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关于中共辽宁省人大副主任委员单成繁 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2019年8月15日
辽宁单成繁

单成繁(Shan, Chengfan),男,汉族,1956年6月出生,1974年8月参加工作,1978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政法大学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1]
现任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人事选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12.02 - 2016.01 辽宁省司法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 (正厅级) 。
2016.01- Now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人事选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主要罪行:

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最惨烈的省份之一,迫害致死人数,非法抓捕、判刑人数,在全国都“名列前茅”,在监狱、劳教所里,更是发生了多起震惊世界的酷刑迫害案例。辽宁省各地的多所监狱、劳教所沦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窝,如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沈阳监狱城(包括辽宁省女子监狱,沈阳第一监狱等多所监狱),盘锦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本溪溪湖监狱、沈阳东陵监狱等。每个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都如出一辙,都毫无人性。

截至2015年末,辽宁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后,在监狱里因为坚持信仰,拒不转化,而被迫害致死的有90多人,其中在非法关押期间被直接迫害致死的52人,保外或释放后死亡的47人,且有114名辽宁法轮功学员在迫害致死前遭受过监狱系统的酷刑折磨。[2]

“沈阳监狱城”里的辽宁省女子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最残暴、最狂虐、最血腥的“黑暗集中营”。在那里,只有权力,没有法律;只有凶残,没有人性;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神的信仰,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扇耳光、上大挂、挂小号、电棍电、背铐吊床、冷水泼、热水烫、熬鹰、高强度奴役……[3]

2012年6、7月份,沈阳监狱城对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开展“转化”过筛子,只要没被转化的人人都得过关,据说是为了完成上司下达的“转化”指标。它们把法轮功学员的四肢和脖子都铐在老虎凳上(用铁板焊接的专用刑具),前面放一个大灯泡,对着面部烘烤,并刺激两眼,同时断食停水。只要一闭眼就得挨电棍电击,全天24小时定在那里,连大小便都在老虎凳上接。杂役和警察轮班看守,什么时候答应转化就什么时候放人。一般都被铐坐3天以上,精神全部崩溃才点头答应。事后这些法轮功学员大都昏睡多日,甚至被酷刑折磨的不省人事。[4]

在单成繁2012年2月上任以来,辽宁省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近20人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疯。[5]

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 七旬老人董慧娣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董慧娣,73岁,女,沈北新区马刚乡人。2012年5月27日,董慧娣在马刚乡下寺村发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法轮功学员制作)光盘,因此而遭马刚派出所警察抓送沈阳市造化第一看守所非法羁押。其家里的卫星锅、电视机、笔记本电脑和法轮功书籍等大量私人物品也被非法抄走。2012年10月18日,董慧娣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庭审,非法判刑3年6个月,家属和当事人没有收到判决书。2013年5月9日,沈阳市看守所告知家属董慧娣已经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了;董慧娣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拒绝所谓“转化”,被迫害严重,监狱方面一直没让她家人探视。

2015年8月初,监狱突然通知她全家都去了,家人在监狱医院见到董慧娣。当时董慧娣脚上戴着固定环、手戴着手铐,被迫害得很严重。监狱方面跟家属要了3000元钱,说是给董慧娣看病。监狱医院说诊断董慧娣得了“食道癌”。

董慧娣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奄奄一息时,于2015年9月27日被放回家。问她在监狱咋的了?也说不出来,明白点时就说在监狱被逼迫长时间坐“小板凳”(一种酷刑[6])。然而在全力抢救无效的情况下,终因遭迫害太严重,在回家仅22天后,于2015年10月19日晚含冤离世。[7]

案例二 徐春霞被迫害得肠子腐烂致死

徐春霞,女,58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2013年12月8日,徐春霞发放有法轮功真相的台历时,被沈阳东陵区汪家派出所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看守所。2014年5月16日,徐春霞被沈阳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11月被非法关押到辽宁女子监狱。2014年12月2日即被迫害致死。此前,徐春霞被关押在沈阳七三九医院,生命危急之时,仍被警察用手铐和脚镣铐着她,严密监视。家属得知消息,赶到医院签字做手术,医生说,打开腹腔后发现徐春霞的肠子已经腐烂,没有一块好地方,并且粘连,还有一硬东西,所以没有动,又给缝合起来。监狱说,徐春霞是在26日被沈阳第一看守所送到监狱,次日即被送到七三九医院。这样的重症患者监狱居然接收!徐春霞遭受迫害生命危急的消息曝光后,辽宁女子监狱十分恐惧,不顾在场家属的悲恸,威胁家属交出上网曝光的人,否则就要扣押徐春霞的家人。[8]

