和中队长吴某不但没处理打人的人,倒把赵永生和姜俊松投入了小号,脱去外衣,只让穿贴身衣裤背铐在暖气管上(当时晚上的气温只有零度左右),并让负责看管的劳教人员念诬蔑大法的书强迫他们听。晚上警察还让看管的人看着不让睡觉。赵永生第二天放回,姜俊松又被折磨了半个月。负责管理小号的狱警余力(音)经常晚上喝的醉醺醺的回来,然后对姜俊松骂道:“打你没商量。”并对负责看管的劳教人员说:“收拾他,出了事我扛着。” 2002年6月中旬,法轮功学员王林被劳教人员杨冬、陈洪彬长期的打骂,杨冬还毫无人性地往昏迷的王林嘴里吐唾沫。警察对打人者还减期。杨冬经常找茬陷害法轮功学员,他曾经把玻璃碎片放在法轮功学员被褥下面,用来诬陷法轮功学员企图自杀,并以此向队长邀功。而陈洪彬则暗地里帮着他出主意。他们的所作所为连不少有善念的劳教人员都很反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8/6/55214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8/17/39215.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勇、王xx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电棍捅嘴 小号冰冻 打人者受奖、“洗脑”迫害
详细情况: 2002年2月大连法轮功学员陈勇在关山教养院遭酷刑被迫害致死。如今沈阳张士劳教所将几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关山教养院(采石场),警察叫嚣“不死都送不回来”,可见连这些警察心里都十分清楚,去了关山教养院如同进了纳粹集中营。 其中一个30多岁王XX说:“我岁数最小,也没赶上战争年代,就在电影中看到日本侵略者用皮鞭打咱中国人,强迫他们干苦役、修炮楼,但我到了关山教养院才知道这里比电影里演的还恐怖,这里真是人间地狱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11/11/39412p.html

案例4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朱晓非(大连法轮功学员)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叶强(旅顺口区市场派出所狱警)、吴占军(队长)、陈明瑞(狱警)、田国军(大队长)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用翻斗车运石头,每车载重一吨,每天要运120车、电棍电击全身、关进小号
详细情况:大连市旅顺口区的法轮功学员朱晓非曾几次进京上访而被非法关押,由于坚强不屈,被所在单位旅顺4810厂开除厂籍,并扣发全年工资和奖金。两次的非法拘留共被敲诈800多元。旅顺口区市场派出所警察叶强又以谈心为幌子把他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进行逼供。逼他站马步,脖子勒麻绳,两手分开铐成十字型,用电棍击身体。朱晓非被用刑后,一直绝食,一周后,在舆论的压力下,警察才不得不把人放回来。这样的非法关押共进行过2次,但他们还不罢休,2001年11月26日警察不敢去家里抓人,他们竟到朱晓非打工的地方将人强行绑走。朱晓非被绑架后被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进行迫害,警察对外封闭消息,不让亲友探视。这里非法关押很多高学历法轮功学员。由于他们坚强不屈,警察们让犯人每人看管6至10名法轮功学员,让犯人用警棍电击学员,每天一捆警棍,有时充电都跟不上趟。对“顽固不化”者秘密发走。外界曾一度不知其下落。最近得知他们被秘密送到辽宁昌图关山劳教所的采石厂做苦役,用翻斗车运石头,每车载重一吨,每天要运120车,这对于这些学者和体重刚过百斤的朱晓非来说,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与他一起被非法劳教罚做苦役的还有大连造船厂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研究生,共有27人,是2002年2月4日发送的一批。

2003 年10月16日,关山教养院在为新楼建成举行仪式之时,为了迎接省、市、县各界人士参观检查,强迫所有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穿上劳教服。大连法轮功学员朱晓非认为我们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没有犯法,不是犯人,而拒绝配合穿劳教服,招致被警察打耳光、电棍电击全身,并关进小号。18 日早因朱晓非写了不穿劳教服的声明,被中队长吴占军殴打,毒打完后并把朱晓非送进小号,衣服扒光,双手背铐在墙上。吴占军又指使警察李铁华、陈金全(昌图人)不断毒打朱晓非持续一天一夜到19日早,直至朱晓非不醒人事,休克、血压全无后才被送县医院。经一天时间的抢救,到晚上才苏醒,后又被转送四平市医院救治。教养院因怕承担责任,才通知家人来接人。

