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活摘现场目击者的更多证词

2016年3月14日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2009年12月12日,追查国际曾公布了辽宁省锦州市的一名活摘现场持枪警卫目击一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部分证词[1]。当时,由于考虑证人的安全没有公布全部录音。值此活摘曝光十周年之际,我们发布这位证人的更完整的录音记录,帮助人们更加深入了解真相。。

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证人持枪警卫,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其中一名军官证号码0106069)将一名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肾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师遭受了一个月的严刑拷打、侮辱和强暴。

除了活摘器官外, 证人还披露了更多不为人知的罪恶: 例如:锦州公安局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但称这些学员是自杀、意外; 还将法轮功学员的脑浆吸出来等;除此之外,还有更邪恶的……。中国政法系统从上到下用集团犯罪的方式,将公安干警、医生等捆绑在一起,例如:活摘现场多名警察持枪警戒,看似保护军医,其实也是也相互之间戒备。 活摘罪恶给他的心理造成了长期的、极大的阴影和创伤,所以他最终选择站出来揭露这个罪恶。

现将录音证词的更多部分公布于众(此录音下载:MP3):

 

下面是证词录音文本:

(追查国际调查员, 证人:中国大陆警察)

证人:以后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你就帮我转载这些东西。
调查员:好,我答应你。
证人:如果我要是死了,你就找别人或者打听我这个。。或者是把我这个事迹做成一个文章,我倒是不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为了让更多的我出来,敢于说真话。
调查员:,你的目的是这样啊,哎呀,你太伟大了。
证人:没有那么伟大,我也很龌龊。
调查员:哦,
证人:我为了他们维护这个统治政权,给人家送钱,又喝酒,酒后驾车,又粗暴地打这些法轮功分子。曾经在公安局呆的时候,粗暴地刑讯逼供,踢这些法轮功练习者,我也很愧疚。
调查员:很久吗?你?
证人:我也很愧疚。
调查员:噢,你很愧疚。什么时候啊?
证人:在我刚从部队回来的时候,
调查员:因为你被蒙蔽了吗。
证人:是被蒙蔽了。现在想起来,那些法轮功学员们,怎么打,只要他们同意两件事,第一,第一个是签保证书,以后不再练。第二个,骂一句,“    ”就这,只要完成两事就放了他,要不就判他十年,七到十年。他们就是这两件举手就能做的事,硬是不做。你怎么打,他都不做这事。
调查员:那时候你的想法是什么哪?你觉得他们。。。
证人:我想,我想他们非常得有钢,用东北话说有钢,非常非常地坚强,为了信念,为了信仰,可以放弃一切。很值得人敬佩。当时,我们的副所长用他的大皮鞋踹他的脸,用电棍一个劲地电,然后在大冬天,三九天,用冰水往他们身上一点一点地浇。把他们的衣服脱了,女学员也是脱衣服,浇水。他们就是这两件举手之劳就能做的事,他们就是不做。判了七年,十年,最长的判无期。
调查员:你就见证了这个事。
证人:嗯,亲身的体会。
调查员:啊,亲身体会。你是什么时候,是2000年吗?
证人:我17岁就当兵了。
调查员:噢,对法轮功迫害是十年,你是哪一年,就是说。。。
证人:02年吧,好像是02年。
调查员:02年在东北的哪里啊?
证人:在东北的锦州,辽宁锦州。
调查员:哦,锦州的看守所,还是派出所?
证人:就是公安局。
调查员:公安局啊?
证人:对,公安局主要的。。。。
调查员:锦州公安局啊?
证人:嗯。
……
调查员:哪个时间你还没有告诉我?
证人:2002年4月9日。
调查员:4月9日?
证人:对4月9日下午5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3个小时。之前已经连续一个月了。
调查员:什么叫连续一个月?
证人:连续一个月的刑讯逼供。
……
调查员:你只有对他们逼供一次,还是很多次?
证人:很多次。当时王立军,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局长,下死命令,必须斩尽杀绝。
调查员:哦。重庆的,就是他不是跟着薄熙来的那个吗?
证人:对,对,原来在我们锦州,
调查员:嗯,所以,你所亲自看到或者是,以你亲眼看到的这种法轮功受迫害的,大概有多少人哪?
证人:我看的,我接触的面不太大,也就二、三十人吧。
调查员:二、三十人啊。有没有死的?有没有被折磨死的?
证人:当然了,当然了。其中一个星期就在看守所上吊死了三个。他们在里边,我们那个公安局的人跟那个看守所的说,你让那个牢头狱犯毒打他们,一个星期死了三个。就是说,还有很多了,很多。比如说,到时候。。哎呀他自杀了,说那个,意外,意外,