案例三 刘路香被迫害致死,尸体惨不忍睹,人瘦得缩成了一团

刘路香,女,49岁,鞍山铁西区法轮功学员。2012年7月12日,刘路香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千山区唐家房地区讲法轮功被迫害时,被非法抓捕到唐家房派出所后遭到多名警察的非法审问。千山区检察院、法院,受政法委和“610办公室”的操控,对刘路香非法判刑3年,2012年10月,刘被劫非法关押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目击者证人:还有一个叫刘路香,她在女子监狱受到犯人李铁波的打骂,由于长期受迫害,精神与肉体都承受到了极限,也精神失常了。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又被关进小号迫害,几天后就被送进医院,在医院里用手铐大字型铐着手和脚,手铐铐进肉里,都出血了,听说还经常用胶带粘嘴,本来是今年(2015年)7月份回家,可是在2014年9月3日半夜人死了才通知家属。[9]

2014年9月4日在七三九医院家属看到了刘路香的尸体,惨不忍睹,人瘦得缩成了一团,浑身上下煞白,没有一点血色,一只眼睛微睁。狱警谎称刘路香是病死的,家属要看病历,监狱拿不出来。家属要求讨个说法,监狱领导不敢露面,监狱威胁家属“抓人”。[10]

案例四 对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丕云的迫害

李丕云,男,65岁,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沈阳市红梅味精厂的退休职工。2013年6月6日,李丕云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登机安检时,因他佩戴了一枚法轮章,被沈阳东陵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抄家,并劫持到东陵区看守所。2013年底李丕云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2014年被劫持到马三家监狱“入监队”迫害,两次遭到暴打,长时间不让睡觉。仅40多天人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就这样还被劫持到本溪监狱,人不行了送到本溪中心医院,家属见到李丕云时人瘦的皮包骨,呼吸困难,下肢浮肿,心力已衰竭,胸内积满了水,双脚还戴着沉重的铁镣子。李丕云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监狱仍不放人,劫持回本溪监狱医院。

后来李丕云再度病危。狱方推卸责任,叫家属把人接回。家人花了近10万元在沈阳医院治疗(其间一直有警察24小时监视)。终因身体被摧残太严重,李丕云于2014年10月31日含冤离世。[11]

案例四:对法轮功学员李尚诗的迫害

原盘锦市林产工业公司经理李尚诗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判刑14年,并在2013年11月23日在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郭玉芹老人(李尚诗的妻子)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2010年6月丈夫在沈阳第一监狱又被停止接见,这一停就2年多,后来传出信才知道丈夫坚持法轮功信仰被恶警用电刑迫害后,长期关小号体罚、饿饭,精神和身体受到很大摧残。2013年11月23日凌晨丈夫李尚诗在严管九监区因长期迫害导致胃部大出血含冤离世!

沈阳第一监狱草菅人命,从2013年11月22日4点多晚饭后发现丈夫大口吐血并没有及时抢救,在监狱内医院用了止血针拖到10点20分还继续大量吐血,眼看人不行了才送往监狱外的沈阳七三九医院,到医院大约是11月23日零点25分已停止呼吸。狱方邱国斌宋长德病历不让复印拍照,并与盘锦“610”串通向家属施压,做出种种无理举动。后来经多方打听得到了简单的信息:丈夫在2012年严管期间被隔离,2012年3月12日送到小号严管,遭到什么样的酷刑折磨现已无法知道详情;2012年7月间,突然腹痛,到监狱外医院抢救2天2夜,内脏被打坏;2012年11月有曾经碰到李尚诗在第一监狱医院监区输液维持,只见人已瘦的皮包骨,走路艰难。希望有朝一日知道详情有良知的人会把这一切公诸于世![12]

典型迫害案例:

案例一:对法轮功学员耿春龙的迫害

辽宁省大石桥市虎庄乡今年42岁的法轮功学员耿春龙,被非法判刑10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整个青春都是在拘留所、戒毒所、劳教所、监狱中度过的,至今仍有家不能回。