关山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其它部分邪恶行径:
1. 任意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电棍电击殴打。例如警察陈明瑞等经常使用电棍迫害法轮功学员,有1名普兰店法轮功学员被陈明瑞把两耳后的皮肤电击至焦糊。
2. 警察用减期为诱饵,指使普教毒打法轮功学员。凡是去小号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普教,看管一天减期一天,打得越凶减得越多。警察中队长吴占军还告诉普教:“如果有哪个法轮功学员××(脏话,不服气的意思),你们拉出去就打。”
3. 被关进小号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扒光衣服(只留一个短裤),双手背铐墙上,把门窗打开冻着,天越冷越这样做。
4. 教养院利用普教看管法轮功学员。他们采取一个或两个普教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形成分队,并设一个普教当带队的总管。众所周知,普教是由打架、偷盗、流氓、吸毒等人员组成,让他们来管理、看守,能干出什么好事来。有的普教抓苍蝇放进睡熟的法轮功学员嘴里,平时拿法轮功学员开心取乐、无理辱骂、拳打脚踢,警察看 到了不 但不管,甚至有的队长还告诉普教:“如果看到殴打法轮功学员,要上去帮着打。”
另外,卖力参与殴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大队长田国军。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3/62444.html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6/13/31661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20/23297.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5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王秋霞、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王悦、刘长海、徐俊、滕仁民、陈咏、郭居峰、、孙致远、曲飞、王创、尹宝君、徐刚、良庆胜、王尚杰、张成君、刘仁秋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高雷(院长)、王x(书记)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手铐、电棍、关“小号”折磨、殴打、不给吃饱
详细情况:

一、大连市教养院将20名法轮功学员转移至关山教养院
2001年8月9日上午8时,大连市教养院门前,20位被背铐的法轮功学员被从小号、严管、专管、新收、各大队带出,由2个劳教犯人押1名法轮功学员,20余名队长着装待命,旁边停着一大客车,另外25名劳教犯人也被背铐,与法轮功学员分成两边站好。60余人坐入客车,前轿车开道,后小货车(装行李)压后,驶出大连。 这20位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是: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王悦、刘长海、徐俊、滕仁民、陈咏、郭居峰、曹玉强、孙致远、曲飞、王创、尹宝君、徐刚、良庆胜、王尚杰、张成君、刘仁秋。平均年龄30余岁,其中有大学生、银行职员、政府干部、商人、大学教师、医生等。 汽车上高速,过沈阳,直奔辽宁省关山教养院。关山教养院,在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是与马三家一样血腥恐怖的省劳教所。

二、关山集中营印象
6个小时后,汽车驶入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城镇。又经过很长时间的颠簸,来到了一处破败的地方,这里没有高楼,恶劣的道路,高低不平。这里就是曾经的劳改队,地处荒山野岭,远离闹市,与世隔绝的关山教养院。这里收留了各教养院的“反改造”人员,在劳教犯人心里,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地狱”。曾有劳教犯人说:“关山子打死人和死个猪一样,卷个席子就抬走了。”生命在这里没有保障,廉价无比。解教的人说:“能活着出关山是万幸的。”大院内荒草丛生,毫无生息,一人高的野草加上破旧的4层楼,让人倍觉凄凉。这里打死人是常事,以前的劳教犯人讲,“一放风,一院子缺胳膊少腿,都是在石场装车致残的”。 8月9日,20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此遭受迫害。

三、有计划的暴力迫害
8月11日,入关山的第三天晚上,法轮功学员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尹宝君、曲飞、王创、孙致远、刘仁秋、良庆胜打坐,立掌,发正念(晚9点)。第二天20名劳教犯人闯入室内,两人一个,强制隔离。另10位法轮功学员王悦等绝食声援同修。15日晚,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强制隔离。凌晨3点郭居峰最后被解除背铐,进食条件是拒绝暴力;冯刚、孔庆春仍坚持绝食抗议;另8人进食但仍坚持集体炼功,发正念。终于,18日早4点,警车鸣笛开入大院,将冯刚等10名法轮功学员带上背铐,两个劳教犯人押一个,孙致远头被撞,满头鲜血。劳教犯人都是突然接命令行动,包括法轮功学员都是只穿一个三角裤头。另10位法轮功学员中,张成君,曹玉强,徐刚,郭居峰也被陆续带出,强行按着跪在地上,书记王X说:“为了消消你们的威风,将你们送入各大队。”