调查员: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吗?
证人:这个具体的叫什么名字,我只能记住一两个。
调查员:哦,死掉的叫什么名字?可能在明慧网上查得出来。
调查员:哦,在锦州吗?锦州公安局死了三个,上吊的,
证人:锦州派出所,锦州看守所,在南山监狱。
证人:是。然后,任务完成之后,每个人奖励5千块钱。并且奖励了很多,比如说,电炒锅了什么的,都是那些,的那些产品。然后我这五千块钱我一分钱没花,全部把它捐给了,就是通过《九评》他们捐了,给他们了,就是通过明慧网捐给他们了。那个时候我已经醒悟了,我看到的太多了。
调查员:你拿到钱的时候你就已经醒悟了,那不是时间很短嘛。
证人:时间很短,但当你作为一个警察的时候,你看到他们一个怎么打了不饶为了信仰、为了信念,就算他是一个“邪教”,他是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就是不。很容易的事,因为我们就是抓杀人犯,他们也是,怎么经过我们一套之后也会招了。这些军医们把她胃剖开的时候,把她肾都摘除了,没打任何麻药,他们,哼都不哼,就出了很多汗,这个时候他们还说法轮大法好。
调查员:你亲眼看到啊?
证人:这个我不能再继续透露了,容易把自己暴露。
调查员:所以,苏家屯这个事情是真的。
证人:那当然了。沈阳苏家屯,你别说他们,别的事情,就是别人犯别的事全都是毒打,全都是。苏家屯那个地方是辽宁最黑的地方。
调查员:对呀,它们那就是活摘器官的地方。
证人:对,最黑的地方。
调查员:所以,不是苏家屯的地方,看守所它也是可以直接活摘器官。
证人:那个都是经过保密的情况下,只有在场两、三个人保卫安全,保卫他们所谓的军医的安全,然后进行活摘器官,到时器官呢他们不一定都是卖了,有的是存起来。不知道出路是什么。
调查员:当然是卖了,他要那器官干嘛。他要活的器官干嘛。
证人:眼角膜、肾、心脏……,甚至还把那个脑浆吸出来不知道有什么用。
调查员:你看到有多少?
证人:我就看过一次。
调查员:一次再也不敢看了吧。
证人:从那以后他们没用我。
调查员:为什么?
证人:我当时大声严厉的骂他们,你们还是不是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当时我的原话是这样。然后,组织上,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找我谈话,给我一顿批评,说你公安素养,公安素质还是不够啊。应该到下面去锻炼锻炼。然后我于是到…我不在公安了,我就进政府了。
调查员:真的很冷血。
证人:手术刀,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
调查员:你看到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证人:女的。
调查员:年轻的么?
证人:30多岁吧。
调查员:那她口中还喊着法轮大法好吗?
证人:还喊着 还喊着。
调查员:你说一下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证人:当时,我们经历了得有对她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打傻了已经就是,反正她又不吃东西,然后我们强行的给她灌牛奶, 往她的胃里,她不喝就强行的给她灌。你知道那个,把她的鼻子捏上,人的本能就必须喝去,于是维持着,她7天瘦了将近15斤,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可能是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别看我在武警,我端过枪,我也进行过实弹演习。但是,我也见过很多死尸,但是看到他们,我真的佩服他们军医,手一点也不抖,直接戴着口罩拉出来。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她已经拉开了,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那个女人就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
调查员:从胸口划下去的时候她喊的法轮大法好?
证人:嗷的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说你杀了我一个人,大概意思你杀了我一个人,你还能杀了我们好几亿人么,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们迫害的人么?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下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时心脏血管剪刀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 啊… … 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调查员:我知道 那你知道她的名字么?
证人:她叫…我不能说,这个我不能说,因为当时在场的就几个人。

