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

调查时间:2016年7月-2017年6月
2017年7月19日
Printer-friendly versionPrinter-friendly version Share this

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及部分无资质开展移植的医院,和部分公民器官捐献机构持续进行了电话跟踪调查。结果显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还在继续。而且,再度出现了肝移植免费促销的现象!

本报告公布了104个电话录音,来自对近100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的调查。被调查者的反馈,来自中国大部分省份,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最新调查显示:

1、移植量没减,特别是有资质的169家医院基本都在大量开展器官移植,年移植量上百例至千例。这里讲的移植量只是部分调查对象的口述记录,实际移植量可能更大。

2、等待时间短、供体充足、供体质量好的状况没有改变。而且,有种种迹象显示有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由此可以推断,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没有停止。

3、在中国近年出现的移植新动向,应该引起海内外社会各界的警觉。 2015年后,中共用所谓的“脑死亡”捐献器官取代“死囚器官”的谎言和卫计委的网络器官分配系统的合法外衣掩盖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成了常规业务,较前更加冠冕堂皇,更具有欺骗性!

1)关于“脑死亡”捐献器官
对于“脑死亡”捐献,2017年4月15我们调查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肾移植研究室张文岚医学博士,她说:“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而2015年后中国都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吴李鸣说:我们现在主要就是DCD这块,国家政策允许,反正鼓励我们都照常做。

哈医大附一院肝外科医生朴大勋说:现在国内己实行脑死亡这种法律了,不像过去那种非法的,现在是合法的。

对于“脑死亡”器官的获取,2017年5月30日广西南宁解放军第303医院肝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有一段自白: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器官,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时间)。

2)国家卫计委的网络分配系统

有稳定供体来源的移植大户,如广西303医院和181医院,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都称他们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

被调查到的医生护士、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协调人、医院器官协调人,都说没登录过这个网站。303医院的器官协调人廖吉祥说,有密码,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毓璜顶医院器官协调人王主任说:那个网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是走形式,骗人的!

如果官网有器官分配,那么大批定期送来的“脑死亡”器官来自哪里?

4、更为严重的是,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促销活动(2017年6月1-30日),涉嫌有突击杀戮在押器官供体库的人质的可能。[1]

 

第一部分:医院器官协调人

对6家移植医院的8名器官协调员进行的10次电话调查,显现出如下信息:
 

一、涉嫌人体器官库

1、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保证能在10天之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烟台红十字会与当地监狱有单独的联系,(获取犯人器官)他们那边有操作流程。

2、浙江国际医院: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每二天就有肝源消息。

3、广西南宁303医院:我们是国家器官网分配来的,到时候就来了。

二、“脑死亡”捐献 是活摘器官

1、广西南宁303医院:(死囚)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移植中心器官协调员郭晖说:活体移植,一个是亲属捐献,一个就是脑死亡捐献。现在所有移植都是这两种途径。

三、可疑的各医院“劝捐”

1、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我是到各医院联系供体的,我们有好多合作医院。

2、湖南湘雅二院:主要是靠下面医院医生这个环节。我们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相信医生。他对你表示怀疑,那当地红会他们就负责解释说,这个工作是国家支持的一个正常的工作。

调查录音:

调查录音1、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调查时间:2017-05-26(+86+ 13181994782)
等肾源做手术,连检查半个月之内(搞定),两周之内都是多说的。这边要四十万,给医院十万。得找三十岁以下的,一分钱一分货,明白吗!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

调查录音2、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调查时间:2017-06-10(+86 13181994782)
(等肾供体时间?)B型血,一周,十天之内。(供体质量?)年轻的。(是捐献器官?)哪有那么多呀?那我们有我们的渠道。(从国家器官网拿?)那都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那都是形式。那个网站不让进的,那都是武警的,不是谁都能进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

调查录音3、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李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18(+86+ 18660597760)

“B型的多,可以很快。”“我们这几个B型的刚做~~,半个月吧。”

"以前监狱那种供体,家属同意捐的,就可以用,这种供体有。"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

调查录音4、广西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器官协调员_医生廖吉祥

调查时间:2017-05-30(+86+ 18275731616)
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捐献的供体质量好,……(死囚)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我们现在就按照国家做脑死亡,一时是还根本用不完。这个东西~,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

调查录音5、广西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器官协调员_医生廖吉祥

调查时间:2017-06-11(+86+ 18275731616)
今年应该移植例数有一百二之上。器官来源,不是红十字会,国家分配的。费用报销前是30万。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

调查录音6、四川大学华西医院_移植中心_器官协调员郭晖

调查时间:2017-01-30(+86+ 18980601857)而且我们活体是做的第一名,然后也质量挺不错。而且肾移植每年增长,全国每年增长30万。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

调查录音7、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

调查时间:2016-07-31电话(013911099030)
肝移植做的很多,肝移植术是我们医院的亮点。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

调查录音8、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_器官协调员谢琴芬

调查时间:2017-02-28 电话(013968153957)
我们医院做的多,肝源质量也比较好。 (等待时间)一般来说可能两个礼拜差不多。有时候有很快的,有时候第二天就能做也有,就看你,危重的病人我们可优先一点。去年建院第一年,做一百二十几个。一般隔天就会有肝源消息的。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

调查录音9、湖南湘雅二院_器官协调员_谭亮

调查时间:2017-04-24(+86+ 15116101512)
肾移植就做了300多例,主要是下面医院医生能帮我们,主要是这个环节。卫计委的供体? ……噢呃呃,就是说你说那个网络分配的那种吧?呃一般吧,一般吧~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

调查录音10、湖南湘雅二院_器官协调员_郭勇

调查时间:2017-04-25电话(+86 +13787120686)
我们有7个协调人在外面跟下面的医院联系。我们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相信医生。据省政府文件,医院给捐献的家庭补偿8万左右。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

 

第二部分 医院移植现状

下面公布的数94个电话录音,来自对80多家医院的医生、护士、移植科主任及院长的调查。从不同角度反映出大陆器官移植的真实现状。

1、移植量呈上升趋势。调查中,各地医院普遍表示:我们做的很多,比去年做的多,今年已经做不少了。报出的数字都明显攀升。大部分地区的器官移植量呈上升趋势。

2、等待时间短。医生虽然给不出确切时间,但是都向患者承诺:你如果走运当天就有,快了一、二周,慢了一、二个月,一般一个月能等到。

3、供体都是年轻健康的。所有医生对供体质量的答复:都是年轻健康的,20~40岁的,你放心,不好的我们不要,免得后面找麻烦。

4、以前用的是死刑犯和炼功人的器官。被调查的医护人员都承认,以前用的是死刑犯和炼功人的器官,现在不让用了。有的医生直接承认以前移植用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一、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户”,现在还是移植“大户”

1、“北上广”(北京天津、上海、广州)三大地区城市,十多年以来,云集了多家器官移植医院,因器官供体充足,移植量大,被称为移植“大户”。这次调查显示:北京武警总院、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上海仁济医院、华山医院、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长海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广州中山一、二、三医院、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广州军区广州总院等,移植业务繁忙,表示供体充足,称移植量居全国之首。

2、山东原有的多家移植医院,已经把器官移植作为常规业务开展。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的器官过剩,送给上海。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量达300例/年。调查山东省立医院移植科时,护士多次说,医生们不在,都在做手术。

3、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郑州市人民医院是两家移植大户。2016年,前者肝移植140多例,肾移植300多例;后者肝移植200多例,肾移植300多例。

4、武汉同济医院2016年做了100多例肝移植,400-500例肾移植。

5、中南大学湘雅二院,肾移植2016年做了300-400台。
……

二、出现新的移植大户

1、郑树森主持的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移植中心,肝移植量一直很大,2016年做了200多例。同年郑树森的私人医院“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建院第一年,做肝移植120多例。每天2~3台,隔天就有肝源信息。

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2016年肾移植做了400多例,肝移植一年也能做几百例。

3、广西南宁303医院和桂林181医院,是两家军队医院,各建有全军器官移植研究中心。2016年,两家医院各做肾移植300例左右。因做肝移植的患者少,大部分肝源送出去了。
 

电话调查录音目录及摘要   北京

调查录音11、北京武警总院_肾移植_医办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29(+86+ 1057976857)
肾移植有两个组,王建立和刘航各带一个组,去年两个组共做肾移植500多例。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1)

调查录音12、北京武警总医院_肝移植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5-06(+86+ 10_57976114):
肝移植每天都有做。对我们来说,(手术)没什么太大的难度。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2)

调查录音13、北京302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5-05(+86+ 10_66933449)
等肝源快一两周,慢一两个月。我们去年做了一百多。反正我们是每个月都有,一直在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3)

调查录音14、北京友谊医院_肝移植_何恩辉博士

调查时间:2016-09-02(+86 13699102049)
肝移植我们做了十几年了,每年做一百多台。今年做了肯定有几十例了,平均每周两到三台。朱教授己做了1900多例了。过去那种供体现在不能用了,是钻了法律空子。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4)

调查录音15、北京朝阳医院_肝移植_病房__寇建涛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12(+86+ 10_85231501)
过完元旦到现在做了二十个了。去年做了六十,今年要比去年做的多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5)

调查录音16、北京佑安医院_肝移植_医生办朱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24(+86 10-83997176)
肝移植一年能做八十多例;等待的时间大约一两个月。

问:以前都用的死刑犯,现在还能不能用?

答:这个,这个不可能告诉你的,这方面不可能告诉你的,谁都……。
问:全凭红十字会捐献的,能有这么多捐献的人吗?
答:这个……这个我……我不方便告诉你。以前那种现在能不能用?这个我不方便讲……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6)

天津

调查录音17、天津一中心_东方器官移植中心_肝移植科_医生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6-07-21(+86 22-23626860)
我们一年可做好几百例。(问:上半年有一、二百例吗?)不止吧!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7)

调查录音18、天津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_心外科周医生

调查时间:2016-08-11(+86 2223627096)
心脏移植这块每年能排到全国前5名。O型的是最难的,前些日子有一个O型的病人,等一个多月才等到供体。肝肾做得多。
你们移植一年做好几千肝肾移植,那沈中阳自己能做的过来吗?我们这是一个中心,有好多团队在做,不是沈中阳一个人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8)

调查录音19、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八楼_肝移植科医生

调查时间:2017-01-01(+86 22_23626848 )
一六年肝移植做了三、四百例。过年照常做手术。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9)

上海

调查录音20、上海仁济医院_肝移植_医生孔德富

调查时间:2017-03-18(+8618817667836)
一六年做了能有七百例。今年做了上百例。以前本院患者等待时间很短就可以得到监狱供体。现在很少了。有很多器官是从外地来的,有合适的肝源就很快运过来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0)

调查录音21、上海仁济医院_肝移植_杭化莲主任

调查时间:2017-03-25(+86+ 18616206806)
B型如果不出意外是两个礼拜以内的事情;我们几乎一天做两例,去年做了521例,今年已经快一百多例了。死刑犯那一块,肝源质量得不到保证,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脑死亡器官。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1)

调查录音22、上海华山医院_肝移植科_医生办

调查时间:2016-11-02(+86+ 2152887174)
我们肝移植今年做了一百多例了,今天就做了2台。我们这儿供体比较充足。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2)

调查录音23、上海华山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07(+86+ 2152887174)
去年做了一百多例,也有人刚来就可以直接做。过了年一直做,从来没有间断过,每天有做,常规开展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3)

江苏(4)

调查录音24、江苏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主任王平

调查时间:2016-07-24(+86 13951873090)
想换肝没问题,来就是了,直接找我。我们都经常做,这是我们常规的一个东西。B型一个月能等到。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4)

调查录音25、江苏省人民医院_肾移植_医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7-02-19(+86+ 25_68136851)
肾移植做的很多,多的时候每周有四、五台,少的时候有两、三台。在省内应该是最多的了,跟上海比肯定少了。供体有各种渠道,监狱的他同意捐,我可以在他没有死,刚死时候还没死的时候把它取出来就捐了就捐了了。肾源取过来,谁能保证它一定是捐献的,就是死囚的,谁知道肾源取过来是啥。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5)

调查录音26、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移植大组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19(+86 +51267972185)
(问:以前监狱的器官供体现在还能用吗?)用啊。(问:可以帮病人从监狱找吗?)

这个事,不是我们帮你找,是他如果有肾源的话会通知我们医院的。……配上了就可以用,就到监狱去取。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6)

山东

调查录音27、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_肾移植病房_岳医生 

调查时间:2016-11-15(+86+ 532_82919529)
我们的肾源比较充足,比较丰富,这是我们的优势,一般等待时间2周,目前己做了140例。(问:供体都是通过红十字会捐献的?)不是不是,我们有专门的捐献机构,有专门的协调员。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7)

调查录音28、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_移植科_王医生

调查时间:2017-02-11(+86+ 532_82919528)
我们这儿器官比较多,捐献肾300多,但是只做了一百六十例,有的送给上海医院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8)

调查录音29、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_肾移植科_医办焉杰克医生

调查时间:2016-12-20(+86+ 531_85875622)
今天我刚下了手术台,今天我们做了俩(2台),明天我们还有俩(2台)。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9)

调查录音30、山东省千佛山医院_泌尿外科_肾移植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31(+86+ 531_89268575)
一年加上亲属的话能做一百多台。医院有专门的器官协调员,供体是他们去联系的。捐献的,有可能最后一刻人家也不捐了,这也时常发生。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0)

调查录音31、山东省立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调查时间:2017-04-07(+86+ 531_68776161)
肾移植今年做了50多例了。一般外科医生很少有在(这里)的,都去手术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1)

调查录音32、山东省立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调查时间:2017-04-08(+86+ 531_68776161)
今年做了不少啦,这两天做了好几个,你来我们这儿挺快的。(问:以前一般都是死刑犯和炼功人的那种供体?)对,以前是。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2)

调查录音33、济南军区总医院_泌尿外科肾移植_医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08(+86+ 531_51665311)
去年做的有二、三百例。这种东西都是所里面安排的,我们都具体不知道排多长时间。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3)

调查录音34、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李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18(+86+ 535_6691999)
用不上半月能做手术,3, 我们主任做这个手术,已经做了二千多例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4)

调查录音35、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医生单振飞

调查时间:2017-04-25(+86+ 535_6691999)
我只能告诉你比去年还要好呀!(去年做了二百多例)我们这儿等很短时间,我们这边(供体)很多,其它省份的病人都在我们这里住着。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5)

调查录音36、济南军区总医院­_原肾移植科主任倪家连

调查时间:2017-01-19(+86+ 1192017_134231)
原来用的那都不好说了,那都是犯人的~。原来哪个医院都是用犯人的多。问:那你们原来用的都是法轮功那种的吧?答:对啊。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6)

广西

调查录音37、广西南宁303医院_肝肾移植_护士办公室

调查时间:2017-01-12(+86+ 771 2870605)
去年一年肾移植有三百例左右。我们现在住院的病人有一百个左右。移植中心病房紧张,过来的话也要先住在走廊。一栋楼(十层)有十层,然后我们有九层是属于我们移植中心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7)

调查录音38、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肝移植_医生黄小春

调查时间:2017-01-11(+86+ 771_2870635)
等供体一般可能要十几天甚至一个月。一年肾脏移植做两、三百,肝移植做三、

五十。广州那边也有很多这种中心,但是那边没有我们这边这么充足(器官)。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8)

调查录音39、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黄平华主任门诊ICU 

调查时间:2017-01-24(+86+ 771_2870029)
肝移植可以做,等待时间快的几天,机会很多,会很快的,赶快过来,年前会有会做的,我们做了有8-10年了,肝一年能做几十例,所有的器官心、肝、肾、胰腺都做,实力很强大,任何手术都能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9)

调查录音40、南宁303医院_肝移植_聂峰医生

调查时间:2017-06-02(+8613907867158)
供体都是脑死亡的。这些质量都是可以保障的。等供体时间会很快,很快,很快!去年捐献量是一百多例,平均三天就有一例。肾移植做到二百多例。今年做的比去年应该还要多一些。 这半年不到,有八十多例。肾移植现在有一百多例了。肝移植有三十多例。有很多(肝供体)都分流出去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0)

调查录音41、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肾移植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6-30(+86 771_4978171)
(问:今天有四台肾移植?)是啊是啊,他(高照医生)现在做手术都还没,还没下来!问:今天那四台病人在你们医院等的久不久?答:不久。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1)

调查录音42、桂林181医院_肝胆外科医生杨志坚

调查时间:2016-09-01(134 7135 6190)
停用死刑犯器官是从今年四月一号开始的。七月份肾移植做了差不多30台,15个肝没人做,送出去了。过去这个(器官)都监狱取的,现在都在医院取的了。供体来源是医院在做,它专门有一套程序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2)

调查录音43、桂林181医院_移植中心_主任陈怀周

调查时间:2017-01-18(+86 13087737632)
供体你就别管了!有时候它一来一下子就有了,很快。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3)

调查录音44、桂林181医院_院长杨明

调查时间:2017-01-21(+86 13977320723)
问:当地能有那么多捐献的供体吗?答:现在多嘛,捐献的多嘛,感动中国都是我们搞出来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4)

调查录音45、桂林181医院_移植中心_主任睢维国

调查时间:2017-01-31(+86 13907735881)
肾移植一年做二百多个,肝移植一年做三、四十个.我们一年有一百多个供体,每周有一、二个。捐献供体多,是因为我们在全国做的早嘛,先进嘛!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5)

郑州

调查录音46、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肝移植_医生办医生刘一凡

调查时间:2016-12-16(+86 37167967127)
11月做了16例,12月做了6例。今年到现在做139例。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6)

调查录音47、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肝移植_袁柏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03(+86 371_67967127)
供体有国家专门机构给我们,谁也不知道啥时候有。去年140多例,基本上是两天一例吧。监狱那种供体国家禁止不给用了。挺有意思的啊!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7)

调查录音48、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肾移植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5-09(+86+ 371_66862191)
去年肾移植我们做了三百多。今年已经做了一百多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8)

调查录音49、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肾移植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6-28(+86 +371_66862192)
今年到现在,应该也有二、三百例。去年的话,做了三百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9)

调查录音50、郑州市人民医院_器官移植科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6-12-17(+86 371_67077512)
现在(肾移植)做了有二百多了,基本上不停,12月做了十几台了。连着上个两三台,三四台都没问题。有一天连着24小时都能做五、六台,两个肝,四个肾。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0)

杭州

调查录音51、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_梁建忠-可急诊肝移植

调查时间:2016-07-25(+86 13516703061)
假如说非常急的话,我们肯定会做,马上手术。肝移植每天基本上做2~3台,每天都在做。肝移植是国际医院的优势,肝源比较好找。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1)

调查录音52、浙江大学国际医院_肝移植_医生吴卫林

调查时间:2016-07-28 (+86 15958185259)
肝移植今年开始做,做了50多台。肝移植资质还在审批,但默认了。全国委员长提出来……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2)

调查录音53、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_靳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31(+86  576_88516133 )
B型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O型的那是比较麻烦,估计要排一个月差不多吧。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3)

调查录音54、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肝移植_蒋建文医生

调查时间:2017-02-28 电话(+86 13588449092)
我们每年做200多例。郑树森的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做了100多例。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4)

广州

调查录音55、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调查时间:2017-01-06(+86+ 20_34153251)
过年医院一样开诊的,明天都有四台。一六年做了260吧。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5)

调查录音56、广州军区总院_肝移植_医生蒲淼水

调查时间:2017-01-23(+86+ 13682253550)
等待时间一般一个月左右。广州现在做的多的总共四家:我们是一家,中山两家,南航院。以前那种死刑犯或是炼功人的器官,它说不行就不行,也不是合不合法的问题。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6)

调查录音57、广州军区总院_肝移植_医生赵计强

调查时间:2017-03-10(+86+ 18002262868)
我们做肝移植在华南地区排前三名 。取消了那种供体,比以前也不少。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7)

调查录音58、广州中山一院_肝移植病房一区_护士站_护士

调查时间:2017-02-02(+86 20_28823388)
肝移植去年做了大约近200例,床位很紧张。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8)

调查录音59、广州中山三院_肾移植病房

调查时间:2017-03-15(+86 76089880660)
一直都有在做,过年都做的。我们新开了一个做肾移植的新的地方,另外一栋楼,一个特别的专门的做移植的地方。就像一个小酒店,都是单间。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9)

调查录音60、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肾移植_护办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3-13(+86 20_38688524)
一年做一百个肾移植差不多。肾源我们不太清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0)
 

湖南

调查录音61、中南大学湘雅二院_肾移植三病区_聂梦华护士长

调查时间:2017-04-18(+86 73185296141)
我们这里确实比其它地方等待的时间短,去年做了三、四百台。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1)

调查录音62、湖南中南大学_湘雅三院_肝移植病房刘医生

2017-04-17(+86+ 73188618236)
我们去年肾移植就做了两百多啊,肝移植比肾移植稍微少一点点,也做了八九十例呀。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2)

调查录音63、湖南省益阳市中心医院_肾移植病房_护士接听

调查时间:2017-01-10电话(+86 737_4230527)
去年一六年做了一百多。只要能做手术,床位我们就能够安排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3)

武汉

调查录音64、武汉同济医院_移植科_肝移植毛医生

调查时间:2017-06-07(+86 +2783665363)
去年做了一百多例肝移植,四、五百肾移植。我们肾移植数量上全国第一。等待时间大概也得要个把月。供体具体其它的方面,我们不了解,这个信息也是保密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4)

调查录音65、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研究所_登记处负责人(A)

调查时间:2017-06-13(+86+ 2783665283)
我们肾移殖数量,在全国近两年都是排第一,400台是去年和前年做的数据。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5)

调查录音66、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研究所_登记处负责人(B)

调查时间:2017-06-13(+86+ 2783665283)
肝移植也做,一年100多吧。肾移植收费40万,肝移植60万。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6)

调查录音67、武汉中南医院_肝移植_张医生

调查时间:2016-09-12(+86 18942924741)
每年做一百多例,今年做了几十例了。等供体时间,一般一个月。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7)

调查录音68、武汉大学人民医院_移植科_肾移植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16 (+86+ 2788041919)
我们去年做了一百多例啊,今年至少三、四十例了,那是最少的了,不止,今天还做2个嘞。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8)

调查录音69、武汉大学人民医院_移植科_肾移植陈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26(+86+ 2788041919——81848)
去年做了一百三十多例。今年到现在4月份,已经做了六十多例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9)

四川

调查录音70、四川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住院总_医生陈凯

调查时间:2017-03-29(+86 17708130503)
肝移植今年已经做了三十多了。供体信息是国家保密的,我们都不知道供体的信息。有专门人取供体,我们做移植的医生都不知道供体的来源。有专门负责这个上传到网络上去的人。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0)

调查录音71、四川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29(+86 2887393722)
去年60多例,今年这几个月比较多唉~,比如说上个星期天才做,今天又做了。今天肝移植肾移植都有。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1)

调查录音72、四川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_医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30电话(+86 28_87393722 )
我们这做的是三个肾移植,就是三对六个肾移植。等待时间一般还是比较快的。一年能做几百例吧 。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2)

调查录音73、四川大学华西医院_肾移植科_病房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4-06(+86 28-85422925)
去年一年,肾移植做了三、四百例。现在科室分的很细的,我们这儿还有肝移植、心移植、脑移植跟肾移植。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3)

调查录音74、四川华西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6-06(+86 18980601479)
肝移植现在做的多啊,为什么不多?今年做了多少,这我不能告诉你,去年的也不能告诉你。医院专门有找供体的人。所有人都不知道供体的情况。受体家属不能知道供体的任何情况。同样供体家属也不能知道受体的任何情况。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4)

昆明

调查录音75、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_肾移植_病房医生

调查时间:2016-07-22(+86 871 67390509)
这半年做的有二百例了。主任他们现在没在科室,正在做肾移植手术。等一个月差不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5)

调查录音76、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_肝移植病房A区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6-11-25(+86+ 87167390554)
(肝移植)做的多呢,从去年8月到现在一直都没停过,之前有一天做了三台。供体来源我不清楚我们科能做肝移植的医生有二十多,分成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6)

调查录音77、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朱新峰

调查时间:2017-05-20(+86 +15877991035)
今年做了几十例是有的,总共做了八、九百例了。昆明那边的话,它肝移植是进入了医保了的。原来,也不怕说,告诉你,原来都是死刑犯啦,什么的,现在是不允许了。肝源费这笔钱可能是要给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7)

吉林

调查录音78、吉林大学第一医院_肝移植病房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6-07-14(+86 43181875162)
“前天晚上做3个肝移植,没做还能骗你吗?”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8)

调查录音79、吉林大学第一医院_肾移植_张文岚医学博士

调查时间:2017-04-15电话(+86+ 13756868617)
一年最多也就做二百多例,三分之一是亲属捐赠的。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东北人,每年捐赠的不是很多,一年也就五、六十个吧。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9)

调查录音80、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小儿外科张海玉主任

调查时间:2017-06-14(+86 +13756661622)
(免费给十个儿童做换肝手术)等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我们的DCD这么多。供体数量很多,移植要向小孩开展一下。我们成人肝移植一年能做200多例。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0)

调查录音81、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免费肝移植报名谘询处

调查时间:2017_06_14

调查对象: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心肝宝贝”活动旅游广播电台咨询人员(+8643185815665 )

只要年龄、疾病附合要求就可以報名。肝源是保密,你就是200万也不可能知道。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1)
 

辽宁

调查录音82、辽宁凌源监狱分局医院_麻醉科_杜文晓

调查时间:2017-04-12(+8613050922179)
(问:能不能去你们监狱医院做移植?) 你找监狱做这个事情,还不如找派出所,他们能更好一点!你给我们艾主任多少钱?艾主任就是搞肾移植,让他跟你说。(艾主任接听电话,听了几句就挂断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2)

调查录音83、沈阳463医院_肾移植_麻醉师高光洁

调查时间:2017-04-12(+86 13352456947)
我不清楚具体多少,但是肾移植非常多,非常多。反正做的非常多。你明天早上找泌尿外科,因为今天人家现在在做手术呢,做肾移植呢。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3)

调查录音84、大连市友谊医院_肾移植科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6-01(411-82718822 —3508)
今年开年到现在做了7~8例。去年也就做20例,但是在做。你们病人,我们医护人员都不能上去看国家器官分配网。OPO组织的才可以看。供体的年龄、出生、叫什么名字都不能透露,这个国家不允许。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4)
 

其它個省市

调查录音85、内蒙古包钢医院_泌尿病房_医生

调查时间:2017-04-13(+86 472-5992751)
肾移植大约有一百多,二百~?问:光异体的是吧?答:差不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5)

调查录音86、内蒙古包钢医院_泌尿病房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4-14(+86 472-5992751)
(移植数量)这个我没数过,反正去年增长了很多。现在有专门的人在跑肾源,所以去年找回来很多,做的比较多。他肯定是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个规定是去年才改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6)

调查录音87、厦门174医院_肝胆外科医生李文岗

调查时间:2017-04-30(+86 18906055326)
上海交大移植中心的彭志海来了几天了,在厦门大学正准备手术。彭志海已经做了5000多例(肝移植),前几年每年能做400多,现在做100多。手术并不复杂,关键是供体的来源很关键。他在全国各地供体很多啊!彭教授是要组建厦门大学的肝胆移植中心,非常大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7)

调查录音88、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医生何方平

调查时间:2017-06-04(+86 +13999801966)
做要说做的话,一说有肝了,大概三天内就会去做。供体由整个新疆区内提供的,都是脑死亡的。 DCD移植的技术含量一点都不高。我们这边做的尸体肝移植,比那个什么DCD要难得多的多的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8)

调查录音89、山西省第二人民医院_肾移植_护士

调查时间:2017- 05-06(+86+ 14797169153)
我们每年至少有一百多例移植。今年做得快过百了。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9)

调查录音90、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_泌尿肾移植科_病房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6-08(+86 +2985323955)
肾移植今年做五十多例吧。你来吧,咱们做得肯定比西京(医院)多!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0)

调查录音91、南昌普瑞眼科医院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6-07-06(0791-86259791)
我们有自己的角膜库、角膜源的。角膜都是新鲜,不是本地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1)
 

第三部分:对中国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的调查

下面电话调查显示,一些移植量很大的省市,器官捐献量却很小。

1、 江苏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4月报出:2016年全省捐献器官八十例左右,今年三、四十例,还有一些不能用。

江苏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下属5个城市,今年4月报出的器官捐献数量:

常州市:一年能捐5~10个,今年捐献了4个。从2011年到现在,共捐29例。

苏州市:去年捐了6~7例,今年捐献了2例.从2011年的7 月份到现在,共捐30多例。

泰州市:我们一年能捐献的器官没几例,一、二例。今年我没听说有。

南通市:就做了一两例,不是去年一年,这么多年也就一共两例。

扬州市:我们红会只有遗体捐献和角膜捐献,器官捐献我们扬州市不做,

2、浙江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工作人员在二次电话调查中均表示:捐献器官很少,2016年全省捐献器官一百多,还有一些不能用。

3、广西桂林市红十字会救助救护部2016年9月报出:今年捐了三、四十例。一百六十几例捐赠,是从2011年到现在的累计数。器官捐献办公室11月报出:今年我们捐了四十几例。

4、云南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2016年12月报出:2016年全年将近70例。

5、江西南昌市2016年12月报出:全年登记捐献的五、六十例,实现捐献的有二十例左右。

 

电话调查如下:

调查录音92、浙江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管理中心_值班人员

调查时间:2016-12-15(+86 +571-85043999)大部分人都拒绝,如果不拒绝的话,不可能捐献只有这么点儿!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2)

调查录音93、江苏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人员

2017_04_24 22-50-26 ( +86 25 8331 8652 )
4月报出:2016年全省捐献器官八十例左右,今年三、四十例,还有一些不能用。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3)

调查录音94江苏省常州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人员

调查时间:2017-04-26(+86 51988155335)
一年能捐5~10个吧,今年我们捐献了4个。从2011年到现在,共捐29例。你可以去上海找器官,那边多。红会没有器官,你自己再联系其它途径吧。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4)

调查录音95、江苏省苏州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员

调查时间:2017-04-26电话(+86 +51265233433)
器官去年捐了6~7例,今年捐献了2例.从2011年的7月份到现在,共捐献30多例。各地红会没有捐献器官,找器官到移植医院去。国家器官捐献的这个分配系统,不是我们红会说了算。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5)

调查录音96、江苏省泰州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人员

调查时间:2017-04-27(+86 +52386393269)
我们一年能捐献的器官没几例,一两例。今年我没听说有。(脑死亡)他的呼吸、心跳还能维持住的,这种情况下可以捐的,你说一年能有多少呢?人家医生说这个人已经救不回来了,……可以器官捐献。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6)

调查录音97、江苏省南通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人员

调查时间:2017-04-27(+86 51385053656)
我们这么多年以来就做了一两例,不是去年一年,这么多年也就一共两例。我们这边特别少。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7)

调查录音98、广西桂林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员

调查时间:2016-09-12(+86 773_2896981)
165是今年一年捐献的吗?那不可能!是从器官捐献工作展开以来。 今年捐多少?这个数字我不方便透露。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8)

调查录音99、广西桂林红十会_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员

调查时间:2016-11-24(+86 773_2896981)
今年我们捐了40几例吧。7月份181医院做了30多个肾移植,不是从红会捐献来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9)

调查录音100、江苏扬州市红十字会

调查时间:2017-04-27(+8651487323121)

我们红会只有遗体捐献和角膜捐献,器官捐献我们扬州市还不做。

器官捐献是部分城市在试点,我们扬州市没有开展。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0)

调查录音101、山东烟台市红十字会_办公室值班人员

调查时间:2017-04-21(05352123999
(问:毓璜顶医院去年做了270例肾移植,供体是从你们红会获取的?)肯定不会呀,哪有这么多啊!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1)

调查录音102、广东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黄女士

调查时间:2017-04-28(+86 +20-38824642)

(网络分配系统)只有医院才能上到卫计委的网上,我们上不去。(移植量多出捐献的部分) 那个不归红十字会管,由分配系统卫计委监管。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2)

调查录音103、云南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陈先生

调查时间:2016-12-01(+86 871 67195073)前两天我统计数字是将近70例吧(2016年全年)。省红会一级的器官捐献办公室,应该统揽了全省的所有的器官来源。医院自己找来器官做,这属于买卖器官了嘛!今天不是我们红十字会系统统计了,一百~每年大概一百万的需求,但是现在只有三十来万,可能连占三分之一都不到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3)

调查录音104南昌市红十字会_器官协调员王先生

调查时间:2016-12-08(+86 791_86771992)
登记捐献的一年也才五、六十例,实现捐献的大概有二十例左右。医院不能自己捐献。他们自己找的供体,我们不知道,他们黑市买卖,我们管不着的!

(录音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4)

 

 

===========================================================

附件1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2017-05-26(+86+ 13181994782)

内容提要:

  1. 等肾源做手术,连检查半个月之内,保证能做,这半月的都多说的;
  2. 你想大包么?全部下来五十万吧,这边要四十,给医院十万;
  3. 问:你现在还能找到那种监狱里来的吗?答:得找三十岁以下的。一分钱一分货,明白么?

录音内容:

……

王主任:喂?

调查员:哎你好,哎我想请问你,说你这个地方可以联系到毓璜顶医院去做肾移植啊?

王主任:对啊。

调查员:噢,那请问,嗯,那个就是因为有个病人原来他们就是从你们这儿介 绍去的,就他跟我说,那你怎么那个就是说给病人收这个费呀或者怎么 那个?

王主任: 你是哪儿的,苏州的?

调查员:没有,安徽的。

王主任:安徽的?

调查员:嗯。

王主任: 噢~肾源费用,什么型的,什么血型?

调查员:噢,A型。

王主任:谁给你电话,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调查员:是那个毓,毓璜顶那边他们内科的帮我找的,肾内科的。但是他说, 最好通过你,他说不要通过他,因为他们跟外科不是一回事,反正可能 他们互相之间也是有,有一些他们之间内部的……

王主任:噢,你说谁就是了,没事,你说谁就是了。

调查员:哎呀,我,因为他们就牵扯到就是同事之间也是有,他就叫我不要讲 是谁告诉他的,反正就是说你可以联系,反正他要问你能不能……

王主任:噢~

调查员:噢噢噢

王主任:可以做可以做。

调查员:那你这个联系假如说A型的,这个等那个肾源,等做手术要多长时间 呢,能够给一个大概的时间么?

王主任:半月之内。

调查员:半个月啊?

王主任:对,连检查半个月之内,两周之内。

调查员:两周之内,就能保证能做吗?

王主任:保证能做。

调查员:噢,那你这个是跟那个刘主任直接去联系吗?还是他们底下的其他那 个医生啊?

王主任: 哎这个问题,直接和主任,我们,主任那是我大哥。

调查员:噢,刘主任是你大哥呀?

王主任: 对,别人说了不算!啊。

调查员:噢噢,怪不得那个医生他也不愿意说,你,哎呀反正可能就是医院方 方面面也有利益关系吧,他就说反正你应该有办法。

王主任:对。

调查员:他就这么跟我说

王主任:对,对。

调查员:嗯

王主任:医生都不了解,医生办不了!

调查员:对对,他就说一般的医生吧,你找了也没有用,那你这个~

王主任: 对。

调查员:啊,那你这个,就是说整个的那个费用呃该是怎么的一个处理方式 呢?

王主任:嗯~~你想大包吗?

调查员:嗯,你怎么讲都可以呀,反正就是有这个病,病人么,那也就是,大 头都花了,那还怕花小钱吗?肯定就是这个心态呀。

王主任:嗯~全部下来啊~

调查员:嗯

王主任:全部下来就是,全部下来五十万吧。

调查员:五十万哈?

王主任:嗯嗯。

调查员:那如果到时候我们直接在毓璜顶来和你,假如说病人带,这钱怎么付 啊?就是说你肯定要,比如说先或者怎么样,嗯大概是个怎么付法呢?

王主任:嗯~~怎么付法?

调查员: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去医院啊,把最后就是住院啊那一套什么 的,那该,往医院走的钱就往医院走啊,这个就不用说了,对吧,是这 个意思吗?

王主任: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对呀

王主任: 对,对对。

调查员:那你这边就是,你大概给我一个划分,你这边是医院那边该怎么走了 交到医院里去了呀,那就不是往你这过呀,你这边假如是说给我,你刚 才说两个,两个礼拜哈,大概是?

王主任:对,嗯,对。

调查员:那在这边是大概要多少钱?

王主任: 四十。

调查员:嗯,噢,那你往,那你的意思说往医院走的那一块差不多都是二十万 喽?

王主任:十万。

调查员:医院走啊?

王主任: 嗯。

调查员:噢~。那这没有,医院那边,因为我是听到说湘雅也是有这种情况, 就是你往医院走一部份,然后你找谁办的,医生这边会给你去,反正就 给你弄,弄好吧,他这边就是有一部份,是往这个联系的医生这儿走 的。你这个能够就是基本上给我一个比如说哈,你刚才说五十万?这个 数吧,你说做肾移植也可以接受,那医院的十万不会,就说你基本上就 不会再有大的出入吧?

王主任: 没有。

调查员:噢,没有大的出入?

王主任: 大约就是这钱,嗯嗯。

调查员:噢噢,好,那这是一个问题啊,反正那到时候如果见,要来给你见面 的话还在毓璜顶啊还是?

王主任: 可以。

调查员:哈,那我再问你个问题,第一个费用就不说了,这还是小问题,还有 个时间你差不多给我讲了,两个礼拜,应该说这个时间上,呃比如说 哈,那五十万,是怎么给法,不可能在手术前都给吧,对吧?

王主任:手术前付一半。

调查员:嗯,那就是说假如说不是,假如说两,两,就象你说的两周就应该做 没问题,如果说拖到没有那么快或者是时间拖的呃两个月,三个月甚至 更久,那怎么办呢?

王主任: 啊,哎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调查员:噢,那你差不多能给我,换句话讲,另外那一部份肯定就是说再确认 你这个承诺保证是兑现了之后对吧?

王主任: 对,你放心吧!好吧,这半月的都多说的,两周之内都是多说的。

调查员:噢,他没有跟我讲你是那个刘主任的那个兄弟,他没有跟我说这个 话。

王主任: 啊,我也是主任。

调查员:你,你也是主任是吧?

王主任:我是业务主任。

调查员:噢哦,不是,你你你好像应该就是说,你是管业务的,那你平时上不上手术呢?

王主任:我不上手术。

调查员:噢不上手术,只是管那个……

王主任:手术是教授做,嗯,刘教授做。

调查员:我懂,我懂,哎那你管业务的话,我想跟你问这么一个问题喔,嗯那 个肾源哈,大都知道我也问过那个医疗界的朋友,肯定就是这个年轻的供肾,才才,才相对来讲,比较好啊,那现在能够,还能够找……

王主任:当然。

调查员:对呀,那你现在还能够找的到那种监狱里来的吗?

王主任:得找三十岁以下的。

调查员:三十岁以下的呀

王主任:对。

调查员:你这到时候怎么能够给我,就是差不多这个让我确认就是三十岁以下 的呢?

王主任:哎呀你来了以后你就明白了,报的我们不会啥啦……这个一分钱一分 货,明白么?

调查员:噢,噢噢噢,哦,是,他大概给我说了一下,说你有办法,但是我还 是要从你嘴里,从你亲口这儿反正得一个,就是你给我一个答复,我先 从他那儿已经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就是你再跟我这么确认的时候吧,我 心里就觉的,好像是你,反正就是你说的吧,噢对,就是对我来讲就是 有一个保证。

王主任:放心保证给你,保证给你做个年轻的,我都在问,谁是病人,谁是病 人,还没说。

调查员:我哥,嗯,刚好~

王主任:谁?

调查员:我哥

王主任:谁是?噢喔,噢,多大年龄?

调查员:五十岁

王主任:噢噢,年龄不大。

调查员:对呀,他年龄也不大呀,你要说给个跟他差不多五十岁更高的那个,那可能我就觉的不太好接受。

王主任:哎我们刚做完一个六十四的,很好的,天津的……六十四岁,出院了。

调查员:怎么啦,噢你说病人六十四岁哦?

王主任:对,我跟人家做的。

调查员:噢,关键就是说那个肾源你刚才说差不多不会超过三十五岁是吧?

王主任:不不不,对对对。

王主任:噢,我不跟你说了吗,就四十万,医院自己付,好吧?

调查员:我知道了,就是你说,你这边四十万,医院那边十万,不会有大的出入,对吧?

王主任:对,嗯,你想大包,五十,好吧?

调查员:知道了​​,嗯嗯

王主任:大包五十万,好,好。

调查员:大包五十,然后你说是两个星期左右,两个星期之内是吧?

王主任: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好了,这个信息我知道了,那好好好,我到时候再跟你拿那个手机联络。

王主任:好,你发给信息给我,好吧?

调查员:啊你说什么,发信息给你是吧,嗯

王主任:对对对,你发个信息,有事好给你说,给你打电话,好吧?

......

 

附件2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2017-06-10(+86 13181994782)

内容提要

  1. (等肾移植)不用时间长,十天。 B型血,十天之内……一周,十天,十天一定,十天就可以;
  2. (问:哪来的供体?)那我们有我们的渠道,你不要问了;
  3. (问:从全国器官网拿?),那都是骗人的,那都是形式;
  4. (问:那个网站有证件才能上去?)不让进的,那什么,那都是武警的,不是谁都能进的。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

王主任:喂。

调查员:哎,您好,您是王主任吗?哎。

王主任:啊,哪位呀?

调查员:啊,你好,哦,哦,我也是山东的哈,但是呢,我现在呢,就是想有一家属想做肾移植,想问问咱们这毓璜顶医院,现在据说做的还不少,那个,我要去了等待时间长吗?

王主任:不用,不用时间长。

调查员:不用时间长啊。

王主任:十天,什么型的?

调查员:哎,王主任~

王主任:什么血型?

调查员:B型的,B型。

王主任:啊,十天之内。

调查员:10天之内哈。那个,王主任是这么个情况,我是咱们家乡的哈,也是烟台的,附近的,我现在在国外住,我就想问问,情,情,情况呢,因为我,我打听了一下这个医院哈,就咱们这个医院做的多,我要到官方医院去查,网上我又查了一下,我看了你们去年做了270个人,确实比其它医院做的多,所以我决定打电话来咱们这儿来做……

王主任:对呀

调查员:我打这个电话呢,是我的孩子,他48岁,他准备做,他已经透析了将近有11个月,就将近一年吧,这个样子,所以不太好。

王主任:啊,啊,啊,啊。

调查员:因为那个我们在国外吧,后来我就跟孩子商量,我说咱们还是回家吧。我现在呢,就想知道,我们回去要是,等的时间短么,我就很快可以回去,如果等的时间长呢,我就考虑考虑,哦,怎么回去。你说……

王主任:啊,一周,十天,十天一定,十天就可以。

调查员:噢,那我要带着这个国外检查的资料吗?

王主任:不需要,过来再重做。

调查员:噢,不需要哈,这个,这个,我最关心的……

王主任:嗯,你等……

调查员:再一个呢,就是我想……

王主任:啊。

调查员:我想问问咱们供体的情况,就能不能保证他是健康的?或者是这个没有病的。

王主任:你放心,绝对保证,这我们也不找麻烦。

调查员:啊,保证哈,因为什么呢,我就怕,万一岁数大的,身体不太好的,你说花这么多钱,换了以后再,不会有什么……

王主任:嗯,嗯,嗯。

调查员:你说,供体没有问题哈?

王主任:绝对没问题,有问题不会做的。

调查员:啊,不会做的哈,一般都年轻人的吗?还是老人的?

王主任:对,年轻的。

调查员:年轻的哈,噢。

王主任:呵呵,做好几百,哪有那么多的,做好几百,一年做好几百,哪有那么多老人的,是不?哈哈,没有那么多呀。

调查员:噢。

王主任:我们有办法,有渠道。你现在在哪个国家?

调查员:我在欧洲呢。

王主任:啊,啊,啊,啊。

调查员:不好意思打搅你了,又是礼拜天啊,不好意思哈,那个咱们……

王主任:没事儿,没事儿,没事儿。

调查员:咱们费用大体多少钱呢?你能说一下吗?我得准备 一下。

王主任:嗯,用不了50万,40多。

调查员:要不了50万哈,噢。

王主任:嗯。

调查员:噢,噢,噢。您给我一个数呢,我就大体上,我就可以那个,哦,准备钱嘛,起码我要考虑考虑,准备嘛,做一些准备。

王主任:啊,啊,对,你准备……

调查员:再一个……

王主任:没问题,你放心,你,你。

调查员:啊,如果说那个啥呢,啊,你说什么?

王主任:家是哪的?

调查员:啊,你说什么?

王主任:你老家是哪的?

调查员:我就咱们烟台附近的。

王主任:啊,我说你……

调查员:哎,所以我就,我就,为什么要到这来做呢?因为我要到去那个哪儿,去青岛那我就太远了嘛,所以我就打过电话来了,是这样子。就说……

王主任:嗯。

调查员:就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咱们住院时间,就是做完这个手术大约多长时间能出院?

王主任:十天。

调查员:十天就可以出院了哈,啊。

王主任:十天就可以。对。

调查员:就说,就说我们先回去,然后,然后再配型,是吧?先去配型,配型完了以后大体的时……

王主任:你,你只要过来,就不用你管了,全部,全部不用你管。

调查员:就是,那个,因为我在国外二十来年了,国内情况我也不太清楚,都别人介绍我,就说,那个,王主任,我想问问哈,就是咱们以前,不是用那个,他们用的是那种,我一个朋友在你们这医院曾经换过,你知道吗。所以他说以前用的那种供体,就是司法呀,什么,还能用吗?现在。他说那种健康。将来就成活率,就是好像活得时间长。

王主任:你,你,你说,你说,你说是哪种啊?

调查员:就是以前那种私(死)刑犯啊,练功人那种,不是以前都可以用吗?

王主任:啊,啊,那种,那种不行,

调查员:不行了哈?那你说咱们的供体都是,都是,都是哪来的?都是,都是哪提供的这种供體的?

王主任:那我们有我们的渠道,你不要问了。好吧?

调查员:噢,就说,就说肯定是保证是健康这个没有问题哈。这个我~

王主任: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噢。

王主任:对。

调查员:这个是最担心的事情了,所以你可以理解我们这家属啊,这种心情哈,你说这个,这个,这个~

王主任:嗯,嗯,嗯。

调查员:这个以前那种的没有了,就咱们都是红十字会,现在他们都说有的是红十字会捐献的,红十字会它会捐献吗?