8点到达马重砖厂(二大队外役点),低矮的简易房,房上警察,房下警察,戒备森严。此站,法轮功学员冯刚、孔庆春,尹宝君、孙致远下车。车又上高速,10点来到铁岭三台子石场(五大队外役点)。此站,法轮功学员良庆胜、郭居峰下车。车又来到温庄子砖厂(6大队外役点)。此站,其余的法轮功学员全部下车,张成君,曹玉强走在前面。一下子,劳教犯人以及在场的其他人员、群众的目光全聚过来,院长高雷发令:“跪下!”法轮功学员张成君、曹玉强奋力反抗,无理的命令失败了。后二人留在温庄子,其余返回大院。

在三台子石场,法轮功学员良庆胜、郭居峰两人被单手戴手铐,由两名劳教犯人看守。警察开始昼夜24小时施压,强迫背劳教守则。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坚决不背。期间,院里、大队狱警、劳教犯人的威胁、电棍不断。后法轮功学员良庆胜被带回大院,法轮功学员郭居峰被留下,在这阴暗、潮湿的地方度过了5个月。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向他们讲清真相。三个月后,在他强烈要求下,于11月27日被解除戒具,前后共100天。

四、法轮功学员用正念正视迫害他们的人
在关山子,法轮功学员们遭到了警察及犯人的残酷折磨,但他们没有因此而屈服。他们从正面提出炼功,到拒绝干活,拒绝走操,拒绝“学习”带有抨击大法的段落,拒绝戴戒具,拒绝暴力,拒绝回专管队等等。法轮功学员们以直言不讳的勇敢和百折不挠的真诚证实着法。

1.2001年10月,法轮功学员尹宝君第二次被关“小号”折磨,第一次因不走操被押“小号”二天,第二次拒绝干活后,送八小号,打背铐共20余天。有一天院长高雷视察,正遇看护他的劳教犯人给他穿毛衣,大怒,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尹宝君的衣服扒得一丝不挂,冻了一个晚上。当时正值入冬,天寒地冻。
2.2001年11月期间,法轮功学员孔庆春被送“小号”7天、徐刚2天、王志勇25天、刘洪友30天、被关在“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曹玉强被关小号8天;刘仁秋被关小号2天;法轮功学员王志勇被警察电了一个下午,一声未吭,坚强不屈;刘洪友在小号被3个警察毒打;王志勇、刘洪友提出严惩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的劳教犯人,后该劳教犯人却被提前释放,离开了专管队。
3.2001年10月,关山子二大队马重砖厂,二大队外役点,法轮功学员孙庆春、冯刚、孙致远、尹宝君共同提出必须在上岗之前将手铐解除,后在“小号”被解除戒具。
4.2002年1月11日,法轮功学员郭居峰因炼功被送入“小号”,被背铐14天后转为单铐(单铐即将手铐一端铐手上,一端铐在墙上的铁环上)。一天二顿饭,一顿一个窝头,两个劳教犯人24小时轮流看护,早7点,晚7点换岗。这期间,警察将他妈妈、姐姐从黑龙江找来,企图利用亲情,换取他的“遵守院规,不炼功”的保证,都被他回绝了。在“小号”一个月后,被送入一大队(劳教犯人大队)。2月19日,警察以走操作为迫害手段,郭居峰不走,又被送入“小号”。此时小号里另一法轮功学员尹宝君已在里面20多天了。关山子开先河,大年三十也押人。
5.2002年2月19日放风时由于警察队长叫法轮功学员曹玉强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他不配合后遭毒打,田队长对其锁喉,4个警察将其打倒在他,脚踩头,他一下从地上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目光直视田队长。不法人员胆怯了,将其送回。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8/30411.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8/22527.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6/66767.html#chinanews-20040206-18