证人:这样吧,就让我给她起个化名,就叫雪玫瑰怎么样,她的名字跟一个花有关系,就叫雪玫瑰。
调查员:就叫雪玫,玫瑰的玫。
证人:梅花的梅也可以。
调查员:好,我们就叫她雪梅。
证人:当时,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12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给她进行,用钳子、用窥视器,都是不知道哪来的仪器,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调查员:就是在你所待过的那个公安局里面你就亲眼看…
证人:当时我没在公安局里做,是在一个就是培训中心,就在一个宾馆的后院,包了十个房间,一个小楼上,就是小别墅那会做的。
调查员:黑监狱。
证人:差不多。
调查员:就是只要法轮功学员就往那边送嘛。
证人:嗯。
调查员:还没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儿送嘛。
证人:反正我们这块临时都改变地方。

证人:我亲手没有做任何迫害她的事,我只是我救不了她们…我救不了他们。当时在场警衔都比我高,比我有资历,我救不了她。
调查员:而且当时你还这么的年轻嘛。
证人:当时我才22岁。
调查员:而且当时你以为这个是党叫你做的,你以为你是在尽忠职守嘛。
证人:对。说实话,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对它们党有什么好感,我只是为了挣它的一份钱。为了以后当个领导,也是一种私心吧。
调查员:今天你把你心灵最,应该是最可贵的地方,你把它剖开来。
证人:我这个就跟你一个人说了,别人我很少说的这些东西。
调查员:这当然是一个黑暗,但是你是个很有良知的人,你才会愿意… …
证人:我在这里要说,要说你们学员,要给你们一个忠告,不要祈求共匪对你们,就是不要祈求他们,你们不要太和善,不要太博爱,我看你们就是人哪太善良了,就是这些学员们太善良了。
调查员:我们理解这些事情,你对于最邪恶的就是要最慈悲最善良的办法才能解体它。
证人:你跟魔鬼能这样么?魔鬼永远不会,它们是邪魔。
证人:本来我不信这些东西。我一直不信,但是看了之后,他们的勇气太让人震惊了。人再大的忍耐力,在锋利的手术刀一点一点拉开你胸脯的时候,你心脏在里面跳,血喷溅出来,
证人:还有更邪恶的呢,就是...反正…我感觉对不起她 ,我一想起她那一瞬间,我感觉对不起她。我救不了她。
调查员:因为神是慈悲的,而且你有想救她的心,其实她应该当场能够感…
证人:当时我这个枪已经上了实弹了,我甚至想了怎么样,我枪里有十发子弹,当时在场有5个人。我想给他们一一都崩了。

我们相信,大部分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者,当初也可能与这位目击证人一样,是因为受到了中共的长期洗脑、及中共犯罪集团的整体胁迫,参与了这场反人类罪行。因此,在这场反人类罪行大白于天下、江泽民集团即将遭到清算的前夕,追查国际真诚希望:所有参与活摘器官者,请珍惜这最后的立功赎罪的机会,披露你所知真相,在这历史的重要关头,站在正义的一边。

追查国际的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被绳之以法。

我们告诫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成立于2003年1月20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电话:347-448-5790;传真:347-402-1444
邮址:P.O.Box84,NewYork,NY,10116 USA
举报信箱: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387
网址:http://www.upholdjustice.org/,http://www.zhuichaguoji.org

注:证人回忆讲述的时间与王立军正式奉调任职时间不一致。其原因可能是:案发期间,王立军被抽调参与“盘锦打黑”。此次行动是奉公安部的指令在辽宁省办的试点行动,名为“盘锦打黑”,实则是辽宁省的一次运动。而且,证人披露的2个活摘手术的军医也是省公安厅指派的。所以,王立军很有可直接参与了这些特别的迫害事件的指挥和策划。据维基百科记载2001年初,王立军受公安部、中共辽宁省委之命,带着百余名刑警,秘密前往辽宁省盘锦市清理五个黑社会组织,直至2003年5月,盘锦打黑结束不久,王立军奉调,任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2] 

参考资料:

[1]《追查国际报告一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目击者证词》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2677

[2]《维基百科》王立军简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8E%8B%E7%AB%8B%E5%86%9B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