王主任:哪有那么多呀,你就别管了,这个,这个事不用你们操心,好吧。哪有红,哪有那么多?全国,呵呵,是吧,红十字会忙不过来,哪有,红十字……

调查员:还有,还有什么,什么联网,说在这个个全国联网上头……

王主任:哎呀,那都是骗人的,都,都是骗人的。那都是形式。

调查员:你说全国联网那都是骗人的,没有,没有那么多供体,我还想,我说那要是有的话,我能不能上这个网看看,也能不能看看这种……

王主任:不可能,哈哈,那,那都是走形式,你知道那个网什么也做不……那都是形式。

调查员:不是从网上拿的哈,就是你各个医院有各个医……

王主任:不是,不是,哈哈,哈哈。

调查员:哈,哈,哈,哈。

王主任:对,自己有自己的渠道,好吧?

调查员:噢,自己有渠道,就各个,像这种供体都是各个医院自己去找的,不是那个国家统一分配的。

王主任:啊,对。对。

调查员:不是哈,噢。

王主任:呵呵,不是,不是,嗯。

调查员:我,我还以为,人家说了,我说哎呀,那国家统一分配,这个家伙,这么大的国家怎么分配呀这家,14亿人,我说。

王主任:不可能,不可能。

调查员:不可能哈?

王主任:不可能。

调查员:而且,而且我还听他们说,我能不能上去看看,能不能选择一个好的这个肾源。哎,他们说,那个那个你这样有证件才能上去,你没证件,呦,我说哪来的证件哪,还要证件呢。是吗?

王主任:不让进的,那什么那都是武警的,不是谁都能进的。

调查员:那你能进吗?像你这种主任级的能进吗?

王主任:嗯,也能进,我~

调查员:啊,但是你们不从那取,就是不从那个地方取,都是你们自己医院自己去联系等于是?

王主任:嗯~

调查员:现在就担心,希望就我去了以后,你能给选个好点的,健康的供体,好吗?呵。

王主任:这个没有问题,剩下的事不用你管,你只要,你只要负责能来到,能到,剩下的事信任我们,我们就会操作的,好吗?

调查员:好嘞。好嘞。谢谢您了。啊,王主任哈,我回去给孩子商量一下。

王主任:好,好,好,好,好。

调查员:如果我们去的话

王主任:好,好,好。

调查员:就很快给你联系哈,哎,好,再见啦。

王主任:好的,好的。嗯嗯,嗯嗯。

 

附件3   山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李医生

2017-04-18 ( 18660597760)

内容提要

  1. 如果赶巧的话,用不上半月就能做手术
  2. 我们主任做这个手术,已经做将近二千例了。
  3. 以前监狱那种供体,家属同意捐的,就可以用,这种供体有。
  4. 与监狱有单独的联系,他们那边由红十字会操作流程,我办不了。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您是毓璜顶医院的李大夫、李医生吗?唉?您好!喂,听到我说话吗?

李医生:我听到。你从那里知道我的电话的?

调查员: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就打听打听这几个医院,哪个做的好一些,做的多一些,我尽快的回来能做上。所以他们就(李医生:噢)他们就推荐了这个医院,说就你们这医院做的又多又好,一年能做二、三百个肾移植,我就想问,去了之后大约能等多长时间能做上?

李医生:什么血型?

调查员:他是B型的

李医生:你是哪里的人?

调查员:我是德州的。但是我离开德州很长时间了,所以我说话可能就家乡口音就不那么重了

李医生:噢。是什么血型?

调查员:B型,B型AB的B型

李医生:噢。 B型啊? B型的,多,可以很快。

调查员:大约多长时间?我希望回去不要等太长时间就能做上。

李医生:嗯~~,B型的,我们这几个B型的刚做~~,半个月吧。

调查员:就说咱们这个住院,住多长时间能出院大约?

李医生:你要是说赶的时间巧的话,他的配型,要是能出来配型,很快的话,如果巧了的话,有可能用不上半个月。

调查员:用不了半个月做完手术就可以出院了?

李医生:不不,不是,用不上半月就能做手术。

调查员:做完手术,住院大约能住多长时间?我得考虑家里要不要陪人哪,或者找护工哪,就这样

李医生:对,大约要,要是恢复的正常的话,十天左右。

调查员:哦,十天就行了,那李大夫,那去了以后是不是就找您啊?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

李医生:我姓李。

调查员:李大夫就行?

李医生:可以。

调查员:啊,啊,就说,是不是咱们医院一年做的就像他们说的,做那么多?那当然好了,你说做不了那么多?

李医生:主要是你现在没有配型。你要有配型的话,这就快。因为没配型,医院出来配型得好几天。

调查员:你说咱们医院现在一直在做着吗?今年一直在做着肾移植?

李医生:一直在做啊。

调查员:是吧,就每周都有做?每天,不是每天吧,每天就太多了

李医生:每周赶巧了有。

调查员:每周都能做一台啊?你刚才说什么,每周做一台啊

李医生:每周有时做2台啊

调查员:噢,那行,那你说咱们一年还做不了一、二百例?你说做不了

李医生:我们主任(柳东夫)从88年开始做,做了将近2000例。

调查员:哎哟,你主任,那我可以找你主任,那去了是不是主任做啊?

李医生:你想让主任做,就让主任做啊?

调查员:你主任姓什么?

李医生:姓柳。

调查员:噢,姓柳,柳主任啊,那我知道了。是吧,就这意思,你说李大夫,咱们今年做了多少,今年做的多吗?

李医生:今年做多少?今年到现在有五六十例了吧。

调查员:价格你能给说一下吗?大概的价格

李医生:价格,价格,你连电话,我们不收钱。

调查员:噢,那行了,那我知道你的意思不愿意说,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我···

李医生:因为国家规定,器官不能买卖。

调查员:就是我们就说,就是现在我们这个供体,一般都,不能像,他们还有的说,你跟医生说说能不能找以前那种,就死刑犯的,反正都死刑犯嘛,反正要枪毙了,他们是都健康,那个不能用是吧,那个现在能用吗?还能找到吗?

李医生:那人家家属同意,家属同意的,人家有通过同意,人家非得要捐的就可以用了,不同意是不能用

调查员:噢,就是,即使他那个死刑犯同意了也是可以用的,就这意思

李医生:嗯,人家属都同意可以

调查员:那你能帮我找这个,我们就特高兴,特别喜欢,那最好···家里他们别人谈到这个问题就说,能用过去那种最好,因为他毕竟没有病嘛,你知道心里不怕嘛,就说,您能帮助找吗?

李医生:这个~~,有单独的,可以。有单独的联系,对,人家这个是家属的,他们那边红十字会有操作流程。

调查员:哦,红十字会直接跟那个监狱联系,是这种操作是吧,不是你们···

李医生:对,对,人家有红十字会分配器官

调查员:不是你们直接到监狱去联系?

李医生:那~~,办不了!

调查员:那谢谢你了,李大夫,李医生。那我就和家里商量好了我就和你联系,好吧

李医生:好,好

 

附件4   广西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器官协调员_医生廖吉祥

2017-05-30 (+8618275731616)

内容提要:

 

  1. 我觉得在一个月的之内做手术的可能性非常大,我自己觉得,当然有的也不敢打保票,这种东西,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
  2. 其实国家是不允许你们知道供体的信息的,但是我给你打保票,我们的供体质量是非常好的。比如说我们,获取了100个肝脏,可能我们自己中心也就做20个,有六七十,七八十都分配。所以我们一般都留好的做;
  3.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那种质量非常好,我们现在就按照国家做脑死亡,一时是还根本用不完,就获取的时间几乎没有,像以前那种,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还停了几分钟,二十几分钟;
  4. 我们每一个月的供体,一般会在15到20个。

 

录音内容:

调查员:哎,您好,你是那个廖医生哈?

廖大夫:噢,对。

调查员:啊,廖吉祥医生是吧,哈,这样子,不好意思。我这从外地打过来的,打的那个网路电话、长途。

廖大夫:噢,你好,你好。

调查员:啊,我是说那个,因为病人是外省的嘛,贵、贵州的,然后就是、就是, 听说你们这边相对来讲,可能会做手术这个进程会比较快。所以是他就 说,叫我可以来问你一下,看就是说,这个等待的时间,看有没有可能 放在你们这边?听说你们那个院长也是做过蛮多肝移植的,应该是有经 验吧?

廖大夫:哦,是什么血型?

调查员:你说血型是吧?

廖大夫:啊,对。

调查员:O型。

廖大夫:O型的啊?

调查员:嗯。

廖大夫:那个病人多大年纪?

调查员:52。

廖大夫:是,是什么问题?

调查员:他是那个乙肝的那个肝硬化,单纯的肝硬化,就是说做肝移植相对可能~

廖大夫:他人现在身体情况还好些吗?

调查员:啊,这个电话效果不要太好。所以说,我就是想给你问一下,看看时间上, 如果我们这边到你们这边医院来,就是一个相对比较近嘛,再一个最关键的就是说,听说可能时间不会太久。所以我才说,在你这儿来问一下,看能不能给我一个大概啊。

廖大夫:他人现在身体情况,身体情况还ok吗?

调查员:哦,基本上还可以,就是还是能够算是可以活动也可以,基本能够自己自理吧。

廖大夫:噢,那效果应该是比较好的。像他这种情况,良性病嘛。第二个的话,我觉的他尽快做,风险低,如果到了以后出了并发症,像那种,那个、那个有、有肝脑病啊,或者是有肝肾~,肝肺的或其他的那种,可能就、就、就风险就高很多了。

调查员:对呀,对呀。嗯。那你看这~

廖大夫:可以,可以呀,可以的。

调查员:这边、这边所以说我就到处、到处在打听嘛。

然后这个、这个我就是看你这儿,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大概,比如要等多久啊?因为这下子等这个肝源嘛。

廖大夫:哦,是这样子的,因为他良性~,实际我们肯定也会,我们现在这个肝源其实很少,最近好像每一个,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做了差不多100个案例了,现在才五月多嘛。

调查员:你说今年啊,做了100个案例呀?

廖大夫:对,对,对,差不多。

调查员:噢,你说光是~因为我是听我的朋友讲,你们医院肾移植做的多,肝做的相对比较少,因为肝的那个~

廖大夫:哦。

调查员:哦,那,你们是肝移植,肝移植做了将近100例了呀?

廖大夫:不是,不是,不是。 100个案例,那个肝肾移植差不多就有200例做了。那个肝移植现在是,应该是做了20来例吧,因为我们稍微有点病人也少一点嘛。

廖大夫:我,我,我那边,我那边没什么问题,我那边没什么问题。可以到,可以到我们医院做检查。

调查员:啊,你的意思是把他带过来,住到医院里,就等做手术吗?还是怎么样?

廖大夫:对,对,对。其实真真,一般来说,像他身体情况还可以的话,我觉得说不会等到什么什么再做,一般问题都不大的。应该会比较快的,哦,我觉得在一个月的之内做手术的可能性非常大,我自己觉得,当然有的也不敢打保票,这种东西,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一个人走掉了,而且一般来说我们这边,哦,因为他有一个就近原则嘛,国家的那个、那个分配这个肝脏。

调查员:啊。

廖大夫:可能,我们这边那个、那个供体的质量,应该算来说不错,因为我们,那个、那个全国做成像我们这方面肯定是全国最好的。而且一般来说,我们都会留必须较好的给自己医院做,那些个国家也知道有这种、这种,他,其实我们也不违背他的一个那个、那个分配的一个原则嘛。

调查员:噢~

廖大夫:因为从我们这里开始分配嘛。

调查员:哦,从你们~

廖大夫:一般来说都比较好的,我们才用,......良性的嘛。

调查员:到时候我们会不会知道那个供肝的人大概什么年龄啊

廖大夫:一般来说的话,其实国家它也是不允许你们知道供体的一个信息。但是,这样说吧,那个、那个一般来说,我自己,我,我,我,我也给你打保票,肯定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因为我们,比如说我们,获取了100个肝脏,可能我们自己中心也就做20个,有六七十,七八十都分配。所以我们一般都留好的做,这是肯定是这样。

调查员:噢,就留下好的做,是吧?

廖大夫:对,对

调查员:噢,那你们那个有司法那个就包括那个什么反正就是那种

廖大夫:对,对,对。其实,其实,我自己觉得司法品质,还不一定就是说,比现在那些捐献的供体要品质好。不一定,这个不一定。

调查员:啊。

廖大夫: 因为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那种质量非常好哎,而且还,我们现在就按照国家做脑死亡,一时是还根本用不完,就获取的时间几乎没有,几乎没有获取,像以前那种,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还停了几分钟,二十几分钟。

调查员:噢,你说反而~

廖大夫:一般都是歇上十分钟之上,对。现在、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都没有了。

调查员: 噢 ~

廖大夫: 因为他、因为他已经就是脑死亡了。他脑死亡,就是他心跳还在跳,其他的没有了,其他的功能没有了,是这样子的,所以他器官功能也不错的。

调查员:噢~

廖大夫:也不错的。

调查员:哎哟,好好好。那到时候,教授,那个不行,我到时给你短信,发给你哈。

廖大夫:对,对,如果您来,您决定来,您给我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短信,我到时候帮你安排安排,好吧?   

调查员:哎,最后做手术的时候,基本上应该是,就是你们那个院长,是吧?

廖大夫:对,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我知道。

廖大夫:但是我觉得可以相比别人我们,我们的优势,第一个供肝肯定比别人品质可能要ok,第二个肯定要快。对他来说,其实快可能是更安全的。等到你并发症出来,你去哪里,去哪个医院都不会太安全的。       

调查员: 噢,是啊。

廖大夫:这个肯定是,因为,因为~

调查员:是这样子

廖大夫:对,因为做移植全国那么几家医院都很熟的,大家都很熟。

调查员:嗯,嗯,嗯。你们说是,从技术也不相上下了?还他都是那种,那种,假如做的比较那个,都积累了很多经验了。对吧,哈。

廖大夫:对,对,对,对,对 。

调查员:哎,你刚才跟我说,O型,他这种O型的,一般来讲,就是按照你的估计,哦,一个月应该是差不多,是可以的哈?

廖大夫:我觉得应该要ok的。一般ok。

调查员:噢,那这一个月,就基本上~尽量可以住在医院里等哈。

廖大夫:因为我们每一个月的供体,一般会在15到20个,15到20个我不相信会没有一个合适的,比较好的O型的,应该一般来说这种机会可能比较少。就是一个月还等不到的这种可能性稍微小一点。当然那我不敢打保票了。

调查员:福建有个,我们有个朋友他就说,在你们院做的肾移植,说你们每年差不多要做300来例呀,那个肾移植,是吧?

廖大夫:哎,有有有有有有。肯定有, 300例,肯定有。

调查员:嗯,那好,我今天先给你说到这个地方,大概问道这个情况

 

附件5   广西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器官协调员_医生廖吉祥

2017-06-11(+8618275731616):

内容提要

  1. 今年应该移植例数有一百二之上
  2. 器官来源,不是红十字会,国家分配的
  3. 费用报销前30万,

电话内容

调查员:哎,你好,廖大夫您好您是叫廖吉祥大夫哈!

廖大夫:喂,你好。

调查员:那个,我想请问您一下,就是那个,咱们那个,现在303医院,还可以做那个肾移植吗?

廖大夫:肺?可以呀?

调查员:可以哈

廖大夫:你刚才说肺还是肾?

调查员:啊,我说这个供体,这个肾源,一定要好啊。

廖大夫:就是说一般我们只要用的,一般来说都是非常OK的

调查员:啊,非常OK的就一般都是,是哪儿,红十字会捐献的这种供体吗?

廖大夫:哦,也不是红,也差不多吧反正就是按照国家的。一个流程,那个,那个,那,那也,反正就是器官捐献的嘛,脑死亡的病人一般。

调查员:啊,就是,就是,您说什么那个,就是国家还有一个什么,什么网是吗?捐献网啊?

廖大夫:哦,对。

调查员:那你说这个,这个你刚才说的,从那个国家那个系统去拿,这个系统的话,哦,像我们能上去看看吗?

廖大夫:我,这个我就不知道哇,呵呵因为我们自己都,那个,这个密码,我,我,我真不知道应该是不行的,他应该是有管理的。

调查员:噢,那像你们这医生也上,也上,也不能上去,是吧?也看不着?

廖大夫:我们也有专门的人嘛,不光,他有专门的人管理的这个数据。

调查员:那,那,那我再问您2个,一个就是,费用多少?多少钱啊?这个做一次啊?

廖大夫:做肾移植是啊?

调查员:啊。

廖大夫:做肾移植,如果是报销之前的话,30万左右吧。

 调查员:什么是报销之前啊?我还不懂。报销~

廖大夫:就是说你30万,其实还是可以拿去报销嘛,如果在国内买了医保的话。

调查员:噢,噢,噢。这个意思哈。啊,那我知道了。我要出来做手术他们其他人向我说过,像那个过去那个,啊,死刑犯啊,或是这个什么司法这种还能用不能,他说那种好

廖大夫:2015年年那个,那个国家说,也不是,反正说宣导禁用之后,然后我们就一例都没有了。真没有。

调查员:噢,就是国家规定以后就不做那种了,以前可以做,是吗?

廖大夫:对,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噢,就那种练功人哪,死刑犯那些,那些都,以前可以做,现在不能做了?他们愿意,他们告诉我你最好多花点钱也用哪种比较好,你跟医院商量……

廖大夫:啊,没,没有了......

调查员:就是咱们今年已经做了不少了吗?今年啊,咱们这医院。

廖大夫:对,对,也做了不少了。

调查员:做了有几百了,今年啊?

廖大夫:嗯,嗯,反正应该移植例数有一百二之上吧。

调查员:噢。

廖大夫:具体我没,我真没,隔一段时间统计,这,这,这段时间我没有太知道,总共。

调查员:噢,那没关系,没关系,你说,做,今年咱们半年多做了100多个哈

廖大夫:是,是,是,是,是。

调查员:啊,那行吧,那,那个廖大夫,谢谢您了啊,打搅您了啊。好,再见,哎,再见。

廖大夫:啊,没事,没打搅嗯,好,拜拜。

调查员:拜拜。

 

附件6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_移植中心_器官协调员郭晖

2017 01 30(18980601857)

内容提要

我们那个肾移植在全国排名都是一、二的。而且肾移植每年增长,全国每年增长30万。你想一下这个东西肯定是,说难听点就供不应求的。

 

录音内容

调查员:就是说的,咱们这个供体质量怎么样?

郭晖:挺好啊,我们供体,我们那个肾移植在全国排名都是一、二的。而且我们活体是做的第一名,然后也质量挺不错。而且肾移植每年增长,全国每年增长30万。

调查员:我知道,你刚才说你们那个什么活体是什么意思?

郭晖:~你肾移植有活体嘛!就亲属嘛,亲属捐献的嘛,然后也有就是~,一个是亲属捐献的,还一个就是这种脑死亡捐献的嘛,有两种途径嘛,所有移植都是这两种途径嘛。我们医院现在有一千多位在排名。 (调查:是吗)~而且肾移植每年增长,全国每年增长30万。你想一下这个东西肯定是,说难听点就供不应求的。

 

附件7   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人马骁

2016-07-31 ( +86-13911099030 )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做的很多,今年做了小60例了。
  2. 因为我们和各个医院合作,不定期的这里有了会出现这样的供体
  3. 刘振文主任主刀,曾给付彪做过手术。
  4. 以前那种不能用了。
  5. 我们的移植是亮点。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喂,哎,你好,你好,您是302医院的马骁大夫吗?

马骁:啊,对,你好,您哪位?

调查员:那个,我想问您一下啊,就是您,我看您是那个关于这个器官移植协调的,搞协调的是吧?

马骁:对,对对,对,啊,对。

调查员:就是就是一些供体是由你来协调是这意思吗?

马骁:对,是由我那个,是来上各个医院跟那个附近医院这种接触吧,就是寻找一些供体,就是找供体的。嗯。

调查员:啊啊,那太好了,就是我有个首长想做肝移植,他现在个肝硬化晚期,就说他那个,我到你那儿,您这儿来做,需要等多长时间,能不能很快做呢?

马骁:啊,这个东西我们只能说是来了以后登记,还得做一些相应的检查,这个我们不好说,有的就是很快,有的就是还得通过~

调查员: 就是咱们现在今年做的多不多呀这个?它是做的多可不可以~

马骁:呃,我们做的很多啦.,我们已经快,今年上半年都已经五十多例了,小六十例了。

调查员:噢,那还可以,那咱们如果在这儿排个队,大约你说一两个月差不多能等到么?

马骁:我觉的这个我不好跟你确定,我觉的应该是,应该还可以吧,我们这个,我们只能是这么说,因为我们也不敢那个像因为很可能就过了几天就会出现这样的供体,因为这个供体随时都会,呃怎么说呢,就不定期的,对,因为我们和各个医院合作,不定期的这里有了会出现这样的供体,完了血型各方面都适合,但是我想我们还好吧,因为我们医院是用这个,各方面的话应该是有好多合作医院,应该供体的获取啊,还有这种,还好一些,对,反正您看吧,我们医院302还好一些,啊,我们就不能说别家医院怎么了,因为他们就像301,他们很少做肝,像那个,像309他们做肾做的比较多。

调查员:噢,噢,对对,石炳毅,石炳毅做肾做的比较多。现在我看吧,还有各个医院的这个供体好像都不一样,有的多有的少,他们说你就问问各医院,就说你这儿要多呢,我就让他过来,在这儿来看。

马骁:你那样的,你挂我们医院那个门诊,挂那个,我们明天是我们刘主任出,出那个专家诊。然后你可以或者说我也行,或者是去挂他的号叫刘正文。非常有名的移植圈,很有名的,刘正文,他是原来是给那个傅彪做手术的,很有名的。他就是说原来给那个傅彪做手术,从,因为现在的专家都是各个医院嘛,都是互相那什么,都是给都是给特聘过来了,他是原来从武警过来,到我们医院上专家号,都已经好多年了。

调查员:我说呢,我说傅彪好像是武警在做么,怎么到你们医院了,都互相,就是技术好的互相借调的。

马骁:对,对对对,技术好对,特别是他们因为302他那个武警这方面~,因为他的确是给傅彪做手术,各方面在移植圈也属于咱们说大佬级人物,很厉害的。

调查员:等于说顶尖的专家。

马骁:对对,顶尖的,就是你已经找到头了。但是,我们的移植是亮点,因为我们~的患者,患者~

调查员:那就移植,就做移植只有两个病房?

马骁:啊对,我们就是移植外科,只有我们这个刘主任走,噢刘主任管的这个这两层,就是做移植的。

调查员:那咱们这两层有一百张,有一百张床位吗,这两层有吗,有一百张吗?

马骁:那倒没,那倒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多,啊,我~

调查员:难怪难怪紧张呢,你都没有那么多床位,那肯定紧张了,像你这么说,它还要住别的病人呢。

马骁:不是,这个病人多,主要是302,就是全国,全国的那个有好多这种慕名而来的,各地的,除了本市的。

调查员:对对。

马骁:都慕名而来的,全军最大的肝病专科医院,所以它就这方面受体就特别多。

调查员:那你就是像这个,一般咱们,现在咱们是找各个医院去找这种供体哈,那一般是年龄的,有没有年龄限制,那到时候不是很老的不能用吧,太老的~?

马骁:对对对,我们都会有年龄限制的,我们是,有我们的那个,有我们的这个范围的,我们不会用那个什么的,我们这个供体还是很严格的,在选择方面是要求很严格的,嗯。

调查员:对,那咱们这个就是也是通过,除了你自己找以外,还红十字会可以贡献一些,还可以提供一些么?能提供么?

马骁:嗯,都是那什么,这个也不好说,反是~,都是红会也好,医院也好,各个方面,大家那什么,我想问一下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附件8   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_器官协调员谢琴芬

2017-02-28(+86+ 13968153957)

内容提要:

  1. 一般来说可能两个礼拜差不多。有时候有很快的,有时候第二天就能做也有,就看你,危重的病人我们可优先一点;
  2. 我们医院做的多,肝源质量也比较好。去年做一百二十几个。
  3. 一般隔天就会有肝源消息的,肝源主要还是靠郑院长了,郑院长的名声各方面关系比较多。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喂哎,您好。请问这是浙大医院的谢琴芬大夫么.....

医生:喂,喂,哎,你好。

调查员:哎,你好,那个我想问一下,咱们那个浙大医院是不是还可以做肝移植啊?

医生:是的。

调查员:噢那个我呢这个我一个外甥呢,他那个肝硬化晚期。

医生:呃看,看你的情况,有时候我们危重的病人我们会优先一点的。

调查员:估计大约能等多长时间呢?

医生:一般来说可能两个礼拜差不多。

调查员:那要等两个礼拜那太~,就说咱们这个医院是不是比它,比其它医院做的是多啊?

医生:是的,做的多,做的好,我们医院这边的肝源质量也比较好。

调查员:噢就咱们医院象去年一六年就是一年能做多少肝移植啊?

医生:去年做一百二十几个。

调查员:噢一年做,一百多也不算多哈?

医生:没有,那刚刚开始嘛,第一年嘛,肯定没有那么多的了。

调查员:啊,您这是浙江医大呃第一医院吗?

医生:浙江大学国际医院。

调查员:噢国际医院,噢就郑院长那个现在刚成立的医院是吗?

医生:对。

调查员:噢我在网上查过,查了以后吧,我觉的好像正刚第一年,是不是技术力量还不如浙大时间长么....我这么想的,所以我就打LR正好碰上了,还不错....碰到你正好是国际医院.我还真想打电话过去问一问,因为它是国际医院,而且郑树森名气也挺大的嘛。

医生:对,现在是这样的。

调查员:噢就是你们去年刚成立的我看,好像是个新的医院哈。

医生:是的,现在是这样的,就是说我们郑,郑树森院,院长,他手术只在我们国际医院做了,然后我们国际医院的医生都是从浙大医院过来的.....

调查员:噢这样子,喔...那,那您刚才说咱们这个医院的供体呀都是非常优质的哈,比其它医院都好。

医生:对。

调查员:那咱们这个医院为什么能搞到好的这么好的优质的肝 源呢?

医生:主要还是靠郑院长了,郑院长的名声,各方面的关系比较多。

调查员:噢,就是咱们就是说去年,去年你说做了一百多个哈才。

医生:对呀。

调查员:噢,那刚成立,一百多个也不算少了也慢慢可能越来越人们就---

医生:一般隔天就会有消息的,肝源消息的。

调查员:慢慢就知道了,开始可能刚成立有的还不太知道这个医院呢,那我想郑院长肯定有这个关系,就是以前的时候啊,就是我这个朋友介绍的时候,他原来是在浙大医院做的哈,所以说浙大医院做的多,也好,郑院长也在那里,就说咱们这个肝源哈,就是还能不能用以前那种呃比较好的那种死刑犯的肝源,那肝源肯定要健康的人嘛。

医生:不是,呃现在不行了!

调查员:不行了哈,那,那你做----

医生:对,现在不行,但是我们现在用的嗯是BDC,脑死亡的,脑死亡捐献的。

调查员:那,那你说脑死亡,咱们国家按照这个整个捐献情况,好像没有那么多捐献的人哪好像,好像人们才----

医生:有的,有的,我们国家很多地方都已经脑死亡,事实上都是按脑死亡去捐献的。

调查员:是吗?噢你说现在捐献的人多了哈?

医生:对!

调查员:那就说郑院长他这个关系可能做的时间长,关系也多哈

医生:对,你,你是哪个,到时让他过来找我。

调查员:那行,您是具体负责管这个肝移植的哈?

医生:对对对对,对对,跟他讲一下,反正来我们医院找我,打电话就可以了。

调查员:嗯,咱们那个住院还是那个不紧张么,床位不紧张去了。

医生:床位现在慢慢有点紧张了,但是还可以,

调查员:还可以?

医生:但肝移植会优先的哈。

调查员:噢,是这样子啊

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那一般住院多长时间能出院呢?

医生:嗯,住院一般三个礼拜吧,三到四个礼拜。

调查员:噢,就可以出院了哈。

医生:对。

调查员:哦,那行吧,我回家那个商量一下哈,呃看看那个情况,然后把材料组织一下。

医生:嗯可以快一点的,反正就是可以快一点的哈,但是你要人先过来,我们要评估过的啊,啊。

调查员:就象过去的他那个朋友就做的那个,在浙江医院的时候,去了很快一个礼拜就做上了。

医生:有时候有很快的,有时候第二天就能做也有,就看你,危重的病人我们可优先一点。

调查员:就重病人可以优先哈。

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就说这个供体----

医生:但是你要先过来...一定要评估过的,好吗?

调查员:噢,那行,就说象这种供体,一般都是那个咱们医院自己去切这个,切供体呢?还是外,外地供应的?

医生:嗯,有些外地,外省送过来的,自己切也有,都有的。

调查员:噢,自己切一般也是在咱们本院切也,那比较近。

医生:反正都有的,...这个不能完全有...,这个看情况的嘛。

调查员:噢,行,那行,那就这样吧....

医生:.....越早过来越好,越早过来可以早点....

调查员:现在你说咱们这医院先那些等待的排队的人多吗?

医生:排队的人,还好,还好。

调查员:还好哈,噢,那行

医生:不算特别多,嗯...做的比较快。

调查员:嗯,你说什么?

医生:因为做的比较快,所以就排队排着,都做掉了,就,病人就比较短了。

调查员:噢噢,那,那个费用能说一下吗,咱做这个费用?

医生:费用五十几万吧,全部加起来,可能肝源费啊,手术费。

调查员:呃,有几十万大约?我准备钱啊。

医生:五十几万。

调查员:哦五十几万,行,行,我回去跟他说一下。

医生:您怎么称呼啊?

调查员:我姓刘。

医生:好,哦,好,好的。

 

附件9   湖南雅二院_器官协调员_谭亮

2017-04-24 (+86 15116101512)

内容提要:

  1. (问:怎么开展工作能有这么多器官?)主要是下面医院他们医生能帮我们去开展这个工作,主要是这个环节。毕竟都是医捐系统的,那个呃方便一些;
  2. (问:你们红十字会捐献得多吗?)红十字会~,你指的是哪方面哪? ……这个怎么说呢? ……
  3. (问:从卫计委网站拿供体多不多呀?)嗯,嗯嗯,卫计委的供体? ……噢呃呃,就是说你说那个网络分配的那种吧?呃一般吧,一般吧~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喂,你好,你好,你是谭亮大夫吧,哎。

谭亮:哪个啊?

调查员:我是河南的,那个,您是,我就看咱们湘雅二院哪,您不是搞那个器官协调的吗?

谭亮:呃,对,你那号码怎么显示是美国的?

调查员:哈哈,我是从网,打这个网络电话,我从网络打过去的。网路电话不是那个便宜嘛,不要钱这个电话。

谭亮:哦。

调查员:那个我就想像咱们这个供体哈,以前都是那种,咱们都心知肚明啦,都是那个以前就黄洁夫一五年以前就那种供体都比较容易搞哈,都互相就到,那一联系,到监狱一联系咱们就可以运作了,就可以直接运作。但现在就说实行了这种捐献,这种的话,就说你们怎么就能,怎么扩展这种业务,就是这么多供体 ?

谭亮:嗯,这个的话,主要是我们还是主要是下面医院他们医生的话,呃,那个能帮我们去开展这个工作,主要是这个环节。

调查员:那你们有这么多的人去跑吗?

谭亮:嗯,反正联系吧,因为毕竟都是医院系统的,那个呃方便一些。

调查员:就是,就是你们这个红十字会捐献的多吗?

谭亮:红十字会,红十字会,你指的红十字会是哪方面哪?              

调查员:就是、就是供体捐献啊,遗体捐献这种,多吗?

谭亮:呃呃这个啊,这个,我们是,怎么说呢,我们都是那个,呃红十字会就是现在,就说红十字会一直在,就说我们~

调查员:卫计委这个网站啊,不是有些器官么,各个医院有器官网上么,你们那器官拿的多吗?

谭亮:噢,就是说,你说那个网络分配的那种啊?

调查员:对呀,对呀,你们拿的多吗?

谭亮:呃,一般吧,一般吧,

调查员:噢,那就说,你比如说,你去年做了三百多那个肾移植,那三百多个肾移植都是由红十字会,也都,红十字会是签字了的,是吧?

谭亮:呃~没有,共同签字,三百多它中间还有,还有一些活体啊。

调查员:活体,活体做的多不多?

谭亮:活体不多,远低于30%。

调查员:噢,噢百分之三十的活体呀?

谭亮:远低于,没有30%嘞,大概15%左右嗯。

调查员:噢,主要是异体哈。噢,那~

谭亮:可以让你们主任跟我们主任打个电话或什么的,可以一起交流一下,探讨一下这些东西嘛。

 

附件10   湖南湘雅二院_器官协调员_郭勇

2017-04-25(+86+ 13787120686)

内容提要:

  1. 我们有7个协调人在外面跟下面的医院联系;
  2. 让医生去和病人讲,家属不相信我们,家属相信医生啊!
  3. 病人和家属不相信我们,由红十字会做解释工作。据省政府文件,医院给捐献的家庭补偿8万左右。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喂,哎,您好,您好,您是那个郭勇先生吗?

郭勇:是我。 (声音特别不清)

调查员:喂,哎,你好,我是河北的,那个我呢,想向你们学习一下哈,看你们那个湖南,就是搞的真的在器官捐献方面搞的挺好,我也是这方面的协调员啊,这个所以呢,我想请教一下您呢,因为我们河北搞的太差劲了,湘雅二院这个移植量都在增加哈,肯定你们做的很好,所以呢我就想打电话问问你们是怎么运作的哈。

郭勇: 啊,啊,您是哪个单位?

调查员:啊我是那个河北省石家庄省院的,省二院的,但是呢,这个我也是协调搞这方面工作的,所以我就想汲取汲取别的医院的经验,我们这儿怎么,我们这儿太少了,每年的移植量?

郭勇:呃你河北,河北那个,河北也不小,那你有大概几个协调人呢,在外面呢跟下面的医院联系?

调查员:我们没几个,就五、六个人。

郭勇:啊,五、六个人。我们也只有五、六个啊,我们是七个人。呃除了贴宣传海报,让这个患者家属,病人家属看到这个海报以外,我们还跟每个科室的医生就是说定期的讲课。

调查员:噢,哦,哇还讲课,就给他们这个基层的没有移植资格的医院讲课是么?

郭勇:哎,让他们那个,让医生给我们做个....那肯定呀,他不相信我们,家属不相信,家属相信医生啊!

调查员:还通知红十字会么还?

郭勇:通知红十字会,当地的红十字会啊,当地的红十字会就跟我们一起去。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然后再一块鉴定?

郭勇:对,当,这很多地方,当地的这个病人对我们,家属对我们有这个怀疑,那当地红会就负责解释。

调查员:噢,噢噢。

郭勇:那我们去了以后讲普通话他听不明白,他对你表示怀疑,那当地红会他们就负责解释说,这个工作是,是国家支持的一个正常的工作,主要说,不是器官买卖。

调查员:嗯,嗯~~,那也的给家(属)补偿嘛,也的给家属一些,一部份补偿吗?

郭勇:呃,补偿是,补偿是由我们医院提供,我们医院提供给捐献的家属,但是我们有标准。

调查员:有标(准)那象这一个器官大约多少给他们补偿?

郭勇:嗯,八万块钱左右,一个捐献的家庭。

调查员:多少,八块哈?

郭勇:八万,对。

调查员:八万?这么多啊!

郭勇:八万是我们湖南省人均收入就是三到四倍呗,湖南省的人均收入一年是一万九,一万九到两万。

调查员:哟,那你们补真是不少哎,真是不少,那个~

郭勇:对对,我们省红十字会根据省政府的精神是有文件的。

调查员:噢噢,都有规定,统一规定。

郭勇:对统一规定,有我们省政府的文件

调查员:噢噢,就是必须要给人家这么多补偿?

……

附件11     武警北京总院_肾移植_医办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29(+86-10-57976857)

内容提要:

  1. 武警北京总院移植科,分为肝移植组和肾移植组。其中肾移植组分2个主任管,肝移植组又有好几个主任管。
  2. 肾移植的2个组,每个组一年能做200多例,两个组加起来一共能做500多例。
  3. 肾移植有王建立主任和刘航主任,各负责一个组。

电话内容:

值班:喂。

调查员:哎,这是北京武警总院是吗?

值班:对。

调查员:啊,我呢,想问问哈,我有一个家属想做肾移植,这儿现在还可以做吗?

值班:什么?家属想做肾移植怎么啦?

调查员:哦,因为当地的医生建议去做,说你可以到北京问问,像北京武警他们那儿做的多,所以呢,我就打电话过~

值班:你也可以带着外院的检查过来,来挂号,挂号让我们主任看一下,看一下,评估一下他的状态适不适合做手术。

调查员:噢,现在手术是不是还是那个谁呀,是不是那个王建立主任呐?

值班:对,王建立主任。

调查员:哦,就是说…

值班:挂他的号,他周三,周四下午出门诊,明天下午就有他的门诊。

调查员:噢,都是下午哈,就是那个我想问问,大夫呀,我说咱们这个,像咱们现在做的多吗?这个肾,像去年咱们做了多少这个肾呢?

值班:一年能有,能做200多例吧。

调查员:200多例啊,比别的医院还是多是吧?

值班:那肯定,那,这是我们一个组的,我们两个组加起来一年能做500多例。

调查员:哦…

值班:我们有两个组。

调查员:两个组是什么呀?就是两个病区呀?

值班:两个不同的主任管。

调查员:哦,还有,还有个刘航主任我知道你们那还有。

值班:对,对。

调查员:一个主任做200多,两个主任…分着做,他们还分着做啊?

值班:对。

调查员:那你们这个病区,就几个病区呀?就这一个?还是两个?

值班:我们分肝移植组和肾移植组,肝移植组又分好几个主任

调查员:哇,那就你这个肾移植就这一个病区等于是吧?

值班:我们都是一个病区,只不过分不同的医生管。

调查员:哦,就是肝肾都在一个大病区,都属于移植…

值班:对。

调查员:哦…

值班:都属于我们移植科。

调查员:哦,是这样子,那,那都在一个大病区,那就一个病区,病床肯定很多啦?

值班:对。

调查员:肝移植像咱们这个就说去那儿等待时间是不是比这个肾移植要时间短点?好像你们这肝移植…

值班:这个…嗯…(调查员:不一定?)不能给你说,因为这个等待,排队,排的时间越晚肯定等待时间越长,这个不好说。

调查员:好吧,那我…

值班:我们不能老给你说这些信息。

调查员:因为什么呀,因为…

值班:你要是看网上也是有信息的,我们的工作量是怎么样的,网上都有啊。

调查员:嗯,好嘞,好嘞,好嘞,那谢谢您啦,谢谢您啦,嗯,好,再见,再见。

 

附件12     北京武警总医院_肝移植_值班护士

调查时间:2017-05-06(+86+ 10_57976114)

內容提要:

  1. 肝移植每天都有做。
  2. 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太大的难度。

电话内容:

……

护士:(总机)您好?

调查员:哎你好,请帮我接到那个移植中心护士站....哎, 你好!

护士:喂,哎你好!

调查员:喂,你好!你这是移植中心的护士站是吧?

护士:对。

调查员:噢,哎你们那个今年做没做吗?

护士:什么?

调查员:说你们今年,肝移植做过?

护士:我们每天都有做。

调查员:每天都有做呀?因为这个肝移植高难度的那个嘛,所以说~

护士: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好吧。

 

附件13      北京302醫院_肝移植_值班醫生

(+86+ 10_66933449)

调查时间:2017-05-05

內容提要:

  1. 等肝源快一两周,慢一两个月;
  2. 我们去年做了一百多;
  3. 反正我们是每个月都有,一直在做;
  4. 李红玲是专门管我们这边移植术后术前的。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哎,大夫你好,请问你是肝移植这边,就是如果外院的到你们医院来这边是怎么一个程呀?

医生:喂,您是什么情况呀?

医生:哎,什么血型啊?

调查员:B型

医生:B型,啊。

调查员:那那个你刚才问血型,主任就是讲如果是B那种血型,相对还是比较快的哈,原来的病人在你们医院等了差不多一个月,那你现在如果病人来,是不是差不多这个时间啊?

医生:呃,有可能是,有的人快的话可能嗯一周内,有的人慢的话,可能还两、三个月都有可能。

调查员:哎,现在还是你们刘主任在做 吗?

医生:对。

调查员:噢,就他一个人在做还是也可能是别------

医生:刘主任和王主任。

调查员:哎,我没听说王,叫王什么呀?

医生:王洪波(音)。

调查员:噢,我没听说过,如果是那个的话,病人是自己选择找哪个主任做,是这个意思吗,还是你们安排的啊?

医生:那我就问您,如果说刘主任出差了,然后只有 王主任在,然后有肝了,你做还是不做呀?

调查员:噢,那是,那是,噢。

医生:啊。

调查员:然后我想请问你,随时都可以入院吗,就是不存在床位问题吗?

医生:不是,有,我们现在床位特别紧张。

调查员:哎你们那个在北京就是说302,还有那个~这些肝移植都是数量比较多的是吗?经验比较足的是吧?

医生:这个我们的是挺多的,其它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调查员:我刚才是说问你,你们做的多不多,做得少吧,一年做个一、两例,这这这.....

医生:我们去年做了一百多。

调查员:哎请问你刚才那个电话的主任贵姓啊,我好称呼他。

医生:噢,李,李,李红玲,李老师。

调查员:李红玲,李老师,他是主治医生是吧。

医生:他就是我,您,他就是我们这边专门管移植、移植术后移植术前术后~,嗯。

调查员:好好,那我知道了。好,谢谢,好好,再见, 啊。

医生:嗯,好。

 

附件14     北京友谊医院_肝移植_何恩辉博士

调查时间:2016-09-02

(+86+ 13699102049)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我们做了十几年了,每年做一百多台。
  2. 今年做了肯定有几十例了,平均每周两到三台。
  3. 过去那种供体现在不能用了,是钻了法律空子。
  4. 成人肝移植得要六十多万。
  5. 朱教授己做了1900多例了。

录音内容:

(电话铃声)

值班员:喂?

调查员:哎,你好!您是那个友谊医院的何恩辉博士吗?我想请问您一下啊……

何恩辉:对

调查员:咱们这个友谊医院现在我看主要是做小孩肝移植,那个大人可以做吗?

何恩辉:可以啊,一样的。

调查员:噢可以哈,我以为光能做小孩的,因为……

何恩辉:没有没有。

调查员:那个什么论坛,我看都是小孩,那就说我一个朋友哈,这个想去做,咱们一般等待时间长嘛?

何恩辉:呃什么血型啊?

调查员:B型的。

何恩辉:B型的,不会很长,他也得根据病情,就是呃,病

情严重的可能会排的早一点,病情不是特别严重的会稍微排的晚一点,但是一般也就几个月吧。这个都说不准啊

调查员:那这个,这个(供体)到底是谁给,谁给医院的,怎么这么突然就来了?

何恩辉:嗯,它是那个,国家有个器官分配网,就是说每个地方呃有器官捐献,它就登录那个系统,然后它就搜,在系统,系统会自动分配器官,就是把这个器官分配给哪个医院,哪个人,就说随机的。

调查员:就是最早(何恩辉:这个保证不了),我为什么打这个电话呢,因为我一个朋友在这儿做过,所以我就打电话过来,就说他还告诉我,他说他们以前用那种死刑犯那种都健康吧?

何恩辉:现在国家不让用死刑犯了,这个法律已经禁止了,以前是钻空子,以前法律没有提。

调查员:是吗?那有朋友跟我说,你跟他说一说,说不定这种能碰上的话最好了,他说你看我就用的这个,他说就不错,就挺好的

何恩辉:那他做的早。

调查员:做的早,好几年了,有七、八年了。

何恩辉:对对,我们做肝移植做了十几年了,然后每年的话,呃一年的做一百多例吧,朱教授做了总共十几年做了一千九百多例了,那个……

调查员:那你就说今年我们做的多吗?像这种异体这种。

何恩辉:多呀,我们每年都得一百多。

调查员:一百多,到现在已经做的有几十个了吗?

何恩辉:对,今年到现在肯定有啦,我们平均每个星期有两到三台吧,平均每个星期都有两,两到三台移植。

调查员:噢那咱们这个价格呢,价格能给我大概说一下吗?

何恩辉:总共成人肝移植的话,得要六十多万吧。

调查员:噢,六十多万……那就是,就是现在咱们这个医院床位紧张吗现在?去了就能住?

何恩辉:床位紧张,但是你要是手术的话肯定会有床的,手术最后去ICU的,去重症监护室,他肯定就会给你腾床的。但说你不是,你要说嗯其它情况我们可能床未必能给你,因为我们床确实很紧张,但是你要手术的病人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满足手术的病人。

调查员:啊,那我知道了,那我知道了

何恩辉:我说你就是叫他过来先评估一下,到我们医院评估一下。

...

 

附件15      北京朝阳医院_肝移植_病房__寇建涛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12

北京朝阳医院_肝移植_病房_护士站

寇建涛医生接听电话(+86+ 10_85231501)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你如果特别重的,争取一周左右
  2. 过完元旦到现在做了二十个了
  3. 去年做了六十,今年要比去年做的多了
  4. 特别重的病人,就得找合适的供体,边缘供体的话可能也不好,装上去也不好

录音内容:

……

调查员:您好,这是朝阳医院那个肝胆外科是吧

护士:对

调查员:我想问您哪就是咱们现在那个肝移植还做吧?

护士:呃做着呢

调查员:做着呢哈

护士:对,呃这个您得大夫给您说

调查员:就像咱们这个肝移植一年做的多吗,能做几百个现在呢?

护士: 呃这样吧,一会儿我给您找一下大夫,您给大夫说吧,我这边是护士好吧,护士站

(值班护士找人接电话.......)

护士: 刚好这有一大夫,要不您跟他说一下?

调查员:噢,好,好嘞

寇建涛:喂您好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肝移植,这个我想问问,现在做的还可以吧?要送过去等待多长时间能做上这个病人?