案例6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陈勇,出生于1967年11月3日,34岁,于2002年1月30日被辽宁省昌图县关山教养院迫害致死。(1988年进入大连开发区农北银行工作。1993年被评为工会积极分子、颁发荣誉证书。1995年至1998年连续4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很大。他在单位超负荷工作,一个人干几个人的工作量,受到了领导及同事们的好评,踏踏实实地工作。)
曹玉强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辛某(大连开发区公安局副局长)、苗某(副处长)、赵谦(副主任)、李成功(黄海路派出所警察)、周家同(东山社区原主任)、刘xx(队长,关山教养院)、王xx(书记,关山教养院)、王军(大连教养院警察)、李学忠(大连教养院警察)、刘勇(犯人)充当打手。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不让亲属接见,不让送东西、身上长了疥疮、迫害致死
详细情况:法轮功学员陈勇1999年10月进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11月被带回,在大连市开发区第三拘留所非法拘留1个月。2000年7月在家,被黄海路派出所非法抓走并送到戒毒所,在被关押两个月的被迫害中仍表示坚修大法。当时一些人因承受不住压力写下了违心的“保证书”离开那里,而陈勇坚决不写“保证”。2000年10月被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2001年5月受迫害并遭酷刑,在严刑拷打下不省人事,但仍不屈服。2001年9月9日陈勇等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押至辽宁省昌图关山教养院,不让亲属接见,不让送东西。10月陈勇身上长了疥疮。2002年1月30日陈勇被迫害致死。临终前家属去时,陈勇已不清醒,且不能说话。第二天陈勇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17/25112.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8/18939.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3/16/26751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7/19966.html  English version

案例7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暴力殴打、残酷的奴工、摧残人的精神和意志。
详细情况: 劳教所犯人在劳教期间,警察可以以任何一个借口非法加期。往往1年劳教期得过2年才勉强解除教养。如果想早点回家,只有向劳教所行贿。如果有的人受了不白之冤或对劳教所非法行为提出抗议,当劳教所的酷刑都无法使这个人屈服的时候,所有的这样的人就将被送往辽宁省昌图县关山教养院,送去的人户口都是被注销的,从此社会上这个人的名字就彻底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每当听到那些从关山教养院侥幸逃生的犯人谈及关山教养院,脸上无不带着一种极其恐惧的神情。有的犯人为避免被送到关山教养院,不惜自伤自残,可就是这样仍逃脱不了被送去的命运。我曾亲眼看见一个被打断腿的犯人由几个人架着抬到了送往关山教养院的警车上。被送的犯人无一例外,脸如死灰,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的神情。因为他们明白,到了关山教养院就等于入了 鬼门关。被送者刚下车,面对的就是由一些劳教打手组成的长形方阵,人人手提镐把,被送者连门都没进,人人都必须遭到一顿镐把的野蛮毒打,这叫“杀威棒”。 当第一次毒打结束后,被送者的血迹还没擦干,就统统被领到监舍,他们被命令拿出所有的钱和衣物,包括日用品,甚至连一条裤带也很难保留。当洗劫结束后,被送者又遭到第二次野蛮的毒打。当这些被送者已感到十分绝望的时候,到了傍晚,他们每个人都被强迫跪在地上,又遭到第三轮的毒打。有的人在当天送去的时候就被活活打死了。余下的劫后余生的人就会变成像纳粹集中营中的那些幸存的犹太人一样,目光呆滞、思维迟缓,象一群牲口一样每天干着令人难以承受的超重体力劳 动,有的就活活累死了,活着出去的人也是累得吐血。

据说,这种灭绝人性的暴虐是为了彻底摧毁这些“反对劳动改造”的人的意志的最好办法,并被关山教养院的上级辽宁省司法厅默许的。那里的警察大多都由农民转警而成,素质低劣,整天腰里别着“五四”手枪,牵着狼狗。每遇到一点点不同的声音或抗议时,拔枪就打,毫无忌惮。因为关山教养院有一定的死亡名额,无论被送者是怎么死的,都与警察无关。要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有一劳教人员在关山教养院给家人写信,“十万火急,速寄五千元钱救命”。 在关山教养院只要你拿得出足够的钞票,今天拿出钱今天就放你走,明天拿出钱来明天就放你走。在这里不存在法律,存在的只是暴力和金钱。为了掩饰劳教所里的真实情况,全辽宁省把所有的敢于在劳教所提出抗议的人送到了这里。关山教养院便成了全省劳教所中的纳粹集中营。所有不同的声音和抗议统统都被压制在这里, 从肉体和精神上彻底的摧毁。当江泽民流氓集团达不到使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意志屈服的目的时,他们便把法轮功学员关在关山教养院这个恐怖基地里肆意残害。陈勇的被迫害致死就是其中一例。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4/19445.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2/26/25614p.html

