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对重庆市垫江县委副书记粟登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调查报告

2020年4月25日
重庆市垫江县委副书记粟登琳

粟登琳,(Denglin,[I1]Su)男,汉族,四川大竹人,1972年8月出生。

1999.06--2001.07重庆市北碚区委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
2001.07--2004.11历任重庆市北碚区610办公室副主任、政法委副书记、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等职
2004.11--2008.05重庆市北碚区法制办主任
2008.05--2009.08重庆市北碚区市政委主任、党委书记,区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
2009.08—至今任重庆市垫江县副县长、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县长、副书记。[1]

注:政法委、610办公室(“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挥、执行机构。

主要罪行

粟登琳在重庆市北碚区与重庆市垫江县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破坏法制,迫害人权,给辖区的民众带来极大的伤害。[2] 粟登琳因对其任职期间,辖区发生的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致死、致残等罪行,承担主要责任。

2001年7月至2004年11月间,粟登琳历任重庆市北碚区610办公室副主任、政法委副书记、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等职。任职期间,指使与胁迫公、检、法、司等部门徇私枉法、破坏法律实施、干扰与破坏公民信仰与集会结社自由、出版自由等宪法与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3]

粟登琳在重庆市北碚区610办公室、政法委、综合治理办公室任职期间,蛊惑、欺骗基层组织,厂矿企事业单位和当地群众发动对法轮功学员举报、绑架,指令公、检、法、司人员,骚扰与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当地的学员先后被抄家34人次;被绑架到派出所迫害47人次;绑架到看守所迫害53人次;绑架到劳教所迫害12人次;绑架到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黑监狱)迫害11人次;非法判刑14人次;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陈小霞5、周宣华[4]、高泽怀、周兴兰、王远秀5人;被迫害致精神病1人。[5]

一,全方位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

2001年2月,重庆市沙坪坝区法轮功学员唐世容,在散发“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资料时,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北碚看守所迫害了半年,每天强迫奴工,吃的混杂烂臭的菜,监室的卫生条件很差,她和监室的其他人都全身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后被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6]

2001年2月23日,法轮功学员张军被单位党委书记骗去办公室谈心,后被警察绑架并被铐在派出所的铁窗栏杆上审问,一群警察用报纸抽打张军的脸,打在眼睛上,当即流泪不止。晚上被推进不足一平米的小间里,象个笼子。次日,张军被押至北碚看守所,每天强迫做奴工,折纸袋子,不合格的袋子,牢头强迫包上混合胶液的浆糊吞下肚去,戏称“吃饺子”,吃下这种“饺子”,拉出的粪便都是五颜六色的,四、五天都拉不干净。一年后,北碚区法院对张军非法判刑五年,2003年3月劫持入重庆永川监狱迫害。单位立即将张军开除。[7]

2001年9月29日,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新任社会综合治理办公室(实为610办公室:)主任带人把孙小利、李金芳、殷成琼等四名女法轮功学员强行从各自家中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用铁门把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们的小房间封闭起来,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强制在各自的小屋内活动和睡觉,每天被24小时看管。2001年10月24日,综治办主任封闭了洗脑班唯一的窗户。法轮功学员黄中清提出不同意见,被综治办主任卡住脖子,致使黄中清的脖子青肿得不能吃饭。[8]

2001年9月29日,法轮功学员唐天贞、女、60岁,被“610”负责人欺骗单位领导及唐天贞与家属,说是要集体学习几天。单位用车把唐天贞送到敬老院处。在那里,才知道是办的“洗脑班”,就这样唐天贞被非法关押8个月。[9]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高泽怀迫害致死

高泽怀,女,51岁,2000年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重庆茅家山劳教所,受尽各种迫害,被强制长时间站立、不许睡觉、长时间跑、不给水喝等。2001年10月回家后仍被监视,骚扰,于2002年被迫害离世。[10]

案例二:法轮功学员周兴兰迫害致死

周兴兰,女,50岁,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以来,“610”人员经常到家她家中对她强制洗脑,她不愿妥协、放弃修炼,于是被打骂便成了家常便饭,不让她学法和炼功。周兴兰于2002年6月被迫害致死。[11]

案例三:法轮功学员王远秀迫害致死

王远秀,女,54岁,于2002年7月10日集体学法时被北碚区公安局警察绑架,拘留迫害15天后放回家。之后长期遭受到当地政法委、“610”、派出所警察的骚扰,长期生活在恐惧当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6年4月去世。[12]