寇建涛:嗯,大概,看情况的,你如果特别重的,争取一周左右,如果特别紧急的另外再说了呗,应该看,看他的运气吧

调查员:他B型血

寇建涛:B型的......(调查员:嗯),反正我们过完年,过元旦到现在做了二十个了。

调查员:......噢那就说一直在,一直在做着呢

寇建涛:对呀

调查员:就说咱们那个现在,就像咱们这个一年比武警医院怎么样,做的多吗,就一年能做多少像咱们这个......

寇建涛:我们去年做了六十

调查员:做了六十啊,那你们今年做的比去年要做的多了,看来

寇建涛:对

调查员:你看你今年刚几月份么,就做了二十了,那你去年才做了六十,......那就等的时间就很很可观了,就说那你做的少的话,那你等的时间肯定要长一些?

寇建涛:嗯,还行吧,嗯,等的时间不会太长....看情况吧

调查员:噢,一般,一般咱们不说特殊的吧,就一般,就说有紧急情况下,病人重的时候咱们能不能就是作为急诊来做呢?有这种情况可以不?

寇建涛:他就是,就是看合适供体嘛,你特别重的病人的话,就找合适的供体呗,那个边缘供体的话可能也不好,装上去也不好,根据情况吧,我们会选择合适的供体

调查员:噢紧急情况下咱们可以,因为原来咱们医院不是说那个有紧急病人可以有绿色通道,能够快一点,那现在还可以

寇建涛:呃是,基本上是会,会照顾这个的,但是就说还是要看,因为那个病人情况是不是合适,如果合适的话尽可能再往前安排,但是呃这个也都在网络上那么分配的

调查员:噢,现在咱们的供体没有问题吧,就是你像以前的供体吧就是监狱那些做的快一点,现在还能拿到那样的供体么

寇建涛:现在都是用......咱们都是捐献的呀

调查员:就是监狱那种现在不能用了是吧,多掏点钱也不能用了?

寇建涛:没有那种途径,咱全国都没有那种途径了

调查员:现在哈,你们这,多长时间不让用了?因为他们有的那个好像说,病人给我说的啊,病人要求他说......

寇建涛:这个我不太清楚,就说我们中心是早就不用了,现在国家有规定的,是早就不用了,对

调查员:噢是不就是一五年黄洁夫宣布不让用以后就不......

寇建涛:国家卫生部是有那个通知的

调查员:是吧,那现在不能用就没办法,因为那个病人给我说了一下,让我能不能给问一下,多掏钱......

寇建涛:没有

调查员:啊那行,就是像这种一般住院多长时间就可以出院哪,是手术以后

寇建涛:术后大概三到四周

调查员:三到四周就可以了,噢

寇建涛:嗯

调查员:那行,那我让他尽快去吧,然后让他去呢,尽快排个队,这样的话能够快一点是吧

寇建涛: 可以,可以

调查员:那行,那找您吧,您贵姓找您哪

寇建涛:我姓寇,我每周三的门诊

……

附件16      北京佑安医院_肝移植_医生办朱医生

调查时间:2017-03-24

电话:+86+10-83997176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一年能做八十多例;
  2. 等待的时间,快的话也许一两个星期,慢的话也许两三个月;
  3. 今年做的也…也不少,也不少;
  4.  问:以前都用的死刑犯,现在还能不能用?答:这个,这个不可能告诉你的,这方面不可能告诉你的,谁都……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说,就是说作为没有功能的肝我们是不能给病人用的。
  5. 问:全凭红十字会捐献的,能有这么多捐献的人吗?答:这个……这个我……我不方便告诉你。
  6. 你是北京的大夫,你这方面人脉我估计也……也挺广的,你可以问其他方面,也可以打听打听,就是不是我们一家在做肝移植嘛……就其他医院,朝阳啊,友谊他们都做,你问问,好吧?
  7. 肝源……肝源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情况。
  8. 我们只是做肝移植。
  9. 问:告诉患者以前那种现在是绝对不能用了,是吧?   答:那你……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10. 问:如果不说“不能用了”,我得告诉她呀?答:这个……这个我不方便讲……我不方便讲,好吧。

录音内容:

……

朱医生:喂

调查员:哎,您是那个佑安医院那个朱大夫吗?

朱医生:……有什么事吗?

调查员:哎,刚才我妹妹呀,这个,这个安徽安庆的妹妹给您打电话,刚才哈,因为我在北京工作,我是一个医生哈,她刚才又给我打过来电话,她说那个,她联系了这个北京佑安医院,她家里就是我一个妹夫嘛,他肝不好,想做肝移植,她原来给我说过,但是呢,我也没有太积极的给她那个联系,她刚才可能跟您联系了以后呢,她就给我打过电话来了,我想再问一问情况,就咱们医院现在做的还,还可以哈,这个肝移植?

朱医生:哦,我们做的还行,还可以。

调查员:啊,因为那个什么的,因为咱们北京做肝移植挺多的哈?就是说像咱们这个医院哈,一年能做多少这种肝移植呀?

朱医生:呃……八十多例

调查员:就说今年咱们已经开始做了哈?

朱医生:呃……做了。

调查员:今年哈,噢,就是今年做的多吗?今年这个,这个肝移植?

朱医生:也……也不少,今年也不少。

调查员:不少哈,就说,就说咱们这个肝,肝源的品质,她特别关心的就是这个肝源的品质,就说希望能够找个健康的,她还给我说,啊你们知道他们以前都用的死刑犯,现在还能不能用,你能不能给这个朱大夫说一说,咱们现在这个……

朱医生:这个,这个不可能告诉你的,这方面不可能告诉你的,谁都……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说,就是说作为没有功能的肝我们是不会给病人用的(调查员:哦……这)品质不好我们是不会给病人用的

调查员:哦,就说像咱们北京这么多医院,你像,全凭红十字会捐献的,是不是那个……能有这么多捐献的人吗?像中国人好像捐献还没有这个意识。

朱医生:呃这个,我不,不方便告诉你。

调查员:不方便哈

朱医生:你也可,你也是大夫,你也可以问,你也是北京的大夫……

调查员:我知道,我知道他们别的医院有的在用,有的在用,有的还,有的在用……

朱医生:不是……,你听我说完。

调查员:哦,你说

朱医生:你听我说完,你也是北京的大夫,你可能……呃……你是北京的大夫,你这方面人脉我估计也,也挺广的,你可以问其他方面,也可以打听打听,就是不是我们一家做肝移植的嘛!

调查员:哦,对

朱医生:就其他医院,朝阳啊,友谊他们都做,你问问,好吧?

调查员:我就……我妹的意思就是哪怕多掏点钱呢,咱们医院也用那种以前咱们还用那种死刑犯的,这样的话比较健康。

朱医生:肝源……肝源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情况。

调查员:就说你们只要做的,专门有找肝的,你们是主要做的?

朱医生:我们……我们不知道这情况,我们只是做肝移植。

调查员:哦,你们……

朱医生:其他肝源我不知道,好吧。

调查员:噢,你就是具体做的,做肝移植的,但是至于说肝源从哪里来你们也不清楚?

朱医生:对,我……我们不清楚

调查员:哦,哦

朱医生:我们用的大部分都是捐,捐献的

调查员:哦,就是以前那种现在是绝对不能用了就是,那我跟她说一下,……是吧?

朱医生:那你……那你自己看着办吧

调查员:哦,就是说,如果不说不能用了,我得告诉她呀,她不是想让我问问这个事嘛,她说……

朱医生:这个……这个我不方便讲……我不方便讲,好吧

调查员:不方便讲哈,就是咱们那个,刚才你给她说的一般要等两三个月时间才能做上吗?

朱医生:这个不一定,我给她说过了嘛,不一定,快的话,也许……也许……也许一两个星期。慢的话也许……两三个月,这……这都很难讲

调查员:噢,就是根据这个供体来源的情况嘛,嗯……没法定这个时间?对不对?是吧?

朱医生:嗯。

调查员:哎,那现在价格刚才您说了吗,价格大约多少钱?

朱医生:呃……这个你让她自己跟我联系吧,我给她讲过了,我以前都给她讲过了,好吧

(挂断电话)

 

附件17      天津一中心_东方器官移植中心_肝移植科_医生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6-07-21
022-23626860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可以做。
  2. 等待时间一般平均3个月左右,床位还比较紧的,我们一年可做好几百例。
  3. (问:上半年有一、二百例吗?)不止吧。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您好!您这是肝移植科吗?
医生:你是哪?

调查员:我是北京的。问一下情况。就是咱们现在还可以做啥吧?
医生:对呀,会做呀。
调查员:就是一般情况下来了,咱们等待多长时间呢?
医生:不好说,平均起来,三个月左右吧。

调查员:床位紧张吗?
医生:你得提前联系,我们给你提前留床,我们床位还是比较紧张的。

调查员:就咱们这一个科室做肝移植?
医生:对,我们做肝移植。

调查员:咱们今年医院做的多吗?肝移植。
医生:我们医院一年做好几百例还行。

调查员:我知道你们这做得挺多的。原来沈中阳在这儿,他现在还在这吗?
医生:他是我们院长。

调查员:他具体还做手术吗?
医生:你要是能找到他,他也还愿意做。

调查员:就是说,他能做。咱这上半年做了有一、二百吗,肝移植?
医生:不止吧。

调查员:那一年这样的话,你上千都有了?
医生:不止一二百。

 

附件18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_心外科周医生

2016-08-11 (+86-2223627096)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能做心脏移植,我们这块每年全国能排到前5名。
  2. 有可能你来了,哎,查完了,立马就能有,有可能你得等,O型的是最难的,前些日子有一个O型的病人,等一个多月才等到供体。
  3. 我们肝肾做得多,心脏供体少嘛,肯定跟肝肾不一样。
  4. 一旦做上手术,三、四十万吧。
  5. 问:你们移植一年做好几千肝肾移植,那沈中阳自己能做的过来吗?答:我们这是一个中心。有好多团队在做,不是沈中阳一个人做。
  6. 心脏的就是我们洪主任在做。
  7. 心脏今年到现在做了9例吧。

录音内容:

护士:您好,心外科。

调查:啊,心外科,你是第一中心医院,我想问一下,咱们的科室能不能做心脏移植手术呀?

护士:能做。

调查:能做哈,咱们的医院做多吗?我想过去到你这来做心脏移植。

护士:你等会我给你找个大夫啊?

调查:哎,好,谢谢。

护士:你等会儿啊!

医生:喂!

调查:您好,您是大夫?

医生:哎,是。

调查:我想问问您呀,我有个家属想做心脏移植,我知道你们这个医生是做肝肾的,心脏做不做啊?

医生:做。

调查:因为我这电话从北京打过来的,但是我们的孩子在这工作,所以他们说你到天津吧,天津那个医院也大,他这方面技术力量也比较强,所以就问问您这,要能做的话,在这做也不错。

医生:我们这能做,我们这块每年全国的话能排到前5名吧。

调查:哦,还不知道你这能,光知道以为是北京阜外做得多做得好。

医生:没有。

调查:那还真不知道,那问对了,问对了,就说咱们这医院每年做的还挺多是吗?

医生:对,你那边是什么血型?

调查:他是B型的血。

医生:B型的,B型的反正可选择的范围可能还大一点,O型的是最难的,前些日子有一个O型的病人等一个多月,才等到供体。

调查:可以做哈。

医生:对。

调查:那咱们今年咱们做的多吗,咱们医生今年做的多吗?

医生:今年做的到现在还行,还可以。

调查:咱们,这医院一年能做100多例啊?

医生:100多例?当然想做,没有那么多供体啊,这个是,这个是供体不是说你这个,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多。他这个,明白吧。这个事就是,这个所以这个供体来源范围很少。

调查:是吧。

医生:所以这个你想做,不是说你来了,第二天或者等几天就一定能做上的,有可能你来了,哎,查完了,立马就能有,有可能你得等。

调查:那~

医生:像我们前天刚做那个病人等了一个多月。

调查员:那也不错呀,等一个多月。

医生:等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

调查员:你就告诉我多少钱就行了,不管医保不医保,我这里可以做可以报销,没关系。

医生:可以报销是吧?噢反正呢,怎么也得30万。

调查:30万哈,那行那行。

医生:不包括咱们那个之前等待的时间发生的费用,因为等待多少天啊,什么的,会不会有什么情况,那就不好说了,一旦做上手术,30、40万吧。

调查:那行吧,那考虑考虑,我没想你这还能做这么多心脏移植, 我光以为肝肾做的多呢。

医生:对,我们肝肾做得多,但心脏供体少嘛,肯定跟肝肾不一样。

调查:因为他们说,你到天津问一问,光知道他们那肝肾每年都做好几千哪,但心脏不知他们做不做,也没听说你们这做,所以说我就打电话。

医生:做,心、肝、肾、包括胰腺,这些都做,我们全部,全部开展,对,移植中心嘛。

调查:你这也算移植中心的啊?沈中阳是~,我随便在电脑上,沈中阳是你们这的好像是?

医生:对,我们院长。

调查:院长,我光看沈中阳,他们说挺有名气的,这个人挺有名气的,所以,是天津的呵,就像你们移植一年做好几千肝肾移植,那沈中阳自己能做的过来吗?

医生:哎呀,不是一个术者,我们这是一个中心。

调查:有好多团队在做,不是他一个人做。

医生:对。

调查:我看有的医院在北京,他们有的医院就那一个医生做,完后我说你一个医生肯定做不了多少,是吧?

医生:对对,我们这,我们这能做这个手术的人很多。

调查:就那个肝肾的,做心脏的人少,像你们做心脏的少?

医生:对,心脏的就是我们洪主任在做。

调查:噢噢,那就一个人,就做的少啦?

医生:嗯嗯。

调查:那他们好多团队都可以做,那他们肯定就做得多?

医生:对对。

调查:那行,那谢谢您啊,这位大夫,您贵姓啊?

医生:行,我姓周。

调查:那就谢谢您啦。

医生:没事儿,没事儿。

调查:您说咱们今年做了多少,我想问问,咱们今年做多少这心脏?

医生:今年到现在做了9例吧。

调查:做了9例啦, 那还行,那还不错,那行,那就这样吧,周大夫谢谢您啦,好,再见!

医生:行,没事儿,好嘞,哎,再见。

 

附件19   天津一中心_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八楼_肝移植科医生

调查时间:2017-01-01 ( 022 23626848 )

内容提要:

 2016年肝移植做了三、四百例。

电话内容:

医生:喂?

调查员员:哎这是天津第一医院肝移植科吧?

医生:一中心医院,你有啥事儿?

调查员:噢,我说呀咱们现在肝移植病人还接收吗,现在快过年啦?

医生:过年不过年没有关系。

调查员:没有关系啊,就是还是正常工作?
医生:对。

调查员:噢,我呢,有一个外甥肝硬化,肝硬化晚期,他是酒精中毒性的,那个~

医生:酒什么?

调查员:他可以就诊吗?
医生:什么?

调查员:就现在过去可以吗?过去。
医生:哪里的病人?

调查员:德州的。
医生:可以就诊。

调查员:那咱们今年肝移植做多少了?

医生:几百例。

调查员:几百啊,一百啊两百,都是百啊?
医生:嗯,三、四百例吧。

调查员:噢三、四百例了哈,那,那做的还是比他们多,真是比他们多,那,那~

医生:嗯

调查员:是吧,他们说~

医生:一切都照常,好吧。

调查员:那行,这样吧,我看看,和他说一下,看年前还是年后过去,好吧?

医生:可以。

调查员:好啦好啦,您贵姓啊?

医生:…… (挂断电话)

 

附件20   上海仁济医院_肝移植_医生孔德富

调查时间:2017-03-18(+86+ 18817667836)

内容提要:

  1. 2016年我们做了有700例,基本上是全球第一了
  2. 以前本院患者等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获得监狱供体
  3. 我们有3,4个团队在做,如果运气好,有的住院当天就可以做

录音内容:

调查员:哎!请问您是那个仁济医院的孔德富大夫吗?

孔德富: 哎,你是?

调查员:哎你好,孔德富大夫,我是常州的哈,我有一个家属想做肝移植,这个我打了几个医院他们都推荐我到你们这个医院来,说你们这儿做的又多又好,所以我就打电话过来了,就说咱们现在是不是还在做啊这个肝移植啊?

孔德富:对,对。

调查员:噢,那要是我们家属要是过去做的话,等待时间,大约能等多长时间可以做呢?

孔德富:这个还要看下评估

调查员:是吧,就是你不能确定,就说像咱们这个医院,像他们说的,咱们做的很多这个肝移植(孔德富:对),这样的话我们就觉的好像可能等的时间会短一点,是不是咱们这个医院做的很多呢,今年咱们已经开始做了吗?

孔德富:嗯,早就,早就开始做了。

调查员:早,早就今年哈,就像咱们这个肝移植哈,你像这个一年大约能做多少个肝移植?他们说你们做的多,多到什么成度,就像咱们一六年......

孔德富:对,多到,一六年做了,嗯,能有七百例。

调查员:七百例哈?

孔德富: 在全球基本上,在全球应该是多了。

调查员:是第一的,排名第一了,你说这意思是吧?

孔德富: 对,对啊!

调查员:那七百例确实也不少,那今年你们做了也有像这两个月也的做上百例了吧?

孔德富: 对。

调查员:哎哟 ,那那所以他们推荐我们到这个医院,还推荐对了?

孔德富:嗯。

调查员:你说咱们这个肝移植就这一个病房啊?

孔德富: 肝移植,呃有两个

调查员:就说咱们一般就是像这种没有特殊情况的,一般住院多长时间就可以出院哪?

孔德富:嗯,基本上做完手术要在,就是做完肝移植的时候,要在要在重症监护室监护基本上一周(调查员:嗯),然后,然后就住到普通的病房,再监护一周,基本上就差不多了。

调查员:噢就是,也就两到三周的样子

孔德富: 对对对。

调查员:那就像你们这个医院规模还是比较大的吧?比他们其它的那些医院规模还是比较大的?

孔德富:因为我们那个肝脏科主要还是做这个东西。

调查员:噢,那就

孔德富:主要做肝移植。

调查员:那个孔大夫想问您,还有一个问题想问您啊(孔德富:嗯,你问),因为他这个朋友以前可能是前七、八年在这医院住的,做的。就是说以前他说来做,住院时间很短就能,可以得到那种这个供体,就说像那种死刑犯的(孔德富:对的),或者监狱的(孔德富:对对对),呃是不是这个情况啊,以前?

孔德富:现在,现在的获得肝脏的情况还是比较正常的,就说我们已经很少有这种情况了。

调查员:就是监狱那种,他们说那种做完以后

孔德富:现在已经,已经不行了,现在国家已经不让这样做了。

调查员:不让用了哈,就是说现在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供体?就当地的吧

孔德富:嗯,就是假如说一些~~还是途径都是正规的途径。

调查员:噢,噢,噢

孔德富:嗯,这你放心

调查员:就说那种以前那种死刑犯,就说呃还是可以用一些是吧,如果我们多掏钱可以吗?

孔德富: 很少了。

调查员:(取肝)那是在本院取呢,还是在当地就是哪个地方有供体的哪个?

孔德富: 因为,哪个地方,对对对,基本上都是从其它地方、其它医院弄过来的。

调查员:一般都是本省的,本上海市的?

孔德富:嗯不一定,也有很多是从外地,就是假如说有,有合适的肝源很快就运过来了。

调查员:噢,那,那要是去了找您的话,您主刀也做吗?做肝移植吗?

孔德富:嗯,我的资历不够高,因为都是,这个都是院长。

调查员:噢院长?院长,院长那那就说去了以后一般都是院长,你们院长叫,是谁呀院长?

孔德富:嗯~有主任,有院长,就是我们那个院长是夏强(音),我们医院院长。

调查员:噢...有,像这种肝移植都好几个团队在做?

孔德富:对对对。

调查员:就说像你们规模这么大的话,那肯定就不是一个两个团队?

孔德富:三个嘛,三、四个。

调查员:就有这种情况,我们三、四个团队同时可以做的吗?

孔德富: 嗯,应该有,有。

调查员:噢,那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准正好你们那儿有......

孔德富:对对对,对,对,有的当天,有的当天住院当天就做了,因为他的肝源,就是匹配的比较好。

调查员:噢

孔德富: 嗯

调查员:那就说那去了以后就一般到门诊挂号呢还是直接找您呢?

孔德富:呃我给你个电话好么?就是我上面的,就是我老师的电话。

调查员:噢,噢好嘞。

孔德富:你跟他打电话联系,因为他现在是专家门诊,现在周二上午专家门诊,你可以现在就打电话,问一下基本情况

调查员:噢您说,您说

孔德富:...我给你说一下电话,你等一下啊....嗯....

……

附件21   上海仁济医院_肝移植_杭化莲主任

调查时间:2017-03-25 (+86+ 18616206806)

内容提要:

  1. B型肝移植一般两个礼拜就可以;
  2. 我们去年做了521例,几乎一天做两例,今年到目前已经快100例了,所以这个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常规技术;
  3. 现在器官都是在医院里面获取。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您好,您是那位杭化莲主任吗?

杭化莲:哎,你哪位?

调查员:我呢我一个家属呢想做肝移植,上个礼拜我打电话打咱们医院,咱们医院说那个杭主任在管,就咱们那个我呢也是通过朋友介绍说咱们这个呃上海地区这 个医院做的最多最好哈,所以呢我就打电话慕名而来 了,是不是咱们这个同济医院是不是做的是比较多呀, 这个肝移植?

杭化莲:嗯,是啊,是啊,仁济,仁济。

调查员:仁济,我老记错,就是我一个外甥呢,他原来得过乙肝,他自己开工厂开公司~,在杭州附近开的一个比较大的厂子,在外边联系业务多,后来两年前就发现肝硬化,现在呢就越来越重,所以呢,问问咱们这个情况,就是说像他这种晚期肝硬化到 这儿来做了以后愈后效果怎么样啊?

杭化莲:肝硬化的话,这个肝移植的话,这个对晚期、中末期的肝病是最有效也是最佳的治疗手段。

调查员:就像这种情况做了愈后一般移植是比较好的是吧?

杭化莲:这个呢,因为我没见到人,我也不好,不好跟你就是给下定论,你这样子,你让他们过来找一下我好吧?

调查员:噢,找一下,就是咱们现在就是,就是咱们去了以后,肯定要排队的哈,他们说,排队的话----

杭化莲:啊,没事,你,你,你有我号码你直接过来找我 就行。

调查员:噢,就说去了等待时间大约多长时间能做上呢?家里要着急。

杭化莲:他是,他是什么血型?

调查员:B型。

杭化莲:B型的话反正我尽快吧, B型的话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个礼拜以内的事情。

调查员:噢,你说那个,杭主任你说,咱们医院做的就像咱们这么大的一个医院一年能做多少这种肝移啊,做的多吗?

杭化莲:去,去年我们做了521例。

调查员:噢,那,那真是不少哈。

杭化莲:我们几乎一天做两例,所以这个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常规技术。

调查员:噢,那你今年也做了不少了等于是?

杭化莲:今年我们已经做了将近快,你想想今年已经快要将近一百多例了。肝源质量基本上都是得到保证的,坏的我们不用,有问题的肝脏我们不要

调查员:也有这种~他们说现在最近不是好多各个医院,有的出现这个病人快到危重的时候,不行了,脑死亡啊,这种各个医院这种病重的人,也是~也有这种情况提供嘛

杭化莲:我们基本上都是~这一块你不用太担心,因为我们去年做了521例,500多例,我们基本上,供体,很少因为,基本上没有因为供体的原因,哎~几乎没有(调查员:噢,那太好了)因为现在都是在医院里获取,医院里面获取,而且取下来以后我们看了没问题我们肯定才能用,有问题~

调查员:咱们本院自己获取吗,还是到别的医院去

杭化莲:反正都有,好吧,都有(调查员:那行)这个问题我觉得这都不是问题,供体的问题是我们来负责帮你弄好,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先过来,入院评估,排队~

调查员:咱们等的人多吗,排队的人?

杭化莲:这个你就不要想那么多啦,你过来,既然你都已 经直接,直接找到我了,你还有些事情,你就放心了,我会帮你安排好。

调查员:好嘞,好。太谢谢您啦。

杭化莲:你大概,你大概什么时候能过来,我,我好帮你们留床位。

调查员:嗯,我回家给我这个外甥再商量一下哈,看看他的商量情况。

杭化莲:哎商量一下,他是男的是吧?

调查员:男的,因为他现在吧,~在香港,他在香港还有一个公司....我是来香港看他,是在香港给您打过来的,我还的看看他的时间,然后再决定,好吧,他要去的时候~~

杭化莲:行啊,行,行。

调查员:好吧,哎。

杭化莲:你,你那边方便给我留个联系方法么,我,我万一有什么,有合适的肝源,或者有床位,万一我要有的话,我可以跟你联系呀,你有联系方法吗?

调查员:我得给我外甥,我就不能再跟你联系了,下一步就让他直接给你联系了,因为我还得马上,看了他我得回来,我还有工作,好吗?

杭化莲:嗯,好,行,行,嗯。

调查员:就这样,谢谢您啦,杭主任,再见,再见。

 

附件22 上海华山医院_肝移植科_医生办

2016-11-02(+86 2152887174)值班医生接听电话

内容提要

  1. 我们做得挺多的,做了一百多例了,就今天还做二例呢
  2. 在上海我们是前三名的

录音内容

医生:喂?

调查员: 请问您是华山医院的肝移植科吗?

医生:喂,哪里?

调查员:那个我是一个病人家属啊,我是常州的,我想问您一下,就是咱们这儿肝移植还可以做吗?

医生:可以啊。

调查员:可以哈,就是说那个去那儿等待时间长吗?

医生:这个不清楚,说不定。等待时间,你要跟主任商量。主任也不清楚肝源这个问题,很难讲的。

调查员:那你们今年做没做啊?

医生:我们做很多啊!做得挺多的,做了一百多例了,就今天还做二例呢。

调查员:噢,你们这儿供体还可以,比较充足,是吗?

医生:嗯。

调查员:噢~那你们现在已经做了一百多例了?那今年做不了……

医生:我是跟你建议,你要问具体的呢,你到这儿来看一个王教授,王振新的门诊,好吧?

调查员:价格你能跟我说一下吗?价格

医生:我不清楚。具体你还是要问那个王主任。

调查员:噢。另外供体的来源也不太清楚是吧?

医生:不清楚,不清楚。

调查员:呃那你们就说,每周都有做的?

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你们现在(今年)有没有做了二百例吗,到现在?都快年底了

医生:我们就,我就这么跟你说,在上海,我们前三名的。

调查员:噢,在全国啊?

医生:上海。

调查员:噢,那就这样吧,好吧?

医生:你有任何问题你还是问王教授,好吧?

调查员:好啦,谢谢你啦,再见

……

 

附件23   上海华山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2017-03-07 (2152887174)

内容提要:

  1. 去年做了一百多例吧。也有的人刚来就可以直接做。
  2. 过了年一直做,从来没有间断过。
  3. 每天有做,常规开展的。

录音内容:

医生:喂?

调查员:喂!您好!您这是华山医院吗,上海?我是病人家属啊。那个钱建民是不是还在你们这个医院做这个手术啊?

医生:噢~,不清楚啊?你要不明天再打过来吧!我是值班医生,好吧?

调查员:值班医生,那我想问你啊,咱们现在这个医院还在做肝移植吗?因为我有一个家属准备要去做肝移植。因为我一个朋友以前在这个医院做过,所以呢就想问问。

医生:做的,做的。我们周三周四周五都有门诊的,要不到时你过来门诊,你或者直接来病房咨讯。好吧。

调查员:因为我 ,离这挺远,我不在上海市,我常州的,所以我还得先问一问,咱们现在还做不做,要做我就过来。

医生:做的,做的,现在做的。

调查员:做的,做的多吗?就是说,等待的时间得需要多长时间呀?快不快呀?

医生:嗯,这个不好说的,我们去年做了一百多例吧。然后就是,基本上就是,这种就要看机会,如果也有的人刚来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做。就要看,看情况。

调查员:就是咱们这,现在就是,过了年一直在做,是吧?

医生:一直做,我们从来没有间断过,好吧。

调查员:噢,每天都有做哈。

医生:每天,基本上就是,有做~,现在一直常规开展的。

调查员:常规开展,你说的常规什么意思啊?就是每天都。 。 。

医生:常规就是,我们就有这一项东西,我们就一直在做,我们不是说什么今天做,明天不做的,我们是常规都有,基本上就是一直就有这个专业的。

调查员:噢,就像咱们这个每周能做多少例?我要去了,那肯定等的时间短。

医生:你如果是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到时候在门诊咨讯好吧,不跟你说了。

 

附件24   江苏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主任王平

2016-07-24(+86+13951873090)

内容提要:

  1. 我们都经常做,这是我们常规的一个东西,我们每个礼拜都要做,放心
  2. 价格大概五十万人民币左右

电话内容:

……

王平:喂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您是省人民医院的王平主任么?哎我是那个常州的

王平:哪位?

调查员:哎我是那个常州的,这个,我有个侄子啊,他那个肝硬化晚期,他想做那个换肝。

王平:呃

调查员:他现在在香港,我现在也在

王平:你那个电话好像是国外电话?

调查员:我现在也在香港呢,因为什么呢,因为我去看他去了,我看他现在精神不太好,我,我说不行的话咱们就回去那个做换肝吧,现在其实我给你打这个电话的意思呢就是想问问咱们这个医院现在还做不做了?就做的多么?就是回去以后,我能等待多长时间?想问问情况。

王平:可以,没问题,你来就是了,直接找我,好吧。

调查员:啊,你说什么?

王平:……直接找我,可以的,我们都经常做,这是我们常规的,常规的一个东西,好吧

调查员:哦哦,就说等待时间大约多长时间呢?

王平:你来我给你细谈,这个这个你还要想办法的,不是那么简单的,好吧

调查员:噢不是,不是说来了以后马上就,就可以那个做的哈 就是,要等一个月呀两个月的?

王平:我要...了解血型,了解病情,然后再和你...

调查员:他是,他是B型血。

王平:B型还可以,B型相对还好一点,O型最困难。

调查员:B型一个月能能能等到吗?

王平:应该有希望。

调查员:有希望啊

王平:你把情况啊,血型情况给我,我来给你安排。

调查员:就咱们,就说我,我呢要回去我这样子我先把他病历拿回去给你看看,然后呢如果需要什么时候做,让他再再回来是不是这样比较好一些?

王平:哎,可以可以....好不好?好吧

调查员:就咱们今年做的多吗?咱们今年

王平: 我们每年做这个很多,你放心啊,人你知道了。

调查员:呃但他们有的医院....你多排几个队吧...看看哪个医院做的多,你就等的时间短。

王平:你如果确实要很着急,你跟我先碰面,我来给你想办法,知道吧?包括上海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一个体系里面的嘛!我尽量帮你去想(办法),好不好?

调查员:噢噢噢噢,就说咱们这个医院就说技术没有问题,都是你说,呃。

王平:这是一个很成熟的技术……

调查员:……就说咱们经常可以,经常做这种手术等于说

王平:我们每个礼拜都要做,放心。

调查员:喔。

王平:嗯,嗯。

调查员:每个礼拜都能做,那那说明技术很好了那就说。价格能给我说一下吗,大概大概?

王平:五十万。

调查员:呃五十万?

王平:我们...大概五十万左右吧,五十万人民币

调查员:就是像这个住院以后,一般正常情况下,多长时间能出院呢,我也考虑到派人能给他,就家里

王平:一个月左右吧

调查员:一个月左右哈,那行,那行,好嘞,谢谢您啦

……

王平:你来的话需要的话我们再仔细谈吧,放心吧。

调查员:...等我回去的时候打吧,我现在用的当地的手机香港的手机....

……

 

附件25   江苏省人民医院_肾移植_医办

调查员时间:2017年2月19日10:37:11

调查员对象:肾移植医办医生人员接听电话(+86+ 25_68136851)

内容提要:

  1. 多的时候有四、五台,少的时候有两、三台。
  2. 在省内应该是最多的了,跟上海比肯定少了。
  3. 死囚犯签了器官捐献,那就去取呗。
  4. 那我可以在他没有死,刚死时候还没死的时候把它取出来就捐了就捐了了。
  5. 肾源取过来,谁能保证它一定是捐献的,就是死囚的,谁知道肾源取过来是啥

电话内容:

……

医生:喂,你好,肾移植

调查员:您好,您这是江苏省人民医院的肾移植科

医生:对

调查员:哎,哎我是无锡的,我想问一下,咱们这个肾移植,现在一直在做着吗,可,可以做吧,可以做,那个就说去了以后大约能等多长时间能做上呢?

医生:你得先过来找主任看,看完之后留个联系方式,有肾源了就会通知你过来配型,配型成功就可以做

调查员:象咱们去年这个肾移植一年能做多少啊?一年这个肾~

医生:(清清嗓子)具体我也没统计,他们,他们组的人应该

统计,我不太清楚。

调查员:他们组,你不是这个组,你不是肾移植吗?

医生:是啊,但是我是,我本职专业是胸外的,我只是过来聆案呢。

调查员:噢你是,帮他们值班的是吧?

医生:对。

调查员:噢就说这个肾移植一直,一直在做呢,做的,做的量呃还是比较大的吧,比较多的吧?

医生:相,在省内肯定算的上比较多的..(调查员:噢,你说哪个,你说哪个)....在省内应该是最多的了,它要跟上海比肯定比上海少了。

调查员:最多,最多你说大约一年能做多少像咱们这个医院?

医生:这我也没统计过,我看他们一两个星期就做呃一大堆,两个星期就做一大堆。

调查员:噢两个星期做一大堆,就是一年----

医生:...具体的我没统计过,看他们基本上每个星期都有手术,那象这样的,一年也...多少例啊

调查员:每个星期能有几台像这个像这种肾移植啊

医生:多的时候有四、五台,少的时候有两、三台

医生:这具体的你如果想过来的话你就过来找主任聊聊么

调查员:主任是谁呀

医生:大主任是我们副院长,我们的院长叫啥名字来着我给忘了...(调查员:顾,顾院长啊,顾铭(音)啊.)对,一个院长是我们最大的,下面你来的话可能只能找到韩主任和,呃韩主任吧

调查员:噢,没有他们的电话哈

医生:嗯没有,我这边没有,一般都是他们过来到办公室,天天他们人,天天都在,你来了基本上能找到,除了周六周日,周六周日早上也在...基本上每天----

调查员:那那个去了之后,住院床位紧张么

医生:只要有肾源就能,就能呐,实在不行,借别,借前组的 床也能借一点儿啊

调查员:喔就咱这一个病区有多少张床位啊这一个病区呀

医生:一层楼大概有接近五十张,但是它那个肾移植的就后面,后面是它的,大概也要有一半吧,二、二十多张吧

调查员:啊你说什么

医生:...因为你来了之后,你要住在这里,你天天就住在这里干等啊,也不是的,它是让你带一个加床在这边,然后抽血,然后这个有肾源了才通知你过来,然后你直接检查这样的话就省了很多时间,要么你要有肾源了你再过来再办住院,再...时间就超了...

调查员:那这个取的话不是到本院来取,就在哪个医院就在哪个医院取完,把供体拿回来

医生:我们去人把它取了然后拿回来的

调查员:我听他们说就是.像过去那种死囚犯那种还能用么....他们说那个身体健康哎

医生:死囚犯? ....这个我倒不,我没去取过,我没去取过,我那个,他死囚犯现在给不给啊,如果死囚犯临死前签了那个器官捐献的话那么和一样的么他们也捐献的话就就去取呗,如果没捐献怎么能嘛

调查员:就说像那个像那个监狱里那个现在还可以去取么

医生:啊

调查员:监狱的,监狱里的那个呃死囚犯

医生:对啊,那一样啊,就是他虽然是坐监狱判死刑的,但之后还得看他呢,这死前他说我死后我愿做好事我把身体器官捐了,那我可以在他没有死,刚死时候还没死的时候把它取出来就捐了就可以了吧~一般如果有如果有就,如果有愿意捐献的它会通知我们,我们,我们会去取的。

调查员:噢那就说像这种,监狱里,他要愿意的话那咱们医院也可以到监狱去取这个供体是吧

医生:对,他,他如果愿意捐就和正常的器官捐献是一样的,属于一个流程哎----

调查员:...那咱们现在还可以到那种,监狱那种死囚犯去取这种供体啊

医生:这我倒不太清楚了,因为他,如果他愿意捐的话不就和正常人死亡愿意捐献一样的嘛,同一个程序....这个

调查员:您,您,你也做这种移植----

医生:肾源取过来,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谁能保证它一定是捐献的,就是死囚的,谁知道肾源取过来是啥,一般都是有人愿意捐,然后医院取供体,取出来之后然后供体给我们医院,就是这个程序

调查员:噢那谁,谁在,就专门是不有管这种联系这个供体的医生啊你们这儿

医生:没有。

调查员:没有专门联系的,就是,就是,那那谁在做这个----

医生:那是他们就通知我们,就是我们就,我们就在等,……

调查员:就咱们这个肾移植做了有多少年了

医生:多少年了?

调查员:嗯?

医生:让我看看,韩主任出生于,韩主任光来这边就二零零二年就已经在...肾移植这边主任了,到现在多少年了,

调查员:那就是韩,韩主任来了开展的

医生:不光韩主任他到这边已经十五、六年了

调查员:就说他,他零二年来了开展的这项工作是吧

医生:不是,他是来,来这个之前就已经有这个东西了,他,他来了已经十五、六年了。

医生:直接来外科楼,直接找他......挂他们专家号也行

调查员:...你这是多少楼啊

医生:十三楼(调查员:几层啊)外科楼,外科楼十三楼

调查员:...十三楼几,几层到几层啊

医生:就十三楼,哦不,我楼层是二号楼,它在十三楼层

调查员:噢,二号楼,十三层,等于说是吭,我以为13楼呢…哦,好嘞…那行吧,那我明天吧,明天我在跟他们联系一下然后具体怎么做…谢谢你啊,您贵姓…

医生:哎你先找主任联系,弄好了再那个对吧……

调查员:噢您贵姓啊这个大夫?

医生:我?我不是他们组的,你来了之后再找我也没用,我是泌尿组的。

调查员:哦,那我不跟你说了,我问你不问你,哎,对了,这位大夫,我还在网上,因为我这个医院,我要到网上去查一查……我突然发现你们医院有一个什么肝移植的一个大夫被,被病人给捅了,捅了好几刀,是有这事儿吧?

医生:有,你去那个我们的官网上,官网上已经给出答案了。

调查员:对呀,我看了,我看了,哎,我说这个医院怎么回事啊,医生给捅了……好像是做肝移植的一个大夫是吧,不是做肾移植的?

医生:对,是肝移植的孙,孙主任,那个他让人不要号贩子贩他的号了,号贩子不要贩了,然后人家,那个号贩子不同意就把他打了他~

调查员:那号贩子这家伙也不要命了,他打了人家他不得死呀,他这一分钱也挣不了了。

医生:他不是已经被抓起来了吗?

 

附件26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移植大组值班医生-

017-04-19(+86-51267972185)

内容提要:

  1. 问:以前监狱的器官供体现在还能用吗?答:用啊。
  2. 问:可以帮病人找监狱的吗?答:这个事,不是我们帮你找,是他如果有肾源的话会通知我们医院的。 ……配上了就可以用,。

电话内容:

调查员:是苏州大学附属第一附属医院?

医生:喂?

调查员:胡林坤大夫在吗?

医生:谁?

调查员:胡林坤

医生:不在。

调查员:我是常州的,我想问问咱们肾移植还在做吗?

医生:做啊,在做的。

调查员:我就像要我一个家属来做。问问来这等多常时间能做上?

医生:你就是先预约,有肾源的话要配型的。如果配上的话,合适的就做。都是这个程序。

调查员:我想问你,象以前在监狱的,判死刑的,现在还能用吗?

医生:用啊。

调查员:还可以用?

医生:对。

调查员:那好啦,那去了,病人有要求,想用监狱的,可以帮助找,是吗?

医生:这个事,不是我们帮你找,是他如果有肾源的话会通知我们医院的。然后我们看他什么血型啊,生什么的,然后根据他们排队的人预约。预约的,和预约的人配一下。看情况,配上的话就用。不会说,因为你想用这个肾的话,就专门给你找这个肾。能用的话,不错了,还用专门给你找吗?

调查员:噢,是这样子。如果监狱那边的血型和你们这边配上了,就通知你们去取啊?

医生:对。

调查员:一般住院多长时间?

医生:一个月吧。

 

附件27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_肾移植病房_岳医生
2016-11-15(+86+ 532_82919529)

内容提要:

  1. 我们今年做的,全国都排名前三了
  2. 我们这边优势就是肾源比较充足,一般呢就是运气好可能两周···一般都比较快
  3. 我们有专门的捐献的机构,肾源比较丰富

电话内容:

……

医生:(电话录音放送:青大附院,我们将为您提供二十四小时-----)......

调查员:....哎,你是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哈

护士:嗯对

调查员:你是肾移植科,董,董震(音)主任在吗?

护士:他不在,你明天早上八点以后再打啊。

调查员:呃我想问您哪,就是那个我呢有一个家属想去做这个肾移植,您那儿还可以做吗?

护士:可以做啊!

调查员:可以做哈,噢那太好了,就说呢现在就我要去了以后,大约排队的多长时间呢?

护士:这个不知道,你的跟大夫联系....

调查员:我就想问问现在做的多,每周都在做吗?

护士:基本上每周都在做吧。

护士:...你等等啊!

(换人接听电话)

医生:喂,你好!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你好你好,我一个朋友哪,想做这个肾移植,您那儿刚才护士说还可以做哈,就说我想问问价格多钱呐?

医生:呃行,那~四十万,四十万左右。

调查员:噢四十万哈。就是我还想问呢,就咱们这儿是,咱们这儿,它山东有好几个医院都做的比较多哈,就咱们这个医院今年做的还可以吧,做的还多吧?

医生:我们今年是全国排名前三了,我们今年做的,全国都排名前三了。

调查员: 嗯,就说,就说咱们做的还比较多,排队大约

能做多少,等多少时间?

医生: 这个不好说,这是运气。有的,因为我们这边肾源比较充足,这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这边优势就是肾源比较充足,一般呢就是运气好可能两周,有些人运气好两三周就做到了,就等到了。要运气不好可能两三个月都有可能,有可能,但我们这边肾源比较多,...一般都比较快。

调查员:噢都是通过红十字会是吗,红十字会哈?

医生:啊?

调查员:都是通过红十字会捐献?

医生:啊不是不是,不是,我们这边有,他们有专门的 捐献的机构,所以他们这边有专门的协调员。这边等于我们这边做的这个呃捐献这一套系统做的,做的比较成熟,捐献的,这些人,所以我们肾源比较丰富。

调查员:您贵姓啊,那我找你您贵姓?

医生:呃我姓岳,我姓岳,

调查员:岳飞的岳是吧?

医生:啊对,岳飞的岳,对。

 

附件28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_移植科_王医生

2017-02-11(+86 53282919528)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儿器官比较多。
  2. 们捐献有三百个肾,但是只做了一百六十例,其余的送到上海那边。

电话内容

医生(男):喂,你好。

调查员:你好,请问那个黄医生在吗?

医生:喂?

调查员:你好,请问黄涛医生在吗?

医生:不在。

调查员:不在呀?

医生:嗯。

调查员:哦,那什么时候会在呀?

医生:嗯,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吗?什么事,说。

调查员:就是,外院的,从安徽医科大这边跟你们这边去问那个肾移植的事情。

医生:嗯,你说。

调查员:他不是那个什么登记什么的吗?

医生:对,需要登记。

调查员:哦,你们这边对外面的病人是个怎么一个程序啊?

医生:外院的,外地的尽量照顾,来了就给你们查完就给你们登上,尽量照顾你。

调查员:我们就说是多家医院排队吧,看哪里有机会,就是这个意思。

医生:嗯,可以呀,我们这儿比较多

李強(男):你说肝移植还是肾移植?

调查员:肾移植

医生:肾移植呀?

调查员:嗯

医生:我们捐献是有三百个肾,但是只做了一百六十例

调查员:一百六十例?那不是还可以送给别的医院哦。

医生:对对对,我们就是送到上海那边

调查员:那行啊,这样登个记就有可能就比较有机会吧,那老师请问你贵姓啊?

医生:我姓王

调查员:哦,王医生,那如果是到门诊是挂谁,怎么挂啊,挂肾移植还是……

医生:随便挂一个号,然后上来找我就行了。

调查员:哦,找你就行了啊?

医生:随便挂一个也行。

调查员:那最好是有个人找当然好,毕竟我们是外院的……

医生:青岛市黄岛区啊叫西海岸……

调查员:这个我知道,你们的……

医生:哦,直接到A栋13楼我们这儿肯定有大夫,说你是来……

调查员:那我要是今天去跟你联系要找你哟。

医生:对对

调查员:那你是下个星期是哪几天……

医生:没有,你来了后直接提我就行了,找王大夫就行了

 

附件29   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_肾移植科_医办焉杰克医生
2016-12-20(+86 531-85875622)

内容提要

  1. 今年肾移植做了130例
  2. 山东省我们这做的比较多,都几乎全是异体的。所以就是这个外来的肾源。
  3. 今天我刚下了手术台,今天我们做了俩(2台),明天我们还有俩(2台)。
  4. 我们在十三楼,最高那个楼,一层都是移植科。

录音内容
……
焉杰克:喂
调查员:哎,您好,这是那个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吗?
焉杰克:对

调查员:哎,这位大夫,我想问您一下,我去那个齐鲁医院哈,因为我一个家属呢他那个想做肾移植哈,他说他那儿现在好像那个做的也不多,他说你到山大那个二院去问问吧,结果我就打电话过来啦,我想问咱们这儿做吗?
焉杰克:嗯。

调查员:做哈?
焉杰克:对,我们这移植科,肾移植科。

调查员:那就说咱们今年做的多吗?咱们今年这个情况……
焉杰克:我们做了,一百,一百三十个吧。

调查员:是吧,现在……
焉杰克:嗯,因为我们这儿做的比较多,山东省我们这儿做的比较多,特别是这种,因为他很多医院可能做的多,他很多都是亲属的,因为我们这儿做亲属做的很少,我们大部分都是异体,所以我们今年做了一百多,都几乎全是异体的,所以,所以就是这个外来的肾源,所以呢,所以我这等待的名单肯定相对来讲也,也都是慕名而来的,全国各地的

调查员:哦,那你说……
焉杰克:今天我刚下了手术台,今天我们做了俩(2台),明天晚上我们还有俩(2台)

调查员:噢,就是去了以后床位不会太紧张吧?
焉杰克:还好吧,我们50多张床位呢

调查员:噢我想问你这住院多长时间,一般正常情况下,一般住多长时间就能出院呢?
焉杰克:有的医院是要求两周出院,但是我们医院要求必须住满,做完移植以后必须住满一个月,因为我们一个月之内的风险是比较高的。

调查员:哦……
焉杰克:所以我们,我们,我们,我们科相对住院时间相对来讲比较长

调查员:哟,那你们……
焉杰克:因为我们,我们是觉得为病人考虑,因为有很多病人说,两,两个礼拜出院以后行了,你再出现问题那是你自己在家的事,我觉得,我们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调查员:哦,那作为你们来讲……
焉杰克:好吧?