案例8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李效元,男,50岁左右,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于2003年11月9日,在关山教养所被迫害致死。王进民、张振武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从事采石、烧砖等苦役
详细情况:李效元于2003年11月9日, 在关山教养所被迫害致死。据了解,记者打电话到关山教养院(410-5709610)核实李效元的情况,一男子说要记者亲自过去一趟,就挂断电话。 沈阳市一派出所的警察证实了李效元死亡的消息。李效元因证实大法被非法教养,先关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后送往辽宁省关山教养院,死前受到严刑拷打,遭到酷刑折磨。在张士教养院期间,李效元等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了酷刑折磨。张士教养院位于沈阳市张士开发区,原关押一般劳教人员(称普教)。1999年7.20后, 专门成立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主要非法关押沈阳地区被非法判劳教的男性法轮功学员。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要在此接受所谓强制转化。对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教养院便采取残酷的方式进行迫害。具体方式有:剥夺睡眠、罚站、罚蹲、暴力殴打摧残、电棍电、野蛮灌食等。李效元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先在该大队遭受强制转化,因长期不向教养院人员妥协,他们被送到普教大队,强制和普教一起从事奴工劳役。2002 年4月25日, 为抗议江泽民打压法轮功和在张士教养院受到的迫害,李效元、王进民、张振武等六名法轮功学员以拒穿劳教囚服(上身为黄色马甲,印有编号,下身为黄色裤子。除睡觉外,其余时间必须穿着)、罢工等方式抗议,遭到酷刑折磨。李效元、王进民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四大队受到迫害,张振武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三大队受到迫害 (大队编号为当时编号,后期有所变化)。警察用几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后又以减期为诱饵,指使几名普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24小时戴手铐、 24小时不许睡觉,一天内数次毒打,连续迫害多日。王进民被打得走路只能扶墙慢慢移动,上厕所蹲不下去。后李效元、王进民、张振武等三名大法弟子被送往辽宁省关山教养院(大概是2002年5月,不能肯定),辽宁省关山教养院条件极其恶劣,以前那里的犯人从事采石、烧砖等苦役(以上情况由曾经关在那里的犯人提供,可能有误差。现在情况不详)。2002年上半年(可能3、4月)专门成立了迫害法轮功的严管大队,辽宁省各地教养院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去迫害。大连约20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被第一批送去。据内部消息,2002年已有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具体情况不详。李效元被打得遍体鳞伤,至2003年11月9日警察终于把一个46岁身强力壮的好人迫害致死,知情者证明李效元两腿、腹部等多处受伤。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5/63295.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3/63990.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64683.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4/4/11/46940p.html  English verion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6/70909.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7/71026.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0/72748.html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3/72997.html

案例9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朱晓非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刘某某(男,50多岁,队长)、王某某(男,50多岁,书记)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
详细情况:昌图县关山教养院刘某某在教养院里是迫害法轮功的人。王某某在教养院里是幕后指挥迫害法轮功的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勇致死的主要责任人:开发区公安局副局长辛某、副处长苗某、副主任赵谦、黄海路派出所警察李成功、东山社区原主任周家同、昌图教养院刘队长、王书记、大连教养院警察王军、李学忠、犯人刘勇充当打手。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31/63695.html

案例10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王进民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叶强(旅顺口区市场派出所狱警)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殴打、不让睡觉、强迫“洗脑”等种种非人的折磨
详细情况:沈阳法轮功学员王进民2000年10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3年。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受到了殴打、不让睡觉、强迫“洗脑”等种种折磨。这些都没有改变他对大法的正信。2002年5月末,他因为拒绝穿劳教服又被无理加期,然后送往辽宁省关山教养院继续迫害。2003年12月24日到期后,沈阳市铁西区政法委伙同 卫工街街道办事处又秘密将王进民绑架至张士教养院“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3/63990.html