三 .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被精神病迫害案例

案例一:李基凤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李基凤,女,50岁,1999年后两次进京上访,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2003年5月,李基凤再次被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期间恶徒对李基凤拳打脚踢,扇数百耳光,用装满水的塑料瓶子打双手,大字形吊到窗户上等各种恶毒方式折磨,逼她“转化”。未达到目的,警察又把李基凤关入北碚戒毒所和看守所继续迫害。2004年12月被强行判刑8年。被非法关在永川女子监狱六大队,遭到各种刑具迫害,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神智不清。[13]

案例二:黄霞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

法轮功学员黄霞,女,于2002年1月至7月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迫害,被注射不明药物后,时常精神恍惚。[14]

案例三:吴红梅先后两次被送精神病院迫害

吴红梅,女,33岁。吴红梅曾先后6次進京上访,曾遭到北碚区龙凤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对她疯狂毒打,后又将其非法关押在北碚区北泉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被强行灌药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進行摧残和迫害。直到2003年12月,吴红梅才获得自由。回家后当地派出所警察还经常骚扰,吴红梅不得不被迫流离失所。 [15]

四.被酷刑折磨、重判案例

案例一: 袁志强遭非法劳教、判刑

袁志强,男 ,54岁,2000年~2002年期间被非法劳教,2002年4月被保外就医。2003年5月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多,遭到严重迫害造成肺部感染,610指使法院还是对他非法判刑9年。2004年又被转到重庆市监狱继续迫害。[16]

案例二: 刘范钦被迫害致残

刘范钦,女,2003年6月21日因曝光重庆大学研究生、法轮功学员魏星艳在看守所被警察强奸事件,被非法抄家,被绑架到一个秘密地方,遭到酷刑折磨。被连续吊铐30多个小时, 撕心裂肺的剧痛和多次昏迷后,警察才把她放下,双上肢当时就残废了,然后将她关押在大渡口区看守所。2004年3月,刘范钦被非法判刑9年。于2005年8月4日被非法押往永川女子监狱迫害。[17]

案例三: 重庆北碚区大法弟子张培金受迫害情况

张培金,男,40多岁,2000年8月31日至2002年,被非法劳教两年。2004年8月19日又被绑架,于2004年12月18日,被非法判刑8年。在看守所期间,张培金坚决抵制迫害,被强行灌食,出现生命危险,被保外就医。张培金刚过10多天,一天警察突然闯入张培金家中抓人,同时宣布对张培金判刑8年,并且不准张培金的家人和亲人上诉,张培金被非法关在永川监狱。[18]

五、在重庆市垫江县迫害人权的记录

2012年1月至2016年1月,粟登琳任重庆市垫江县委常委,县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县长、政法委书记期间,继续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指令,指使、胁迫垫江县公、检、法、司人员,破坏法律实施,骚扰与残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

2014年10月14日晚,垫江县67岁法轮功学员成德富,2014年10月15日下午5点钟,在家中被非法闯入的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强行照相,成德富被关押到垫江县看守所迫害。同年11月13日,又成德富劫持到重庆市洗脑班迫害21天。[19]


参考资料:
[1] 粟登琳 (简历)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0306101124/http://district.ce.cn/newarea/sddy/201601/26/t20160126_8570225_1.shtml

[2] 重庆市垫江县委副书记粟登琳迫害人权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3/-391800.html

[3]重庆市垫江县委副书记粟登琳迫害人权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3/-391800.html

[4] 法轮功学员周宣华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2/37373.html#nbrief-1002-3重庆市

[5]重庆市垫江县委副书记粟登琳迫害人权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3/-391800.html

[6] 重庆老年法轮功学员唐世容失踪已七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8/-254341.html

[7] 74岁张军陷狱五年 遭熬鹰、被逼吃浆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392154.html

[8] 重庆市北碚区水土镇洗脑班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20693.html

[9] 屡遭关押洗脑 重庆市七旬唐天贞又被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6/-370248.html

[10] 又获知42名中国大法学员在迫害中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100759.html

[11] 又获知42名中国大法学员在迫害中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100759.html

[12] 贵州、重庆、黑龙江、河北五名大法学员遭迫害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44.html

[13] 八年冤狱 重庆李基凤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3/-263984.html

[14] 重庆市北碚区柳荫医院大法弟子黄霞被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3/46989.html#chinanews-20030323-6

[15] 重庆大法弟子吴红梅、吴荣耀遭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24/87472.html

[16] 重庆北碚区93位法轮功学员控告首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 -313810.html

[17] 明慧网:重庆法轮功学员刘范钦被迫害致残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394005.html

[18] 重庆北碚区大法弟子张培金受迫害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8996.html#2006-5-27-ch-20

[19] 重庆73岁成德富遭综治办监视、报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4/-380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