调查员:那,那行,价格,您能大概的说一下价格吗?
焉杰克:嗯,这个不方便。

调查员:不方便哈
焉杰克:好吧

调查员:那行,那就这样吧,我给病人说一声哈
焉杰克:嗯,好,好,再见,好

调查员:那个啥,就让他过来排队,您贵姓啊,找你吧
焉杰克:你,你直接上我们科来就行,我们在十三楼,最高那个楼,十三楼,哎,你打听肾移植科来就行,我们每个大夫都可以。

调查员:呃,就是那十三层一层都是你们移植科的?
焉杰克医生:嗯,对,对

调查员:那如果要找您的话,您贵姓啊?我让他找您
焉杰克:我姓焉,我姓焉,心不在焉的“焉”

调查员:哪个焉?
焉杰克:心不在焉的“焉”,找我,找谁都可以

调查员:呃,对,对,行,谢谢您啦,好,再见哈。
焉杰克:嗯,嗯,再见。

 

附件30   山东省千佛山医院_泌尿外科_肾移植值班医生

2017-03-31(+86 53189268575)

内容提要

  1. 我们医院有专门的器官协调员,是他们去联系供体;
  2. 我们有两个病区,一共七十多张床位,一年加上亲属的话能做一百多台(肾移植)。技术很熟练;
  3. 肝移植三十左右吧,全省第二。

电话内容

……

医生:你好。

调查员:哎,你好,这是千佛山医院吗?

调查员:喂?

医生:你,你是…你找哪个?

调查员:我是烟台的,我是烟台的,我想做肾移植,您这儿医院做不做呀?

医生:呃,做肾移植呀!

调查员:哦,做哈,哦那太好啦。

医生:对。

调查员:就是我要病人过去的话,大约多长时间?能等待多长时间呐?

医生:你说排队是吧?

调查员:呃,排队,排多长时间呀?

医生:排队,你,你是什么血型呀?

调查员:B型,B型的。

医生:B型血,B型血~B型血还稍微快点,反正也要等一段时间,不好说。

调查员:不好,就等一段。你说多,多长?一个礼拜俩礼拜呀?还是多长?

医生:呃,等多长时间,有的快,有的慢

调查员:就是你们医院自己决定不了这个供体吗?

医生:供体,我们是联系的,有人捐献了我们才能给你做

调查员:就是你们医院自己联系等于说?

医生:对,我们自己……这个供体也是那个我们医院有专门就是那个器官协调员,他们去联系的

调查员:哦

医生:他们去联系的。

调查员:哦…这样子,那,那就像咱们这个医院一年做的多吗?就像咱们这个医院?去年做多少?

医生:一年,一年加上亲属的话能做一百多台。

调查员:全是捐献的了哈,捐献的有没有老人呀,像这种岁数大的这种,能不能保证他……

医生:老人的一般都排除在外。

调查员:哦,排除在外啦,哦,都是年轻,年轻人的。

医生:对,最多有五十多岁。

调查员:哦,那就说,还,你们这儿有个主任叫门主任是不是?

医生:嗯,门同义,门主任。

调查员:他,他现在还在这吧?

医生:他今天,他出差了今天,今天晚上刚出差。

调查员:哦,就说他还在这个医院,还在做这个肾移植手术哈?

医生: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听说他技术不错的,听说技术不错嘛

医生:我们这儿做,做的例数很多,技术都很熟练。

调查员:哦,那你们做了多少年了,像你们这个,这个肾移植?

医生:多少年了,也没具体统计过,反正是做了好多年了反正是。

调查员:就是说基本上都比较成熟了,都,都做的

医生:对,很熟练,技术很熟练,对移植没有问题

调查员:就说那个,我想问大夫,就说咱们这个医院要是过去住院紧张吗?床位?

医生:住院?床位现在还可以

调查员:哦,现在可以,就像咱们这个肾移植就这一个病区吗?

医生:肾移植这边加起来,床位挺多的,这边七十多张床。

调查员:哦,那还不少,就一个病区七十多张床位,那么多呀?

医生:对,我们,我们是两个病区,两个病区一共是七十多张床。

调查员:两个病区七十多张床,哦,那差不多,我以为一个病区那么多张床呢,咱们这个医院光做? …另外我有一个朋友还想问一下,咱们光做肾移植,做不做肝移植呀?咱们这医院?

医生:肝移植,肝移植也做,但是,肝移植怎么说呢,肝移植它毕竟供体少。

调查员:哦,就是…

医生:这边也做,这边也…

调查员:哦,就是…

医生:也,也很成熟反正是

调查员:三十左右,哦,也不算少了哈?

医生:对,全省第二,反正是

调查员:噢,那个我跟家里商量一下哈,然后那个如果…

医生:行,门主任是周二,周二上午跟周三上午(调查员:呃)门诊,然后王主任是周一全天门诊

调查员:那你说周二周三是谁门诊?是你呀?

医生:门主任,门主任门诊,门同义门主任。

调查员:哦,周二周三是门主任门诊哈,哦,好

医生:对,对,周一是王主任,王建宁王主任门诊。

调查员:好,好嘞,好嘞,我知道了,哎,谢谢您啊,好,再见。

 

附件31   山东省立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2017-04-07(+86 531 68776161)
 

内容提要

肾移植做的很多,今年己做了50多例,住院时间一个月,夲病区有20多张床位。

录音内容

护士:喂你好。

调查员:你好,这是那个山东省立医院啊? 这是山东省立医院啊?那个孟主任在吗?

护士:噢,不在。

调查员:他去哪里了,手术去了?

护士:嗯,对。

调查员:噢,那天我找他也在手术,你们最近是~我找他要做肾移植,就是你们最近肾移植做的挺多是吗?

护士:嗯,对。

调查员:因为我那天~

护士:那个什么吧,你以后打电话一早打,八点上班那个时间段打,他一般都在。

调查员:就像咱们这个肾移植是不是比别的医院做的多呀?据说咱们山东好几个医院在做

护士:啊,对的,是。

调查员:好几个医院再做哈,就说就像咱们肾移植一年能做多少这种肾移植啊?

护士:这个不确定多少例啊。

调查员:大概吧,大概,我心里有个数,看看~

护士:做50例吧。

调查员:啊?

护士:做50例。

调查员:你说那个肾移植才做50例啊?

护士:对。

调查员:啊,你说今年做了50多例了哈?

护士:对对对对对。嗯。

调查员:您这儿医生都去做手术了吗?

护士:对,是这样,嗯。一般外科医生很少有在的,都去手术了。反正你到时候五点打也行,早上起来打也行。

调查员:嗯,那就谢谢您了,好,再见。

护士:嗯,好,再见。

 

附件32   山东省立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2017 -04 -08(+86 531-68776161):

内容提要

  1. 今年做了不少啦,这两天做了好几个
  2. 你来我们这儿挺快的
  3. 問:异体的,一般都是死刑犯和炼功人的异体是吧?答:对,以前是。
  4. 知道以前用的死刑犯和炼功人的那种供体。

录音内容

……

护士:你好,肾移植。

调查员:你好,肾移植,是山东省立医院吗?

护士:对。

调查员:哦,那个我呢,想请问您一下,咱们那个现在医院做不做肾移植啊?我有一个家属想过去做。

护士:做呀。

调查员:做哈,就说现在排队的人多不多呀?

护士:你是做亲属的还是做什么?

调查员:做异体的,我家里没有人那个捐

护士:多呀。

调查员:啊。

护士:多呀。

调查员:对~今年也做的很多吗?今年已经开始了。

护士:呃,做了不少啦!这两天做了好几个又

调查员:除了肾移植还做肝移植是吧,都做你们这儿哈。

护士:做。

调查员:因为咱们你看现在山东哈,这么多医院在做肾移植,所以我就想了解一下哪个医院做的多呢,我就到那儿排队吧,就可能想着快点做的快一点。

护士:你来我们这儿挺快的,反正。

调查员:就是像以前那种司法的那种,死刑犯那种还还能用吗?像那个?以前不是都用那个…

护士:什么?

调查员:就说,就是以前呐,就是在一五年以前不都用的死刑犯的和炼功人的,现在还能用那个吗?

护士:现在不能使了。

调查员:不行了哈,现在,因为以前不是各个医院都是用的死刑犯的和炼功人的都是用的这种吗?那那我的朋友在这做的时候就用的那种,炼功人的,所以他做了以后身体特别好,就说现在你说不能用了吗?

护士:不行了。

调查员:不行了哈,(护士:做不了啦。)有几年不能用了?

护士:有两年了吧。

调查员:两年不能用了,就原来咱们医院也是用的,跟他们其它医院也是用的这种…

护士:对,有这种的,也有亲属的,都有。

调查员:哦,亲属那是例外啦哈,就说像这种异体的一般都是那种死刑犯和炼功人的异体是吧?

护士:对,以前是。

调查员:哦,那就说他那个像那个供体取的时候像以前那个,都是在咱们医院取还是在监狱去取?

护士:我还真不知道这个。

调查员:不知道哈,哦(护士:对),反正知道用的这个死刑犯和炼功人的那种供体你知道那个啊?

护士:嗯。

调查员:那行吧,就这样吧我明天不行,我看礼拜一吧,我打电话给孟主任再问问孟主任好吧?

护士:可以。

调查员:哎,好嘞,你这里就是一个护士办公室,有医生办公室吗?电话?

护士:这就是医生办公室电话

调查员:哦,这就是医生…你们没有,就是护士和医生在一个办公室呐哈?电话?

护士:啊,对,我们办公室在一块。

调查员:哦,那您,哦,您是医生哈?

护士:我是护士。

调查员:哦,那行,没关系,就说我问了解一下,那就这样吧,谢谢您啦,好,再见!

护士:好,拜拜!

 

附件33   济南军区总医院_泌尿外科肾移植_医办医生

2017-04-08(053151665311)

内容提要

  1. 去年做的有二、三百例
  2. 这种东西都是所里面安排的,我们都具体不知道排多长时间。

录音内容

医生:喂?

调查员:喂,请问咱们济南军区总院吗?

医生:嗯。

调查员:你好,济南军区总院吗?

医生:嗯。

调查员:咱们这可不可以做肾移植啊?

医生:妳說,说什么?

调查员:肾移植,能做…

医生:可以啊!

调查员:啊?

医生:能做啊。对。

调查员:排队大约多长时间呢,能够做上?

医生:这种东西都是所里面安排的,我们都具体不知道排多长时间。

调查员:喔,排多长时间不知道喔,就是说,咱们现在,就是咱们这个医院山东做的还算比较多的嘛?

医生:不知道其他医院做多少,反正是每年做一百多例吧,二、三百例。

调查员:呃,做多少?三百例啊?

医生:二、三百例。

调查员:喔,那你说咱们去年做的有二、三百例是吧?

医生:对。

调查员:你说今年,咱们已经开始做,做了多少了,做的多吗?

医生:今年没有统一的,最后才统计呢,每年都最后统计~

调查员:喔,行,那就这样吧,那谢谢你了啊,你忙吧啊,好,再见,再见。

 

附件34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器官联系人李医生(李法成)

2017-04-18(18660597760)

内容提要

  1. 用不上半月能做手术
  2. 有时每周做2台
  3. 我们主任做这个手术,做了将近2000例了。
  4. 今年已经做五六十例了。
  5. 以前监狱那种供体,家属同意捐的,就可以用,这种供体有。
  6. 与监狱有单独的联系,他们那边由红十字会操作流程,我办不了。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您是毓璜顶医院的李大夫、李医生吗?唉?您好!喂,听到我说话吗?

李医生:我听到。

调查员:……我就打听打听这几个医院,哪个做的好一些,做的多一些,我尽快的回来能做上。

调查员:就是就是。我就想问,去了之后大约能等多长时间能做上?

李医生:什么血型?

调查员:他是B型的

李医生:你是哪里的人?

调查员:我是德州的。

李医生:噢。是什么血型?

调查员:B型,AB的B型

李医生:噢。 B型啊? B型的,多,可以,很快。

调查员:大约多长时间?我希望回去不要等太长时间就能做上。

李医生:嗯~~,B型的,我们这几个B型的刚做~~,半个月吧。

调查员:住多长时间能出院大约?

李医生:你要是赶的时间巧的话,他的配型,要是能出来配型,很快的话,如果巧了的话,有可能用不上半个月。

调查员:用不上半个月做完手术就能出院了?

李医生:不不,不是,用不上半月就能做手术。

调查员:做完手术,住院大约能住多长时间?我得考虑家里要不要陪人哪,或者找护工哪。

李医生:如果恢复正常的话,十天左右。

调查员:那是不是去了以后就找您啊?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

李医生:我姓李。

调查员:李大夫就行?

李医生:可以。

调查员:我觉得你说半个月,那我要回来半个月做不上怎么办?就这个问题。

李医生:半个月怎么样,主要你现在没有配型。你要有配型的话,这就快。医院配型出来得好几天。

调查员:你说咱们医院现在一直在做着吗?今年一直在做着肾移植?

李医生:一直在做啊。

调查员:是吗?就是每周都有做?

李医生:我们主任(柳东夫)从88年开始,做了将近2000例。

调查员:那么主任姓什么?

李医生:姓柳。

调查员:柳主任啊,那我知道了。李大夫,您不能给我说咱们医院一年能做多少肾移植吗?

李医生:就是做三百例,或者做二百例,这个事情有关联吗?

调查员:我刚才跟你说,你做的多,我心里就踏实。

李医生: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主任做这个手术,已经做了二千多例了。再说这个手术,是一个极其简单的手术,也不是什么很复杂的。

调查员:今年做了多少?今年做得多吗?

李医生:今年做多少?现在有五六十例了吧。

调查员:价格你能给说说吗?大概的。

李医生:价格,价格,你连电话,我们不说钱。

调查员:哦,那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不愿意说,就算了。

李医生:因为国家规定,器官不能买卖。

调查员:你说咱们供体都是很健康的吗?这个都没有问题吧

李医生:关键是,你来时给你抽血检查,就是说检查前,你没有乙肝、梅毒、艾滋病的,做完手术就有了,那我们要付多大责任?

调查员:就是我们现在这个供体,他们还有的说,跟医生说说咱们找以前那种死刑犯的,反正都死刑犯了,反正要枪毙了,他们就都健康,那种现在能用吗?还能找到吗?

 

附件35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_肾移植_医生单振飞

2017-04-25(+86 535 6691 999)

内容提要:

1. 我只能告诉你比去年还要好呀(去年做了二百多例)

2. 我们这儿等很短时间,我们这边很多,其他省份的病人都在我们这里住着。

3. 到时候给你安排刘东富(音)教授亲自做。

电话内容:

……

医生:(录音放送:烟台毓璜顶医院,查号...)哎!

调查员:哎你好,请问你是泌尿外科的大夫吗?

医生:噢什么事,你说?

调查员:安徽,安徽,因为安徽医科大它一年做的很少,然后他就推荐到你们毓璜顶医院来问。

医生:是不是安徽到这边来做手术,是吧?

调查员:对啊。

医生:啊好嘞,你需要,你需要,你是什么血型?

调查员:不是我,家里人,啊。

医生:家里人什么血型?

调查员:那个AB的B,B型

医生:啊啊,那你就要来配型,先来配个型。

调查员:我知道,配型当地配了。就你们这边再要配就没有关系,但是现在关键是想问一下,你们那边等的病人多不多,等多久哦?

医生:我们这儿等很短时间,我们这边一般等很短时间,我们这边很多,其他省份的病人都在我们这里住着。

调查员:我是听说你们这儿很多,其他省份都到你们这里来,就是说你们这边相对来讲,就是那个做的进程会比较快,你刚才给我说等多长时间?

医生:对,我们这儿-----很快。

调查员:噢,那你给我说不会很久,那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估摸的大概的时间啊?

医生:噢,有的人等七天,有的人等一个月,不一定。

调查员:不会超过三、四个月吧?

医生:啊,不会不会,一般都不会。

调查员:噢,那这样的话你刚才说不太过超过两个来月,那我们就大概心里有数了,是吧这样哈。

医生:啊,对,嗯 。

调查员:大夫请问你贵姓啊?

医生:免贵姓单,单位的单。

调查员:你是单振飞(音)啊?

医生:啊,对对对。

调查员:给我你的电话好不好,到时我看如果有什么事想问你一句,可以发短信啊什么的,可以问一声。

医生:稍等啊,这两天不要来,这两天快放假了。 186 6059 9158。

调查员:哎,你们那个今年去年倒是那个安徽的主任看见你们在网上,看见你们做了一百六十多例,那你们今年还是有这个,这个状况吗?还是就前几个月做的蛮多的吗?听不到喽。

医生: 我只能告诉你比去年还要好呀。

医生:比去年还要好,啊。

调查员:手术主要是你们那个刘主任在做是吗?

医生:对,到时候给你安排刘东富(音)教授亲自做。

调查员:行,行,行,到时候过了五一之后再跟你联系喔...

医生:啊,好了,再见,嗯。

 

附件36   济南军区总医院­_原肾移植科主任倪家连-1+2

2017-01-19(+86-1192017_134231)

内容提要:

  1. 你现在非要做这个,你到上海长征医院去做去!
  2. 原来用的那都不好说了,原来用的那都是犯人的。
  3. 原来哪个医院都是用犯人的多。
  4. 问:那你们原来用的都是法轮功那种的呗?答:对啊。

通话记录

倪家连:喂?

调查员:喂,倪主任啊,倪家连吧,你好!

倪家连:喂?

调查员:我这个病人挺着急,要做肝移植啊。就是说的呢,我问问你呀,就是说的,你现在还在做吧?

倪家连:你找谁啊?你找谁啊?

调查员:我找你啊,找倪主任啊,倪家连啊。

倪家连:你是哪里啊?

调查员:我是青岛。我是那个朋友~

倪家连:我告诉你啊,我告诉你啊,我现在没法回答你们,因为我退休了。

调查员:啊,你退休了,哎呀,那你退休了,那你什么时候退休的?

倪家连:我退休好几年了。

调查员:是吗?那你能不能帮我推荐一个好的医生啊?

倪家连:你现在非要做这个,因为现在很难获得肝源在山东这地方,我告诉你吧,你到上海长征医院去做去!

调查员:那我问一下,就是那个病人帮我,朋友帮我推荐,就是说咱们原来做那个供体说是挺好的,那你们这个供体来源是~?

倪家连:原来的供体很好,现在的供体跟以前不一样了!这多少年前的事了?知道呀,这几年一直发生很大的变化了。

调查员:啊,那你们原来用的是哪儿的?

倪家连:原来用的那都不好说了,原来用的那都是犯人的。

调查员:都是犯人的?

倪家连:现在犯人,现在犯人的不让用了。知道了吧。

调查员:是吗?那你,那你就是在你退休期间,你们用的都是犯人的吗?

倪家连:哎呀,哪个医院都是用的犯人的多。

调查员:是吗?

倪家连:现在犯人的不能用了,国家、国家已经明文规定了,犯人的不让用了。

调查员:是吗?那那个啥,最好是说啥,你有老朋友,做的好的~

倪家连:哎呀,我告诉你,因为我退休了,~现在好多人都退休了,~找医院,别找医生,现在有医生好多都退休了。知道吧,哎,对。我们这一茬子医生都~,我们这一茬子医生都退休了,都老了,都退休了,你现在找年轻的。

调查员:倪主任啊~

倪家连:我跟你说呀,俺都退休了,俺管不了这事了。要是能管,早就给你管了。

调查员:啊,倪主任,你听我给你讲,我跟你说个事,就是说你现在能不能给我联系那种,就是说法轮功的那种?你们原来做的不都是那种吗?

倪家连:现在,人家法院那个,人家不让你用了,你知道吧?

调查员:我知道。那你们原来用的不是那种吗?

倪家连:原来是用那种,但是现在人家不让你用了。

调查员:那原来你们咋用呢?

倪家连:原来那时候国家没出台法律啊,现在国家立法了,你还能白、白用吗?

调查员:啊,那你们原来用的都是法轮功那种的呗?

倪家连:对啊。

调查员:啊。那行。

倪家连:现在国家立法了,不让用了,都是找那个脑死亡的那个病人去。

 

附件37   广西南宁第303医院_肝肾移植_护士办公室

2017-01-12(+86+ 771_2870605)

内容提要:

去年一年肾移植有三百例左右

我们现在住院的病人有一百个左右

移植中心病房紧张,过来的话也要先住在走廊。

一栋楼(十层)有十层,然后我们有九层是属于我们移植中心的。

电话内容:

……

值班:喂,你好!移植

调查员:哎你好,这是303医院肾移植科是吧,移植中心?

值班:哦对

调查员:哦,你们这肾移植和肝移植在一起吗?

值班:我们这里都是器官移植科,什么器官都可以移植的

调查员:我有一个病人哪,我到181去以后,他们说你们这儿做的比他们那儿多。我再问问你们这儿,做的多的话,就让病人过这儿来。咱们这个肾移植现在还一直在做着吧?

值班:对,我们这里最近手术更多。

调查员:噢,像咱们这手术这一年能做多少,去年一年?

值班:呃,好像有三百例左右吧。

调查员:就是咱们移植中心病床紧张吗,我要让他过去,病人过去?

值班:过来的话也要住在走廊先,因为这里也有好多走廊的,你要到时候有病房的话再按着顺序调进去这样子。

调查员:哦,这样子!那你们这个病区床位有多少啊还住在走廊?

值班:噢,我们现在住院的病人有一百个左右。

调查员:那床位呢不够?

值班:噢,对。

调查员:那这个移植中心有多少张床位啊?

值班:嗯……多少张?具体多少张我也没的具体数过,我们有(3、4、5、6、7……值班人员数楼层数)我们有五层楼的病房。

调查员:呃就五层楼都是移植中心是吗?

值班:都是病房,普通病房,不包括那些ICU手术室这些, 五层楼都是普通病房的。

调查员:那你们这个移植中心有几层啊,几,几个病……

值班:呃八层。

调查员:就这一层是移植中心么,就八层的一层是移植中心吗?

值班:一栋楼,一栋楼。

调查员:八层一栋楼啊!

值班:对,一栋楼都是我们移植中心的。

调查员:一栋楼有多少层啊?

值班:呃……有十层,然后我们有九层是属于我们移植中心的。

调查员:噢……那你这一层有多少张床位啊,这可不少啊?

值班:我们也不只是普通病房啊,有一些是手术室啊,还有那个血透室啊,实验室啊,这些,ICU啊也有。

调查员:噢就真正的那个病房就住的病人有几层啊?

值班:五(数楼层数)有五层。

调查员:噢那你那五层里边也有肾移植,也有肝移植,都有是吧?

值班:对,对。

调查员:你说你住了一百个人,现在还不够,住在走廊,那就说你还,没有一百张床位,这五层楼?那你那五层楼大约也有一、二百张床位吧没有问题?

值班:一百多应该有,但是两百就没有了。

调查员:那你这肝移植几层啊?

值班:我们肝移植跟肾移植没有分开的……都是住在病房的,只是做手术的时候他就做他的肝移植这样。

调查员:噢那就混合住呢,就说这个病区里也有肾移植也有肝移植等于是?

值班:不过一般的话肝移植它是会固定放在六楼那里。因为我们六楼也有个护士站,上面它有个病区嘛。

调查员:噢这样子啊,那行,那谢谢你啦。

值班:那你,要是你想了解你可以呃正常上班的时候你打过来然后问一下我们医生吧,因为晚上人比较少

调查员:医生电话多少?

值班:70635……这就是我们医生办的,要不然你可以打到门诊那里,问我们移植专家也可以。

……

 

附件38   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肝移植_医生黄小春

2017-01-11(+86+ 771_2870635)

内容提要:

  1. 等供体一般可能要十几天甚至一个月。
  2. 手术顺顺利的话可能就三十来万喽!
  3. 供体不可能健康,供体是已经死了的,人家家属有爱心, 然后才愿意捐出来,知道吗?这样来的,不是说健健康康一个人,拉过来给你的!
  4. 这个肝呢就是一个二手肝,人家已经用过了。
  5. 我们一年这个肾脏移植做两、三百喽,肝移植的话做三、五十喽
  6. 广州那边也有很多这种很多中心,但是那边没有我们这边,这么充足喽。
  7. 调查员:您说咱们这个供体都是从红十字会过来的吗?
  8. 黄小春:你这种东西,我不方便电话里跟你们讲。

电话内容:

……

调查员:(接线人员:你好,移植科)喂,你好这是303医院吗?

接线人员:喂你好。

调查员:呃你好,那个我呢,我家有一个家属想做肝移植,但是我到那个广州第一人民医院,我找了那个黄达德院长,他说那个他们那儿那个基本不做了

接线人员:稍等一下,稍等一下

调查员:(继续说,直到对方提高嗓门说:稍等一下)

黄小春:喂你好(换人接听)

调查员:喂您好,您是303医院哈,那个我呢,有一个家属呢,肝硬化晚期,想做肝移植,这个但是呢,我到其它医院问了一下,他说你们这儿做的不错,所以呢我就打电话过来了,我也去了181医院,他们现在做的好像也不是太多,所以他……

黄小春:嗯嗯(调查员:您说),噢噢,那你……

调查员:现在还可以接待病人吗?

黄小春:就现在就不方便啦,你明天,你现在哪里人哪?

调查员:你说什么? (黄小春:你是哪里人哪?)噢我在那个深圳住。

黄小春:喔这样啊。

调查员:啊,所以我想问问就是咱们这儿,现在如果过年期间咱们要过来的话,呃是不是就不太接待了这个病人就,你们要放假了

黄小春:可以过来啊,可以过来,什么血型哪?

调查员:他是B型的

黄小春:噢可以过来呀……那个病人,病人方便过来没有 喽

调查员:就说咱们这个医院就说,假如他那个去了以后,大概能等多长时间?我就,我就有个,心里……

黄小春:是这样,那个肝呢我们这里首先一个肝源,肝源什么时候有呢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这里肝源是比较丰,比较充足的,时间,第一个时间肯定是要等待,具体要等待到什么时候,我们会,你过来之后我们把比如说把相应的事情跟你,跟你讲清楚,你觉的愿意,那就进入这个肝移植的流程,那就,那就时间不会一般都是,我也不好说,但是一般都是可能要十几天呀甚至一个月也可能需要的。

调查员:噢

黄小春:基本你前期也需要治疗,可能需要调整一下身体状态呀这样做手术,你本身像这一类病人做肝移植就本身你这个选择做肝移植,肝移植就已经是没有其它办法了是吧?

调查员:对,就是在做手术之前,移植之前先住进来医院是吗?

黄小春:对呀,这要先到医院来然后给你了解清楚情况,之后再跟你谈,一般手术下来的话,从做手术开始啊

调查员:嗯

调查员:对对,像这个住,做完手术一般多长时间,住多长时间就可以出院?

黄小春:顺顺利利的话十来天就可以出院呐

调查员:噢拆完线就可以出院哈?

黄小春:对,不一定要拆完线都可以出院,只要肝脏这块没什么大问题都可以出院……象广州那边也很多这种很多中心,我们跟他们也来往很密集的,但是呐,你们那边没有没有我们这边这么充足喽

调查员:噢就是拆完线,像我们离的远的最好拆完线再走就最好,啊?

黄小春:可以这种,倒是小事

调查员:就像咱们这个,他们都说你们这个医院做的多,像咱们这一年能做多少这样的肝移植啊?

黄小春:呃我们一年这个肾脏移植做两、三百喽,肝移植的话做三、五十喽

调查员:噢,那你说去年一年你们已经做了三百啦?

黄小春:对啊,我们比如说我们肾移植我们一年做了,我们这是一个器官移植中心,我们心、肝、肺、肾、胰腺都做,不仅仅做肝移植而已哦,肝移植只是我们其中一个项目而已

调查员:噢那你说光肝移植你们就做了三百了,去年,一六年?

黄小春:呃去年做了三五,呃三十几例,三五十例

调查员:肝,你说肝移植才做三五十例,你不是说你们这儿做的多吗

黄小春:对呀,一个全国移植中心能做三五十例的以为很多啊,呵呵不多了哦

调查员:你说一年做三五十例就算多吗

黄小春:多的哦,呵呵呵

调查员:他们还有做几百的,好像那个我,我听他们,他们原来还说让我到中山医院,他们说做好几百,一年有的上千什么的,我还以为……

黄小春:没有上千例的,中山医院里一年就一百例那样,但是你也可以考虑去看一下,但是到不到你,到不到你的份喏?

调查员:……那你说咱们肝才做这么点的话,那肾脏做的比肝还多的?

黄小春:肾,一个人有一个肝,肾有两个肝,肾一个人两个啊

调查员:那就肯定比肝还要做的多?

黄小春:对呀

调查员:那现在做肾的也的好几,起码也的上百

黄小春:那你们,再慎重考虑吧啊?

调查员:我再,不是,没关系,我了解一下情况,回去他要愿意的话起码我的过了年再过来是吧,这马上就要过年

黄小春:可以呀,可以呀

调查员:是吧

黄小春:呃呃,那个你看一下你留你电话过来还是怎么样嘞

调查员:呃,我那个到时我跟我外甥商量一下……

黄小春:……因为我在我们中心我就是做肝移植这块的,我是黄医生,到时候我不知道你到时后打到……(调查员:您您您贵姓啊?那我过来找您,您贵姓啊?)我黄医生(调查员:姓黄啊,哎那好)黄,黄小春,黄小春医生

调查员:噢好嘞好嘞,那我就让他,如果打电话找您也行,他要是过来的时候

黄小春:嗯,可以……

调查员:您说咱们这个供体都是从红十字会过来的吗?

黄小春:你这种东西,我不方便电话里跟你们讲,我不知道你有没有 ……

调查员:噢,那行那行,那就这样吧,那谢谢你啊,黄大夫,好,就这样,再见!

……

 

附件39   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黄平华主任门诊ICU

2017 01 24_093502(+86+ 771_2870029)

肝移植可以做,等待时间快的几天,机会很多,会很快的,赶快过来,年前会有会做的,我们做了有8-10年了,肝一年能做几十例,所有的器官心、肝、肾、胰腺都做,实力很强大,任何手术都能做。

2017-01-24

广西南宁303医院_黄平华主任门诊ICU

接听电话(+86+ 771_2870029)

内容提要:

我们所有的器官都做了,肝,心肝肺肾胰腺都做了,都做完了。我们实力强大的很,任何手术我们都能做,一切能做的手术我们都能做。

录音内容:

……

医生:喂。

调查员:哎现在可以了吗?

医生:喂。

调查员:啊现在可以了吧?

医生:说啊说啊,嗯,说吧。

调查员:就是呢,我那个打这个电话呢,就是我一个侄子啊,想做肝移植,想过来做肝移植,就咱们这现在还可以做吧?

医生:是什么病?是什么病?

调查员:他以前是乙肝,现在是肝硬化晚期了。

医生:噢,肝硬化可以,肝硬化做移植效果最好了。

调查员:是吗,所以说呢~

医生:嗯,对对。

调查员:他以前有个朋友曾经在这个医院做过,所以他呢就希望问问如果这儿能做的话他就过来做,是这意思。

医生:可以呀,可以呀~~

调查员:可以做哈,就说咱们去了以后等待时间大约能给多长时间?

医生:不一定的,不一定的,有些很快的,十来二十天就做      了。

调查员:噢,他是B型血,是不是会快一点?

医生:是啊,你看我们有的病号来到这里才五天就做了。

调查员:噢,就是碰了,供体就是不确定性,就是不知道什么样的~

医生:对~,对~~,但是机会,机会很多的,会很快的,肝移植很快的(调查员:噢你说大约也不会超过~)。嗯你赶快过来吧,你赶快过来吧,年前,年,年,年里边都会有,都可能会做的。

调查员:可能会做哈,就说现在你们要过年放假了,是不是过去,过去以后-----

医生:不放假不放假,我都给你讲的很清楚啦,你想做的话就过来,过年都可能会做的上的。

调查员:噢,就是咱们这个医院,就是属于部队医院,这个303属于部队医院,部队医院这个,嗯咱们做的时间长么,技术没有问题吧?

医生:医学没有完美的东西,不是百分之百,我们都是百分之九十五吧,跟你这么讲,实话实说,我第一不保,不保证你。

调查员:是不是肝移植做了很多年了,也也很有经验了?

医生:呃做了蛮久,有,有八、九年十年~

调查员:就是象咱们这个肝移植,比这个这个中山医大,咱们一年能做多少?

医生:一年做几十例吧。

调查员:几十例,还到不了一百例?

医生:呃我们所有的,我们所有的器官都做了,肝,心、肝、肺、肾胰腺都做了,都做完了,我们实力强大的很,任何,任何手术我们都能做,一切能做的手术我们都能做,你想想看就知道了,好不好。

调查员:噢,那我知道了,那我知道了,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供体,你像花这么多钱做吧,希望那个供体能够健康的哈,结果他那个朋友告诉他,他说您打电话的时候跟医生说一说,哪怕多掏点儿钱呢,因他,他不缺钱哈,他说你还能不能用过去那种供体,就是那种那个死囚犯的那种,供体,能还----

医生:对,喔,看机会吧,这个这个没有,国家不允许了,好不好。

调查员:还有那个住院,我还问一下主任,就是住院像这个手术后,住多长时间就可以出院哪?

医生:不一定啊,看每个人的恢复情况啊。

调查员:噢噢,那就一般,一般正常情况的多长时间出院,我得考虑家里有人陪

医生:没有一般的,没有一般的,各,治疗都是具体化的,没有一般的,好不好。

调查员:那好吧,我回家跟他商量一下哈。商量看年前去还是年后去。这过年了,最好是过了年最好,要不年前,过年有点那个什么,呵呵。

医生:过年的机会,过年手术会很多的。

调查员:是吧,那行,我跟他回家商量商量,看看他的意见吧。

医生:好的,好的。

 

附件40   南宁303医院_肝移植_聂峰医生

2017-06-02(+8613907867158)

内容提要

  1. 等供体时间会很快,很快,很快!
  2. 去年捐献量是一百多例,平均三天就有一例。肾移植做到二百多例。
  3. 今年做的比去年应该还要多一些。这半年不到,有八十多例。肾移植现在有一百多例了。肝移植有三十多例。有很多都分流出去了。
  4. 专门移植病床有一百一十多张。
  5. 孙煦勇主要负责,孙院长亲自做的。

录音内容

……

调查员:聂大夫,是这样的,我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些病人。因为我们现在地方医院吧,做那个,我们有几个病人需要做这个肝移植。就是说,你能帮忙介绍到你们那边去吗?你们那边现在肝源好不好找呢?因为地方上现在不好找。

聂大夫:可以呀。

调查员:啊,那要等多久呢?你们的肝源质量怎么样?都是些哪一方面的?比如说是……聂大夫:器官捐献的,器官捐献的。

调查员:你说什么?现在……

聂大夫:器官捐献。这个基本上,这个肯定是有保障的,质量还是有保障的,毫无疑问的。

调查员:有保证,但是这些等的时间太久了吧?

聂大夫:不会,不会,不会。很快,很快,很快啊!

调查员:那就是要考虑费用嘛,要等多久啊?比如说一般情况下,像这个肝移植等多久?

聂大夫:这个……现在我们目前,我们去年的捐献量大概一年,大概是一百来例,一百多例,平均三天就有一例。

调查员:你说是去年一年成功捐献的呀?

聂大夫:对,对,对,就有一百多例,肾移植做了二百多例。

调查员:你说是二百多例,是今年吗?

聂大夫:没有,去年,去年。今年做的比去年应该还要多一些。

调查员:哦,那这半年有多少呢?你们这已经半年了,做了多少例了?

聂大夫;这半年,这半年应该,我看看,有八十多例了吧,应该是。

调查员:半年多,就是肝移植,是吧?

聂大夫:还没到半年吧,现在刚刚六月份嘛。

调查员:对呀,就是说,我说你肝移植八十多例了啊?

聂大夫:没,没。肝移植大概三十多例,三十多例这样子,对。

调查员:那你说是还有包括肾?

聂大夫:有很多都是分流出去了啊

调查员:你说是好多是分流出去了?

聂大夫:什么?什么?听不清楚。

调查员:还有肾移植吗?那你说是八十多例是包括什么?

聂大夫:肾移植。

调查员:啊,肾移植啊。

聂大夫:八十多例是那个什么,就是那个捐献的数量,就是每一例捐献的数量。肾移植可能是,肾移植现在可能有一百多例了。

调查员:那就说病人来以后,那你们现在就是如果是找这个肝源呀,就是有没有专门的大夫去找呢?

聂大夫:有的,有的,肯定是有的,肯定是有的。

调查员:噢,专门大夫去找啊。那你们现在是固定床位,比如说移植,你们是移植科的固定床位有多少张?

聂大夫:床位现在有一百多张。

调查员:不是,就移植的。

聂大夫:现在床位就是一百多张,对,常年到位的就是有一百一十左右。

调查员:是专门供移植用的,是吧?

聂大夫:对,对,对。专门移植病床有一百一十多张。 (调查员:就一百多啊?)对,对,对。

调查员:那肝移植主要是谁负责呢?你看做的,比如说找这个肝源的?

聂大夫:肝移植,你是指术后的还是说那个,那个什么?

调查员:就是我们假如说病人要来住院,至少要知道你肝源谁去找?找的质量,或者你们的途径?

聂大夫:这个没有谁说专门找肝源,他们是肝源、肾源一起找。没有说专门找肝源的。

调查员:他就是在遗体上可以用,同时用啊。

聂大夫: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那就是说,来病人等肝源和肾源大概要等多久?因为我要告诉人家准备这个费用啊。

聂大夫: 嗯,这个那就看那个是什么血型啊,血型比如说,你像现在每个月基本上都有十几例的这种捐献的话,十几例的肝源,那么有可能十几例都是A型,都是B型,都是O型,那这种情况谁能说的准呢?对吧,说不好的,。但是应该讲比原来还是要多一些的。

调查员:那捐献的这种人,年轻的多,还是老的多?年龄都在多大?

聂大夫:这个一般还是年轻的多一点,因为那种外伤的多一点吧,车祸啊,或者是外伤高空坠落啊多一点,老年、年老的还是少一点。

调查员:基本上就是说,你们一年下来能做,去年就100多啊,今年你说现在会越来越多,是这样吗?

聂大夫:对,肯定是越来越多了。

调查员:越来越多,那个就是肝源的那个,比如说它那个,一个手术下来需要多少费用呢?

聂大夫:这个也说不好的,每个病人情况都不一样。

调查员:移植科的主要负责人是谁呀?就是做的好的,比如说主要管这个方面的。

聂大夫:孙煦勇,孙煦勇,孙煦勇,孙院长亲自做的。

调查员:原先的那个谁呢,原先那个马建华呢?他是做什么呢?

聂大夫:他还在,他在呀。

调查员:他是做,他不是主任吗?做手术,是吧?

聂大夫:不是,不是,他不是。

调查员:他做肝移植吗?

聂大夫:他现在也做,但是不是最主要的,不是最主要的啊。

调查员:那行,那我有事和你联系啊。好的。

聂大夫:哎,好的。

 

附件41   南宁303医院_移植科_肾移植_值班护士

2017 06 30(+86+ 771_4978171)

内容提要:

  1. 问:你们今天有四台肾移植是吧?答:是啊,是啊!他现在做手术都还没,还没下来。
  2. 问:今天那个四台病人在你们医院等的久不久啊?答:不久,不用,也就几个月吧。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请问这是肾移植的六楼是吧?

护士:呃,医生,六楼。

调查员:噢.....我找那个高医生,因为是福建的一个病人说找高照,他是在手术是吧?

护士:呃是啊,在手术。

调查员:现在还没有下来哈?

护士:.......你好......找高医生什么?他现在,那你打到医生办那边去吧。

调查员:你好,呃对,我打过的那边说在做手术然后就匆匆的挂了。然后,因为我知道,打这边容易找到他一些,所以我就再打回来。

护士:这里,他不在这里啊,你要打到,他现在在手术啊,你现在也~

调查员:噢,噢,是这样的,因为这个福建病人原来是他管的,就是我通过这个线联系,想找他,就是看这个肾移植的情况,嗯,给那个外省的病人联系嘛。呃,说你们今天有四台肾移植是吧哈?

护士:是啊是啊!他现在做手术都还没,还没下来。

调查员:噢就特别忙,对呀我就听说你们今天四台肾移植可能就比较忙,可能没有医生是吧,请问你是医生吗?

护士:不是不是。

调查员:噢,你给我那个高医生的电话好吗?我看只有明天给他发个短信怎么样?

护士: 嗯,那你明天再打医生办的。

调查员:不是,我就怕到时找又找不到人,一时比较麻烦,一直在打电话

护士:....那你,只能明天再打到医办那边找到他。

调查员:噢电话不方便给是吧?

护士:对对对。

调查员:噢明天打605那个号码找他是吧?

护士:对对....那你晚一点打一个过来看他还在没有。

调查员:那你现在肾移植做了还是还没开始做哟?

护士:现在刚开,呃第二批刚开始做。

调查员:噢第二批刚开始做,那肯定要两,差不多四个来小时哈?

护士:嗯....

调查员:哎那你们今天那个四台病人在你们医院等的久不久啊?

护士:不久,不用,也就几个月吧。

调查员:噢噢,也是外省的吗,还是你们广西本省的呀?

护士:这个我也不清楚,因为很多,人很多,这个具体的情况到时候问高医生吧。

............

附件42   桂林181医院_肝胆外科医生杨志坚

2016-09-01(134 7135 6190)

内容提要:

  1. 换一个肝四、五十万,后面还要吃药,起码准备个七、八十万才得行。
  2. 停用死刑犯器官从今年四月一号开始的。
  3. 以前大多数都是死刑犯,捐献的少。
  4. 问:你们当地就有那么多死刑犯吗?答:它有那么多,那有什么办法?就是有了嘛!
  5. 七月份肾移植做了差不多三十台。
  6. 它有三十个肾的话就至少有十五个肝。肝移植少,没人做,广西很穷的,做不起。都送走了的。
  7. 过去这个都监狱取的,现在都在医院取的了。
  8. 供体来源是医院在做,它专门有一套程式的。
  9. 以前是到那个---刑场去看,去取的。 (停用死囚器官后)现在比以前还多。
  10. 问:那为什么?答:他们工作做的好,全世界遗体捐献最高的就是广西……是桂林……
  11. 我认得一个人去广州做肝移植,进去先交五十万,再交十万给教授,这是红包。
  12. 肾脏一年最高做过一百八十多例,一半肝嘛,起码是一半肝。
  13. 经常有北京也会有人带来做的呀,上海也会有人带来做的呀。
  14. 桂林小学生何玥是当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181的人去了还上台领奖。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喂,您好,您是181的那个杨志坚大夫吗?

杨志坚:是啊。

调查员:噢,我想问您一下啊,因为哪,我哪,前几天给这个刘祥德教授打电话哈,就那个三医大的,他呢。

杨志坚:嗯。

调查员:他介绍说呢,让我到这个181来做这个肝移植哈,我想问一问这,他说的这情况,我还有点儿,有点心理不太那个,这么太平稳的哈,就说他那个就那么大的医大啊,怎么会到您这儿来做,而且您这儿的这个,好像他说您这儿的供体多,所以呢,他就说建议我到这儿来。

杨志坚:对,保证供体多啊。

调查员:啊?他说你们这儿供体比他们那儿多,所以呢,叫我到这儿来做。

杨志坚:是多,是多,是多啊。

调查员:是这个情~

杨志坚:是多啊!

调查员:是这个情况吗?

杨志坚:是的。干嘛,你不相信他?

调查员:啊,就是我要证实一下,他说的话是不是这么个情况,因为呢~

杨志坚:是的。干嘛,你不相信他?

调查员:因为呢,因为他,我一想那么大个军队医学院哈, 怎么会到您这儿来做呢,所以我再进一步落实一下,因为你看咱们做一个肝移植得花那么多的钱,咱们起码要做得踏实一点吧,心里说。

杨志坚:四、五十万,四、五十万,然后后面还要吃药,起码准备个七、八十万才得行。

调查员:对呀,所以我就心里不踏实,需要去落实一下,进一步落实一下这情况。就说咱们这儿的供体怎么比医大的还多哪?那么大,它那儿~

杨志坚: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这个、这个、这个他们搞移植的人不懂搞呗,现在反正都是捐献的啊,又没有死刑犯的,都捐献的 。

调查员:那你说咱们这儿,这个供体来源全是捐献的吗?还有过去那种死刑犯的吗?

杨志坚:没有,好像是没有了。

调查员:有,大概~

杨志坚:死刑犯那个从四月一号开始,是犯法的哦,那坐牢的哦。

调查员:啊,从四月一号,什么时候?就今年啊?

杨志坚:就今年四月一号,今年。

调查员:噢,这样子哈,就说那四月一号~

杨志坚:两会,那个、那个两会上通过的呀,那个黄洁夫,卫生部副部长,人家都已经那个给说了啊,不给搞了,搞了就犯法的呀!

调查员:噢,那你说今年四月一号以前还是可以用这个死刑犯的?

杨志坚:以前,以前大多数都是死刑犯,捐献的少,现在都是捐献的,死刑犯少。

调查员:噢,那就说咱们这个医院在四月一号以前也还是可以用这种。

杨志坚:不是医院,是全国。

调查员:噢,你说不是光你这个医院,就是咱们那个,你说全国?全国各个医院。

杨志坚:全部都是死刑犯。

调查员:全国四月,今年四月一号以前全部用的死刑犯是吗?