案例1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任宝君、辛树仁、于博文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关山教养院高启龙(一中队中队长)、张帆(医生)、宋铁(管理科长)、田宝君(教育科长)、水恩波(劳教犯)、何继波(劳教犯)、吴占军(二中队队长)、李成伟(劳教犯)、王××(纪检书记)、石飞(二中队副队长)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打骂、侮辱、从头到脚泼上凉水,再用电棍电击、关小号、勒索钱财
详细情况:关山教养院用一名普通劳教犯看一名大法弟子,24小时不分开的方式进行非法监管,法轮功学员在这种环境中遭受着劳教犯的打骂与侮辱。2003年9月18日晚5时许,劳教犯水恩波受中队长高启龙、医生张帆的指使,对法轮功学员任宝君进行殴打、逼他用药,法轮功学员辛树仁上前劝阻,受到劳教犯何继波的毒打,当时被打昏过去。从室内打到走廊,管理科长宋铁、教育科长田宝君看到后,没做任何处理,这时何继波还在用鞋猛打辛树仁的脸部,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之后辛树仁被拖进办公室,中队长高启龙,医生张帆又在办公室用电棍电击辛树仁,叫他承认错误,辛树仁不承认,之后几天又电他几次。这时辛树仁开始绝食。看到打人后,二中队队长吴占军把劳教犯李成伟叫到办公室说:"咱中队有装人的,抻出来就打, 别惯着他们。"关山教养院就是这样重用那些好用暴力的普通劳教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管理,这些劳教犯每天对法轮功学员吃、拿、卡、要,无恶不作,就因为有警察为他们撑腰。这里的警察可以随意地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随意地侮辱和谩骂。在这种恶劣环境中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没有一名被“转化”的。辽宁省关山教养院,在2001年以后,接收了两批由大连教养院送来的四十几名大法学员,从成立七大队以来一直是一个劳教犯看守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 24小时不能分开,就连半夜上厕所都寸步不离,有的个别时期还要24小时戴手铐,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受尽了警察和劳教犯的羞辱与折磨。2003年7月, 七大队又购进了新型电脉冲电棍,同时又开始了强制劳动,为新落成的教养院挖沟。每天早上吃的饭常有老鼠粪、昆虫等东西,一碗菜汤中就有十几只苍蝇。成立七 大队的时候,就有了警察小灶,大部分伙食费都被大队警察吃掉了。当法轮功学员进办公室的时候,叫蹲着说话,还有强迫叫跪着的。

以下就是关山教养院参与迫害的人员:
1. 纪检书记王××:法轮功学员辛树仁在2002年10月间因抵制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被关进小号。在被关期间,王书记亲自去小号叫劳教犯剥去辛树仁的全部衣服,从头到脚泼上凉水,再用电棍电击,把50几岁的残疾人辛树仁折磨得死去活来,之后不准穿衣服,将门窗全部打开,叫劳教犯向辛树仁身上泼冷水,逼他转化、认错。
2.管理科长宋铁:2003年7月末法轮功学员于博文接见时,家属带来的食品、生活用品被宋铁全部扣下,部分食品被警察吃掉,物品被用,余下的东西被挖坑埋掉了,于博文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3.教育科长田宝君:经常和全大队的警察在他的办公室里看黄色光盘,喝酒、赌博流氓成性,因和法轮功学员孙志远争执几句,就把他关进小号9天,期间叫本溪籍劳教犯苗某对孙志远进行百般摧残。
4.内勤干警陈某:公开指使劳教犯殴打法轮功学员,每个月购物时随意加价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捞取大量钱财。公开对劳教犯买卖教养期,以每个月1000元的价钱为劳教犯减期。
5.一中队长高启龙:选用劳教犯当牢头、打手,随意打骂法轮功学员,劳教犯这样去做、去干,得到很多的减期。法轮功学员辛树仁关小号期间,高启龙和张帆多次去小号用电棍电击他。
6. 二中队队长吴占军:纵容劳教犯对法轮功学员吃、拿、卡、要,在中队里养了很多打手。法轮功学员姜继松因抵制迫害,被关小号期间吴占军和副中队长石飞每天都去用电棍电击他,两手反铐在地板上,不给穿衣服,并叫打手唐树利在寒冷的冬天向姜继松身上泼冷水。吴占军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用尽了酷刑。
7.二中队副队长石飞:是个没有警衔,没有文化,只会喝酒、打人、赌博的警察,经常配合吴占军对法轮功学员用刑。
8.医生张帆:积极配合中队长高启龙殴打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用药,从中捞取钱财。法轮功学员辛树仁就被他强制用药,几天下来就向辛树仁的家里要去1700多元,大部分钱揣进了张帆的腰包。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5/64932p.html