2012年3月12日我刚从小号被大队长路明、狱警王成吉、姚廷卫带出来,他们又把我锁在铁椅子上(手、脚、腿、身体都束缚住),让我写“转化书”、“保证书”等五书。他们把我关在一间漆黑的小屋,窗门都用黑棉门帘挡住,然后用一个强光灯照烤我的眼睛。前边放着污蔑大法的电视,旁边摆着一个桌子,桌上放着水果是供他们吃的,还放了三四根短粗的高压电棍,是给我准备的。地下还有插排,随时给电棍充电。狱警指使的犯人耿博洋(家在沈阳北站附近)、程国新(家在胡台),还有丁一(无期罪犯),轮流拍我脖子和拳打我肋骨,不让我睡觉。几小时专打肋骨的一个地方,用拳头猛劲磕,被打的地方出现红肿且奇痛难忍。他们轮班睡觉,睡醒就来折磨我,我感觉度秒如年,生不如死。他们打我,还让我睁开眼睛看电视,看我40小时没反应,就开始用电棍电击,我被电的浑身冒汗,他们一边电击我一边用卫生纸和毛巾给我擦汗。看我被电的样子他们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人性全无。大队长路明、狱警王成吉、姚廷卫轮班电我(姚廷卫自己说给他加班费一小时40元)。我的两个手背、两个小腿肚子早已经电糊了,肿的老高,被电的地方出现许多大水泡,有的冒水。狱警队长姚廷卫端来一盆水,逼我把脚伸进水盆里,想往水里放电,通电后电遍全身。我拼命挣扎,把水盆蹬翻,他们才放弃。我大概被电了八、九个小时,电棍换了不知道多少根,没电了就又充电,还有犯人程国新也拿电棍随意电我脖子、脑袋,恶毒至极。

冤狱10年,九死一生,期间身体上所遭受的迫害尚能表达出来一部分,而对我精神上的迫害是语言所表达不出来的。我今天还能活着没被迫害致死、致疯已经是万幸了。[13]

案例二:对法轮功女学员杨虹的残酷迫害

杨虹,女,1956年生,59岁,葫芦岛市炼油化工总厂房屋修建公司职工,2008年2月26日6点许,杨虹在钢屯被辽宁省公安厅、葫芦岛市公安局连山分局钢屯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3个多月,被秘判重刑9年,同年5月22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一监区。

在辽宁女监,杨虹始终不放弃信仰,被警察以及警察唆使的犯人残酷迫害,体罚、虐待、毒打,造成身体严重伤残,为逼迫杨虹放弃修炼,警察经常把杨虹弄到一个封闭的小屋子里由犯人实施迫害,而且还用胶带把嘴封上。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她头部、身上全是内伤,头发一把把的掉,脸部和颈部都是被挠过的痕迹,手部有瘀伤,脚背被恶人用脚跟狠踩,造成脚部肿伤、瘀青。视力下降,听力下降,头晕,腰部、腿部都有伤痛,身体极度虚弱。医院检查出杨虹心肌缺血,她每天睡不着觉,脚穿不了袜子,脚底呈紫青色且脚气似的溃烂,并且脚时常抽筋。[14]

2012年10月8日,身体极度虚弱的杨虹,在奴工车间摔倒,大腿胫骨骨折,生活不能自理。家属要求回家治疗,监狱不答应。[15] 2013年4月时,杨虹小腿已严重萎缩,本人和家属强烈要求去北京外诊治疗,狱方找各种借口拖延。

此前,杨虹曾多次被绑架,2次被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3年。[16]

案例三: 对法轮功学员靳军波的迫害

辽宁本溪市法轮功学员靳军波,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医抢救,现在又被关进东陵监狱医院。靳军波半个身子不会动,得不到正常治疗,还被专人以“看护”的名义看管。

靳军波,男,56岁,本溪钢铁公司热连轧厂职工,2014年2月在贴真相传单时被警察非法抓捕,一审遭非法判刑12年,二审改判9年半,现已被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三年多。靳军波被迫害生命垂危,转押在沈阳七三九医院(公安直属医院),有半个多月不能进食了,脑出血、胃出血等多种症状。沈阳东陵监狱威胁靳军波的姐姐,拿两、三万元钱给办保外就医。[17]


参考资料:
[1]http://baike.baidu.com/item/单成繁

[2]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26915.html

[3]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2/原辽宁省监狱、劳教系统头目张家成落马入狱-311228.html

[4]沈阳监狱城
http://library.minghui.org/company/c16850.htm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的奴工和酷刑-326343.html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6/5/157292.html

[5]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辽宁省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26915.html

[6]“小板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7/中共酷刑-坐小凳-272503.html

[7]明慧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3/老伴悲痛述说-人那样了还被上铐……-319058.html

[8]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0/徐春霞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监狱恐吓家属-301315.html

[9]辽宁阜新熊素香在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7/-311503.html

[10]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8/辽宁鞍山市刘路香被迫害致死详情(图)-301659p.html

[11]李丕云被马三家监狱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301076.html

[12]丈夫被迫害致死、女儿遭残忍折磨 郭玉芹控告元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9/-330577.html

[13]辽宁省大石桥市耿春龙陷冤狱十年-九死一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6/-313089.html

[14]辽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杨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31/179455.html

[15]杨虹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生活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8/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4571.html#1210280143-1

[16]杨虹遭冤判九年被迫害致残 女儿控告元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313832.html

[17]靳军波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命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8/-341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