杨志坚:基本都是死刑犯。

调查员:都死刑犯啊,那你说那死刑犯从哪儿(来)?你们当地就有那么多吗?监狱里有那么多人死刑犯吗?

杨志坚:它有那么多,那有什么办法?它就是有了嘛!

调查员:就是有了?

杨志坚:就是有了嘛。

调查员:那当然像那种情况吧,一般那个都身体健康,一般,那以前我一个朋友~

杨志坚:它都要检测的,不合格不用的。

 

调查员:是吗,噢,是这样子。

杨志坚:嗯,现在都是捐献的。

调查员:噢,你说今年咱们四月一号以前全部用的这个,四月一号以后就不能用。

杨志坚:四月一号以前基本上好很少捐献,现在基本上都是捐献哎。

调查员:那你们四月一号以后还做的多,还可以做的多吗?

杨志坚:多啊。

调查员:那多~

杨志坚:七月份就做了,七月份肾移植做了差不多三十台。

调查员:一个月做三十台啊?

杨志坚:对啊。

调查员:那你们哪儿来那么多的供(体)捐献啊。

杨志坚:它有三十个肾的话就至少有十五个肝。

调查员:那,哦,对对对,双份儿的哈,这是双份儿的。

杨志坚:嗯。

调查员:那、那肝移植做的也不少?

杨志坚:少,肝移植少,没人做,广西好穷的,做不起。

调查员:做不起,那你,那你说七月份做三十个,三十个肝那得多少肾?

杨志坚:三十个肾啊,三十个肾啊。

调查员:哦三十个肾,那你就做十几个,十几个肝,等于说?

杨志坚:肝脏没有,肝脏没几个咧,肝脏没钱做,都送走了的。

调查员:送走了,所以刘祥德都送到哪些医院,就是当地医院吗?

杨志坚:这个是卫生部那个统一,统一分配啊。

调查员:那刘祥德那过来,就是说帮助你们做这个肝脏的,肝移植呀?

杨志坚:对呀,那医院它要充数量啊 。

调查员:充、充~

杨志坚:充数量,就哪个教授有病人你就可以来做啊,你自己安排啊。

调查员:你说还有规定,你说这一年你们医生还规定数量吗?

杨志坚:没做规算,医院想多做一点而已。

调查员:哦就医,医院想有政绩,就多做一点有政绩。

杨志坚:对了嘛,就这意思嘛,相当于我医院做的多,喊人家肝移植了嘛,其实就是那些,反正你有关系的教授,呃,打比方那个那个张三教授在北京哪,他有私人关系,在什么,呃,山东啊,什么黑龙江啊,有自己的私人关系,那边有肝的话,他就把患者带那里做,你这不是一样的吗?

调查员:就说他自己做了多少多少,就都是他自己的政绩。

杨志坚:对啊,医院医院要这样要这样那个,对你们那是没什么影响的,一样的。

调查员:那像你们医院这么长时间的做,还用这个这个三医大那个刘教授。

杨志坚:没病人啊,没病人。

调查员:噢他可以给你介绍病人,怪不得介绍我们过来呢。

杨志坚:对,没有啊,对你也有好处啊,你在三医大你哪儿得到肝源啊?

调查员:啊?

杨志坚:那你,那你排第一,人多如牛毛。

调查员:噢你这儿就说...在你这儿等的时间是不很短呢?

杨志坚:那有了的话就做呗。

调查员:不是因~

杨志坚:那有的话肯定会是你,没人等,没什么人等。

调查员:那你说,那你说像死,咱们以前用那个死囚犯那个都是自己在取供体吗,医院自己取呀?

杨志坚:对呀,都自己取呀。

调查员:都,都在医院取嘛还到监狱去取?

杨志坚:都啊,这个都监狱取的,现在都在医院取的了。

调查员:现在医院取了那就把那个,把人拉到医院来。

杨志坚:把患,拉那个,哎捐献那个东西你不用管嘞,那个都是一整套,红十字会一整套程式的。

调查员:噢,就专门有做,你们医院专门有做这个,不是你们在做?

杨志坚:是医院在做,是医院在做,它专门有一套程式的。

调查员:那有那有那程式你说死刑犯,还枪毙了以后就马上可以~

杨志坚:不是,现在没有死刑犯,现在没有死刑犯,以前,以前。

调查员:噢我就说那死刑~

杨志坚:以前是到那个,以前是到那个刑场去看,去取的。

调查员:噢刑场去取,那刑场的人~

杨志坚:现在没有死刑犯了。

调查员:没有了哈,那,那国家还是要枪毙人的么,怎么没有啊。

杨志坚:嗯,枪毙人不给用啊,违反人权啊!

调查员:噢,就这样子,所以说你们四月一号以后做的就少了,四月一号做的就多。

杨志坚:没有,现在比以前还多。

调查员:那为什么?

杨志坚:他们,他们做工作做的好,我告诉你,全世界捐献遗体,捐献最高的就是广西。

调查员:哇,这么厉害。

杨志坚:是桂林,全世界最高的,全世界。

调查员:哇,真厉害。

杨志坚:最高的就是,如果以地区来算的话,就是桂林。

调查员:噢

杨志坚:然后的话,西班牙巴塞罗那可以跟桂林媲美。

调查员:噢,这样子。

杨志坚:全世界光是。

调查员:哇,这么厉害,桂,桂林你说你~

杨志坚:我们工作做的好啊!

调查员:噢,那你们说你们,那你像这样的话,那你们今年做了多少这种肝移植了?

杨志坚:肝移植具体多少不知道,肾移植一共有了百把例了,肾移植。

调查员:就到现在,你说今年哪?

杨志坚:对啊,就今年。

调查员:那你那儿它百把例,你再减去一半不就五十吗?

杨志坚:对呀,我不告诉你吗,没有人,这里没有人,没有钱做肝移植。

调查员:噢,那你,哎哟,这真是~

杨志坚:嗯。

调查员:那你说你们挺可惜的,就是有供~

杨志坚:所以那个那个刘教授告诉你这里肝脏多嘛,没人跟你抢啊,到这儿来做啊,你如果在北京上海的话,你在那种地方的话,你知道我们有一个,我认得一个人去广州做肝移植,进去先交五十万给医院,再交五十万给教授,这是红包。

调查员:哇,这么厉害。

杨志坚:这五十万给教授才能给他做,~我们这里肝多的很。

调查员:那你们可挣,那你们做移植可挣钱了。

杨志坚:啊这他们做的,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调查员:是吗。

杨志坚:只是在我们这里是来搞一下而已

调查员:就是像你们这一年,差不多一年能做多少这种肝移植?

杨志坚:在医院做的有几十例,主要是没,没患者嘛,没钱嘛。

调查员:像肾脏起码能做~

杨志坚:做肾脏的一百多例,肾脏有一百多例。

调查员:噢,那差不多,那你要是这样

杨志坚:肾脏我们最高做过一百八十多例。

调查员:啊?

杨志坚:肾脏最高做过一百八十多例,一年,一半肝嘛,起码是一半肝。

杨志坚:我们这里经常有北京也会有人带来做的呀,上海也会有人带来做的呀。

调查员:那你,那你就是说因为你们有肝,他那儿没有,他就把病人介绍过来了,是这个。

杨志坚:对呀

调查员:意思哈

杨志坚:对呀,他是...人

调查员:喔喔这样子

杨志坚:对呀,手术他们也会来做啊

调查员:就就就人,就是~

杨志坚:在上海做没什么大差别的,你做完以后你不就回家了嘛

调查员:那就说等于说医生~

杨志坚:你要是复查了也是在家里复查啊。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那你说,我就我就还是不明白,咱们这个中国人一般对这个捐献都有点思想障碍哈……

杨志坚:所以说我告诉你,我告诉你桂林是最高的,有一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就是发扬那个叫做何玥,你的上网去查的呀。

调查员:叫什么?

杨志坚:叫何玥。

调查员:他是干嘛的

杨志坚:他就是一个小学生啊,得了脑膜瘤啊,捐献了遗体啊,是当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啊,还上台领奖的啊,181的人去了的...你可上网查啊。

调查员:那你说那你说医院再多也不能多给了你们

杨志坚:就是说这风气好啊,全世界最高的,我告诉你。

调查员:啊,你说

杨志坚:全世界最高的,最高的城市,跟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调查员:那你说一年捐献有多少,一年捐献量有多少?

杨志坚:捐献多少我不知道,反正是全世界最高的。

 

附件43   桂林181医院_移植中心_主任陈怀周

2017-01-18(13087737632)

内容提要:

  1. (问:有人推荐他来这做肝移植,是因为这供体充足?)嗯~~各家不一样嘛。
  2. (问;供体都通过红十字会了吗?)供体方面你就不要管了,现在都是器官捐献的。
  3. 有时候它一来一下子就有了,很快。
  4. 只要有就可以做嘛,反正排队的人不多。
  5. 加上这边可能要三十多万吧
  6. 费用你问他(三医大肝移植医生刘祥德)

录音内容:

调查员:喂,你好,您是那个181陈怀周主任吗?

陈怀周:喂,哪位?

调查员:我是成都的,我是一个病人家属,因为我到那个三医大去了,那个刘祥德,我准备去,因为我的家属肝硬化晚期,想做那个肝移植,最后那个刘祥德他给我介绍了这个181医院,所以呢我感到挺奇怪,就说我在成都那么远,他介绍到这么远,广西那儿做,他说你们这儿供体比他们那儿充足,他说,我要想去做,他可以过来,我想确认一下是有这么回事吗?我还有点不太相信。

陈怀周:对呀!

调查员:啊?

陈怀周:他,他是刘教授现在是兼任我们的一个器官移植中心的一个副主任的。

调查员:哦,刘祥德呀?

陈怀周:对。

调查员:哦,就是,哦,他是个教授吗?

陈怀周:对,我们请他技术支持嘛。

调查员:哦,他是经常来啊?我还有点,他说的话,现在的人说话有点不太可信,所以我打个电话想问一问,就说咱们这儿怎么比那个,那个那么大的教学医院的这个供体还要多呢?我还有点……

陈怀周:嗯,就是各家不一样,各家不一样。

调查员:不一样啊?那我要去了后,一般等待时间象这种肝移植得多长时间哪?

陈怀周:嗯……

调查员:大约,大约等多长时间哪?

陈怀周:你是什么血型嘛?

调查员:哦,B型,B型的。

陈怀周:一般就这边的话,也等只要有合适的话就可以做呀,要过年了,基本上病人也少,病人也不太多。

调查员:哦,现在床位不紧张等于说?

陈怀周:嗯,还可以吧,嗯,你要打算过年来吗?

调查员:嗯,我再跟他商量一下,如果说过年快的话,这个病嘛无所谓过年不过年啦,就是大约有个数,大约能等多长时间?

陈怀周:嗯,就是个把月左右吧。

调查员:哦,个把月?

陈怀周:就看你的运气了,有时候他一来,就一下子就有了~,很快的。

调查员:哦,就象那~就象咱们~

陈怀周:反正只要有就可以做嘛,反正排队的人不多。

调查员:就象咱们这儿的供体都是哪儿,都是红十字会提供的吗?还是那个什么……

陈怀周:嗯,什么?

调查员:供体都是红十字会提供的吗?

陈怀周:哎,供体方面你就不用管了,现在都是器官捐献的。

调查员:哦,器官捐献他也不都是通过……我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了一个,两个人在打架,打架是为了抢这个病人,我还觉得挺奇怪的,现在有这种情况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是有这种情况吗?还有抢这危重病人的?还有……

陈怀周:哼,这个不清楚啊,不清楚。

调查员:我说,您是亲自在做这个手术啊?也做?

陈怀周:教授做肝移植,都是刘~他们过来做。

调查员:哦,那行,因为他也说了,他说你要去的话,他就过来,就是刘祥德教授就过来。

陈怀周:对对,你来的话,到时候有合适的话,他就再来,飞过来就行了嘛,有病人在这里等着嘛。

调查员:那行那我知道这个情况了,那大约的费用能不能说一下,大约就是……

陈怀周:费用你就跟刘教授说就行了,刘教授告诉你就行,好吧。

调查员:哦,就是大约多少钱,现在先不说等到以后说,是吗?

陈怀周:这边是,这边,这边反正加上这边可能要三十多万吧。

调查员:三十多万哦,行行行。

陈怀周:费用的话,你跟刘教授联系吧,好吧,你跟刘教授……

调查员:大约我知道这样的话,我回家以后差不多让他准备这个钱嘛。

陈怀周:这你问他嘛,你问他吧,好吧。

调查员:行行。

陈怀周:费用你问他。好不好。

调查员:那行吧,不行就考虑过来年再说吧,那行,那就这样,谢谢您了。

陈怀周:嗯,嗯,好,再见。

 

附件44   桂林181医院_院长杨明

2017-01-21(+86 13977320723)

内容提要

1、现在都是脑死亡、心死亡的。

2、问:当地能有那么多捐献的供体吗? 答:现在多嘛,捐献的多嘛~

录音内容:

调查:喂,你好,您是181医院杨明院长吗?

杨明:喂,哪位?

调查:喂喂,你好,你好! ……因为我呢,我是他这个表姐哈,那个刘祥德教授给他说了以后呢,想问一问这个情况,他当时想,他说他在四川这么远,怎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做?就有点怀疑哈。想确认一下,您还能给他说是有这么回事哈?三医大刘祥德教授过来做这个肝移植手术。

杨明:什么时候?你是哪里?这里~

调查:刘祥德教授说,要做的话他跟过来做。是这么回事吗?

杨明:是啊,是啊,他会跟过来做的啊。

调查:噢,是跟过来做~就是咱们这儿的供体,为什么比三医大的还多啊?

杨明:啊~~我们搞的是器官捐献的,好吧。

调查:我知道。就是以前那种供体还能用吗?

杨明:什么,哪个以前供体?

调查:就是~不让用死囚犯器官之前。

杨明:不用,不用那个死囚犯了。

调查:以前,以前不是在用那个?现在不能用了吗?一点都不能用了吗?

杨明:现在不用,这不能用。嗯。

调查:是哪年不让用的?好像也没听说哪年不让用了啊。

杨明:早几年了,早二、三年。

调查:噢,早二、三年就不让用了哈。那就是说现在我~

杨明:现在都是脑死亡的。

调查:现在就脑死亡的,是吗?

杨明:脑死亡的、心死亡的,现在。

调查:供体这么多的话,移植这么多的话,如果都是捐献,能不能捐献那么多吗?咱们这个当地啊。

杨明:现在多嘛,捐献的多嘛,感动中国都是我们搞出来的~

调查:就是说,有这么多捐献的,咱们本省啊?

杨明:对对对对对,好吧。

调查:咱们本省做的还是这个工作不错,是吧?

杨明:嗯嗯嗯。

调查:噢,原来那个项院长已退休了吗?

杨明:退了。

调查:我们跟309紧挨着。

杨明:309啊?

调查:挨着

杨明:309不是那个那个谁,蔡明在那里吗?

调查:对啊,石丙义他们在那里。

杨明:石丙义和蔡明嘛。

 

附件45   桂林181医院_移植中心_主任睢维国

2017-01-31(13907735881)

内容提要

  1. 肾移植一年做二百多个,肝移植一年做三、四十个。
  2. 我们一年都有一百多个供体,每周有一、二个供体。
  3. 捐献供体多,是因为我们在全国做的早嘛,先进嘛!
  4. 三医大刘祥德教授是我们特聘的教授,合作多年。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过年好!哎,睢主任,过年好!您是那个181的睢维国(音)主任啊?那个我想问一下哈~

睢维国:哪里?

调查员:我妹夫肝脏晚期硬化。他到第三军医大准备做肝移植,刘祥德教授让他到181来。结果我妹妹有点心里不踏实,她说怎么跑这么远去做肝移植?

睢维国:这样的,啊,对,那个刘祥德教授呢,是我们特聘的教授。我们呢,是一个全军的器官移植中心。那个基本上呢,肝移植的病号呢,都是全国各地哪里有供体就往哪里走,一般都是这样。不过呢,这个器官捐赠工作呢,我们呢,广西是走在全国的前列的。所以呢,就他们当地呢,供体就很少,一年呢,他们就没几个。所以绝大部分病号,急的,他们都是送到我们这边来做的。大概就是这样个情况。

调查员:我知道咱们这个医院是全军器官移植植中心,肾移植做的比较多,那肝移植咱们也做得很多吗?

睢维国:也一样,也做。也做,对,也很多。一年肾移植我们做二百多个吧,肝移植一年做个三、四十个吧。

调查员:噢,也做的不少。

睢维国:对对对,也做不少。对。

调查员:为什么他们要拿到咱们181来做,不说偏僻吧,就是不是特别大的城市, 我就有点不太~

睢维国:不是,它是这样的,它这个供体呢,它是个就近分配的原则。你这供体呢,跟病人就在你本地呢,它优先给你了。比如说,要是我们181医院有这个供体,你要是想给你成都呢,它不一定给的到。它优先先给桂林,桂林不行,就再给广西其它城市。其它城市不行,就近一般都分到广州。再往外分,反正要分到重庆,分到成都很难。所以呢,干脆他们急的病号都带到我们桂林来做。

调查员:他们当地没有供体吗?就说咱们181就广西这供体比他们多,是这个意思吗?

睢维国:对对对。就这意思。因为我们全国做的早嘛,先进嘛。所以,我们供体一年都有一百多个供体。他们成都啊,什么的,一年都没有几个。器官捐赠工作它做得没有那么那个吧,也说白了就是,因为器官捐赠呢,他要有很多人到外面去跑的。它象西南医院,他没有人在外面去跑这个事情,他一年得到的供体就很少。

调查员:那供体不一定都是当地的,也有可能是外地过来的的供体?

睢维国:外地过来?受体很多是外地过来的,供体肯定是当地的嘛。供体他一般都是象我们都是当地解决。

调查员:那你说桂林做的都是红十字捐捐献的?

睢维国:对,都是捐献。

调查员:以前用的都是死囚器官嘛,现在这种死囚犯还能用吗?

睢维国:不行,国家不行,严格禁止了。没有的,没有的。没有的。

调查员:咱们去那能等待,大约等待多长时间能做上?

睢维国:嗯,什么血型,还有具体情况,我一点不了解。反正是一直这两天我们都还在做的,好吧。我们常年反正,你就这么算吧,常年我们有一百多个的,对对,都在做。大概每周的话,都有一、两个,你就这么算就行了。我们每周有一、二个供体。要不我们做不了这么多呢。反正是在我们这里机会肯定比你们在四川要大得多,我一年都有一百多个供体,大概就这个情况。

调查员:谢谢你了,再见!

睢维国:好的,好的,反正来了之后,我们尽量照顾啊。

 

附件46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肝移植_医生办医生刘一凡

2016-12-16(+86 37167967127)

内容提要

  1. 11月做了16例,12月做了6例。
  2. 今年到现在做139例,

电话内容

刘一凡:喂,你好!

调查员:喂,医生啊,咱们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吧,是吧?

刘一凡:对。

调查员:哎,我问一下,就是说咱们这个肝移植是不现在还在做?

刘一凡:你,你不是应该跟郭老师联系吗?你是……

调查员:我问一下,咱们最近病人多不多吧?

刘一凡:病人(数量)还行。

调查员:那天我打电话问你们小护士,但是郭主任的电话非

常难打。我问你一下,就是说,咱们这个病人要是多的话,我得等多长时间?一般大约等多长时间?

刘一凡:这个不好说啊,这个。肝源这个问题,有的时候,可能当天来了当天就做了。

调查员:那我问一下,就是说咱们上个月到现在做了几例吧?

刘一凡:上个月?

调查员:啊。

刘一凡:我跟你说,11月做了16例,这个月做了6例。今年,从2016年1月1号开始到现在,做了139例。

调查员:是吗?那咱们床位也很紧张啊?

刘一凡:床位的话,来了应该有床位。

调查员:是吗?那你叫什么名字?

刘一凡:我姓刘,文刀刘,一二三四的一,平凡的凡,我叫刘一凡。

调查员:刘一凡,啊,那你是做手术的呗,也是?

刘一凡:对,我是他们,我们是一组的,但是郭老师主刀,知道吧?我要处理病人啦

调查员:好好好。

 

附件47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肝移植_袁柏医生

0371-67967127 2017-03-03(0371-67967127)

袁柏医生接的电话说,肝移植在做,等待时间不定,运气好了有当天来了就可以做的,去年做了140来例,平均2天做一例,住院时间半个月,费用55万,过去那种死刑犯,活体的不能用了,比北、上、广等的病人少,肝胆和移植在一个病区,有80多张床位。

—— —— —— ——

内容提要

1. 等供体我们这边还好,比“北上广”好点儿。

2. 运气好当天都有做的;你可能来了加钱就能做。

3. 供体有国家专门机构给我们,谁也不知道啥时候有。

4. 去年140多例,基本上是两天一例吧。

5. 换肝一般在55万元以上。

6. 问:现在多花点钱可以找监狱那种供体吗?

7. 答:没有了,国家全部禁止了不给用了。挺有意思的啊!

8. 肝移植技术在全国我们绝对能排到前五。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你好,这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科吗?

袁柏:你是哪里?

调查员:我是安阳的,我想问一下咱们这现在肝移植还在做吗?

袁柏:哎~都在做,你咋啦?你说,你是不是想来做肝移植是吧?

调查员:嗯,对,是想来做肝移植,因为我这个家属呢他晚期肝硬化,因为他过去年轻时得过乙肝。

袁柏:那你要过来的话就早点过来。

调查员:哦,我就想打听一下咱们现在过去以后排队的人多吗?等待时间长吗?

袁柏:你不管到哪里肯定都要等,但是在我们医院这边还好吧,比北上广好点儿。

调查员:大约多长时间能够做呢?

袁柏:这谁也说不准,有的时候运气不好的很长时间,有些人你可能来了第二天就做的都有,这谁也说不准。

调查员:哦,有没有最快能多长时间,如果我们运气很好的话呢?

袁柏:运气很好的话,其实你来的当天都有做的。

调查员:就是我就奇怪,怎么是未知数呢?这么多病人在等待,你肯定那有供体你们应该知道安排病人呢,做呀。

袁柏:供体,谁知道什么时候有供体,主要不知道啥时候有供体。

调查员:那供体是哪儿提供的呢?是红十字会呀?

袁柏:供体有专门的机构,国家的专门机构给我们分,分配中心有分配,如果有人愿意捐的话,是专门的,谁也不知道啥时候有。

调查员:就是咱们这个医院做的多不多呀,像这种肝移植?

袁柏:去年做140几例,基本上是两天一例吧。

调查员:哦,就说咱们的~

袁柏:换肝在55万元以上,55万左右。

调查员:我打电话她给我讲,说你问问他们还能不能用过去监狱那种,她说那种肯定比现在有病的人要健康。

袁柏:你说活体捐献呀?

调查员:嗯,就是以前监狱呀死刑犯那种。

袁柏:没有。

调查员:现在多花点钱可以吗?

袁柏:没有,你要说以前那个死刑还是啥吗?

调查员:嗯,对呀

袁柏:没有了,那个国家全部禁止了不给用了。

调查员:噢~~

袁柏:挺有意思的啊!

调查员:那我们多花点钱也不行吗?

袁柏:没有,别问那么多了。

调查员:加床?就是咱们的病区没有多少张床,你的意思是说很少?

袁柏:嗯

调查员:哦,这样子,医生,我问您贵姓来着,他打电话要找您。

袁柏:我姓袁,袁柏,袁世凯的“袁”。你留一下我的电话?

调查员:你说什么?

袁柏:你留下我的电话,到时让他联系我就行。

调查员: ok,太好啦,太好啦,那您说。

袁柏: 13027606185

调查员:好嘞,好嘞。那我回去马上~

袁柏:你可以留一个我的电话。

调查员:您说什么?

袁柏:你可以留一下我的电话,到时让他联系我就行。

调查员:咱们是做了多少年的移植了?

袁柏:肝移植技术在全国我们绝对能排到前五。

调查员:哦,哇,那技术是没有问题。那你们做的话是主任做呢还是医生做?

袁柏:主刀,主要是主任主刀,这个到时候你们来了就知道了。

调查员:好的,谢谢您了,好,再见。

 

附件48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肾移植_值班医生

2017-05-09(+86+ 371_66862191)

内容提要:

1, 去年肾移植我们做了三百多。

2, 今年已经做了一百多了。

3, 我们是专门的移植病区,有五十多张床。

电话内容:

……

护士:喂你好,肾移植。

调查员:哎你好。

护士:喂?

调查员:你好,肾移植啊,我是从外省打过来的,喂,你好

护士:您说。

调查员:是这样的,你们这边就是可能肾移植会排队会等的时间稍微短一点,然后你们这边对外省的病人怎么排法啊?

护士:你等一下啊!

(换人接听)

医生:喂!

调查员:哎你好!

医生:你好!

调查员:大夫你好,请问,我刚才说的是外省的病人在你们医院排队怎么排啊?

医生:你是,你是在哪里啊?

调查员:安徽医科大这边。

医生:安徽医科大,那,你们,你们配型啥的都做过了,是吧?

调查员:因为这个也是三甲么,但它做了以后,等的人又多,然后他们医院做的又少,说你们好像,因为他们和你们那个主任开会的时候好像是你们那个医院去年做了是两百多例是吧?

医生:嗯,我们做了三百多,那个啥,不说这了!

调查员:现在就是我想请问你,他就说你们这边反正就是可能就是机会多一些,叫我们过来,就是看能不能够,反正就是要做么,就是能不能……

医生:可以呀,那你哪天,登记一下就行了

调查员:好好,周一到周五都可以吗

医生:周一到周五,都可以都可以

调查员:只要你们上班时间是吧

医生:嗯对,都可以。就不用挂号,直接到我们病房,一号楼十九楼就行了。

调查员:噢这个我知道,那个病人给我讲过了,到你们这边

医生:噢噢,啊不用挂号了。

调查员:哎你们今年,现在就是今年因为安徽他们那边基本上就很少很少做,你们今年和去年就是比起来做的还是有那么多吗?

医生:今年做了一百多了,已经做了一百多了。

调查员:噢做一百了多了噢,噢这样的话我心里大概有那个了,嗯嗯,好吧,到时候我看就直接来找你们哈,请问找哪个大夫啊?

医生:嗯嗯,嗯你只管过来吧

调查员:噢好好,你们的床位是蛮紧张的哈?

医生:呃对

调查员:你们这边是专门的移植病区还是跟泌尿外科是混在一起的呀?

医生:我们是专门的移植病区。

调查员:那你们这个移植病区是总共有多少张床位啊?

医生:我们有五十多张床。

调查员:五十多张啊?

医生:五十多张床位,啊

调查员:噢,好的好的,那我问了之后我跟家里反馈一下……

……

 

附件49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肾移植_值班医生

2017-06-28 10-12-23 ( +86-37166862192)

内容提要

  1. 我们医院肾源比其他医院稍微丰富点
  2. 今年到现在,应该也有二三百例。
  3. 去年的话,做了三百多。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这是那个肾移植办公室是吧,肾移植病房。

医生:啊对,肾移植。

调查员:我有一个家属呢,想做肾移植,所以说我想问您啊,就说咱们就是去了以后哈,等待多长时间能做大约?

医生:多长时间?你是想做外延的还是亲属的?

调查员:不是亲属的,呵呵,异体的。

医生:外延的是吧?

调查员:啊,对对对。

医生:哦,哎你稍等一下啊。

(换了个女医生)

医生:喂!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 (医生:哎你好!)哎,您大夫哈,我想问您啊,我是邯郸的哈。

医生:你家是哪的?

调查员:邯郸,河北。

医生:噢,你是河北的是吧?

调查员:河北,河北~

医生:你咨询的是,跟家属咨询,还是自己咨询,还是跟朋友啊?

调查员:给家属,给家属。

医生:不是,你在电话里头咱们都说不清。你这样吧,你那个专门来我们这边,来我们这边咨询吧,好不好?

调查员:但是呢,我就想问问,大约多长时间呢,我能做上啊?就说咱们医院做的多的话,肯定轮的也就快吧。你说咱们这个医院是不是做的很多呀?

医生:哦,相对来说,我们医院是这个肾源比其他医院稍微丰富点,就是你配的几率会大一点。

调查员:噢噢,这样,像咱们今年做的多吗?今年到现在做多吗?

医生:到现在,到现在应该也有二三百例,差不多。

调查员:噢,那二三百例,那咱们一年能做五六百例,等于?

医生:这个去年的话,做了三百多。今年我们还不知道。因为下半年我们也不清楚,是肾源多还是少。

调查员:噢噢,没法估计哈,就说上半年~

医生:对,这个必须都是都是没法估计的,不是人为的。

医生:这个我们这边也特别的忙,你如果是还想咨询其他问题的话,我建议你亲自过来,好不好,因为这个电话里边是说也说不清楚,我们这边也特别嘈杂。

调查员:哎,好嘞。

医生:呵呵,好,好,再见啊。

 

附件50   郑州市人民医院_器官移植科_值班医生

2016-12-17 (+86+ 371_67077512)

内容提要:

  1. 等待供体时间,有长有短,也许过不了三五天,或者一个礼拜半个月,应该会比较快。
  2. 我们现在做了都有二百多了。基本上不停,十二月做了十几台了。
  3. 今年刚成立了一个移植大科,肝肾移植中心。
  4. 有二个病区,一个病区都有六十多张床。
  5. 像这种手术都已经很常见了,我们有时候能连着上个两三台,三四台都没问题。
  6. 现在供体都是DCD了。
  7. 有五六个组了,曲主任带一个组,苗主任带一个组,我们现在副主任,主任也都很多。
  8. 像这种手术都已经很常见了,我们有时候能连着上个两三台,三四台都没问题。
  9. 有五六个组能同时做移植手术。
  10. 现在DCD它不定啊,不像原来那种肾源有时间性,像这种,就基本上随机性很大,断断续续有。
  11. 有一天连着二十四小时都能做五、六台,两个肝,四个肾。

电话内容:

……

护士:(机器录音)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请稍候...(人声)你好,移植科。

调查员:您好,您是郑州市人民医院移植科哈?那个,现在曲青山主任是不是还在这个,这个医院哪?

护士:曲主任在啊。

调查员:在啊,他做肾移植的是吧?

护士:嗯,肾移植和肝移植。

调查员:肝移植和肾移植都做哈?

护士:啊。

调查员:就说我呢是有一个肾移植的病人哈,这个想到你们那儿去做。结果我问了几个医院,他们等的病人都比较多,所以我看到咱们这儿……

护士:您稍等一下,我让一个老师接电话。

调查员:哎好,谢谢。

…… (等待医生换人接听电话)

医生:哎你好!

调查员:喂,你好你好。那个我呢是一个医生,我有一个病人想送这儿哈,我是安阳的啊,我想问问,刚才我问了护士,说曲主任现在还在哈,还在这儿就……

医生:对,啊。

调查员:好,谢谢,就是他那个,就是现在咱们这个肾移植,因为我问了其它医院哈,他们等的病人也多,好像他们,没有你们这儿做的多,他们建议哈,就说你问问郑州市人民医院,咱们这儿是不是还是做的比较多的?

医生:对,对。

调查员:噢,咱们那个,呃就说送去病人大约能等多长时间就能做上的?

医生:他是啥血型啊?

调查员:他是那个B型的

医生:B型,B型可能会,可能会稍微快一些,因为现在我们,我们病区就是基本上呃现在简单的A型稍微多,其它的血型都,都还好,应该就是,有长有短,也许来了,然后那个什么,过不了三五天,或者一个礼拜半个月,那个啥,应该会比较快,应该会比较快。

调查员:就是咱们医院做的还是比较多的,你说今年咱们肾移植做的有多少了?

医生:对,现在都做了,有快二百多了吧?都

调查员:二百多哈?

医生:整个全河南省应该是我们最,这边好像都比较多。

调查员:做二百多,那真不少那你们这儿,那就是因为我是B型的,你说现在A型的病人等待的多是吧? B型的还少,那就是说……

医生:对啊,少一点,那就是来了以后可能机会很大嘛!

调查员:噢,那你们像你们这一个月呃起码也做不少了,每个月?

医生:啊,基本上都不停,反正断断续续的,最近也做了很多,都做了五、六台了。

调查员:就像上个月做了多少台了?大约

医生:上个月?反正就十二月份都做了好几十台吧,都有。

调查员:啊,十二月份?

医生:哎不是,十、十一月,现在十二月,十二月估计都又做了十来台。

调查员:那真的不少哎,那就说你们这个肾源来源还是比较充足的,肾源,就像这肾源是从哪里来的,这些健康吗,这个肾源?

医生:现在都是,都是DCD了。

调查员:噢都是DCD……就说你们这为什么就多呢,我就觉的你们很有办法……

医生:嗯,嗯

调查员:那就说我要去了以后,床位紧张吗,让他去了以后,你们这儿?

医生:反正现在床位一直都很紧张

调查员:现在不是今年,我知道今年你们刚成立了移植科,去年我给陈国勇他们打电话时,那时还没,还分着呢,就是咱们现在就是肝肾移植都在一个大科了等于说是,移植中心?

医生:对对,对,对。

调查员:床位分了么,肝移植和肾移植都分着了吗?

医生:没有没有,没有,我们都在一起。

调查员:噢,那你们的病床多吗现在,有多少张床啊?

医生:我们俩个病区加起来都有,都有一百多呀。

调查员:一百多张床,就在一个病区有五十多张床,有吗?

医生:两个病区,啊

调查员: 两个病区五十多张床,不,我说一个病区五、六十张床吗有?

医生:嗯,啊,一个病区都有六十多。

调查员:别的医院给我说的么。价格您能知道么,现在这个肾移植的价格?

医生:嗯,价格可能好像也不定吧,这个也是根据具体的实际情况有一个,可能会有一定的出入。

调查员:噢,那您像曲主任主要是做肾的吗?

医生:我们现在肾和肝都做呀!

调查员:等于都合在一起做?

医生:嗯,对。

调查员:因为,因为你那儿我还认识一个苗主任……

医生:啊对,对对,苗主任也在这儿,

调查员:噢,那就说你们这个手术这个这个移植团队很多了,就是

医生:啊啊啊,现在我们,像这种手术都已经很常见了,我们有时候能连着上个两三台,三四台都没问题。

调查员:那你们都有几个主大夫,都有几个主大夫,呃分成几个组做?

医生:呃有有五六个组了,现在都。

调查员:五六个,曲主任带一个组,苗主任带一个组,是吧?

医生:嗯,好多,我们现在副主任,主任也都很多。

调查员:很多哈,有五六个组能同时上吗?

医生:尽量差不多。

调查员:哎哟,就是,你说前半年做的多后半年做的多呀?

医生:反正现在DCD它它不定啊,它不像原来那种,呃那种肾

源它有时间那个,时间性,像这种,基本上就随机性很大,基本上断断续续都有,它你也知道这种情况就是,啊它不像原来,所以,嗯。

调查员:一般这种这种供体一般都在当地取呢还外地,要外地时间太长了吧就?

医生:基本上都当地的,他们都有划片都有啥。

调查员:噢你们你们就是郑州这一片的吗?

医生:嗯,省内的吧,好像是

调查员:就说以前像咱们最早,你看我以前最早多少年送过病人,就以前那种死刑犯哪,那种,那种炼,炼功人的那种,他们,以前我一个朋友就在这儿做过哈,现在……

医生:嗯。

调查员:还能得到这种死囚犯的吗?

医生:现在没有,现在都是DCD。

调查员:都是DCD了哈?

医生:嗯。

调查员:那什么时候开始不用那种死囚犯的?

医生:嗯,国家政策好像是从哪一年?一几年,六,我也记不清了,反正。

调查员:就这两年?

医生:四、五年反正是,嗯,反正就这两年,这种东西反正是跟着国家政策走都行了。

调查员:黄洁夫,黄洁夫好像是一五年元月份宣布的嘛好像,那可能就是

医生:啊啊啊。

调查员:那你们去年不是宣布不能用死刑(犯),那你们去年做的多吗,去年的肾移植?

医生:嗯。

调查员:去年比今年做?

医生:那个,我给你说要不那样,就是要不然我把曲主任电话

给你,或者你具体的详细的你咨询他?

调查员:好。

医生:他可能比较,比较那个啥,那个专业一些,好吧?

调查员:好的,对对对,对对对。

医生:您记下他的电话吧…… 137 0371 7386

(两人校对号码)

调查员:你的主任是谁是正主任的,苗和就是,嗯?

医生:就是曲主任是正主任。

调查员:噢你说苗也是副主任啊?

医生:对

调查员:噢噢噢....去年的时候,我打电话的时候,那时候是陈,陈国勇在这儿当主任。

医生:嗯,嗯。

调查员:调走了哈?

医生:嗯。

调查员:噢不在这儿了,噢,那行吧,那那他调哪儿去了?

医生:调到省医了吧?好像是。

调查员:省医了。

医生:嗯。

调查员:哎那你们今年一年我估计能做到三百嘛,今年今年

医生:那,那得看后面后期。

调查员:这也,很快就到了,也就是十几,十几天啦

医生:啊,嗯,嗯。

调查员:基本上你们每个礼拜都在做,等于是?

医生:啊。

调查员:有没有同时,同时五六个组同时,在一个时间同时做的有么?

医生:嗯,也不是同时吧,肯定它不会说那个啥,同时,一,啊,一天或者是,对。

调查员:一天最多有时候能做几台,能做三、四台?

医生:我们基本上有一天连着24小时都能做五、六台,两

个肝,四个肾,怎么样

调查员:那都几个人,几个,几个组都,都一起上了呗,等于说?

医生:嗯,对,连着呗,嗯。

调查员:那好,行吧,谢​​谢您了。

……

附件51   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_梁建忠

2016-07-25(+86+ 13516703061)

肝移植我们每天都一两例啊,国外、国内病人都有

内容提要:

  1. 假如说非常急的话,我们肯定会做,马上手术。
  2. 肝移植我们这边医生团队比较强,医疗方面比较强。这边肝移植是优势,优势学科嘛。
  3. 如果是肝移植的话,应该是郑树森在亲自做的手术。
  4. 肝移植每天基本上做两到三台左右,每天都在做。
  5. 肝源还是比较好找的。
  6. 我们主要是通过微信啊什么圈子比较多,所以你可能从网上看不到东西。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

值班员:你好

调查员:请问你是那个,请问你是梁建忠先生是吧?

值班员:对,对,是我。

调查员:你们这个国际医院好像是说可以做那个肝移植,是吧。

值班员:对,是的。

值班员:嗯,呃我看了下你,看你这边是在美国给我打的电话是吗?

调查员:对对,就是因为我在境外,所以叫国,嗯我的理解国际医院可能对外面来的吧,是不是有一些相对来讲,就是说可能各方面是不是要~。

值班员:对的,正常的比如挂号啊什么的进去就好了,因为不是很麻烦的。

调查员:好像你们这边相对来讲,可能接待台湾哪,港澳台包括美国来的当然就是中国人喽,就是比较多一些吧?

值班员:啊,对,对对,是的,是的。

调查员:啊,那这样的话,所以说就有这种考虑啊

值班员:嗯

调查员:你看看你能,就是如果这个病人要来,来你们医院的话,其它的就是费用那些都不要紧,关键就是怎么样能够有一个安排,就是让他呃住院哪,然后做这个,就是看能够时间比较快的做这个手术啊?

值班员:可以的。手术,你先病人你先转过来嘛!转过来之后,这边医生可能会进行一个评估嘛。比如说大概什么时候,假如说非常急的话,我们可能肯定会做,马上手术嘛。       

调查员:噢,那你,直接到病房来找你们或者找你呀,或者怎么办?

值班员:啊也行,直接找我也行,你让病人直接跟我联系也可以...你直接让病人跟我联系也行。

调查员:哦

值班员:哦,肝移植呢,肝移植,是,是要做肝移植吧?

调查员:对,对。

值班员:是做肝移植,肝移植的话我们这边还是,哦,医生团队还是比较强的,医疗团队还是比较强的,嗯。

调查员:它这做的主要是哪个主任啊

值班员:如果是肝移植的话,应该是郑,郑树森院士亲自做,做的手术。

调查员:你们那个郑院长亲自做是吧?

值班员:对,应该是院长亲自做的,如果是在那边做的话,浙江大学国,是在国际医院吧,是要找国际医院对不对?

调查员:对呀对呀,就说来国际医院哪,你们这边听说现在条件就更好嘛!

值班员:对,这边医疗,医疗条件是比较不错的,嗯。

调查员:对,哎关键是我在网上啊,因为毕竟你们这个医院新成立?

值班员:它网上的东西比较少的,它,它主要是通过微信啊什么圈子比较多,所以你可能从网上看不到要看到东西。

调查员:哎,你们这个国际医院到现在肝移植大概做了有,有多少例啊,你大概知道吗?

值班员:嗯...每天,每天基本上做两到三台左右,每天都在做,每天都在做,对。

调查员:每天都做两到三台啊,噢,噢。那可能你们这边主要是接纳海外的病人比较多啊,像是港澳台的是吧?

值班员:对,都有的,我们主要是也是,比如说呃都是针对,也不一定是全,也是,也不一定是全部针对从海外的,国内的也是比较多的~

调查员:噢,国内的~

值班员:然后呢,主要是~面向全世界嘛,~,像如果你        们这边有什么问题的话都可以,像美国,像法国,像其他国家,他们医疗团队~

调查员:噢,那这样就没问题,你刚才说每周,每天都可能有肝移植啊?

值班员:对每天都在做的,啊,肝移植这边做的还是比较成熟的,因为这边,因为肝移植是他的优势,优势学科嘛。

调查员:优势学科啦哈,噢,然后呢等,你能够给我一个大概的等待的时间么?

值班员:这没办法给你一个等待,你这个只能是,因为肝源的话,还是比较好找的,因为它适应性比较强啊,适应性比较强,嗯。

调查员:这个电话清晰度不是太好,你的声音我听起来都有点吃力。

值班员:对。

调查员:嗯,那好,我到时再跟你联络。

值班员:嗯,好,好,那就先这样,嗯。

……

附件52   浙江大学国际医院_肝移植_医生吴卫林

2016-07-28(+86 +15958185259)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今年开始做,己做了50多台
  2. 等待时间长短不一,急诊优先做
  3. 肝移植资质还在审批 ,但默认了
  4. 肝胆有100多张床,目前住院病人有100来个,移植每天都有。

录音内容:

……

吴卫林:哎你好!

调查员:您好,您是吴卫林大夫吗?

吴卫林:哎对对对

调查员:那个我看呢现在有一个那个国际医院,浙江国际医        院,这个医院是新成立的吧?

吴卫林:对,今年是刚成立的,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哎。

调查员:噢我看那个从网上查我看那个,就郑树森他现在到国际医院当院长了吗?

吴卫林:是的,郑院是自己办了……社会办了一家医院,叫        树兰医院这样子。

调查员:噢,那就说肝移植现在可以做吗现在?

吴卫林:可以做,我们这里已经做了五,五十多台了。

调查员:噢这样子哈,那个我有个外甥哈,因为我这个电话您看我

吴卫林:嗯

调查员:是从香港打来的,我这个外甥呢他那个肝硬化晚期哈,他那个,我正联系医院呢,我本来想到浙大第一医院去呢,哎我突然看到了个国际医院,我想国际医院可能更,又是新成立的,我看那个床位也不少。

吴卫林:对呀……

调查员:是吗我看床位也不少,我看它上面那个网上写着有五百张床位呢,呀我说规模还是挺大的,所以我打电话问问,要是已经开始做了,如果走向正规了,那我觉的刚开始新医院而且郑树森这个专家也在那儿,可能更好一些哈,就说如果我去了的话……

吴卫林:嗯,嗯嗯,对,这个对呀,他现在主要精力就就放在这边。

调查员:噢主要精力放这边了,那就说整个咱们这五百张床位都是做肝移植的吗?

吴卫林:啊那不会的,我们大概一百多个,一百来张床位是肝胆胰外科的。

调查员:噢,不是五百张床都是做肝移植的?

吴卫林:不会的,那我们这里以后移植是主打的,这样的。

调查员:噢这样子,那就说我外甥要是去了的话哈,一般就象这个肝移植大概能等多长时间就可以做呢?

吴卫林:这个难讲的,有的人可能就几个礼拜才能等到,有的人可能要等好几个月,一般来讲这里比……越走越快……有的。一般来讲这里一个月左右...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那就说咱们这儿因为这医院比较大,又是国际医院,是不是供体来源比别的地方要多呢?

吴卫林:供体来源应该说怎么说,呃……这样的,它是我们,国内肝移植……国内肝移植……受体登记……他给你负责的嘛,可能比其它地方更多一点,这样。

调查员:更多一点哈,噢就说你们这医院刚成立,他们都有什么资质的,那你们就是现在成立的已经申请了这种,嗯肝移植资质了?

吴卫林:是这个还在批,但是肝移植上面已经认可的,为什么呢?我们因为,现在……我们这个班……全国委员长啊就提出来,那个肝移植很多是没办法的,必须修补抓住,没命的,在救命的情况下……现在……好像就默认,跟医生走的啦……是给人家救命的嘛……有的肝等等不及等它批,批下来的,这个这里面没问题……国内……

调查员:那就说现在浙大医院做的就没有这边好像做的多了,没这边病人多了?

吴卫林:呃应该没这边多了……这边(国际医院)比那边(附属医院)更多一点。

调查员:一般我看这样的话,那郑院长那过来了,那医生也得跟着过来了?

吴卫林:是的是的,是的是的是的……那边你管干什么……你要过来查过的,你要到我们医院住院查过的先

调查员:那就是说你这一百多张床位还挺紧张,那就说明做的还真不错

吴卫林:哎我们现在大概一百来个住院病人,大概移植……每天都有吧

调查员:噢,那真不错,那我就尽快的吧,尽快的把资料拿回去。

吴卫林:……肝源比较紧张的……

调查员:对我知道了,这不我就给你打的这个?

吴卫林:好,好

……

附件53   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_靳医生

2017-03-13(+86-31188603029)

内容提要

  1. 做的肝移植挺多的。
  2. 去年具体数字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我们这个整体数量在全国是排前十名的。
  3. 能等到手术的话大概一个月左右吧。
  4. 肝移植我们从2003年开始的,现在都用的脑死亡捐献器官 。

电话内容

赵医生:您好!

调查员:哎,您好!这是那个肝胆外科吗?

赵医生:喂?