案例1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许俊(音)、孙志远、王尚杰、刘英秋、朗庆圣(音)、刘长海、陈勇、姜俊松等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大连教养院、关山教养院
基本犯罪事实:非法关押、用翻斗车运石头,每车载重一吨,每天要运120车
详细情况:大连教养院警察乔威采用最残酷的手段也没有使法轮功学员屈服。他们将他们看来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十余人发送到了关山教养院,有许俊(音)、孙志远、王尚杰、刘英秋、朗庆圣(音)、刘长海、陈勇、姜俊松等,当时陈勇已经卧床不起,生命危在旦夕,警察为了推卸责任,由4、5人把陈勇打发走了。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9/67880.html

案例13

受害人:法轮功学员王哲浩,男,27岁,大连轻工学院投资经济专业毕业,原工作在大连化工设计院任电脑及绘图员。朱晓非、江云松
犯罪嫌疑人及单位:大连姚家看守所、高庆武(南沙派出所)、陈欣等(大连公安一处)、关山教养院、本溪教养院(梁本春)、葫芦岛教养院(刘国华、宋元彬、齐治平、范永 杰、王永明、王大柱)
基本犯罪事实:长期反复非法关押、关进小号、强制洗脑迫害、电棍电了很长时间、插胃管灌入大量药物及啤酒、
详细情况:

王哲浩,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1999年7.20后因到北京上访,先后3次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拘留所。并于2000年被非法劳教1年。2001年4月又被非法绑架,劳教3年,先后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关山教养院、本溪教养院、葫芦岛教养院。其间因承受不了迫害被迫违心的写过所谓的“保证书”。2003年10月19日,葫芦岛教养院警察刘国华将其关入小号迫害。王哲浩再次绝食,由于身体虚弱,无法排尿,20多小时后,才被送入医院,在留置胃管和导尿管情况下度过了38天,被保外就医。王哲浩回到大连后曾一度工作过,但一直不能正常小便。2004年12月初出现全身浮肿状态,腹部鼓胀。在他生命的最后一阶段,王哲浩意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最终于2004年12月25日被迫害致死。
王哲浩照片 

以下是根据王哲浩在临终前口述被迫害的部分经历的录音整理而成。

一、1999年7.20-2001年前的被迫害经历

1999 年7.20刚开始镇压时,王哲浩与几个法轮功学员决定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在北京被抓后送回大连在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了10天,后南沙派出所的高庆武把他领回来,当天晚上在派出所,所长逼他写份“保证书”。没过几天,8月初他们又非法提审他,问他还炼不炼了,王哲浩说“还炼”。他们当时就开了拘留票,声称他 “扰乱社会秩序”,又把他送到姚家看守所。

再后来,总这样受到骚扰,单位也不能去了,王哲浩被迫辞了职,和母亲搬到鞍山路去住,不想再被派出所骚扰。可是有一天晚上五一广场派出所来敲门,说是找赵某某,一看王哲浩母亲不是他们要找的赵某某,却发现了讲法及炼功带,就把他们母子绑架到五一广场派出所。王哲浩对不法人员说,他已经被非法拘留好几次了,他们说我们还可以把你拘留。

这样王哲浩和母亲都被非法送姚家拘留15天,15天后又被送到戒毒所,说要报劳教。一个月后直接把王哲浩送到了大连教养院。后经亲属找人办保外就医,交了10000元押金,至今未还。

在姚家看守所,王哲浩和几个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起,其中包括后来在大连教养院被迫害死的刘永来。王哲浩表示,几个法轮功学员都很坚定。


图片:10000元保证金收据 

二、2001年4月-2001年12月大连教养院的被迫害经历
那是2001年4月24日的下午,大连一处的陈欣等一帮警察突然来敲门,随后破门而入,二话不说把王哲浩铐起来,然后就抄家。当时王哲浩质问他们有搜查证吗?接下来,就被打了几个嘴巴,警察说“这就是搜查证”。警察把所有书、电脑、打印机全都抄走了。把他绑架到一处。第二天早上几个警察一来就给他 一顿嘴巴。后来王哲浩又被打嘴巴,打的他满嘴是血,非要他交待。最后把他关进了看守所70多天。最后我决定绝食抗议,那是我第一次绝食很难受,值班队长就骗我说我家已找人,这两天就能办出去,我信以为真,当时我确有这个幻想。果然没过两天就来送我走,我一看是送大连教养院,劳教三年。我脑子“嗡”一下,三年哪,太长了,我神经都要崩溃了。在大连教养院新收五大队我又绝食了两天,绝食的滋味太难受了,很渴很饿。他们把我送到女队接受犹大的“转化”,我也不听她们的、后来分到男子法轮功大队二班, 队 长是警察景殿科。第二天又把我送到四班。后来我决定再次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队长就把我弄到四楼严管迫害,手脚都铐在床上,戴上拳击帽说是怕撞墙。我只绝食了两天,因我没写任何“保证”,后来就把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10多个人发往关山教养院,我们已是第二批 了。

三、2001年12月-2002年4月在关山教养院的被迫害经历
王哲浩表示,关山教养院很苦。第一个被迫害的是旅顺的朱晓非,因他不配合警察队长,不干活,被警察用电棍电了很长时间。再后来就是江云松(音)被迫害。当时王哲浩把背下来的关于“法办江泽民”的 一些材料写下来传给其他人看,江云松在看时被“包夹”发现报告了队长,队工就审问他谁给的,他不说。警察们就拿电棍电江云松,那天是在晚上。当时的环境很紧张,法轮功学员们被挨个叫出去对笔迹,也没对出来。他们就打江云松,把他关进了小号。小号特别冷, 也不给他穿大衣。好几个普教打他,踢他,让他说谁写的,谁给的。江云松很坚强,始终没说。过了一段时间,法轮功学员们有人陆陆续续去找警察队长,把江云松营救回来了。那时已过完元旦,江云松回来时满脸满嘴都是电击的血泡,头发里都是灰,腿也被踢瘸了。后来这些法轮功学员们被送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一直到四月份。4月2日,队长把王哲浩叫出去让他收拾东西,把他戴上背铐送到了本溪教养院。

四、2002年4月-2003年本溪教养院的被迫害经历
本溪教养院故意营造出来一种宽松环境的假象,好使每个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受迷惑从而主动“转化”,这里犹大比较多一些。王哲浩被犹大架起来,硬搬着他的手,逼迫签“转化书”。王哲浩死活不签,也不写材料。本溪教养院新收队长梁本春(音)逼迫他穿犯人的马甲,王哲浩说啥也不穿,梁本春就指使手下的科长把他关进了小号20多天。小号特别冷,限制上厕所,不给水喝,只给一小块馒头,一点汤。梁本春威胁王哲浩说,让他尝尝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头。王哲浩手指着他的鼻子说:无产阶级专政就象你那么卑鄙,连水都不给喝,你简直是卑鄙无耻。梁本春一听转身灰溜溜的走了,后来他找借口让别的队长把王哲浩从小号放出来了。二月份过完年后,警察把王哲浩送到了葫芦岛教养院继续迫害。王哲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警察在向家属索要押5000元钱后,同意保外就医。
王哲浩录音1(1分钟05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270KB)
王哲浩录音2(2分钟45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673KB)
王哲浩录音3(1分钟34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382KB)
王哲浩录音4(35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151KB)
王哲浩录音5(2分53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703KB)
王哲浩录音6(25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106KB)
王哲浩录音7(55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225KB)
王哲浩录音8(45秒):RM格式在线收听 RM格式下载(203KB)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1/97074p.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3/22/58679p.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3/9/58290p.html     English  version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3/96015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