调查员:这是肝胆外科门诊是吗?是河北那个河大三院吧?

赵医生:我们是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

调查员:哦。

赵医生:您好,什么事?

调查员:我想问呐,就是咱们现在肝移植还在做吗?就是我那是邯郸

赵医生:做呀。

调查员:我想问大夫就说,咱们现在这个,咱们现在医院现在做的多嘛像这种肝移植啊?

赵医生:挺多的呀。

调查员:就是,就是像咱们这个,像去年做的,做了有多少这种肝移植啊?你做的多我肯定(赵医生:去年的话...)啊?

赵医生:去年的话,那个,具体数字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我们这个整体数量在全国是排前十名的。因为病人很多,现在关键是供体的问题。

调查员:哦,供体现在,供体少了是不是这意思?

赵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就过去那个...

赵医生:因为我们要等着有人捐献。

调查员:哦。

赵医生:我们现在都是这种DCD的供体捐献。

调查员:哦哦哦,这样子。就说反正已经开始做了今年,是吧?

赵医生:每年都在做。正常情况大概,就说如果你能等到手术的话大概一个月左右吧。

调查员:没有问题哈?咱们医院做了多少年这种肝移植啦?像这种肝移植?

赵医生:我们,嗯…我们大概从九...我们从零二年开始,零二零三年开始。

调查员:哦~那那那那...那做的还挺长的。好嘞!谢谢你了啊!

赵医生:嗯嗯

调查员:啊赵医生啊~再见!

赵医生:哎,没事没事,哎。

 

附件54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肝移植_蒋建文医生

2017-02-28(+86+ 13588449092)

内容提要:

  1.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每年做200多例。等一两个月,两三个月,时间不等。
  2. 浙江大学国际医院是新办的医院,郑树森还有个医院叫树兰院。找郑树森大夫直接到树兰医院。
  3. 浙江大学国际医院做了100多例。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喂,哎你好,你好。您是浙大医院那个蒋建文大夫吗?

蒋建文:呃,是我嗯。

调查员:我想问您一下,就是那个我是常州的哈,我有一个外甥想做肝移植,想到您这儿来,咱们现在就是还一直在做着吧,要过去的话等的话,大约能等多长时间能做上?

蒋建文:等,等的话可能是一两个月,两三个月,可能时间不等,因为现在供肝的都是那个,都是那个脑死亡的或心脏死亡的这种,他这个嗯就是时间不确定,但是呢,这个每年我们要做两百例呢。

调查员:噢,那就是说做的还是比别的医院还是比较多的~

蒋建文:对对对对。

调查员:据说这个蒋(郑)树森是在你们这个医院是吗?

蒋建文:郑树森是在,郑树森在我们医院,他还有个医院叫树兰医院。

调查员:噢,他不,就不,不,现在不在你们医院做了等于说。

蒋建文:呃,两个医院都做,他~他们还开了一个医院叫树

兰医院,树是大树的树,兰是蓝色的,兰花的兰,树兰医院,你可以网上搜一下。

蒋建文:嗯,两百多例,我们现在已经做了两千多例了吧这个医院。

调查员:噢十年,那就是你们这个医院开展这个肝移植有十年了等于。

蒋建文:嗯,十来年了,对。

蒋建文:你如果想了解树兰医院你就打树兰医院的电话,网上搜一下,~了解这个医院。

调查员:噢他们医院一年做的,做的的肝移植呃多么没有你们多吧。

蒋建文:一百多例,一百多例,他们做的一百多例。

调查员:一百多例哈,噢那没(有)~

蒋建文:那郑院士,郑院士是亲自做的,那边郑院士亲自做。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哈,那,那好吧,那谢谢您了啊。那好,再见。

蒋建文:啊你自己如果说真是要想做移植,你自己亲自到这儿到这儿去看一看去了解了解,做移植不是个小事情,好吧。

调查员:对对,是是,所以我想问一下,好嘞,那谢谢您了。哎,好再见哈。

蒋建文:不谢。好,好。

 

附件55   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2017-01-06 (+86+ 20_34153251)

内容提要:

  1. 过年医院一样开诊的
  2. 明天都有四台
  3. 一六年做了260吧。

录音内容:

……

护士:……

调查员:哎这是广东第二附属医院,那个那个我呢有个家属想做这个肾移植,那个咱们这个陈正那个主任吧还在咱们这个医院吗?

护士:呃在。

调查员:在哈,是不是他还是他主刀在做啊?

护士:对。

调查员:想过来再问一下到你年底了哈,咱们这儿现在还接待病人吗?

护士:哎,一样开诊的。

调查员:还在接待

护士:开诊,对

调查员:还在做是吧?

护士:对对对 。

调查员:就过了年咱们~

护士:明天都有四台,明天都有四台。

调查员:噢,明天有有四台,咱们就过了年,就做这四台吗?

护士:不是是过了年,我们是随时,随时有供体,有材料随时做。

调查员:噢~那你说你明天四台,昨天就是几乎每天都在做吗?

护士:对。

调查员:噢那你过了一七年元月份过了以后已经做了不少啦?

护士:啊~对。

调查员:我二月底打的时候他就做了五十来台。那个今,去年一六年咱们这个医院象肾移植做了有多少了有?

护士:嗯,去年一六年咱们这个医院象肾移植做了有多少了有?两百六十吧。

调查员:噢两百六十,那就说咱们这个床位紧张吗?过去以后。

护士:紧张,紧张,都是满的

调查员:都满了,咱们

护士:满了,所以你想过来的话他你是四种检查是吧……

 

附件56   广州军区总院_肝移植_医生蒲淼水

2017-01-23(+86+ 13682253550)

肝移植做的很正常,每年能做5-6十例,等待时间一个月左右,住院时间顺利2周左右,广卅目前有4家医院做的多一些,以前会多一些。以前用那种死刑、炼功人的是合法的,现在也不是不合法了,国家规定说不行就不行了,供体不会缺的。

—— —— —— —— ——

内容提要

  1. 等待时间一般一个月左右
  2. 广州现在做的多的:我们是一家,中山两家,南航院,总共四家。
  3. 以前那种死刑犯或是炼功人的器官的是合法的,它说不行就不行,也不是合不合法的问题。

录音内容:

……电话响铃无人接听……噪音

蒲大夫:喂?

……

蒲大夫:喂?

调查员:喂!

蒲大夫:喂!

调查员:哎,蒲大夫,蒲大夫,刚才我那个网络给断了.....所以一直后来就不通了....喂

蒲大夫:...刚才那个信号不好

调查员:对呀对呀,刚才那个网络给断啦,突然断了,我还正在给你说话呢,不知道断了,我一看怎么没有声音哪

蒲大夫:...信号不好,我就给挂掉了...你这样子你先把微信把那资料发过来再联系吧

调查员:对对对对,就说咱们这个医院很,做的很正常吗?

蒲大夫:我们现在做的还可以,大概一年五、六十例吧。它的丙肝的,丙肝有一种抗丙肝的药现在治疗效果还可以,有有有进口的,有国产的,有合资的,都还可以的,你们可以先用用,那药没什么副作用的。

调查员:就是说....他要说想做的话咱们一般去那儿等待多长时间等待啊能做了?

蒲大夫:呃一般一个月左右吧

调查员:一个月左右哈

蒲大夫:一个月左右对对对

调查员:区广州总院你看现在广州这么多做的哈,咱们这个医院算是做的嗯多做的好的吗?

蒲大夫:广州现在暂时是四家,我们是一家,总院,中山一,中山一两家,南航院总共四家。

调查员:噢就四家做的哈,咱们这算其中一家哈

蒲大夫:对....以后可能会多一点...我们四家做的比较多。

调查员:多给它点钱能不能还用以前那种呃咱们以前就是就是呃那种死刑犯啦或者是炼功人。

蒲大夫:现在没有,早就取消了,不行。

调查员:不行吗就说他说多给---

蒲大夫:现在国家规定取消了...

调查员:噢多给钱也也不行,也不行了哈

蒲大夫:以前呀是合法的,现在是说也不是不合法,现在国家规定不行。

调查员:现在不合法了,以前合,合法,现在不合法了?

蒲大夫:……它说不行就不行,也不是合不合法的问题。

调查员:可是你说我就奇怪啊就是那你说要是咱们嗯你说其它这么多医院在做的话,哪有这么多捐献的,那,那它没有这种

蒲大夫:缺的,供体缺的,供体肯定缺的

调查员:噢~

蒲大夫:....把资料发过来,到时如果需要如果是确实需要来做移植,我再给你联系,登记

调查员:...我跟我侄子商量一下...

蒲大夫:....那你先把资料发过来也可以好吧

……

附件57   广州军区总院_肝移植_医生赵计强

2017-03-10(+ 18002262868)

内容提要

  1. 做肝移植,广州军区广州总院在华南地区也是排前三名移植中心,也是比较靠前的。中山医要比我们多一点。
  2. 取消了那种供体比以前也不少。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喂?

赵计强:喂,Hello!

调查员:请问您是那个广州军区总院的赵计强大夫吗?

赵计强:唉,你好!

调查员:我有一个亲戚想到您这来做肝移植,你这儿现在还做吗?

赵计强:做啊,做啊,还做啊!

调查员:做啊?就是我这个亲戚住在香港呢,我过香港来看他……后来我就打电话去了(某)院,他们说他们那儿好像供体少,就是做的等待时间太长。后来他说你到广州军区总院再问问,所以我就打过来了。就是咱,我们要过去的话,等待时间长不长?

赵计强:你要看检查情况/

调查员:象咱们这个医院做的多吗?象这种肝移植。

赵计强:啊,还可以,还可以,对。

调查员:就象咱们这个一年能做多少,比其他医院怎么样? 一年能做多少肝啊?

赵计强:啊~广州军区总院呢,在华南地区也是排名前三的一个移植中心,也是比较靠前的移植中心来的。

调查员:就说咱们医院比那个中山医院怎么样?比他们做得多吗?

赵计强:啊~中山医比我们要多一点。

调查员:咱们这医院,一年还做不了一、二百吗?

赵计强:唉~没有,比中山医院要少一点。

调查员:少能少多少呢?反正我还比较信任。

赵计强:那手术多少不是很重要,我告诉你,如果说你要想来做移植呢,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调查员:另外那个他们还给我介绍这么个情况,就说咱们也知道,就说以前用的那种死囚犯那个,那个哈他们说比较健康。

赵计强: 不可能的,没有,不可能的,(调查员:就以前做的那种……)中国大陆没有了,已经全部取消了,没有了。

调查员:是不是因为取消那个,咱们这个做的就相对少了?供体少了?

赵计强:也不是这部分少了,跟以前比还不少的,

调查员:你亲自给做吗?

赵计强:当然亲自做了!

调查员:噢那好那好,那去了去找您啊?

赵计强:对,找我好了,可以,没问题

……

附件58   广州中山一院_肝移植病房一区_护士站_护士
2017-02-02(+86 20_28823388)

内容提要

  1. 何院长何晓顺在做肝移植。
  2. 一六年肝移植做了一百多,两百应该。
  3. 等待时间最长的两三个月也有,有些人可能几天或者一个星期就可以了。

电话内容:
……

电话语音:中山医院,请拨分机号,查号请拨零。

护士:喂,你好,肝移植。

调查员:哎,你好,过年好。您这是中山医院那个肝移植科吧?

护士:对呀,对呀。

调查员:噢,那个我呢,是一个患者的家属哈,这有一个家属想做这个肝移植,硬化晚期,咱们这儿现在还可以做吗?

护士:噢,你是哪里的人呢?哪里人?

调查员:噢,现在人在香港呢。

护士:噢,香港。

调查员:就说咱们现在还在做着哈,我主要先得了解一下情况,就还在做着哈,是不是象他们讲的咱们做的很多呀?

护士:噢噢,对呀,对呀。我现在还,还在办一个那个复查的,也是香港的,你这样吧,因为我是护士,不是很了解具体的。

调查员:是哪个教授在做这肝移植啊?
护士:你就挂院长嘛,何院长啊。...何院长,何何何。

调查员:噢何院长,是何晓顺吧?
护士:对,没错,没错,你就挂他吧,啊。

调查员:哎,我就想问问,就是咱们去年,一六年像这样的肝移植做了有多少?多吗?

护士:一百多,一百多吧,应该是一百多,两百吧,应该。

调查员:噢,就是像咱们这个,以前我有朋友曾经在这儿做过, 就等的时间很短,他们来了一个礼拜哈,几天就做上了,你现在~

护士:这个是跟,不是它这样的,它是根据你各方面的情况来评估的,所以有一些人早,有一些人迟一点。

调查员:等待的时间,会不会也有来了以后很快做的,这种情况有吗?

护士:就是不一定,就是要看你各方面的来评估的,各个因素,对,有一些长,有一些短,有一些人最长的两三个月也有,有一些人最短的,一进来可能几天或者一个星期就可以了,所以就不一定 。         

调查员:就看你这血型情况。

护士:对。

 

附件59   广州中山三院_肾移植病房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肾移植病房

肾移植一直都有做,今年己做了有10多例,去年做了80例左右,住院时间2--3周,本病区在门诊大楼九层,又开了一个专门做移植的地方。

—— —— —— —— ——

2017-03-15(+86-76089880660)

内容提要

  1. 每年做八十个左右。
  2. 一直都有在做,过年都做的
  3. 如果你做移植,我们肯定会优先给您有床位的。
  4. 我们新开了一个做肾移植的新的地方,另外一栋楼,一个特别的专门的做移植的地方。就像一个小酒店,都是单间。
  5. 现在主要的就是郑主任在做。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请问你是中山附属第三医院吗?

护士:喂,你好!

调查员:喂,你好,你好,肾移植科吧?

护士:是。

调查员:我这个电话是从香港打过来的,我想咱们这个医院还可以做肾移植吗,我有一个外甥想做肾移植,如果能做呢,我就可以过来。

护士:可以做啊,我们现在都有做的。

调查员:都有做,今年已经做了不少了吗?

护士:做了八九,我们其实每年都有八、九十个,七、八十个都有,80左右了。

调查员:今年已经开始做了啊?

护士:一直都有在做,过年都做的。

调查员:过年做的有十几例,一、二十例了吗?

护士:过年到现在十多例了吧。

调查员:噢,这样子,那你说现在还是郑得成主任在亲自做吗?

护士:对对,他是我们主任。

调查员:还有一个姜楠大夫是不是也做,不是叫姜楠,叫孙启全,也是在做这个肾移植啊?

护士:他现在没有,他现在是肾内科的那边。

调查员:调走了?

护士:我们现在主要的就是郑主任在做,郑主任和其他医生。

调查员:就这一个团队?

护士:对,现在我们中山就这么一个团队。

调查员:噢,就说你们这一个医院还算做的多的,去年你们做的有80多例?

护士:平均每年下来都有80来例。

调查员:好嘞,好嘞。你说咱们这个病区有多少张床位呀?

护士:我们这个病房,你放心,如果你要做移植,我们肯定会优先给您有床位的。

调查员:那行,那行,这样吧,我谢谢您啦, 我尽快的能过去去看,谢谢你啊,好,再见。

护士:我们这边是急诊9楼这里。

调查员:多少楼,你再重说一遍。

护士:就是在我们的门诊大楼9楼。

调查员:噢,9楼,就这一层,这一层楼都是肾移植是吧?

护士:不是,我们专门新开了一个做肾移植的新的地方,但是我们这边还是在这边先接收,然后如果有手术,另外一栋楼,一个特别的一个专门做移植的地方。

调查员:噢,等于就是在9楼收了病人到另外一个新的新建的一个~(护士:地方)去住院?不在这个医院里头吗?

护士:就是我们医院的,只是这是我们就是一个总部的。

调查员:你说另外一个地方,你说不是在这个医院的?

护士:是我们医院的,只是他们那个地方是一个比较适合肾移植病人住的,就是一个房间一个人。如果就象我们普通病房就一个病房有三个人的这种。

调查员:噢,这样子,那挺好的,那里远吗,离你这个楼?

护士:不远不远,我们都有值班医生的,都是在一个医院里面的嘛。

调查员:噢,那不远,等于都在一个院区,只不过是分了一下?

护士:对,分了另外一栋楼而已。

调查员:那那边一个人一个房间可好了,病房肯定大吧。

护士:对,就像一个小的酒店那种,有可以做饭啊那些都有。

调查员:太好了,那一层楼吗,都是这个吗?

护士:首先肾移植病人不是很多都要做,所以我们病房还是只有几张,但是都应该管够的,不是很多人要做嘛。

调查员:那行,那谢谢你啊,这位护士士,再见

护士:不用。

 

附件60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肾移植_护士办

护士接听电话(+86+ 20_38688524)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儿有两个主刀医生,陈杰一个,还有另外一个。
  2. 一年做一百个肾移植差不多。
  3. 肾源我们不太清楚

录音内容:

……

值班员:喂,你好。

调查员:哎,您好。 (值班员:喂,你好。)您是暨南大学附属医院吗?嗯,我想请问您一下咱们这儿还可以做肾移植吗?

值班员:可以呀。

调查员:就那个,那个谁,那个陈杰教授是不是还在你们这个医院哪?

值班员:对对。

调查员:噢,他,是不是他在主刀做啊?

值班员:呃,我们这儿有两个移植医生,他一个,还有另外一个。

调查员:噢,就是说那个,像咱们这个医院,去年做了多少肾移植,做的多吗?

值班员:有啊,挺多的。

调查员:噢,就象过去你们医院做的还是挺多的,那我知道的,那个现在是不是肾源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值班员:对呀。

调查员:就是以前那种监狱的,现在还能用吗?

值班员:国家不是规定不行,不能用了吗?不是从一、一几年开始不要能用了?

调查员:不能用病人就是少了是吧?

值班员:对呀,少了。

调查员:噢,那就一年你们还做不了一百多个肾移植了?也差不多吧。

值班员:嗯,差不多接近吧。

调查员:是吧,那行。就是因为这个广州吧,好多医院在做,因为以前有病人在你们这儿做过,所以我让我打听你们这个医院,所以,就这么个情况。呃,一般像这个多长时间能出院呢?

值班员:他恢复的好的话,术后三个月都可以了。

调查员:噢,三个月。噢,那三个月出院哪,住那么长时间啊?

值班员:久吗?

调查员:啊,久呀。他们有的医院就住俩礼拜就出院了,你这儿要住三个月,那你的床位肯定紧张了,住那么长时间。

值班员:嗯,时间长,就是怕他出院他肺功能还没有恢复好,就怕他容易肺炎,肺感,所以我们就是一般让他稳定了,要稳定了才让他出院。

调查员:噢,这样子。那你们这医院还真负责任,我看他们有的医院两个礼拜就走了,有的甚至于~

值班员:对呀,有的挺快的,我们医院不给,我们不那么快出院,因为他还没有稳定,这一出去容易肺部感染,就很严重,又回来,又要很严重,所以要送ICU这边,真的~

调查员:噢,就怕他不稳定?

值班员:就怕他排斥反应很大。

调查员:对。

值班员:嗯,要恢复稳定了。

调查员:一般那这排斥反应得多长时间,得多长时间之内排斥反应最大,手术完了以后?

值班员:看急性啊,慢性啊,有时候急性的话他马上就可以,可以、可以就这样。

调查员:噢,慢性的呢,有时候拖很长时间再出现这种~

值班员:就慢慢来喽,完了急性的他就一下子,就可能就不太行了。

调查员:噢,像这种情况,这样的话肝源方面咱们能保证健康吗?就你们不能用监狱的,监狱的都很健康,一般的人,就像这种,嗯你们现在用的都是什么?都是捐献吧,还是别的?

值班员:捐献喽。

调查员:捐献他那个有这么多捐献的吗,就是,是不是~

值班员: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了,我们这些物理(?)方面只是我们医生有,我们就,就要执行,但是那些他们,我,我们也不太清楚。

调查员:噢~

 

附件61

中南大学湘雅二院肾移植三病区_聂梦华护士长

2017-04-18( 073185296141)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里确实比其他地方等待的时间短。

2, 我们去年都做了三、四百台。

电话内容

……

护士:你好,肾移植专区

调查员:哎你好,可以听得到了吗?

护士:喂?

调查员:哎,你好!

护士:你好!

调查员:你好,我是从外地打来的,请问那个谭亮现在还在你们这儿吗?

护士:谭亮,他,他不在我们这,他是我们科室的协调员

调查员:噢,他平时不在病房里呀?

护士:对,平时不在这

调查员:哦,你这边有他的电话吗?我就是想问他能不能帮忙联系在你们医院做手术的事情哎。

护士:那你给我们护士长讲一下好吧?

聂护士长:喂,你好,哪位?喂!

调查员:护士长,请问你是姓聂的那个护士长吗?

聂护士长:是的是的,你是哪位?

调查员:我从四川,四川云阳……

聂护士长:你是哪一位?哎

调查员:呵呵,四川,四川云阳这边,呃,然后打电话找你们这边是因为我们老乡在你们医院做过,他说你们这边可能相对来说时间上等待不会那么漫长。

聂护士长:你现在是病人要做移植是吧?

调查员:对呀

聂护士长:是这个意思不?

调查员:对呀。

聂护士长:然后就是,就是,就是你现在病人的资料已经在蒋老师那儿登记没有?

调查员:没有,我们还没来过呢,没有来过呢

聂护士长:是这样子的,你不管在哪里,做过哪些检查,你先过来找我们蒋老师登记,我们这里确实可能比其它地方等待的时间会稍微短一点,因为我们,我们可能,因为我们去年都做了三,三,三四百台

调查员:他就是记得那个谭医生,叫我可以找一下他,然后刚才那个小姑娘说谭医生不在你们这边啦,那个谭亮。

聂护士长:谭亮是我们这里的,但是谭亮他不在病房。

调查员:哦,那我找你吧,因为我们那个老乡还提到你,还有谭亮。

聂护士长:那可以,可以,你到……我给你讲,你来以后到泌尿器官移植,叫肾移植三病区来找我,我就带你去找蒋老师,好吧?

调查员:哦,好吧,好吧,好吧

聂护士长:呃,好,好

调查员:好好好,就这样,好。

 

附件62   湖南中南大学_湘雅三院_肝移植病房刘医生

2017-04-17(073188618236)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做的挺多的,共做了做了一千多例了。

2. 我们去年肾移植就做了两百多啊,肝移植比肾移植稍微少一点点,也做了八九十例呀!

电话内容

调查员:哎,大夫你好!

刘医生:喂?

调查员:这是湘雅三医院是吧?

刘医生:啊。

调查员:就是如果是外院的病人到你们医院来做肝移植登记,排队,可以吧,可以啊?

刘医生:可以呀。

调查员:哦,那你们现在是不是做的也不是太多了,是吧?

刘医生:做的挺多的肝移植。

调查员:肝移植做的挺多啊?

刘医生:嗯,嗯,反正我们总共做了肝移植已经做了一千多例了。我们做肾移植,去年做肾移植就做了,我们科里做肾移植就做了两百多啊,肝移植比肾移植稍微少一点点,也做了八九十例呀!

调查员:哦,肝移植也做了八九十例,那比江西还好点。

刘医生:嗯。

调查员:哎,大夫请问你贵姓啊?

刘医生:我姓刘。

调查员:哦,刘医生啊。哦,那行吧,到时候看吧。

刘医生:好,好。

调查员:哦,好,再见!

 

附件63   湖南省益阳市中心医院_肾移植病房_护士接听

2017-01-10 ( +86-737 4230527)

内容提要:

  1. 只要能做手术,(床位)我们就能够安排的。
  2. 去年一六年一年做了一百多。

录音内容:

……

调查员:(护士:喂)哎你好,您这是湖南益阳中心医院哈?那个我有一个家属呢,他肾衰,已经做透析一年多了,咱们这儿还可以做肾移植吗,现在?

护士:可以呀,请问您是哪里人?

调查员:啊

护士:你是哪里的?

调查员:噢我是河南的,我打电话想到这个湘雅三院去呢,结果他那儿病人挺多的。他说你也可以到别的地方,下一点的医院他可能……

护士:噢,河南省是吧?

调查员:啊,本来我是打电话给湘雅三院的,他有个大夫说,他说你到益阳中心医院,他们那儿做的挺好,他们那儿可能等待时间短。因为我比较着急想赶快做。

护士:啊,那我把就是熊主任的电话号码告诉你,你自己跟他联系好吧? (调查员:好的,您您说)135

调查员:你说谁的电话?你说哪个人的电话?

护士:熊主任,熊主任

调查员:哪个 邛?

护士:熊猫的熊。

调查员:噢,熊主任。噢好啦好啦。多少?

护士:135 7471 2884

调查员:这是熊主任啊?

护士:对,熊猫的熊。你自己跟他咨询好吧?

调查员:呃护士,我问你咱们现在住院床位紧张吗?

护士:啊床位,反正只要来住院我们还是,只要能做手术,我们就能够安排的。

调查员:就说咱们这个,呃这个肾移植就这一个病房吗?咱们肾移植就一个病房吗?

护士:一个病区不是一个病房。

调查员:噢噢一个病区就这一个病区啊

护士:对

调查员:咱们这一个病区还没有上百张床位吗?

护士:没有那么大呢,那是不可能的。

调查员:那有多少张床位咱们这个病区呀?

护士:有二、三十个

调查员:三十个?

护士:不少啦,嗯

调查员:有三十个床位吗?

护士:有二、三十个,嗯,有这么多。

调查员:噢,这样子哈,所以,所以紧张一点,那就说明做的,咱们做的,去年是一六年做的还不少哈?

护士:做了一百多嗯(调查员:啊做一百多)啊你具体跟熊主任咨询好吧?

调查员:另外住院时间像这种病啊一般正常能住多长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一般是十五天左右

调查员:噢,噢这样

护士:嗯。

调查员:你说你去年一六年一年做了一百多是吗?

护士:是啊,你具体再问,你跟熊主任咨询好吗?

调查员:好嘞,好嘞,好嘞,谢谢你呀。

护士:好的,再见。

 

附件64   武汉同济医院_移植科_肝移植毛医生

2017-06-07(+862783665363)

内容提要

  1. 去年做了一百多例肝移植
  2. 等待时间大概也得要个把月
  3. 供体具体其他的方面,我们不了解,这个资讯也是保密的。
  4. 我们移植科主要是肝移植、肾移植吧。
  5. 去年肾移植做了四、五百吧。
  6. 你找魏教授吧,他们组肝移植比较那个,

电话内容

毛大夫:喂。

调查员:哎,你好,你是同济医院吗?

毛大夫:啊,说。

调查员:哎,我想问一下,就是,嗯,我也是医院的。那你们就是同济医院是那个肝移植,是不是这方面做的比较好?我们有个病人呢,现在也在找一个,就是医院做的比较好的,想给介绍过去。那肝移植你们 还收不收病人?

毛大夫:收。

调查员:噢,那就是去要是,等待的时间久不久?比如说,病人要,他要考虑费用啊。

毛大夫:一般的话不会很长也。

调查员:啊,你说一般咋?

毛大夫:大概也得要,有它个把月吧。

调查员:你们做的多吗?就是,就说你~

毛大夫:我做的多啊!

调查员:啊,去年一年做了多少呢?

毛大夫:去年做了100多例吧。

调查员:那100多例他的这些,基本都是,啊,都是,嗯,就是那种司法找的那种吗?

毛大夫:不是,捐献的那种。

调查员:捐献的那你不知道品质怎么样呀。

毛大夫:品质,啊,我们都是合格的才会给你用的。具体其他的方面,我们不,我们不了解,这个也资讯也是保密的。

调查员:噢,那不是移植科是,你们是肝胆外科,还是移植科啊?

毛大夫:移植科。

调查员:你们只是做肝移植吗?还是你们是所有的移植~

毛大夫:肝移植,肾移植都做。

调查员:这两个在~

毛大夫:这两个是主要的,做的很多,基本上。其他的比较少,什么胰腺移植啊,那些比较少了。

调查员:就肝、肾移植的一个病房啊?

毛大夫:对。

调查员:那你说去年,肝移植做了100多例,那肾移植呢,做了?

毛大夫:做了四、五百吧。

调查员:噢,那你们算是做的多的啊。

毛大夫:我们肾移植全国第一,数量上。

调查员:噢,全国第一啊,那你,那你们可能做的是~

毛大夫:我们肝移植也是全国前几,反正,好象是前三吧,好像,数量上。

调查员:那,那这些都是捐献的,你说,那种司法途径的还能找到吗?那种不是说品质好吗?司法的那种。

毛大夫:司法途径,就是,就是死刑犯那种?

调查员:嗯。

毛大夫:现在,现在,现在那还哪有死刑啊,现在都,没有,基本上很少,基本上我~

调查员:他不是,也不是死刑犯,比如说前几年的,咱们都是,都是医院的吗,不是,也,也以前很多这个也是做那种,也不一定是死刑犯,就是由关押的那种嘛,比如说,劳教所呀,监狱呀,看守所呀,这些关押的那种,像还有那种,那种也可以做吗?就是那个练功的那种的,以前不是也做过吗?

毛大夫:嗯,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调查员:噢,以前不是,我看很多医院都是~

毛大夫:以前是以前,现在,现在,不一样了。

毛大夫:你找,你找魏教授吧,他们组肝移植比较那个,好吧。做的比较好。

调查员:你说魏,魏主任啊?魏是吧?

毛大夫:啊,对。

调查员:魏,魏什么呢?名字告诉一下子吗?

毛大夫:魏来。

调查员:魏兰,是吧?

毛大夫:嗯,嗯,嗯。

调查员:噢,噢。那你刚才说的是做了100多,是他们做的嘛,是你们做的?还是一起做的?

毛大夫:我们整个科,整个科。

调查员:整个科做的啊,噢,噢,是这样。嗯,好。嗯嗯。

毛大夫:嗯,嗯。好,好,好。

调查员:啊,谢谢你。

 

附件65   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研究所_登记处负责人(A)

2017-06-13

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研究所_登记处负责人

(+86+ 2783665283)(A)

内容提要

  1. 我们肾移殖数量,在全国近两年都是排第一。
  2. (肾移植)以前几年是做了是400台左右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喂,你好,你好!这是….

医生:喂!

调查员:哎,这是同济医院医生吗?

医生:找哪位?

调查员:哎,我想问哪,我是一个患者家属啊!这个我想问问咱~

医生:怎么啦?

调查员:可以做肾移殖吗?

医生:可以做。你在门诊挂号,可以排队。

调查员:咱们这儿做得多吗?

医生:做得多呀,我们是肾移殖全国,近两年都是排第一数量。

调查员:哦,那咱们今,咱们今年做多少啊?咱们今年17年。

医生:哦,这个,数据量我没办法告诉你,您要问专业的,你可以去问专业的,好吧。

调查员:哦,就大约就是,大夫,大约咱们1年能做多少?你说排这么多的人,咱们大约1年能做~?

医生:以前,以前几年是做了是400台左右。

调查员:哦400,现在也,也比原来多了吗?

医生:我没办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覆。

调查员:你说~

医生:好吧!

调查员:您,您刚才说这400就是咱们去年做的,是吗?

医生:去年和前年做的是这样的一个数据。

 

附件66   武汉同济医院移植研究所_登记处负责人(B)

2017-06-13(+86 +2783665283)(B)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也做,一年100多吧。
  2. 肾移植40万,肝移植60万。

录音内容

……

医生:喂?

调查员:喂!

医生:唉!你那边信号不好,好吵!是什么?你要说什么?

调查员:哦,我是说呀,我刚才给您打电话,不是我问您那个肾移殖,我一个朋友还让我问,咱们这儿做不做肝殖啊,这个医院呐?

医生:做呀!

调查员:是同济医院肝移殖、肾移殖都做是吗?

医生:对!

调查员:噢,所以我忘了问,他让我问一下,因为我忘了,那个~

医生:看你们要做肝肾吗?

调查员:啊,啊,肝也做哈,咱们这地方哈?

医生:啊,啊,啊,对。

调查员:肝脏做的也多吗?

医生:肝脏做的,一年100多吧。

调查员:没有,没有肾做的多啊?

医生:噢?对!

调查员:那我回去告诉一下吧!因为我一个香港朋友,他说你打电话顺便问一下,做不做肝移殖?那就是每年能做100多台个肝移~。

医生:香港,境外的,他还要向卫生厅报备,程式很复杂,还有点复杂耶,嗯。

调查员:那好了,那好了。那个我还想问,就是刚刚我忘了问你,这个肾移殖价格,多少钱呐?

医生:肾移殖价格?

调查员:哦。

医生:价格?常规的几十万吧?可能,四十几万吧。

调查员:哦,那肝脏呢?肝脏多少钱?

医生:肝脏六十万左右吧。

调查员:哦,好啦。那我知道啦,您告诉我一下,好做准备啊,哎,好,谢谢你啊!

医生:是所有的手术期间差不多的,哈~~~,你信号不好,哈~~,可以哈!

 

附件67   武汉中南医院_肝移植_张医生

2016-09-12(18942924741)

内容提要

  1. 等供体时间,一般一个月。
  2. 每年做一百多例。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您是中南医院的张大夫吗?

张医生:哎?

调查员:噢,我有个朋友他想做肝移植。 ……他让我问一下,咱们医院可以做肝移植吗?

张医生:可以的。

调查员:噢,可以做啊。那他去了等待时间,大约多长能做啊?等一个月可以做吗?

张医生:一个月可以。

调查员:等一个月可以啊?

张医生:嗯。

调查员:那咱们现在价格多钱?

张医生:价格我倒是不太清楚。

调查员:不太清楚啊?

张医生:嗯。

调查员:噢。咱们这肝移植今年做得多吗?

张医生:啊?

调查员:你说今年作了几十例了?一年做不了象他们湘雅那么多是吧?

张医生:对啦。

……

调查员:每年做一百多例?

张医生:差不多。

 

附件68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_移植科_肾移植医生

2017-04-16 (+86 2788041919)

内容提要

  1. 我们去年做了100多例啊!
  2. 今年至少三、四十例了,那是最少的了,不止,今天还做2个嘞。

录音内容

医生:喂,你好,器官移植科。

调查员:哎你好,我想请问你们医院那个就是肾移植排队,假如是外院的病人,怎么来找你们,找哪个医生去那个啊?

医生:外院的是吧?你们是这样的,你们排队要先到我们病房来登记。

调查员:那个那个,我们主任说不用到门诊去,就说找你们病房的医生或者主任,然后给你们那边,他可能还要做一些检查吧,还要住2天院,是这样吗?

医生:对呀,但是你还是要到门诊先去看主任呐,你因为你到病房来是可以,到病房来的只有值班医生,懂不懂?像科室内的医生都不在,懂不懂?其实都可能在病房啊,做手术或怎么样,你要是找,你肯定要主任先给你看看情况,肯定是更好,对不对?

调查员:噢。哎,你们今年做没做过呀?

医生:做了好多个了呀,我们一二月份,一个月就做了一二十个。

调查员:一个月就做了一二十个呀?

医生:这两个月少一点,但相对来说,每个医院这个时候都比较少一点。今天还做2个嘞。

调查员:嗯嗯,这样说,你们今年都做了三、四十例了哟?

医生:那至少三、四十例了,那是最少的了,不止哎,对不对?

调查员:还不止啊?那个就是我们当地医生,他原来给你们送过病人的,说你们去年啊,好像做了七、八十例,是吧?

医生: 我们去年做了100多例啊!

调查员:噢,那你们今年这才二、三个月做了三、四十例,肯定比去年要多了哟?

医生: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如果你要做的话,你就星期二星期三找上午是周主任的门诊,你都可以挂他的号的,好吧。

调查员:主要他做是吧?

医生:他,肯定是他做啊,具体的情况,你肯定还是得他看一下, 对不对?

调查员:我知道,我知道,好的好的,就先这样,我到时候嗯

医生:好的。

调查员:好的,再见。

 

附件69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_肾移植科_陈医生

2017-04-26

电话:88041919——81848

内容提要

  1. 去年做了130例;
  2. 今年到现在4月份,已经做了60多例了。

电话内容

陈医生:喂

调查员:嗨,你好,我请问您这是肾移植科吗?

陈医生:是的,什么事?

调查员:那个我有个家属啊,我有一个孩子想做肾移植,您这儿还可以做吗?

陈医生:可以呀!

调查员:可以哈,那能做,咱们要排队,多长时间能做上?

陈医生:这个不好说,一般我们这里,相对于,排队时间比,其它医院要稍微快一点。

调查员:喔,那,所以所以我就来了吧,别人也这么讲,那个他是B型的血,你说会快吗?能大约给个时间吗?或者是……

陈医生:我给不了你一个具体的时间。

调查员:喔,就说……

陈医生:三到六个月吧。

调查员:三到六个月哈,喔,就说必须先到这儿来排个队是吗? (陈医生:对)咱们,咱们现在排队的人……

陈医生:妳是哪里人哪?

调查员:我就是本市的人。 (陈医生:哦,可以,可以)就说,像咱们这个医院一年做得多吗?这个武大人民医院……

陈医生:我们医院去年做了130例,然后今年到现在4月份,已经做了60多例了。

调查员:那我跟家里孩子商量一下哈,如果说……,那本人回去排队,能不能拿着他的材料去先给你们看看,还是呢?

陈医生:这样吧,这样,你们先把资料拿过来,我们先看一下,看够不够,好吧?

调查员:啊,那太谢谢了,那回来找您吧,您贵姓啊?

陈医生:我姓陈。

调查员:陈哈,陈大夫,喔,好啦好啦,那太谢谢您了。

陈医生:好好,不客气。

调查员:陈大夫,我问你,咱们那个供体没问题吧?都健康吧,一般的?

陈医生:肯定健康的,肯定健康我们才用的。好吧,这个妳放心。

调查员:噢,噢,一般都是咱们本地的供体,都是本地的哈?

陈医生:嗯。

调查员:对,那行啦,那谢谢您啦,陈大夫,我跟家里商量一下,等那个决定了就去找您,好,谢谢,再见再见。

……

附件70   四川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住院总_医生陈凯

2017-03-29(+86 17708130503)

內容提要

  1. 四川肝移植只有两家醫院在做,华西和我们;
  2. 今年已经做了三十多了;
  3. 供体信息是国家保密的,我们都不知道供体的信息。
  4. 有专门人取供体,我们做移植的医生都不知道供体的来源;
  5. 醫院有器官协调分配组织,国家有统一分配器官的官方网站。醫院有专门负责这上传到网络上去的人。
  6. 问:可以事先看到这个供体的情况?答:看不到,供体信息没有人自己能看得到……有官方的人能看得到。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喂,您好,您,您是那个四川省人民醫院那个陈凯大夫吗?……哎,你好,你好。

陈凯:你说吧

调查员:哎,我呢,我有一个家属呢想做肝移植,就是以前那个叫朱世凯的大夫,我曾经以前给,因为我本身是个医生,我以前跟他联系过,但是现在我打不通他的电话,我想问问咱们省醫院現在要过去的话,做的,等多长时间能做上这个肝移植呀?

陈凯:你要在那个中国器官分配网络上登记啊

调查员:就說咱们醫院还在做着是吧?这个肝移植?

陈凯:在做呀,我们在做,我们在做肝移植呀!

调查员:在做哈,就說咱们,像咱们这个醫院就是做的多吗?现在这个醫院?因为四川有好几个醫院在做,因为他们首先推荐了我这个醫院,所以我就打过来这个电话。

陈凯:四川的话,只有两家醫院在做呀

调查员:啊,你说什么?

陈凯:四川只有兩家醫院在做啊

调查员:噢,只有你们一家在做吗?

陈凯:只有我们和华西在做

调查员:哦,华西在做,那你们,像你和华西你们醫院,像这个醫院,像你们醫院做的一年能做多少这种肝移植呀?

陈凯:我们……五十到一百吧

调查员:五十到一百,噢,就说今年已经做了,今年?

陈凯:今年我们已经可能做了三十,三十多例吧

调查员:噢,哟,那你们今年做的比去年多了这么说?

陈凯:基本要看,要看这个,嗯……供体等不等

调查员:就是另外陈大夫,咱们这个,首先病人吧特别希望的就说能够找一个好的这种供体肝源哈,就是像健康的,年轻的,这种一般能保证吗?

陈凯:这个供体信息是国家保密的,我们,我们都不知道供体的信息。

调查员:你,你也不知道供体从哪里来的?

陈凯:对。

调查员:哦,不是在你们本院取得供体哈,都是别的地方的?

陈凯:这个取供体有专门的人取供体,我们现在,我们做的移植医生都不知道供体具体情况,这个是由国家专门的分配系统来分……

调查员:哦,专门有人去做这个事情,你们具体就是做手术的是吧?

陈凯:对,做的話你必須要先到醫院來登記,要在那个中国器官分配网络上登 记,不登记的话你永远都没有机会……

调查员:那个中国器官分配网络登记,那网络是什么网络?您能告诉我吗?

陈凯:国家的,国家的一个专门的,这个……负责这个器官分器官分,分配登記的一个官方的网络

调查员:哦,就是我可以事先看到这个供体的情况?就是要不要是吗?

陈凯:看不到,看不到,供体信息没有人自己能看得到。

调查员:那您不是说……

陈凯:有官方的人才能看得到。

调查员:那我的资料往哪个网站上去,去公布呢?

陈凯:不是你去网站上去,你要把那个资料交到我们醫院,专门有负责这个上传到网络上去的人

调查员:噢,噢噢,这样的啊,啊,我以为,我以为自己去,去那个什么呢,那我知道了,那行,那谢谢您哈,我会尽快的哈,好吧,谢谢,再见。

 

附件71   四川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2017-03-29( +862887393722)

内容提要

  1. 去年肝移植60多例,今年更多些。
  2. 今天肝移植肾移植都有,昨天取得器官。

电话内容:

调查员:噢,那个他说有一个住院总叫陈凯,陈医生是负责管你们这个住院部的是吧?

医生:现在住院总是那个了,是陈云飞了,陈云飞了。

调查员:哦,换了一个了啊。

医生:唉唉唉,他也做手术去了,他们做肾移植去了。

调查员:哇,今天肝移植、肾移植都有啊。

医生:啊,对啊,因为昨晚上取的嘛。肝肾移植都有,今天。

调查员:噢,他主要是,陈医生主要是肾移植这个组的,不是肝移植组的呀?

医生:他是,他现在是老总,他都可以管。你跟他说一下,他,他,他也应该也可以。

调查员:哎,你们去年做了多少例肝移植啊?

医生:去年,好像60多例,还是几十例,我都搞不好。

调查员:60多例。哦,然后今年可能还,好像这几个月还多一点是吧。

医生:今年这几个月比较多诶。 ...比如说上个星期天才做,今天(周三)又做了。

调查员:哦,那好,那我跟那个陈主任,陈医生联系一下吧。

医生:唉,你联系一下吧,唉。

调查员:好的,好的,好好好,谢谢你啊,再见。

医生:嗯。

调查员:我问一下他再说啊。看看啊,好,再见。

 

附件72   四川省人民医院_肝移植_医办医生

2017-03-30(+86 28_87393722 )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儿做的是三个肾移植,就是三对六个肾移植。
  2. 等待时间一般还是比较快的。
  3. 一年能做几百例吧 。

录音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四川省人民医院哈,我呢,想问一下,因为我有一个家人想做肾移植,咱们这儿可以做吗?

医生:可以。

调查员:可以做肾移植哈,噢那太好了,就说去了以后,排队现在人多吗,做肾移植啊?

医生:可以,先来了唦,来了把那个检查结果拿来,给我们看一下,然后再评估,评估了之后再看供体嘛,你是什么血型啊?

调查员:B型的。

医生:啊?

调查员:B型,B型血。

医生:B型血? B型血还比较多,来的话先排,排号嘛,一般是,还是比较快的。

调查员:就是大约多长时间能做呢?

医生:有些时候有,嗯不确定,反正一般还是比较快的,我们这儿都是做三个肾移植,就是嗯三对六个肾移植。

调查员:噢,就说你说咱们四川不是还有个华西医院也在做哈,因为他们朋友介绍说到你们这医院问一问,说你们这医院做的也挺多,就像咱们这个医院像这种肾一年能做多少啊?

医生:几百例吧 。把你检查结果拿到这里门诊去看吧,电话就不多说了

调查员:门诊那是找哪个大夫,去那个门诊哪。

医生:杨主任吧。

调查员:找杨主任,他礼拜几的门诊哪。

医生:周一,哎周一下午。

调查员:每个周一就一天是吧,就一天时间是吧。

医生:对,其他,其他时候也有其他医生啊,那就是器官移植,器官移植中心。

调查员:门诊有这种器官,移植这种科室是吧,就可以挂号,挂到门诊。

医生:嗯对。

 

附件73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_肾移植科_病房

值班护士(+86 28-85422925)

内容提要:

  1. 去年一年,肾移植做了三、四百例
  2. 现在科室分的很细的,我们这儿还有肝移植、心移植、脑移植跟肾移植。
  3. 林涛或王莉,我们只有两个医生做这个手术。
  4. 一个主任领一个团队做

录音内容:

护士:喂,你好~

调查员:哎,你好,这是那个四川华西医院吗?

护士:对。

调查员:噢,那个我呢,有一个家属想做肾移植,咱们这可以做吗?

护士:我们这儿可以做肾移植。

调查员:啊,能做肾移植哈?

护士:对 。

调查员:就是,是不是咱们这儿肾移植做的很多啊?

护士:我不晓得啦,我们这儿做的是比较多。

调查员:做的比较多哈,是吧?

护士:我们现在目前做的还不算,其实跟其他医院相比的话,算比较多的。

调查员:咱们今年已经做了不少了,是吧?

护士:我们每天都做很多。

调查员:噢每天都做很多,那我去了排队肯定有希望,很快。你像我~

护士:每天排队的病人也非常多。

调查员:噢排队的人也很多啊,那像咱们这个肾移植一年,一年能做几百呀?

护士:现在不确定。

调查员:大约吧?

护士:因为每年都在增长。

调查员:呃你说什么,都在成长?

护士:每年都在增长。

调查员:就说咱们去了床位紧张吗?

护士:非常紧张。

调查员:非常紧张,你说咱们那个床位少,少是吧?

护士:我们排队的病人太多喽。

调查员:太多了,就这一个病区做肾移植吗?

护士:对,目前只有一个病区做肾移植。

调查员:噢,你们这光做肾移植是吧,你这个医院哈?

护士:肝移植都会有啊,只有我们病房做肾移植,现在科室分的很细的,我们这儿还有肝移植、心移植、脑移植跟肾移植。

调查员:噢那肝移植和肾移植你们都在一个科里的还是分的?

护士:不在一个科,我们是单纯肾移植。

调查员:不在一个科里头哈。

护士:对。

调查员:那我想护士,你大概给我说一个大概,因为我这么远打个电话也不容易,就说大概你们做了多少,我心里有个数,我看哪个医院做的多一点,我可以决定哪个医院去做。咱们你说呈增长趋势,去年我朋友说,鲁一平(音)大夫呢, 他说你们一年能做三百,去年做的就不止三百 吧,你说增长? .

护士:大概三百多例吧,三、四百例。

调查员:三,你说今年做了三十多例是吧?

护士:三、四百例,去年指,我们一年.......

调查员:噢,去年三、四百,啊。对对对。那我去了以后找哪个主任你跟我说?

护士:林涛老师或是王莉老师,我们只有两个医生做 这个手术。

调查员:噢,那就说你们就这两个团队在做这个肾移植。

护士:对。

 

附件74   四川华西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

2017-06-06(+86 18980601479)

内容提要

  1. 医院专门有找供体的人。
  2. 做手术和找肾源的医生是分开的。
  3. 专门有人来做评估。
  4. 所有人都不知道供体的情况,它只会公布一个结果,能做还是不能做。受体家属不能知道供体的任何情况。同样供体家属也不能知道受体的任何情况。
  5. 肝移植现在做的多啊
  6. 今年做了多少,这我不能告诉你,去年的也不能告诉你。
  7. 红十字会在里不起主要作用,起一个协调作用。
  8. 器官供体是国家分配来的,不是红十字会给的。

录音内容:

调查员:哎,你好!您是那个马大夫吗?马渝城大夫吗?

医生:不是。

调查员:哎,您好(大夫:不是),您好。我呢,有一个家

属想做那个肝移植哈。我想问问呢,就是咱们去了以后,就是说排队的人多吗?能等多长时间就可以做上呢?

医生:这个不清楚。

调查员:噢,那,那我还想问马大夫,就是咱们像这种突然来的这种供体健康吗?就是说,我们最关心的就这个,就是说你花这么多钱移植……

医生:这个不清楚,这个就不清楚。

调查员:不清楚哈,就你们那个,不知道供体的来源是什么样的?年轻的老的不知道?

医生:啊,我不知道,我只负责通知。

调查员:噢,那,那您也是做手术啊。

医生:我要做手术。

调查员:噢,做手术哈,就是,那你说,那你们,就你不去做,你不去找这个肾源的事,就是你专门做手术的。

医生:这本来就是分开的呀,本来就是分开的呀。

调查员:噢,就是你们专门有找这个供体的人。

医生:对。

调查员:那他也得跟你讲一讲这个供体的情况啊,不然的话,你,你怎么能保证这个供体的……

医生:专门有人评估的,专门有人来做评估。

调查员:那评估也不是你们在做,还那么专门有一帮人、一些人在评估?

医生:专门有人评估。所有人是不知道供体的情况的,它只会公布一个结果,能做还是不能做。受体家属不能知道供体的任何情况。同样供体家属也不能知道受体的任何情况。

调查员:那你要说那个,噢,都不需要知道这个情况,就是到时候你来做就行了。那,那供体,你,你,起码你能知道供体从哪里来的吧,你从外地来的,当地来的。这个情况你这清楚吧?

医生:我们知道啊。

调查员:啊,知道哈,一般都是当地的,是吧?

医生:这个是有区域分配原则的。

调查员:肝移植现在做的多不多呀?

医生:多啊,为什么不多啊?

调查员:今年咱们做了多少了吗?

医生:这我不能告诉你。

调查员:啊,这也不能告诉,那过去的,去年的能告诉我吗?

医生:也不能告诉你。

调查员:你的排队的人多,做的,做的也快,那我就有希望了,我就觉得肯定会,心里就觉得很快能做上,就有这么个心情。

医生:这个没有,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他们排队排到什么时候,能什么时候能够做到,是没有人能够保证的。这个是有,是有国家的一个评分系统,按照国家分配原则来评分的。

调查员:你说的这个国家……

医生:这个不是我们来评分的。

调查员:不是,这个国家是指,你们那个,就咱们这个四川省的国家,还是全国的分配呀?

医生:它这个是一个全国分配,它系统都是全国分配的一个原则,你把你的客观资料输进去,它自己会有一个评分系统。

调查员:噢,噢,就把这个资料放到那个,那个什么,你说的那个全国分配系统上。

医生:对,它会出一个评分系统。

调查员:那他们,到时候他们给你们供体啊,这个,是,是红十字会给呢?还是国家的分配给呀?

医生:国家要分配的。

调查员:噢,那不是红十字会给的那个供体,是吧?是那个国家分配的哈。

医生:是国家分配呀。

调查员:噢,那红十字会跟咱们就没有什么关系,主要是国家那个……

医生:红十字会他会在里面起到一个协调作用。

调查员:噢,协调,但他不起主要作用。

医生:嗯。

调查员:他不找供体,他不去给你找供体?

医生:这我不知道他找不找供体,找供体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哈。

调查员:就是……

医生:好,就这样了。

 

附件75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_肾移植_病房医生

2016-07-22(+86+ 871_67390509)

内容提要:

  1. 主任他们现在没在科室,正在手术台做肾移植手术。
  2. 这半年做的有二百例了。
  3. 等一个月差不多 。
  4. 现在移植云南这个手术只有我们医院做 。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你是那个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么,那个胡伟(音)主任在吗?

医生: 噢胡伟主任是吧?

调查员:呃在吗?

医生:没在,这时候。

调查员:我想跟他联系一下,关于做那个肾移植的事情,你们这儿,现在还在做吧,还在做哈

医生: 他们应该还在做的,啊。

调查员:噢现在正在做肾移植呢是吧,正在这手术台上呢?

医生:啊,对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就是我想问您哪,就是现在就说咱们去,把病人过去以后,等待的时间长么等?

医生:可能要,反正手术做完一台,就轮到下一个病人,可能要等的时间有点长吧。

调查员:就是,就是我就说呀你们今年这半年做的多么,现在?

医生:多的,还是挺多的。

调查员:挺多啊,这半年有做了一、二百例了吗?

医生:好你等一下啊(去询问其他人)……嗯有的,说有的。

调查员:有二百例啦?

医生:呃对。

调查员:哟那就做的不少,那我可以过去,那就说明我要去了以后可能等的病人,病人等的时间不会太长,你说等一个月可以差不多能做上吧?

医生:应该能的,应该差不多的。

调查员:应该差不多哈,像你要说半年做了二百例的话,那我想可能问题不大,我就找胡主任想跟他联系一下能够尽快的做,就这意思

(换一女医生接听)

医生:这个不是他说了算,还是要看配型,还要看有肾源呢。

调查员:那就说咱们这个医院因为做的比较多么在这个在咱们这个当地,还是比较,你说这个……

医生:现在,现在云南省这个手术只有我们医院做。

调查员:噢那你说现在就这半年你们做了将近二百例,有二百例了是吧?

医生:差不多了。

调查员:……噢那现在咱们这儿这个价格我能问一下吗?

医生: 呃这个我不太清楚。

调查员:不太清楚就算了,那谢谢您了

医生:不客气。

 

附件76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_肝移植病房A区_值班护士

2016-11-25(+86+ 87167390554)

内容提要

  1. (肝移植)做的多呢!从去年8月到现在一直都没停过。
  2. 几百个倒没有,100个到应该有了。
  3. 供体来源,这个我不清楚
  4. 有一天做了三台。
  5. 我们科能做肝移植的医生,差不多有二十多。
  6. 主任还是是张升宁

录音内容

……

护士:哎,~

护士: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调查员:啊找那个陈大夫。

护士:姓陈的有好几个,你要找谁?

调查员:我想问您今天值班那个陈大夫是那个,搞那个什么嘛,就是做移植是陈明大夫吗?

护士:我们科的都在做。

调查员:我知道都在做,就是他不是主要联系供体的或什么,找他比较,他们说让我找他,我就想找到他,问的详细点。就是你们现在一直在做吧,这个肝移植啊?还在做哈。

护士:我们一直都在做。

调查员:就今年咱们做的多吗,这个肝移植?

护士:做的多呢!要不你这样吧,你周一的时候,你过来,自己看一下嘛。

调查员:就今年咱们那个做的还很多是吧?到现在。

护士:做的多呢!从去年八月份到现在一直都没停过。

调查员:噢,就说你说这一年到现在做的有几百了吗?

护士:噢,几百个倒没有,100个到应该有了。

调查员:就说咱们今年还是做的很多,这个供体是从哪来的?您能清楚吗?这健康吗?

护士:这个,这个我不清楚。这个它像之前有的时候有肝源的话,一天做,之前是有一天做了三台。

调查员:那就是说明你们这的肝源还是比较充足的相对来讲,比其他医院哈。

护士:因为就像在整个云南省的话,我们这边做肝移植做的也是比较好的,(调查员:多的)啊就是啊,所以好多都是在我们这边做。

调查员:你比如说,你比如说昆明还有一家医院在做,就是人民医院他也在做哈,所以我就想~

护士:哪里?

调查员:第一附属医院。

护士:但是这个东西不好说,就说他们那边转过来我们这边 做的病人还是挺多的。

调查员:是吧,就说他们那儿有时做不了,也都转到你们这来。

护士:就是啊,他们那边很多病人都转到这边做。

调查员:现在是不是还是那个张,主任是张升宁(音)吗?

护士:是啊,就是他。

调查员:噢,就是他哈。那行,那我有时间,我这样吧,我去找找那个张主任吧,因为我知道张主任在做。他主刀吧?是吧。

护士:啊就是啊。因为做这些大手术的话,他们都要在嘛,院长一直都要在嘛。

调查员:那你这做肝移植的医生有几个?能做肝移植的医生啊?

护士:哎呀,我们科的医生都做。

调查员:有多少个,十几个医生吧?

护士:差不多,二十多。

调查员:二十多个呢,那做的时候不能二十几个都上吧?都分组吧?

护士:分组了嘛,肯定分组,不然那个十几个小时手术~

调查员:对呀,你看刚才说的那有一天做了三台了,那起码要分三个组的。

护士:就是啊,他们就是分着呢,就是分工那种的。不然的话十几个小时肝移植......

调查员:对呀,对呀,是是是是,那谢谢你啦啊!好好,再见,再见。

护士:没事儿,没事儿。星期一过来吧。

调查员:啊,好好好。好,哎,再见~

 

附件77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_肝移植_值班医生朱新峰

2017-05-20(+86+ 15877991035)

内容提要:

  1. 昆明那边的话,它肝移植是进入了医保了的。
  2. 原来,也不怕说,告诉你,原来都是死刑犯啦,什么的,现在是不允许了。
  3. 有的人他一个星期都不到,有的人才来几天时间就能等到供肝,有的人要等,等个一两个月,都有可能的。
  4. 肝源费这笔钱可能是要给的。
  5. 今年做了几十例是有的,总共做了八、九百例了。

录音内容:

……

调查员:........

医生:什么病啊,什么病?

调查员:噢,他是那个乙肝的肝硬化,可能涉及到要做那个就是换肝喔,就是肝移植喔,因为贵阳医学院几乎是没怎么做喽,就说你们这边……

医生:噢噢噢噢,我们这边倒做的多,倒是,嗯。

调查员:基本上就是说西南地区就是你们做的多了哈。

医生:对对对对对,啊。

调查员:好像说你们这边可能四十来万左右对吧。

医生:不止喔,不止喔,我们现在,因为,因为那个,就说怎么的,你要预备个五、六十万吧,因为现在是做肝移植是用多少算多少,这种,是吧。

调查员:哎你们这边有没有肝源?

医生:你要多预备一点,多预备一点的嘛。

调查员:啊,那没,那这个倒没有什么,你们这边有没有肝源费的说法呀,因为有的医院广州它还有个肝源费是单独的,那你们这边呢?

医生:它是这一个,这笔钱可能是要给的,因为现在讲脑死亡的,现在全靠病人捐献了嘛,这种。肝肯定要保证好,才能用的嘛,一般都这种情况。

调查员: 对呀。

医生: 啊对,那肯定,就说这笔费用因为到时要补贴给这个,这个捐献的家人的,这个要,嗯,这笔钱肯定会,如果要所有的费用加起来,大概怎么的你要备个就说五、六十万了吧,哎对对对。

调查员:你们这边哈,那等要等多久啊?假如说现在要做手术的话,那要等多久啊?

医生:住进去之后的话,要先这个,就说要登记了嘛,因为现在它建的是全国的一个登记的联网了嘛,要登记上去,它才能,就说排队了嘛,登记之后然后排队,它有的血型那什么呢,有的比如说这个运气好的话,一去他就能等到肝,有的话还等一段时间,这个倒是就是说嗯,可以就说可以到时候根据情况啊,病情的轻重啊,可以适当操作一下,这个还是可以的,呃他有的人他个把星期都不到,有的人才来几天时间就能等到供肝,有的人要等,等个一两个月,都有可能的,这种情况。

调查员:噢,噢,绝大部份-------

医生:一般的话就说,一般不会,一般不会,就说因为他有的除非是那些特别,除非是那个血型呢什么的,因为他现在主要的血型和这个~  

调查员:你看那个他们说那个,就是什么脑死亡车祸的,有些是上岁数的人了,肝拿来能够好用吗,那个东西?哪怕就说---

医生:肯定~

调查员:从家属这个角度,既然花这么多钱,那我就宁愿多花钱要那个好的肝源哪。

医生:肯定的嘛,肯定你不用你说,肯定是要好肝源,不是好的,用的都不给你用,知道吧,这个是一个原则啊,这个东西它有病检报告支持啊,如果是肝不好,病检报告差的肝,你那个家属可以打官司的,你想想。

调查员:不是打,打什么官司啊,不是那个想法。

医生:我就说的话,这是一个原则了嘛,这全世界的通行的一个医疗原则,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那个了,你想吧,是吧。

调查员:我们那个朋友他自己也做医生嘛哈,他说其实医院那个,你们其实还是可以从那个,昆明不是从那个法医院曾经,反正我们有朋友在那儿,他就说……

医生:(笑)呃,那个法,那个不是,那个已早就没干了,因为原来,也不怕说,告诉你,原来都是死刑犯啦,什么的,现在是不允许了,

调查员:那个贵阳的主任就说问你们今年做了多少例呀,他说是看病人是往你们这儿,给你们推荐怎么那个?

医生:几十例是有的,那个做的多,做的多,因为具体我也没仔细统计,因为专有专人统计的嘛,几十例是有的。今年几十例做了几十例是有的,呃,因为已经做了八几百例了,这个你放心吧,呃。

调查员:啊总共做了八、九百例了是吧,噢。

医生:呃,已经做了八几百例了,知道吧,今年一直几十例是做了的,这个,嗯。

调查员:忙的很,打搅你工作不好啊,我今天是拣了周日-

医生: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我就在手术台上,我都能接到电话的,好不好,发短信哪,先发个短信,到时给我打个电话,都行,好吧,呃。

调查员:好发短信,或者怎么样,只要没有太急的事情,到时再给你那个。

医生:好好。

 

附件78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_肝移植病房_值班护士

2016-07-14 (+8643181875162)

内容提要

前天晚上做了3个肝移植。没做还能骗你吗?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喂,姑娘你好!

护士:哎~

调查员:是这样子的,你们内科的医生跟我讲,你们好象前天呢,还是哪天啊,你们做了3个肝移植是吧?

护士:噢,对,怎么啦?前天晚上做了3个。你不是昨天晚上打电话了吗?

调查员:噢,我问的目的,就是你们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到时候看看病人~

护士:那你说,我们没做还能骗你吗?没做,我还跟你说做3个?

…… 

 

附件79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_肾移植_张文岚医学博士

2017-04-15 ( +86-13756868617)

内容提要

  1. 现在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2. 东北人,每年捐赠的不是很多,一年也就五、六十个吧。
  3. 一年最多也就做二百多例,三分之一是亲属捐赠的。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喂,您好,您好,您是那个张文岚博士吗?喂?

张文岚:你哪里?

调查员:我姓刘,因为我慕名给您打电话的,因为他们那个告诉我问问您,您比较那个知名人士……

张文岚:你什么事?

调查员:就是家里有个人想做肾移植,就说去了以后等待时间长吗?

张文岚:等待时间很长的,一个是亲属捐赠,另外一个就是有心脏死亡自愿捐献的才有那个肾源。

调查员:噢,就是家里没有个人给他捐,就是希望能得到那种脑死亡啊这种供体的,就是现在……

张文岚:现在咱们国家还是心脏死亡可以捐献,脑死亡还没有一个明确诊断,所以没有。

调查员:那,那你说现在去了以后等待时间大约能多长时间能做上?

张文岚:呃,不好说,多长时间的都有

调查员:哦,那亲属捐快……

张文岚:每年捐赠的咱们,咱们东北人,那个捐赠的不是很多。

调查员:那就说亲属做的快?就像那个捐赠,像咱们一年能有多少人捐赠的能做上啊?

张文岚:五六十个吧。

调查员:那就说,你说咱们一年做这种,这种你说的……

张文岚:一年最多也就做二百多例。

调查员:你就说异体的吧?

张文岚:这二百多例里,有三分之一是亲属捐赠的。

调查员:哦,这样子哈

张文岚博士:嗯,嗯

调查员:好嘞,好嘞,太谢谢您啦啊,好,再见,再见

张文岚:哦,不客气。

 

附件80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小儿外科主任 张海玉

2017年06月14日15-27-5(+8613756661622)

肝移植心肝宝貝活动肯定有,不是骗人,手术等待時間不会長,因为我们DCD特別多,成人做的也很多,所以给小孩开展一下子,前十个免費。我院供體来源很多,肝移植我们做的很多,一年能做200多例。

----------------------------------------------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哎,您好,你是张主任吗?

张主任:哎。

调查员:喂。您是~

张主任:哎,说话。

调查员:您是小儿外科的张主任吗?张海玉主任吗?哎,您好。

张主任:哎,你是哪儿?

调查员:你能听清楚我说话吗?

张主任:啊?

调查员:啊,我呢,是看到您们那有一个公益广告啊,关于这个6月份可以报名,小儿那个,可以做肝移植呀。如果被10个选上了,咱们就在这个6月份能做上吗?

张主任:这个事肯定是有,确实是。

调查员:有哈啊。

张主任:哦,确实是,那前10个免费的。

调查员:噢,因为现在吧,有些公益广告哈,有些、有些都不真实哈, 所以我就想问一下。

张主任:这个不是,这是我们医院确实有,这不是假的。真的。

调查员:啊,这是真的哈,不是假的哈。

张主任:不是,你,那啥,你应该这样,你应该先吧,领着孩子到这来看看,

调查员:啊。

张主任:可以到小儿外科来。啊,可以~

调查员:就说咱们要做,这10个孩子,能在多长时间能做完啊就是,就是得等多长时间啊?

张主任:不过等的时间不会太长,因为我们的DCD(心死亡供體)特別多

调查员:噢,就是你们那个,现在就是肝移植,就是平常咱们也做的多吗,就这种肝移植?

张主任:啊,成人那塊兒,很多。所以,向小孩开展一下子。前10个是免费的。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哈。但是,就是我们,就是咱们这个医院的供体的来源还是比较多的,你说是吧?

张主任:对,对。对,对,对。

调查员:就说咱们肝移植,平常咱们那个成人做的也是很多?所以才对…

张主任:多。

调查员:所以还得有这个条件~

张主任:对。一年做200多例

调查员:你说是肝移植,还是肾~

张主任:一年做200多例!

张主任:啊,好了。

调查员:啊,张主任。呵呵。谢谢你哈,好,再见啊。

 

附件81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免费肝移植报名谘询处

调查员时间:2017_06_14

调查员对象: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移植“心肝宝贝”活动旅游广播电台咨询人员(+8643185815665 )

内容提要

只要年令、疾病附合要求就可以报名。肝源是保密,你就是200万也不可能知道。

录音内容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这个电话也不好打哈!就关于咱们吉林大学,这个第一医院开展这个心肝宝贝,这个 哈,这个报名有什么规定吗?

电台:我这报名没有什么具体的,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定。只要是您这个年龄上,符合我们要求,然后在疾病上符 合要求,就可以报名。

调查员:吉林大学这个肝源,来源还是比较丰富的?

电台:吉林大学是,怎么说呢,就是,嗯~,至于肝脏的来 源,这个,医院就是,就等于你,花两百万你现到医院, 你也,你也不可能知道你肝脏的来源,因为这是必须得保 密的。

调查员:哦,我问得多了一点儿,不好意思喔!那个,那就这样吧!担误你时间啦啊!不好意思哈!

电台:啊,没事儿,

 

附件82   辽宁凌源监狱分局医院_麻醉科_杜文晓

肝移植还不充许做,死亡的问题需要鉴定,现在法律很严,我们不会做那种事情,你还不如去找派出所,那我就到你们医院去做行吗你给艾主任多少钱,艾主任就是搞肾移植,让他跟你说,电话给了艾主任,当说到请他帮忙在监狱到供体就挂了。

——————————————

2017-04-12(013050922179)

录音内容

调查员:喂

杜文晓:啥意思?

调查员:喂!哎,杜大夫,我看您是个痛快人哈,~你说你找不到的话,拿咱们这个凌源监狱跟这个医院,能不能做肝移植啊!我可以找您去吗?

杜文晓:找不着我!

调查员:为什么啊?您不是在医院吗?怎么找不着啊。

杜文晓:为什么?我…我…我现在我非常忙,你找不着我。

调查员:你非常忙,你非常忙~

杜文晓:我也不认识你,谁谁,你给我打什么电话?没意义的啊。

调查员:我就是一个,认识你的人给我的电话,但是我不告诉你,谁给你,谁给我的。他不让我告诉你。

杜文晓:你不用,你不用给我打电话。

调查员:那~

杜文晓:咱们没有任何~关系!

调查员:那我到你…哎!杜大夫,我到你那医院去做行吗?

杜文晓:你做啥啊!做啥!你找别人可以做。

调查员:肝移植,肝移植,就是你们医院也做肝移植吧?

杜文晓:我们不做,我没有那么大能力,我们做不了肝移植。

调查员:那你做什么啊?那你,那你不能做肝,那你说你找别人,你告诉我找别的医生,那找哪个医生可以做啊?

杜文晓:呃这个我们还没有允许那个身体。

调查员:啊,你就没有…

杜文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知道你那个意思,但是~

调查员:啊?

杜文晓:但是,死亡的问题,你需要鉴定。现在,法律,很严 。

调查员:噢

杜文晓:我们不做,不会做那个事情。 ~你找监狱做这个事情,还不如找~,我提供你个建议吧!

调查员:啊?您说。

杜文晓:找派出所,找派出所他们能更好一点!

调查员:派出所怎么会,会好一些?那派,你这监狱的,他派出所离你们很远啊?

杜文晓:监狱就是监狱。

调查员:那监狱…你这医院,你这不更更…更 顺当嘛!他们说监狱的医院,不是更比别的~

杜文晓:那你想我给你拿个脑袋,你就换去呗。是吧?

调查员:那你,那你能不能给我提供个~

杜文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想拿个脑袋,你给接去呗。是吧,你是这个意思吧?

调查员:你,您离这个医,监狱,毕竟他在监狱里头嘛, 你找这种人比较,不用,比其他医院要方便嘛,你~

杜文晓:唉呀!你错了,你看你看看监狱法,或是人权的问题啊!你错了,你错了,我不跟你唠了。啊 ~ 好吧?

调查员:我看你挺痛快的,所以我才愿意给你打这电话呢。就是说~

杜文晓:对 ,我是确实挺痛快的,我这老师在这呢,他脑袋还没搬家呢!

调查员:我看,我看你说话挺痛快。就是咱们这个…呃,这个监狱这个医院能做的话,那过去也行啊!我过去找您也行啊!过去做啊~

杜文晓:那你给我们艾主任多少钱啊?让 我们艾主任给你说话行不?

调查员:让谁给我说话?

杜文晓:啊?

调查员:让谁说话?

杜文晓:啊?艾主任就搞这个,他就搞这个肾移植的!

调查员:你爱人啊?

杜文晓:不是,我们艾主任!

调查员:哦!艾主任,哎 , 那行啊 !艾主任。

杜文晓:哎 ,让他跟你说说,让他跟你说说。哎,哎。

调查员:哎,好勒 。

杜文晓:来来来。

(艾主任加入对话)

艾主任:不说,不说,你这不器官移植嘛,你整的~~不说,哦,我不会啊!

杜文晓:来吧。

调查员:唉!艾主任…你好!艾主任呐!

艾主任:啊。

调查员:你好!

艾主任:好。

调查员:唉,因为别人推荐我的哈。说你到那个,呃凌源监狱医院,问问他们能不能,从~呃监狱里搞到这种,健康的肝啊,什么的。所以我就打过电话来了。那个,就是,能不能,就是,呃,通过你们能找到一个比较健康的类似就是象~(对方突然挂断电话)

 

附件83   解放军沉阳463医院_肾移植_麻醉师高光洁

2017-04-12(+86 13352456947)

内容提要

  1. 我不清楚具体多少,但是肾移植非常多,非常多。反正做的非常多。
  2. 你明天早上找泌尿外科,因为今天人家现在在做手术呢,做肾移植呢。

电话内容

高光洁:喂?

调查员:哎,您好!

高光洁:请讲。

调查员:哎,您是高大夫吗?

高光洁:你哪位呀?

调查员:哎,我是新滨的,那个我有一家属想做那个肾移植,请问咱们这个463医院还能做吗?

高光洁:做什么? 

调查员:做肾移植啊!

高光洁:能做啊。

调查员:哦,就是做还是可以做的,是吧?就是说……

高光洁:你找泌尿外科,你找我问我也不是很清楚,需要配型,我不是很清楚这些事情,我不是泌尿外科的。

调查员:噢噢,您是麻醉科啊!那行,那我知道做那我就可以去找他们啦,行,做的多吗,咱们这医院?

高光洁:嗯?

调查员:咱们这医院做的多吗,像这种肾移植啊?

高光洁:肾移植非常多。

调查员:啊?

高光洁:非常多非常多。

调查员:哦,那您有电话给我吗?

高光洁:我在家,我在家里呢!你明天早上查号问行吗,因为泌尿外科现在可以做肾移植

调查员:哦……好嘞,好……

高光洁:你明天白天打吧。

调查员:好嘞,好嘞,那我就通过总机去找吧?

高光洁:明天早上通过总机找泌尿外科,好吧?因为今天人家现在在做手术呢,肯定做手术,做肾移植呢。

调查员:谢谢您了,再见。

高光洁:嗯,嗯。

 

附件84   大连市友谊医院_肾移植科_值班护士

2017-06-01(411-82718822 —3508)

内容提要

  1. 一年也就做20例,但是在做
  2. 国家有一个专业分配系统,是从那个分配系统去拿。
  3. 你们病人,我们医护人员都不能上去看这种网。
  4. 有国家规定的,程序很严格,持证上岗的人才可以看到。
  5. OPO组织的才可以看,我们是不可以的。
  6. 供体的年龄、出生、叫什么名字都不能透露,这个国家不允许。
  7. 我们主任姓胡。

录音内容

……

(总机值班员接听)

自动语音播放:你好,大连市友谊医院,请拨分机号,查号请拨9。请稍侯,由总机为您服务。

总机:你好!友谊医院。

调查员:哎,你好!友谊医院吗?哎,我是那个,一个患者家属,我想问您一下,咱们现在这个医院还可以做肾移植吗?

总机:可以。

调查员:可以哈?噢,那要是我去了以后,得等多长时间哪?

总机:这个我不知道。

调查员:排队的人多吗,现在?

总机: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可以给你转到肾移植科,你问一下啊。

调查员:啊!你这是,你这是什么地方?总机啊?

总机:哎,对,总机。

调查员:那,那总机,我今天,那个,我没打过哈,但是总机已经告诉我了一个叫3508的分机。但是,我拨了以后没管用,好像。我以为是拨到那里了。总机:嗯,对,那是肾移植。我给你转一下吧,我给你转到3508。你问一下他们科的护士,好不好?

调查员:好嘞,好嘞,谢谢,谢谢,嗯。

护士:你好,神经外泌尿外23……

调查员:你好,你好。咱们这是大连友谊医院哈,肾移植科是吧?

护士:对,请问你哪里?

调查员:啊,我呢,我那个想,我有一个家属,想做肾移植,咱们的医院现在还可以做吗?

护士:嗯,可以做肾移植。

调查员:啊,那我想问您护士,就说,就是咱们现在医院,就是就是一直在做,就像咱们这医院一年能做多少这种肾移植啊?这样的话,就知道等的快还是慢了。

护士:今年开年到现在做了七例吧。七、八例。

调查员:噢,做了七例。就今年,咱们已经做了七例了,就说还在,就是正在做?

护士:对,是。

调查员:去年咱们做多少,根据去年的情况,我就知道咱们今年排队是不是时间,多长时间?大约。

护士:也就是20例左右吧,10例,20例左右吧。这样子。

调查员:啊,这样子哈。就说,就是这个肾源你说要来的话这种是哪分配的?这种肾源,他健康吗?

护士:国家有一个专业的一个分配系统。

调查员:噢,从那个分配系统去拿?

护士:对。是的。

调查员:是咱们东北的,还​​是那个全国的?

护士:全中国的。

调查员:噢,这种,这种系统咱们自己像我们病人能上去看吗?

护士:嗯,不可以。

调查员:不可以。呵呵,你可以上去吗?呵呵。

护士:我没听懂你说什么?

调查员:我说,像你们,像你们医务人员都可以上去看哈,这种网。

护士:我们也不可以。是专业的,不是说每个人都能行,必须有国家规定的,专业有证,持证上岗的人才可以看到。

调查员:噢,那就是主任一级的了哈。

护士:这个程序很严格,这个程序很严格。

调查员:就说,等于说像你们医院也没有几个人能上这个网看的?

护士:对,是的。

调查员:噢,那就是主任啊,或者比较关键的人物才能上?

护士:嗯,医院这里边确实是这样,也有可能主任他们,就是说OPO组织的才可以看,我们是不可以的。

调查员:噢,那就是说,这个,这个供体的来源病人能知道吗?他的身体健康情况能够……,啊?

护士:不知道。

调查员:噢,能够知道,能够告诉病人,是吧?

护士:能告诉病人这个患者是个大概什么样子的,他的肾脏,他的肌酐什么的,是什么样子的,只能这样。但是他的年龄,出生什么,什么,叫什么名字都不能透露,这个国家不允许。

调查员:噢这样子哈。那就这样,那我就这样跟家里商量一下哈,然后我就决定什么时候去,我再给你们那的大夫再打电话,再具体联系。

护士:对,可以跟医生沟通这个事情。

调查员:你们主要谁管这个,这个关于移植方面,我能直接给他打电话吗?

护士:我们主任姓胡,您可以白天的时候打我们这个座机,然后问胡主任的联系方式,我这边……

调查员:噢,那行,那行,那行,那我知道了。好,那谢谢 你啊。那我白天再找他,好吧。

护士:对,好嘞,嗯。

调查员:好,谢谢,谢谢哈,再见啊,再见。

护士:不客气。

 

附件85   内蒙古包钢医院_泌尿病房_医生

2017-04 13(+86 472-5992751)

内容提要

  1. 肾移植大约差不多有一百多,二百~
  2. 问:光异体的是吧?答:差不多。

录音内容

护士:哎,您好!泌尿外。

调查员:哎,你好,咱们这儿是包钢医院吧?

护士:是的。

调查员:我说,如果我们,如果咱们这个医院在做肾移植,我就带着病人过去,如果不做,我就不能过去啦。

护士:做呢,做呢。你等会儿啊。

调查员:哎。

医生:喂,你好! (换了医生接着讲电话)

调查员:哎!你好,您是大夫哈。那个我呢,有个病人呐,想过去呢,这个…做肾移植。就说我不知道​​去以后,能等多长时间可以做上?

医生:你做啥的肾移植,做亲属的?

调查员:不是亲属的。

医生:不是亲属的啊!你得来排队,你要想具体了解,你来我们科,就是找韩大夫,他专管这个问题。

调查员:就是咱们,像咱们这医院,一年能做多少像这种异体的?

医生:你得找韩大夫,因为韩大夫现在不在,因为他那儿有统计,反正咋不得一、二百例?

调查员:就是、就是连上这个亲属的,咱们一年能做几百例啊!像这种。

医生:差不~,呃,具体的我不太清楚。

调查员:大约吧?

医生:大约差不多有一百多,二百。

调查员:光这个,光异体的是吧?

医生:差不多。

调查员:行,那我打电话,还是打这个电话可以找到韩大夫是吗?

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他是上正常班。那他做手术,他联系、联系这个业务,还做手术啊?

医生:那肯定啊。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啊!哎,好勒!好勒!那谢谢您啦啊!那我抽时间我再打电话找韩医生吧。

医生:那行~ 。

调查员:谢谢你,好,再见。

医生:没事儿。

 

附件86   内蒙古包钢医院_泌尿病房_值班护士

2017-04-14(+86 472-5992751)

内容提要

  1. 这个我没数过,反正去年增长了很多。
  2. 现在有专门的人在跑肾源,所以去年找回来很多,做的比较多。他肯定是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个规定是去年才改的。

录音内容

护士:你好!

调查员:哎,您好!包钢医院泌尿外科吗?

护士:对。

调查员:韩大夫在吗?韩立升(音)大夫。

护士:出差了。

调查员:噢,出差了,我说怎么给他打电话,它一直说那个通话中,通话中,噢,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护士:估计得下周一吧,至少也得。这几天肯定不在。

调查员:啊。他去有事,他不是主要是登记这个移植,肾移植的吗?因为我一个家属要做。就是咱们现在做的还是可以是吧?

护士:一直也行啊。

调查员:一直做得不错哈。噢,就过去那种咱们就不能用了,是吧?

护士:对,死刑犯的他们早就不行了,从去年开始就不行了。

调查员: 啊,我既然打通了我就想问他,这么远我打一次,就今年咱们能做了多少啊?大约。

护士:没数啊。最近~

调查员:噢,昨天那个,昨天那个医生跟我说找韩大夫,我问他做多少,他说一年能做一、二百,是吗?

护士: 多少?

调查员:一、二百例。

护士:这个我没数过,反正去年是增长了很多。

调查员: 就去年比前年做的多,是吧?

护士: 他们现在有专门的人在跑这个业务,跑这个肾源,所以去年就是找回来很多,他就是捐肾的。所以去年做的比较多。他肯定是会越来越多。因为这个规定是去年才改的,~~遗体捐赠,这个得他们慢慢地发展这个。

调查员:噢,你说这个取消死刑犯以后,这个越来越多了,慢慢做的。

护士: 因为以前这种遗体捐赠很少,现在都是专门的人负责这个事儿,然后现在就会越来越多。

调查员:做手术,做这个手术都是主任在做?

护士:主任?

调查员:是主任做吗?

护士:不止主任做。

调查员:噢,一般医生也做哈。

护士:对。

护士:因为像这种移植捐赠的一做就是二台,不可能就是一个大夫就上的,一台手术就好几个大夫,所以基本上每次做的时候,我们都是全科大夫都在。

调查员:噢噢噢,这样子哈。那就说~

护士:对,分开人~

调查员:你刚才说一做就二台,就是捐的,和受体和供体二台嘛?

护士:就是一个人有二个肾,一个人捐的话,肯定是给二个人做。

调查员:噢,那这供体不在你们医院取吗?到外地去取呀?

护士:不一定,就说他们现在跑这个业务就是各个医院都去宣传这个体捐赠,然后哪个医院就有肾源了,然后他们就去取去,取完了过来做。

调查员:取了,把供体拿过来,然后在这边做,不是在这取?

护士:对。

调查员:噢,比如他拿二个肾,那就有二个病人他同时做了,就这意思哈。

护士:对,要是遗体捐赠的就是那样的。到时候你具体问那个韩大夫吧,我现在真忙的不行,没办法,就我一个人。

调查员: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好好好,你忙吧, 好嘞,好嘞,谢谢您了,哎,好,再见。

护士:好,再见。

 

附件87   厦门174医院_肝胆外科医生李文岗

2017-04-30(+18906055326)

内容提要

  1. 做肝移植。
  2. 我的上海老板(彭志海)从上海过来,在这边开展肝移植手术。
  3. 上海交大移植中心的彭志海,他来了几天,现在厦门大学正在准备手术。彭志海已经做了5000多例了。
  4. 这个人非常厉害!他调到厦门大学第二医院。
  5. 手术并不复杂,关键是供体的来源很关键。
  6. (问:供体是从当地获取?)你甭管了。彭志海前几年,每年能做400多左右。现在做的没以前多了,一年能做100多。
  7. (问:他来了供体就有了?)他在全国各地供体很多啊!
  8. (问:靠他来搞供体?)对对对对,这样就行了。
  9. 彭教授是要组建厦门大学的肝胆移植中心,非常大的。

录音内容

调查员:喂?

李文岗:喂?

调查员:喂,李大夫您好,您好。那个我想问一下,咱们174医院还做不做肝移植啊?

李文岗:做啊,你是哪里啊?

调查员:我是咱们市的,但是现在我住在香港,所以我从香港给你打这个电话。那个我想问问,如果做,我就回去,回咱们家乡去做。

李文岗:我跟你讲,你回来吧。回来,我们这老板从上海那儿过来,在这边开展肝移植手术,你可以到时候,可以费用上减免一些。

调查员:噢,回去以后等多长时间呢?

李文岗:你先回来以后~,我给你~,你是什么血型啊?

调查员:B型,B型的。

李文岗:B型啊,上海肝脏移植中心的姓彭,彭志海。 (调查员:噢,他到咱们这~)你来了你就~,厦门大学现在正在准备一个手术。你~,彭志海已经做了5000多例了啊。你到时候,到时候你来了以后找我,我给你联系一下吧。好吧。

调查员:噢。你说这位大夫,他是咱们医院请过来帮助做肝移植是吗?

李文岗:不是,不是。他已经,他马上就要调到厦门来了。

调查员:噢,这样子,这样子。那就是说,咱们这医院现在做的还是不少啊?还可以啊?

李文岗:不是,这个人非常厉害!

调查员:哦?就调到咱们这个医院吗?

李文岗:不是。他调到厦门大学,厦门大学第二医院,~要建一个很大的医院,他作为领导。

调查员:噢。不是调到咱们174医院啊?

李文岗:不是。他前期可能跟我在174医院做,前期就在这边做啊。但是关键就是,这手术并不复杂,关键是,供体的来源很关键。

调查员:噢,那现在咱们的供体来源,一般是从当地获取吗?

李文岗:你甭管了,你到时候,你来了以后我跟他联系就行了。

调查员:您告诉我大体,哎,您告诉我大体什么时间?您告诉我一下大体什么时 间回去?

李文岗:你这样,你把你的加我微信上,我的微信就是我的手机号,你打进来就是我手机号。另外一个,我们到微信上再讲啊。

调查员:大体我也就是不要超过一、两个月回去吧?

李文岗:可以啊,可以啊,可以啊。到时候我们在微信上再讲吧,啊。

调查员:啊,就说就说~,现在你们这是这移植可以,就像咱们这医院一年能做几百个这种肝移植啊?

李文岗:啊,我那个老板在上海他一年,前几年要做400多左右。现在可能一年,现在移植量都少了,现在一年能做100多吧。

调查员:噢,就咱们这个医院呢?咱们174医院呢?

李文岗:174医院原来做过这个手术啊,这个手术是,现在也准备开展这个手术。

调查员:啊,就咱们医院以前没做过,是吗?

李文岗:以前做过,做过。

调查员:那你说以前没做过,去年做了吗?

李文岗:这些几年,好多医院都不做了,因为它供体来源不行。

调查员:那他这个医生来了供体就有了吗?

李文岗:他在全国各地供体很多啊!

调查员:噢,那是靠他来搞这个供体是吧?

李文岗:对对~~。这样就行了,明天把你的材料给我发一个短信过来。

调查员:好勒~~,谢谢您了。那就是说,咱们医院这几年也没开展了。就是说这个大夫调过来以后才再开展是吧?

李文岗:不是。彭教​​授是要组健厦门大学的肝脏移植中心,非常大的。

调查员:噢~,那咱们医院也加入进去吗?

李文岗:都要加入进去啊,关键是做,是他来做。

调查员:噢~,那咱们医院就是说,没有做这两年,没有做。

李文岗:原来做过,现在都停了。

调查员:噢,停了,那就是说现在这个教授过来以后,然后我们再重新启动开始做了,是吗?

李文岗:对~~,都是这样的。

调查员:噢,他这个人技术还是非常好的啊,应该说哈?

李文岗:那全国的老大呀,肯定啊。

调查员:他哪个医院的?

李文岗:上海交大第一人民医院。

调查员:噢~~,那是很有名气的那个医院,也是很有名气。啊那行吧,谢谢您了,啊,那个李大夫啊。那个然后我~

李文岗:你先把材料拿过来,我给你联系。

调查员:好嘞~,谢谢您,李文岗大夫,好~,再见,谢谢。再见,再见。

 

附件88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医生何方平

2017-06-04 (13999801966)

内容提要

  1. 要说做的话,一说有肝了,大概三天内就会去做。
  2. 供体由整个新疆区内提供的,都是脑死亡的。
  3. 亲属捐献那个做的少。
  4. 做DCD移植的技术含量一点都不高。我们这边做的尸体肝移植,比那个什么DCD要难得多的多的多。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您好,您好,您是那个。喂,能听到我讲话吗?您是何大夫吗?何方平大夫吗?喂,能听到我说话吗?

何大夫:我是,你好。

调查员:哎,我想请问问咱们~

何大夫:可以。

调查员:咱们新疆医大第一附属医院的肝移植还可以做吗?能做吗?我有一个家属想做呢。

何大夫:您是哪里呀?

调查员:啊,我就是咱们新疆的,但是呢,我现在在国外住着,我这个电话从国外打过来的,我就想问问,要做呢,我就想回去,这样毕竟离着家近一点,在家肯定比国外要便宜嘛。

何大夫:啊,你是说,你是你在国外,是吧?

调查员:我,对,对,对。因为我一个家属呢,因为肝硬化晚期,换肝他那个国外等的时间长,所以我就问问家乡,如果能做的话哈,因为咱们新疆地区医科大第一医院也算是比较大的医院,教学医院,我就想问问,能做的话呢~

何大夫:哦,哦,哦,哦,这样子啊。他那是什么,他回来的话,要做的话,应该是做DC​​D肝。他能等大概,他现在是个晚期肝硬化,是吧?

调查员:对,对,对。是,是。因为他过去到得过乙肝,他以前得过乙肝。

何大夫:啊,可以,可以,可以,可以。现在是那个脑死亡肝,器官捐献的。

调查员:就是咱们医院,我要是回去的话,大约等待多长时间?我最关心的就是时间,能不能很快做啊。

何大夫:要说做的话,一说有肝了,大概三天内就会去做。

调查员:哦,就说咱们现在供体都是当地提供的吗?还是外边?哪的提供的?

何大夫:那个整个新疆区内的,就是脑死亡。

调查员:咱们医院,咱们医院的排队人多不多啊?

何大夫:嗯,不多。

调查员:都能做上哈,就像咱们医院,一年能做多少个肝呢?像这样子。

何大夫:嗯,那个不一样。我们自己肝现在最近就做60多例,然后那个DCD肝现在大概有做了30多例,总共已经做了十几年了嘛。那个什么活体啊,总共乱七八糟现在做了200多例。

调查员:就是一年,你说去年做了200多例呀?

何大夫:哦,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多。我们,我那个什么, DCD是取决于那个什么的, DCD你打听一下就行了。它的技术含量一点都不高。我们这边做的尸体肝移植,一年都做30多例。尸体比那个什么DCD要难得的多的多的多。

调查员:哦,那我还真是问对了哈。那我这么想着,这个医院大嘛,我就打电话过来了。

何大夫:对,新疆只有这一家,只有这家是有资质的,其他都没有资质。

调查员:那行,我知道这个情况了。那好吧,那谢谢您了。那个,何大夫哈。

何大夫:好的,好的。

调查员:好,再见。

何大夫:行。

 

附件89   山西省第二人民医院_肾移植_护士

2017-05-06(+86+ 14797169153)

内容提要:

  1. 我们每年至少有一百多例移植。
  2. 今年做得快过百了。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请问这个电话可以找的到那个刘主任吗?刘欣(音)主任。

护士:刘欣主任?

调查员:啊。

护士:唉呀,我们是中心的,肾中心的,我也不知道他的电话。

调查员:呃,刘主任是不是在你们这边病区吗?

护士:你是说刘欣,给你问问其他人吧。你有什么事了?

调查员:是这样的,安徽有病人想到你们医院来可能要做那个肾移植。

护士:没什么,你过来找周主任去,找周华(音)主任就行了,他是做肾移植的。但刘主任,但刘主任现在不在我们医院了,不知道去哪个医院了,忘了。

调查员:噢,是哦,噢噢,都不在你们医院了呀,噢。

护士:如果你要是准备来山西做肾移植的话,你找周主任也行啊。但是山西只有我们一家能做,所以你来了以后,找我们这个电话就可以。

调查员:好像说你们医院去年做了一百多例肾移植是吧?

护士:我们每年,每年至少有一百多例移植。

调查员:噢,那今年也是在做是吧?

护士:对,今年做的要比去年多吧,啊。

调查员:啊今年,噢到现在为止你们做了几十例了啊?

护士:嗯,快过百呀。

调查员:到现在都快过百了呀?

护士:对,不到百。

调查员:噢,大概有七、八十例是吧?

护士:对的。

调查员:还有一个叫杨军的大夫在你们这边吗?

护士:杨军的大夫,是不是最近下乡了吧,联系不上。现在不是找黄主任也可以。

调查员:黄主任哪?

护士:对,黄主任是安排透析的,然后做肾移植,然后就联系周主任,这块,对。

调查员:没有听说过有姓周的主任,不好意思,他给我介绍了几个主任,我都没有听,噢那可能你们有人事变动吧,那我到时候…

护士:哎,你没有听过吴晓桐(音)吗,吴主任吗?

调查员:知道,这个知道,他是最后做手术的嘛,对吧

护士:对,对对,那你就直接联系吴主任,好不好?

调查员:噢,好的~,好,再见。

 

附件90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医院_泌尿肾移植科_病房_值班护士

2017-06-08(+86 2985323955)

内容提要

  1. 肾移植今年做得挺多的
  2. 五十多例吧
  3. 你来吧,咱们做得肯定比西京(医院)多

录音内容

护士:喂。

调查:妳好,请问这是那个肾移植科吗?

护士:啊,是。

调查:我呢,有一个家属想做肾移植,咱们现在可以做吗?

护士:做呢,做呢,妳要让他,门诊上,先看门诊。

调查:但是我不能马上回来看门诊,我必须得了解一下,咱们做的情况,排队的人多吗?现在。

护士:挺多的。

调查:挺多的哈,就是咱们,就是现在今年咱们做的多吗?今年做的有多少啊?

护士:挺多的。

调查:挺多的哈,就是每个周都有吗?还是每天都有啊?

护士:每周都有。妳要做的话,就让他人要来,要评估呢。妳先评估,评估好了,人要在这儿等待,知道不?

调查:我看咱们医院做多,因为我问西京医院……

护士:做得挺多的,咱们做得肯定比西京(医院)多。妳到我们这儿来吧,我们这做得挺多的,还可以。

调查:护士你能告诉我今年做了,大体做了多少?

护士:具体我也,50多例吧。

调查:是吧,那比西京还多一点……

护士:现在不说了,你要来你到门诊上去看,好吧。我这会儿还忙着呢。

调查:噢,好的好的,谢谢啊,好,再见。

 

附件91   南昌普瑞眼科医院_值班护士

 2016-07-06 南昌普瑞眼科医院值班护士

电话:0791-86259791

内容提要:

1、我们有自己的角膜库、角膜源的。

2、周文天主任做手术。

3、角膜都是新鲜的。

4、角膜不是本地的。

录音内容:

值班:哎,您好,这边是南昌普瑞眼科医院。

调查员:哎,你好,刚才我打过电话,刚才电话不太清楚。

值班:哎,你好!

调查员:你好!你好!就是我呢,想问问咱们这个医院,现在角膜移植还可以做吗?

值班:啊,可以的。

调查员:就说你们现在做的很多吗?半年做了多少?做多吗?

值班:啊,我们这边主要就是来了患者,服务员一到了,就会给他做了。因为我们医院的话呢,是有一个优势,就是有自己的角膜库、角膜源的。比其它医院就是更早一点吧,其它医院可能就是等角膜等的比较久,我们一般都比较快的。

调查员:就是,去了就……

值班:而且我们这边做角膜移植手术的医生,也是做的最早的、做的最多的嘛。

调查员:哎,是不是周文天主任呢?

值班:嗯,对对对。

调查员:噢,也听说了,听说他做得不错的。就是咱们现在这半年做了有上百个吗?

值班:啊,因为角膜的话,一般到的话,都会做。因为每个月都会有每个月数据嘛。

调查员:噢,噢,那就是说,咱们是不是角膜都是新鲜的这种?不是人造的那种的?

值班:都是新鲜的,~(听不清)

调查员:这种新鲜的,都是直接从眼睛取了以后就可以移植是吗?

值班:是的。

调查员:是本地的角膜,还是外地的?

值班:啊,不是本地的,我们也是从全~

调查员:喂?咱们要做的话是不是周文天主任亲自给做呢?

值班:对对对,是周文天教授亲自做的。

调查员:咱们做一个多钱啊?

值班:做一个的话,角膜移植的话是2万5。

调查员:啊,2万5。噢,那可以。一般都是新鲜的、活的,新鲜的,是吧?

值班:嗯。

调查员:啊,那我这样吧,我随时让他跟你联系。我把情况跟他说了以后,然后我再联系,让他跟你直接联系好吧?哎,好,再见。

值班:嗯。好好好。

 

附件92   浙江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管理中心_值班人员

2016-12-15(+86+ 571-85043999)

累计实现人体器官捐献610例,其中2016年实现179例。捐献大器官1663个,角膜448只,只做本省鉴定

—— —— —— —— ——

内容提要

1,一般都是到各个医院宣传

2,原来本人有意愿,后来家属不同意的有;医生动员的有。

3,那肯定是大部分人都拒绝,如果不拒绝的话,不可能捐

献只有这么点儿!

4,浙江医院有其他省分配过来的器官,不由我们浙江见证

5,移植这一块,从来就不是我们红会管的

6,(移植量大)跟分配和移植有关

录音内容

……

值班:喂,你好!

调查员:哎,您好,您好。您这儿是那个浙江红十字会器官捐献科吗?

值班:呃,对。

调查员:我是北京的,我也是那个红十字会的一名义工哈。我呢,因为刚退下来的一个大夫,我做的时间不长,但是呢,我从网上看到你们这个省做的还不错,想向你们学习学习。

值班:北京现在比我们做的好。

调查员:啊?

值班:北京现在做的比我们好呀。

调查员:就说你们开始给他说的时候,他,他们一般都愿意吗?就是很,很痛快的答应这个事情​​吗?

值班:那各有情况的,比如说他本人本身有自己意愿的,家属提出来的也有的,然后我们医生去动员的也有的。其他人动员的也有的,那肯定是大部分人都拒绝啦,如果不拒绝的话,不可能捐献只有这么点儿!

调查员:就说他们医院呐,像浙大呀,这些国际医院呢,他们这个做这种移植手术,一般肝移植、肾移植都要,这些所有的这些器官都要经过你们这个见证吗?

值班:对,器官捐献证是的。

调查员:就说因为我们北京也存在这个问题,就是有的医院,我们整个红十字会他那个捐的没那么多,你比如说你们这儿,今年捐了179个,但是你们浙江有好几个医院,做移植手术的不少,但是超过这个量呢?他那个医院还给你们见证吗?还有经过你们红十字会吗?

值班:~没有。

调查员:他要不要给你就是做见正呢,就是要不要经过你们呢?有没有~

值班:浙江省的捐献我们来见证,至于其他省捐献那么就由其他省来见证,如果说其他省有器官分配到他们那里的那么就他们来,跟我们没有关系,这个跟器官分配有关系。

调查员:哦…就说你们本省的签,如果他们医院从外省或其他地方搞来的这个供体就,就…

值班:不能这么说,不能叫搞来的,只能说通过分配系统分配到,本省没有接受者分配到浙江的器官。

调查员:就不用你们红十字会来这个,这个,这个…

值班:捐献,我们红会只负责捐献到他器官拿走。

调查员:那就说…

值班:就相当于他器官获取,手术结束就好啦。

调查员:你像那个,说他们浙大做的,因为我,我那有一个朋友他说吧,他说我们做的肯定很多的,他们说他们做的很多,但是呢,你们这儿才170多,我想,我想,北京也存在这个问题,就是他们医院做的多,但是红十字会呢,通过我们这儿的少,就是…

值班:我们全部见证。

调查员:那全部见证的话,那你的数量和他医院所做的数量是不符合的。

值班:一样啊,怎么会不符合呢?

调查员:一般你170多,可是那个,我浙江医院做的不只是这么多啦,我就想问问…

值班:但他有其他省分配过来的器官啊。

调查员:器官就不由你们…

值班:不归我们见证呐。

调查员:哦,就…

值班:就是移植这一块的,从来就不是我们红会管的。

调查员:哦,具体他们做多少,那你们就,就不去,不用过问了?

值班:是啊,这个是移植是由卫生来监管的,不是我们红会来见证的。

调查员:那你们捐赠以后他们才能做呀,不捐赠…

值班:对呀,但是不是所有器官都是我浙江来捐赠的呀!

调查员:哦,那就说他们自己,自己找到的,比方说…

值班:国家有一个器官分配系统的,(调查员:因为我刚…)他是个很多器官,他是通过网上来分配的。

调查员:哦,就说各个省,其他省…

值班:就说网上分配了以后,分配到这个医院。

调查员:呃。

值班:那么捐献的见证就由所在的省份来捐献见证的。

调查员:哦

值班:见证和移植是两个过程。

调查员:就说其他省,捐献过来的就说那就分配过来的就不由你们来见证。

值班:这个不跟捐献有关系呀。

调查员:不是,就…

值班:这个跟分配和移植有关呐。

调查员:分配移植,那移植的话那就不经过你们红十字会,你们也就,就不管…

值班:分配不归我们红会管。

调查员:如果别的省就不用你们来见证了他们。

值班:你们北京再捐献,我们为什么去见证你们北京的捐献呢?

调查员:哦,那就可以拿到,就是我们这也可以拿到你这个省来做是这个意思。

值班:这个要通过系统分配过来的。

调查员:这个用系统分配,这个我知道,系统分配。这位女士我不好意思打搅您啦哈,这个我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们怎么做的这个工作的,那行吧,就这样吧,谢谢您啦啊,再见。

值班:再见。

 

附件93   江苏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人员

2017_04_24 22-50-26 ( +86 25 8331 8652 )

——————————————————————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儿捐献的一般,一般般
  2. 去年大概八十例左右
  3. 今年三、四十例吧。问:这三、四十例不一定都能用吧?答:对对对,嗯对。
  4. 我们捐献是从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开始全国试点,才开始器官捐献的。

电话内容:

……

值班员:喂你好,喂

调查员:喂你好,你是江苏省红十字会是吧,省红十字会?

值班员:哎哎。

调查员:你们是,是不是那个器官捐献办公室呢?

值班员:哎,对对对。

调查员:我问一下你们的器官只供你们本地的医院用呢还是也可以给外地均匀呢?

值班员:这个不归我们管理,它是国家卫生部有一个分配系统,然后进行比对,比对了过后,然后它进行那个计算机分配的,所以我就不好说是对本地还是对外地喽,因为这个不归我们管理。

调查员:那你们起什么作用呢,不是红十字会就是管这个器官分配的吗?

值班员:捐献,捐献,捐献协调。

调查员:哦?

值班员:捐献,一直到获取,器官获取出来之后,然后分配是由卫生部这边来做,做的那个管理系统。

调查员:一般是只管本地的呢还是说像你们~

值班员:本地是优先,本地是优先的肯定是。

调查员:噢,你们这儿捐献的多不多?

值班员:嗯,一般,也不是特别多,一般般。

调查员:我记的中国人是比较讲究的,这边很少,那就说去年一年你们捐献了多少呢,有捐献的有吗?

值班员:我们去年啊,大概八十例左右吧。

调查员:是,是登记的八十例还是说捐献成功的?

值班员:捐献成功的,捐献成功的。

调查员:哦,八十例多例,噢是这样,那,嗯像以前咋那么多也没有说是捐献的,现在都还能找到吗就是通过司法的那种途径找的炼功的那种还能找到吗?

值班员:这个我不知道,这个这个我真不知道,不归我们管理这块儿。

调查员:哦你们只是登记噢,今年呢,今年你们现在捐献了多少呢,成功捐献了?

值班员: 嗯大概三、四十例吧。

调查员:三、四十例啊?但是这三、四十例有的器官不一定都能用吧?像年龄啊还有这个身体的健康状况这不是也考虑是不是?

值班员:对对对,嗯对。

调查员:它就说登记是那么多,那这些器官的适用率还不是百分百的登记了就直接都能用?

值班员:嗯这个,这样,登记跟跟跟跟最后捐献的这个比例,现在还没统计,没有办法统计,嗯。

调查员:哦,以前找,噢以前你们也没有参与过这个器官捐献是吧?

值班员:没参与那个呀,我们捐献是从二零一零年三月份开始全国试点,才开始器官捐献的。

调查员:噢,哦,红十字会才开始。

值班员:嗯,以前那些工作我们都不知道呀。

调查员:噢,哦是这样的,嗯嗯,好吧....

值班员:这一块....嗯

............

附件94   江苏省常州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人员

2017-04-26(+86 51988155335)

内容提要

  1. 器官分配要由省会,省会卫生厅来分配。
  2. 一年能捐五到十个吧,今年我们捐献了四个
  3. 2011年到现在,共捐29例
  4. 可以去上海找器官,那边多。红会没有器官,你自己再联系其他途径。

电话内容

调查员:喂,您好,您是常州市红十字会吗?

红会:哎,是的。

调查员:哎,我想问一下,就是你们主要是管那个器官捐献这方面的,那你们的器官捐献的这个器官,主要是供你们本地的医院用嘛?也可以给外地支援哪?

红会:这个...这个要看情况的。

调查员:哦,你说怎么看情况?

红会:这个并不是我们算,这个器官分配要...我们省会,省卫生厅,他来分配的。

调查员:哦,卫生厅哪个部门呢?

红会:呃,省卫计委,卫生厅就是(调查员:哦),我们江苏省卫生厅。

调查员:哦,是他们管这个调配是吧?

红会:对。

调查员:哦,那那,我想问一下,就是你们那个器官捐献的人数多吗?

红会:嗯...不多啊。

调查员:哦,就是也是供不应求。那像...像一年能捐献多少呢?就说自愿捐献...成功的?

红会:一年捐五到十个吧。

调查员:五到十个...就说成功的...我是讲成功的取出来的...

红会:对的,成功的就五到十个。

调查员:五到十个...哦。那(红会:对)那今年你们捐献了多少呢?今年。

红会:今年啊...? (调查员:嗯)今年我们捐献了四个。

调查员:四个就是成功取出来的啊?

红会:对的。

调查员:那你们常州,比如说做的器官移植好的医院都是哪几个?哪一方面的移植做的比较好?

红会:只有有移植资质的,只有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调查员:它是什么移植,哪一方面的?

红会:肾移植。

调查员:那其他的移植,心啊,肝啊,都不能做啊?

红会:对的,只有在南京,上海。

调查员:那...那就说...额...现在...现在想找那个司法途径的,象前些年不是都是,量比较...

红会:现在不行了。

调查员:那种炼功的那种还能找到吗?

红会:不行了。

调查员:不行了啊...?就是不让用了还是说是...

红会:不让用了...对的。

调查员:哦...那为什么前些年就能用呢?

红会:哎,这个法律上的问题你...问我...我倒...也没法给你解释。

调查员:哦...是这样的。嗯...

红会:对。

调查员:哦,行。那...那就说你们的只能是供你们本地用了?还是...

红会:江苏,江苏,对。

调查员:江苏,就归江苏用了啊?哦。

红会:对的。嗯。

调查员:哦,是这样。 (红会:嗯。)那你们从什么(时间),哪一年才开始,就是,实行这种捐献?

红会:2011年

调查员:哦,11年,那11年到现在,比如说这几年,你们一共捐献了多少哪?就是成功捐献。

红会:呃...29例啊。

调查员:我是想,就是能找呐,哪个地方捐献的多,我可以去联系一下,就说可以...

红会:你,你是需要还是什么?

调查员:需要。就是需要。

红会:啊?

调查员:需要。

红会:一般我们上海多一点,上海。嗯。

调查员:好吧,那我可以,你说上海可以找到是吧?

红会:对,你自己再联系一下其他途径,我们红十字会也不...就是对这方面我们只是监督一下平时,然后宣传宣传,其他的工作不归我们管。

调查员:哦。 (红会:嗯。)哦是这样。

(电话响...)

调查员:好,啊好,谢谢你啊。谢谢!

红会:嗯,再见。

调查员:诶,再见。

 

附件95   江苏省_苏州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员接听电话

(+86 +51265233433)2017-04-26

内容提要:

  1. 器官去年捐了六、七例;今年捐献了两例;从2011年的7月份到现在,共捐献十多例;
  2. 各地红会没有捐献器官,找器官到移植医院去;
  3. 苏州这个移植医院只有肾脏移植资质;
  4. 现在司法管道的,犯人那种都不能用了,都是违法的。只有从报名登记捐献的人中间去选择才是正常的;
  5. 国家器官捐献的这个分配系统,他分配他不是我们红会说了算。

电话内容:

红会:喂!

调查员:你好!苏州市红十字吗?

红会:嗯嗯嗯

调查员:我想问一下你们那个器官捐献的这个器官,可以不可以给其它省也可以给支持一下?

红会:啊,这个器官,你是讲谁?

调查员:你们不是管器官捐献的吗?

红会:啊

调查员:那个捐献的器官是不是很,多不多呢?只是供你们本地的医院使用呢,还是也可以调配?

红会:也不是,不是,不是。那个,你是现在什么情况呀?是要报名捐献?登记?

调查员:不是。我们是在找,看有没有多余的器官可以给我们支援一下。

红会:啊

调查员:你们捐献的多不多呀?就是,就说比如一年你们有多少捐献者?

红会:呃,捐献的话,一年十例八例总归有的

调查员:哦,就是

红会:每年……

调查员:就是成功捐献的十例八例?是吧?

红会:呃,对对对,现在我们苏州的捐献量也不是太多

调查员:嗯

红会:这个……在全省来讲的话,苏州是捐了有三十五例啦,应该讲,我们地级市是相对是比较多的。

调查员:是去年一年啊?

红会:哦不是,去年一年我们捐了,呃…不多,只有七、八例,六、七例这个样子

调查员:那今年呢?今年已经现在半年啦?

红会:今年两例,今年这个捐献了两例。

调查员:那你说是三十多例是什么时间捐的?

红会:从一零年,诶,一一年的七月份到现在

调查员:哦,一共捐献了三十多例啊?

红会:呃,对对对,你这个情况啊,不是说这个你到各个,你打各个地方红十字会电话去申请,去要,那个是没有用的,你懂吗?

调查员:呃,哦,是这样。

红会:你等也等不了,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呢,就是捐献的人他要有血型,这个人可能不适合你们家的病人,这个器官,对不对呀?就是说你最适合的方法就是到这个移植医院去报名登记。

调查员:哎,我问一下,苏州器官移植做的最多最好的是哪一方面的移植呢?

红会:呃,我们苏州只是这个肾移植呀,我们苏州这个移植医院只有肾脏移植。

调查员:是……

红会:肝脏的都做不了

调查员:呃,是,是……

红会:苏大附医院

调查员:那,那如果他们,比如说做的等的病人很多量很大,那你们捐献的供不应求怎么办呢?

红会:呃,捐献的什么?

调查员:就是他等的人很多的,但捐献的人又很少,怎么办呢?

红会:哦,这种情况没有办法呀,只有等待,这个东西,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不能触犯法律底线呐

调查员:那还有没有其它门路可以找呢?

红会:这个没有的,这个现在这个司法管道的,犯人那种都不能用了,那个都是违法的,只有从正常的,这个,呃…这个这个…就是报名登记的捐献者中间去遴选、选择。

调查员:前些年不是都很多嘛?

红会:唉,哪有那么多呀,本身器官捐献的这个缺口就很大。

调查员:哦,不是,前些年好像没有讲这个捐献不捐献,都是从司法途径找那种关押那种人,或者炼功的那种?炼法轮功的那种?

红会:哦,那个那个是侵犯人权的,那个是触犯国家法律的,现在这个都不允许做这个事情的。

调查员:那以前为什么就没有触犯法律呀?

红会:以前那个是,那个,那个,这个不是我跟你交流的话题,你知道吧?这个事情不归我们管,我们具体我们也不知道,你跟我讲,我也不能讲的很全面,这个不是我们这个这个交流的这个内容。它之前再多,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什么原因?之前实际上我告诉你听,就是这个卫生部呀,他把这个死囚犯的这个器官的移植,就是司法管道就是给这个移植医院自己去进行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获取啦,哎,现在已经叫停啦,懂吗?之前反正枪毙的犯人,他们司法管道他们可以去拿的,但是现在叫停了,再去拿那就是犯法,懂吗?

调查员:哦,那就是调配你们也不管是吧?

红会:啊,分配它是这个卫生部门、卫生组织上还有一个国家器官捐献的这个分配系统,他分配他不是我们红十字会说了算。

调查员:哦?

红会:你跟我们这个咨询了解那我告诉你听一下,只能到移植医院去申请配型,等待,懂吗

调查员:嗯,嗯

红会:红十字会这边,我们这里只是负责国家这个器官捐献的这个正式的宣传,有了这个捐献的案例之后啊,咱们就去做一个,这个,呃,协调、见证、(调查员:嗯,嗯)嗯,懂了吗?哎哎

调查员:嗯嗯,懂了,是这样的!

红会:好好

调查员:那可以,就通过十字会不一定能找到,但有些多的可以……

红会:跟我们红色十字会讲,跟我们红会讲没有用的,只有跟移植医院讲才有用。

调查员:跟医院讲,哦,好的

红会:哎哎,好

调查员:哎,那……

 

附件96   江苏省泰州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人员

2017-04-27(+86 +52386393269)

内容提要

  1. 全国器官系统统一调配,我们也不知道调配给谁?
  2. 找器官找红会没用的,你找医院。
  3. 有人捐我们接受,其他后面怎么用我们管不了!
  4. 我们一年能捐献的器官没几例,一两例。今年我没听说有。
  5. 他的呼吸、心跳还能维持住的,这种情况下可以捐的,你说一年能有多少呢?
  6. 这个脑死亡,人家医生说这个人已经救不回来了,……考虑可以器官捐献。

电话内容

……

红会:你好

调查员:哎,你好,你是泰州(红会:喂?)你是泰州市红会吗?

红会:对。

调查员:我想问一下,你们不是负责那个器官捐献呀?那你们器官捐献是只供你们本地的医院用呢,能不能给外地一些,就是调配?

红会:我们是他有一个调配中心,统一调配。

调查员:哦,调配中心是…

红会:这个不能指定,不可以指定给谁。

调查员:哦,我知道,他是不可以指定给谁,但是他有一个范围嘛,就是供你们…

红会:没有范围,他是统一调配,统一调配

调查员:全国…

红会:在一个系统

调查员:全国统一调配呀?

红会:系统里面统一调配,对,我们也不知道调配给谁!

调查员:哦…那象…

红会:我们这边只是接收捐赠,捐赠以后,取完以后,他有一个调配中心统一调配走。

调查员:哦,那捐献的多不多呢?自愿捐献的这种?

红会:那我不是负责这块工作的,我也不清楚,你是哪里?

调查员:哦,我是北方,我们想找一下器官,看因为我们这边捐献的很少,就是…

红会:你找器官?找器官找红会没用的,你找医院。

调查员:那不是红会管吗,医院不是…

红会:不会,红会不管,红会不管,红会负责前期工作,有人捐我们接受,其他后面怎么用我们管不了

调查员:哦,有人捐献呢,我就说你们那捐献的多不多呢,比如说一年能捐献多少呢?

红会:很少。

调查员:你们…

红会: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器官,器官跟遗体不一样,器官要是脑死亡。

调查员:哦?

红会:就是说你已经死了是没用的,是不好捐器官的,就是你人没死,但是已经脑死亡了,这个情况下器官才能用。

调查员:哦,哦,是这样。

红会:好吧~

调查员:嗯嗯,好,是这样的,哦…

红会:是这样的,所以说这个能有多少呢?呃~

调查员:是呀,比如说车祸是不是也算是这个…

红会:对,车祸也算,对

调查员:哦…

红会:呃

调查员:那,那前…

红会:就是说他已经救不回来了,这个时候人还没有完全停止呼吸,他的呼吸心跳还能维持住的,这种情况下可以捐的。

调查员:哦,那就是心跳…

红会:你说一年能有多少呢?

调查员:心跳完全停止的话就要,就…

红会:你一旦心跳停止这个器官就没用了,一会就没用了。

调查员: 对呀,他就是自愿移植了也是不成功的啊?

红会:你这器官不能用呀!

调查员:是呀,是呀。

红会:就是说如果人死掉了,这个器官不能用的,你借着医院死,现场可以取下来。

调查员:哦…那,那你这个就是更局限了嘛,只能在医院…

红会:但是你这个来不及哎,你真的死了你到医院去,你还要办手续,家属同意,一大堆的手续要办,黄花菜都凉了,所以说这种情况一般都是脑死亡的,这个脑死亡人家医生说这个人已经救不回来了(调查员:嗯)出了车祸,肯定没办法啦,就是考虑可以器官捐献。

调查员:哦,那不是也得一个有一段时间嘛,还要家属同意,还要办手续

红会:对呀,对呀,所以说他的呼吸心跳能维持住的。

调查员:哦,对对,那些还就说,能够那个…

红会:嗯,呃呃呃。

调查员:那就像你们,比如说去年一年能捐献几个呢?

红会:我不清楚,我不负责这项工作,但是我知道大,大概的一些事情,多少例我也不清楚。

调查员:就是大概就是说…

红会:没几例,没…几例吧,一两例吧。

调查员:哦,今年呢?今年已经半年了…

红会:今年一例吧

调查员:今年…

红会:今年没有吧好像,我没听说有。

调查员:哦,那…

红会:我没听说啊!

调查员:那你们泰州市…能做这个器官移植的医院,比如说肾移植…

红会:没有,没有,不能~

调查员:移植没有呀?

红会:没有。

调查员:不能做呀?

红会:不能做。

调查员:不能做,捐献给你们不是没用吗?

红会:那捐献给我们,我们统一调配走呀,上海南京有能做的。

调查员:哦,哦,是这样,你们还不能做呀,你们那,这个,医院太小啦?可能。

红会:呃,做的人太少啦可能。

调查员:哦,是这样。

红会:嗯,嗯。

调查员:哦,那你们是这样

红会:好吧,啊?

调查员:好的,好的,谢谢,谢谢!

红会:好,好。

 

附件97   江苏省南通市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值班人员

2017-04-27(+8651385053656)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么多年以来就做了一两例,我们这边特别少。
  2. 不是去年一年,这么多年也就一共两例。

电话内容

红会:你好

调查员:哎,你好(红会:喂)你是南通市红十字会啊?

红会:哎,哪里?

调查员:噢,我也是医院的,我是北方这边医院的,就看看你们那捐献的器官,你们只是供本地用呢,可以不可以过剩的也可以给其它医院调配呢?

红会:没有的,我们这个,这个具体的这块的话,是主要是有一个器官协调委员会他们决定的,我们这边做的很少,我们这么多年以来我们这边就做了一两例,我们这边特别少,嗯,好吧?而且都是省里面来参与的。

调查员:哦,捐献的不多是吧,比如说去年一年(红会:哎,对对对)捐献了多少呢?

红会:不是去年一年,这么多年也就一共,一共就两例,没有,很少很少,嗯嗯好吧,再见!

 

附件98   广西桂林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员

2016-09-12(+86+ 773_2896981)

内容提要:

  1. (问: 165是今年一年捐献的吗?)那不可能!是从器官捐献工作展开以来。 (问:那是从去年以来?)不是不是。
  2. (问:那咱们今年捐的多么?)这个数字我不方便透露。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哎,你好,你好,您是那个桂,桂林红十字的那个救护部吗?

值班员:对。

调查员:哎,我看你们,我看下报导你们已经捐献了一百六十五(165)例,嗯,所以真是,真是还是不少的,就是我想问问你们怎么去运作的这个事情呢,做的这么好啊?

值班员:这个可能你要去问我们部长,这个主要的事情,嗯。这个,这个,这个我具体我还不能跟你详细这么说。

调查员:你这一百六十五是今年一年捐献的吗,就是那个一百六十五例呀?

值班员:那不可能。

调查员:不可能。

值班员:肯定是,那是从,从,不是,那是从器官捐献工作展开以来。

调查员:从哪,那就从去年以来才捐了这么多,也不少?

值班员:不是不是。这个数字我不方便透露,好不好。

调查员:好吧,那好吧。

值班员:啊,不好意思,嗯嗯嗯,好的,好的......

 

附件99   广西桂林红十会_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_值班员

2016-11-24(07732896981) :

内容提要

  1. 我们整个桂林市红会才五、六个人,这个器官捐献只是我们其中一项工作而已。
  2. (问:7月份181医院做了30多个肾移植,是从你们红会捐献来的吗?)这个没有,没有。
  3. (今年捐了)40几例吧。

录音内容

……

值班员:喂,你好!

调查员:哎,您好,这是那个桂林红十字会吧?

值班员:对。

调查员:哦,我想那个问一下就是你们这儿,因为那个你们这儿捐献比较好,肯定在报纸上都登过哈,这个,所以想问问你们这个怎么做的宣传,做的这么好啊?

值班员:呃…您是哪里?

调查员:呃,我是成都的。

值班员:成都,呃…成都,成都哪里?

调查员:我给你讲,是怎么回事,我本来是一位医生,但是我退休,我现在想做义工呢,因为我那个,因为三医大一个教授呢他经常到这个桂林这儿来做手术,他告诉我这儿比较多,做的比较多,他在181做手术,181做的挺多的,他说他们都是红十字会给捐献的,所以我就觉得挺感兴趣的~

值班员:也不是说我们…我们也是,我们是参,也是参与见证?

调查员:哦,这样子哈,就说你们~

值班员:对呀,你光我们红会,我们红会就这么几个人,说实话,我们整个红会总共才桂林市红会才五六个人,而且我们要,我们这个器官捐献只是我们其中一项工作而已,就是所谓的工作。

调查员:呃,我们这个教授说,他说他们在这儿挺多的,其中像7月份吧他们就做了30多个肾哈,后来我一想,哎呦,你们这儿做的真好啊,所以我就想问问,这个,他,当时他说可能是因为这教授给我讲,可能是都是从红十字会捐献的,我想…

值班员:这个没有,没有,

调查员:哦,哦哦,就说所以教授给我说了以后,所以我想打个电话问一问这个情况,因为他经常来嘛,他经常到181过来嘛,所以他给我讲这个情况,那就说,他那个7月份30个不都是你们给他们的就等于说?

值班员:那不不不,不全是我们的。
调查员:哦,哦,那我明白啦,哦,那我明白啦

调查员:呃,对对对,那你们今年又捐献了几十个,今年?
值班员:呃,40几例吧

调查员:那行啦,那我知道啦,那谢谢您,谢谢您给我介绍
值班员:好的
调查员:好,再见

 

附件100   江苏扬州市红十字会

2017-04-27(+8651487323121)

内容提要

  1. 我们红会只有遗体捐献和角膜捐献,器官捐献我们扬州市还不做。
  2. 器官捐献是部分城市在试点,我们扬州市没有开展。
  3. 器官捐献不是所有城市都可以的,因为扬州市的医院不具备移植资质。
  4. 问:既然能捐献遗体,器官不都一起捐献了吗? 答:不可以的,不一样。
  5. 遗体捐献跟器官捐献是两回事。

电话内容

……

红会:喂?

调查员:哎,您是扬州市红会是吧?

红会:哎,是。

调查员:哎,我问一下,你们是协调这个器官捐献这些,那我也是医院的,就说你们有没有过剩的器官呀,可以给?你们的器官只是供本地用呢,还是说给外地呀?

红会:你是哪里呀?

调查员:哦,我是陕西这边。

红会:哦哦哦,你这个电话打到我们这边不合适,因为这是边远城市,我们红会这边只有遗体捐献和角膜捐献,器官捐献我们这边扬州市还不做。还没有,目前我们还没有开展器官捐献这块工作,因为这个是全国它由部分城市在,在试点,但是我们扬州市没有没有。

调查员:哦,你们不管那个就,就是捐献的这个,呃…

红会:我们可以遗体捐献。

调查员:是…

红会:器官,器官捐献不是所有城市都可以的。

调查员:哦,那有没有说是就自愿捐献给你们报名的呢?

红会:没有,没有,我们这边报名的都是遗体捐献的。遗体捐献跟器官捐献是两回事,遗体捐献他整个捐的是遗体,器官捐献他捐的是某一个器官。

调查员:哦,不是,遗体他就是说他整个人死了,整个这个,

红会:哎,对,他捐了,是捐到扬大医学院了,医学院接收走了,他不卖器官你知道吧,不捐献器官。

调查员:他只是捐献他的遗体。

红会:哎,对对对,是的。

调查员:那叫遗体捐献,他既然能够捐献遗体,他不是器官一起就捐献了吗?任意就可以取~

红会:不可以的,不可以,不一样。我们这边不可以,没有试点。嗯,好,谢谢哈,这边没有哈。

调查员:哦,你们没有器官捐献的哈?好的。

红会:没有,对对,你打电话打错地方了。

调查员:哦,好,好的

红会:嗯嗯,没事儿,再见。

 

附件101   山东烟台市红十字会_办公室值班人员

2017-04-21(0535_2123999)

内容提要:

  1. 问:毓璜顶医院去年做了270例肾移植,供体不可能都从红会获取?答:肯定不会呀,哪有这么多啊!
  2. 问:毓璜顶做的二百七十例肾移植,红会知道吗?答:这个不知道

电话内容:

……

调查员:喂,你好。您这儿是烟台红十字会吗?

值班:对。

调查员:你好你好。光去年一年你们就做了捐献了四十六例,比去年增长了450%,所以真真做的真是很了不得,就说,你们是就是,就是怎么开展的,

值班:你讲那个什么,就是讲那个遗体捐献?

调查员:对,对,你们去年我看你们去年就是捐献的数字呃比往年增长了450%,这家增长率还,累计你们从累计才八十一例光,去年一年就四十六例,这个现在中国在开展这个这项捐献工作,还是比较难的,所以我想想你们做的还是不错的,在北方来讲还是不错的。

值班:也没什么具体,就是这个具体负责的同志出去学习去了,呃最近不在家。

调查员:这个宣传已经做到前面了,等于说?

值班:对呀,您到病房去做的话,您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吧?他没有那个意愿的话你到病房去做的话,肯定要挨骂的。

调查员:哎,我知道你们硫,那个哪儿烟台有个硫磺,呃不是硫磺了,就是毓璜顶医院。

值班:毓璜顶。

调查员:毓璜顶医院哈,他们做的挺多呀?

值班:对呀。

调查员;就是他们那些供体一般都是从你们这红十字会这个,嗯这个这个----

值班:这个对呀,他这个走程式他都得通过我们,因为我们得做见证的。

调查员:噢,可是他那个做的,我看他那个报导上做的哈,那个我看了刚才看了一下你们这儿登了一个,他每年的移植量是一百到一百六,那他这么多的这个供体,呃器官都是从你们这儿得的,得来的?

值班:不是,他这个东西的话,(清清嗓子)他这个东西他也可以从外地获取器官哪,他属于他是这个获取器官医院,他不一定光是都是本地的,可能本地的他没法用他,我们转到也转到外地。

调查员:噢,就不需要你们直接,你比方说你们现在得到了,有这个供体那直接给毓璜顶联系,你比方说你们来吧,我们就可以可以给,就可以给---

值班:哦不不不,这个这个这个倒,这个不需要。

调查员:不需要啊?

值班:我们只是,红十字会只做就是一个鉴证,哎我看你这个程式合法不合法,合不合乎规定就完事了。

调查员:那你象,你象毓璜顶我看它今年发布了一个最新的一个,它去年,它一般它不是说一百到一百六吗,去年它做了二百七,你象二百七个这种肾移植的话,嗯,不可能从你这儿都获取?

值班:肯定不会呀,哪有这么多啊。

调查员:那它,那它就是做的二百七,这个、这个、这个移植你们这个红会知道么,这个情况?

值班:这个不知道,

调查员:噢噢噢,因为我,我一看它今年做了二百多,哎哟,那如果都从红会的话,那,那,那你们这儿就更多了,这个捐献的器官就更多了,那就不只是四,多少,四十六例,六例,六例。

值班:嗯。

调查员:不可能哈,

 

附件102   广东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黄女士

2017-04-28 ( 020-38824642)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边移植医院比较多嘛,他们本身也比较积极的开展工作,它有需求啊。
  2. 医院自己找器官都没有关系,只要有信息就综合啊!
  3. 只有医院才能上到卫计委的网上,我们上不去。
  4. (移植量多出捐献的部分) 那个不归红十字会管,由分配系统卫计委监管。

录音内容:

黄女士:喂,你好

调查员:你好,这是广东省红十字会吗?

黄女士:是啊。

调查员:你好你好,我想问问您,你们在捐献方面做的真的很好啊,你看你们在全国排名第一,我想问问你们在这方面怎么去开展工作的?

黄女士:您是哪里啊?

调查员:就说分片,根据你们分片的情况,就是给他们医院里头进行移植,据说还有一个平台,你们这个多余的这种供体也好,器官也好,全国不有个平台嘛,你们红十字会能不能上到这种平台,能不能上到这种……

黄女士:这个分配是归卫计(委)管的。

调查员:卫计委管的话,你们参与吗?

黄女士:我们不参与。

调查员:噢,不参与,也是上不了这网?

黄女士:对啊对啊,分配是由医院它自己按网,按分配网的要求去填的,我们是没有参与的。

调查员:只有医院才能上到这个网上?

黄女士:嗯嗯嗯

调查员:这位女士,我姓刘,您贵姓啊,我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黄女士:没事没事,我姓黄

调查员:黄小姐,就是他们医院,比如说,你捐了100,可能他们做了300,这样的话,超出这个数字来,那你们红十字会去怎么管理这方面的……

黄女士:我们只管捐献啊,如果是其它省份分配给它的捐献,

调查员:那个不归红十字会管啦?

黄女士:对呀,它分配系统,你分配的就直接是卫计(委)管的呀。

调查员:就卫计委管了,跟你们就没有关系了,它多出来找的这个供体,你们红十字也不要见证,也不需要见证了?

黄女士:它是从网络上分配过来的,

调查员:噢,就这样子,这样的话就是比你们实际给他们的,他们就做的多出来啦,他们各地可以自己去找去?

黄女士:不是,因为都是从网络里面去分配的嘛,但是分出去它是由分配系统,卫计(委)那里监管的呀。

 

附件103   云南省红十字会_器官捐献办公室_陈先生

2016-12-01(0871 67195073)

内容提要:

  1. 省红会一级的器官捐献办公室,应该统揽了全省的所有的器官来源。
  2. 前两天我统计数字是将近70例吧。 (2016年全年)
  3. (问:做器官移植的医院很挣钱?)他们医院和受体之间到底哦有什么协议啊,或者医院与医院之间有什么秘密啊,这个,我们都无法知的,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
  4. (问: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的数量很大。那些器官没有你们见证的吧?)他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肯定还是不好说的。
  5. (问:医院自己找来器官做了,不通过你们?)据我所知,现在国家立法之后,不允许他们这样干了。他这属于买卖器官了嘛!
  6. 今天不是我们红十字会系统统计了,比如说,一百~每年大概一百万的需求,但是现在只有三十来万,可能连占三分之一都不到。

电话内容

陈先生:喂,你好。

调查员:您好,您是云南红十字会,是吧?

陈先生:对对对,你哪里?

调查员:我是北京红十字会的一个义工。听说你们这里器官捐献做的比较好,我想问问你们是怎么做的?刚刚打办公室,他说您这里管这个事情。

陈先生:你是北京市红十字会的?

调查员:对对对。

陈先生:器官捐献这块,我们只是做器官捐献见证。具体的一些程序,我给你个电话好不好?

调查员:好好。今年我们捐献的供体多吗?

陈先生:你说云南? (调查员:啊对。)整体来说,主要是靠宣传。今年的话是,我看,前两天我统计数字是将近70例吧。

调查员:噢70,整个云南70例啊?

陈先生:就是我们这边,基本上器官捐献就是省级才有器官捐献办公室。

调查员:昆明它具体也有吧?

陈先生:它是这样的,相当于是一个省的话,器官捐献是由省红字会下面的器官捐献办公室来统一做这个事情。然后就是到终端的话,是到各级红会都有。比如下面的昆明市红会呀,下面的县红会呀,它有这个来源的话,它都会统一通过我们这个红会这个途径,然后汇总到省这一级来,然后由省这一级来统一运行这个事情。

调查员:噢,就说他们如果搞到有供体有捐献的话,也得要报告你们,是这意思吗?

陈先生:也不是报告,相当于就是,咱们这个红会就是统一的一条线嘛。真正干这个事情的,这个一级组织机构的话,只有省红会下面的器官捐献办公室做这个事情。相当于就是,这个办公室就统揽了全省的所有的器官来源嘛。

调查员:那他们做器官移植的医院还是挺挣钱的?

陈先生:医院他们到底,医院中间和受体之间有什么协议啊,或者医院与医院之间有没有什么秘密啊,这个,我们都无法知道的,他们也不会告诉我们。

调查员:象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做得挺多的,数量还是挺大的哈?

陈先生: 对对对,昆明第一人民医院他们做得是比较突出的。但是,就是说,红会在中间,只是一个国家立法程序之后,然后红会作为人道组织,参与到这个过程当中,主要是一个见证。

调查员:那他做了那么多的话,那个来源都要通过你们吗?他们医生有的一年做好几百例。

陈先生:不是说必须通过我们,但是,没有我们见证的话,他如果出现什么事的话,肯定还是不好说的。

调查员:但也有这种情况,他不通过你们,他们自己做的,找了以后自己做的,也有这种 情况。

陈先生:据我所知,现在国家立法之后,不允许他们这样干了。他这属于买卖器官了嘛,相当于。

……

调查员:从什么时候开始搞这种器官捐献?从哪一年开始?

陈先生:哎呦,我们这个也没几年,因为国家器官这块规范也没几年嘛。好像是从12年、13年开始做的。

调查员:一般大部分,基本上都是这个样子。你就说你们今年捐了七十例,这么多年一共捐了多少例呢?

陈先生:哎呀,我看一下,我看~我们这边好像,13年,13年开始到现在,从最开始涉入到现在的话,是一、二百例吧。一般好多人受传统思想限定,他不愿意干这个事情。

调查员:昆明第一医院,还有附属医院,他们做的数量都是相当大的。象他们的供体的来源,如果不是从你们这儿、红十字会来的,他们是怎么搞到这个供体的?

陈先生:去年国家不是已经废除从死囚摘取器官这个规定了吗?现在,我就说一个嘛,就是通过红十字会这套程序做下来之后,他们也能免除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下面有红十字会参与进去比不参与进去,要好。

调查员:但是,他所做的数量远远多于你们红十字会提供的数量?

陈先生:他这就可能涉及到每个医院与医院之间的关系了,或者医院的设备啊,或者说医术~~,反正那些东西我也不懂,因为它中间还涉及到很多技术层面的东西。

调查员:现在是不是死刑犯绝对没有了,会不会还有死刑犯供给他们?现在停止死刑犯了 嘛

陈先生:你是说什么?

调查员:现在停止死刑犯了吗?就说现在还~

陈先生:那个,那个没有,那个没有。现在肯定是国家立了法了,肯定是没有的。正因为没有,所以说现在社会需求量比较大嘛,然后真的供不应求,没有办法。今天不是我们红十字会系统统计了,比如说,一百~每年大概一百万的需求,但是现在只有三十来万,可能连占三分之一都不到。

调查员:那行,那就这样吧。

陈先生:好好,再见啊。

 

附件104   南昌市红十字会_器官协调员王先生

 2016-12-08 (+86+791_86771992)

内容提要:

  1. 我们这儿登记捐献的一年也才五、六十例。
  2. 南昌市一年实现捐献的大概有二十例左右。
  3. 我不敢保证全国所有的医院都不违法啊!
  4. 他们要违法,我们红十字会又没有这个监管的权力。
  5. 合法的遗体捐献,必须要有红十字会监管,而不能自己捐献。
  6. 亲缘的我们不管,非亲缘的我们一定要见证。
  7. 因为没有监督,容易导致黑市买卖。
  8. 医院自己找的供体,我们不知道,他们自己黑市,我们管不着的。

电话内容:

……

王先生:喂!你好哪里?

调查员:您好您好,您是那个南昌红十字会的吗?

王先生:对,你哪里?

调查员:啊我是北京,那个我想,我想了解一下哈,你们那儿现在捐献情况怎么样啊,器官捐献哪?

王先生:你北京问我器官捐献?

调查员:噢我这儿因为听说你们那儿做的还是不错啊,这个最近我看那个呃有一个那个文章,登了你们最近几月,十一月,好像哪一个月,有一个捐献的哈,所以呢我想了解一下你们怎么运作的,做的这么好?因为我是北京那个红十字会的一个义工啊,我也是刚退休下来帮他们一起在做这个事情,我想问一下,因为……

王先生:噢,您,您是北京那边那个红十字的义工是吧?

调查员:啊。

王先生:那个问题是我们这边的遗体捐献做的应该也不算特别好吧,所以我们这边 才,作为一个省会城市,一年呃来我们这儿登记捐献的也才可能,多一点点也才五、六十例。

调查员:噢,那你真正捐献哪,我看你们今年捐献了一个,呃今年捐献了多少啊?

王先生:捐献了多少啊,你是说实现捐献的吗?

调查员:啊。

调查员:实现捐献的大概有二十例左右吧。

调查员:噢那捐献这二十多个是你们本市所捐献了二十多个,等于是?

王先生:嗯全市的。

调查员:噢,那如果它有没有医院这种情况,就是不经过你们他们私自去做了呢?

王先生:有啊,怎么会没有呢?全国各地的每家,我不敢,我不敢保证所有的医院都不违法啊,对不对?

调查员:呃?

王先生:他们要违法我们红十字会又没有,没有这个监管的权力的。

调查员:噢,没有权力?

王先生:必须是靠他们卫生系统自己去监管,按道理来说的话,合法的那个遗体捐献那必须是要有红十字会系统来一起鉴证的,而且是说,不能自己捐献。亲缘的我们可以不鉴证,就是说比如说父亲给儿子,丈夫给妻子这类的我们可以不用见证,但是非亲缘的,互相不认识的,我们一定要见证,一定要通过红十字会的这个平台啊进行。

调查员:就是他们所做的这些供体呀不管是这个,所有的供体你们都要,也要出具证据见证吗?

王先生:不需要,不通过我们。

调查员:噢,就他们自己医院自己就可以联系自己就能做了,就是也就不通~

王先生:对,对

调查员:哦,噢这样子的,那就说你们~

王先生:所以就是...就是因为这样,他们容易导致黑市买卖。

调查员:噢,那就说他们自己医院本院如果找到这种供体的话,他们不通知你们,你们也不知道?

王先生:我们不知道,他们自己黑市的,我们管不着的!

调查员:噢

王先生:但是如果说有人举报,有人,有人用举报或者是怎么样的话,完全由医院和那个,提供这个器官的人自己承担法律责任。至于其它的一些非法的那个东西,毕竟国家也没有赋予我们权力来监管这一块,我们肯定也,对这个东西不能去多,多说什么对吧?

调查员:噢噢这样子,那行,那谢谢您吧,您贵姓啊?

王先生:我姓王。

调查员:王先生,谢谢您了!

王先生:好的,好的,不客气。

 

 

 

 

[1]中国再度出现肝移植免费促销!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1179

Copyright © 2002-2017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