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关于原中共四川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主任鄢正刚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2020年4月25日

鄢正刚 (笔名藏锋),男,汉族,1943年生,四川射洪人[1]。现任四川省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主任。曾任四川省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省委副秘书长等。曾任中共四川省委副秘书长、省委防邪办主任、四川省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主任等职。现任四川省社科联顾问,四川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2] [3]

鄢至少从1994年起到至少2003年初担任中共四川省委副秘书长 [4];从迫害开始到至少2003年初担任四川省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即“610”办公室)主任,“四川省综合治理“法轮功”对策研究”课题组负责人等职务。[5]

四川省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即“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设立迫害法轮功的指挥机构,作为610办公室主任,鄢正刚应对其任职期间,四川省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负主要责任。

主要罪行

鄢正刚在四川省担任省委副秘书长,防邪办主任的3年多时间,积极追随迫害元凶之一的周永康,推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四川省迫害最严重的几年里,他亲自编写对法轮功诋毁,污蔑,造谣的材料发往全省各地,鄢正刚还伙同他人,指使每个市区县的电视上纷纷出台诱骗当地疯子、绝症病人、杀人犯冒充法轮功学员以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自制电视录像反复播放;全川所有的电影院全部放映诽谤法轮功的影视,学校、文卫、党政、企事业分期分批组织包场;所有报刊全部登载诽谤法轮功的文章,毒害了大批的民众。[6]

鄢正刚更亲自编写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书籍,文章,直接推动对法轮功信仰的迫害。[7] 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信仰的迫害,转化就是迫害的核心。

2001年,鄢正刚主编的《弘扬正气 拒绝邪教-处理“法轮功”邪教组织基层教育读本》一书出版,该书成为了601,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直接迫害法轮功,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人员的操作手册(field manual)[8]

2001年,鄢正刚以“四川省综合治理“法轮功”对策研究”课题组负责人的身份发表了名为《对四川省“法轮功痴迷者转化工作”的调查及对策建议》的文章。该文显示,其课题组对在劳教所,洗脑班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个月的“调查”。其文中称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坚决打击,决不手软”,采取“强制手段”,“侧重行为控制”,“选择某劳教所进行试点”,“取得经验后再逐步推广”,“根据具体情况或采取“群体管教”,或“孤立管教”。[9]

其在文中还提出了利用不明真相的民众监视和举报法轮功学员,为迫害捏造法律依据(注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在中国现行法律中,修炼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中国宪法保护信仰自由),以及提出了对从非法监禁释放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监控和骚扰的手段。[10]

2002年,鄢正刚发表了专门针对法轮功进行诋毁,污蔑,造谣的文章《邪教冒用宗教的形式、危害及对策探讨》[11]

据不完全统计,从1999年7月致2003年初,鄢正刚在四川省担任省防邪办主任的3年多时间,法轮功学员在四川被迫害致死100人,其中,至少25名被派出所警察、乡镇、街道小吏直接毒打致死;30名被各地公安局国保、看守所狱卒及成都青羊区医院虐杀;30名被各种折磨、洗脑酷刑等致死。[12] 其中至少有18名被迫害致死的四川法轮功学员遗体或脑后有洞、或者死不见尸、或者脸上已化妆,身上被厚厚包裹不许查看,很可能是被活摘器官[13]

鄢正刚目前对外头衔为书法家,经常出国展出其作品,鄢正刚头像及书法作品还于2019年5月堂而皇之的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屏幕[14]

部分被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刘志芬拒不放弃信仰被看守所迫害致死

刘志芬,女 ,60岁,于2001年2月4日在四川崇州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2001年1月6日,警察强行闯入刘志芬家中,无故将刘志芬绑架看守所关押。警察不断强迫她放弃信仰,遭到其坚决抵制。新年刚到,看守所逼迫刘志芬及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观看中央电视台阴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刘志芬识破了该事件的阴谋,坚决绝食抗议,抵制强制洗脑。警察见刘不放弃信仰,更加疯狂地对刘施压,将她头拉到墙上撞、打、强行灌食灌水折磨,使刘志芬的牙全被撬松,喉咙、食道被插坏。刘志芬倍受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终于2月4日凌晨离世。临死前,刘志芬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头上一个包,头发只剩下很少,嘴唇不能闭合。[15]

案例二,张川生在中国新年 被警察勒死

张川生,男,54岁,大学副教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2月15日(中国新年期间)被看守所警察毒打后活活勒死。2002年春节前夕,张川生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看守所。仅过了几天时间,即正月初四晚11点钟,张的家人就接到派出所通知“张川生因心脏病死于2月15日上午九时”。家属看到张川生遗体—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更为蹊跷的是,家属要求看遗体时,警察只让他们看头部,可是胸部以下和四肢都不让看,掩盖张川生死亡的真相。[16]

案例三,王玉如拒绝放弃修炼 被拘留所警察打死

王玉如,女,60岁。因赴京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于2000年1月下旬被绑架进拘留所。2月4日,拘留所警察强迫她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她坚决拒绝。于是,众警察对王女士进行毒打,逼她写“保证书(放弃修炼的保证)”。王女士告诉他们打死也不放弃信仰,一会儿,王女士便被警察活活打死。法医对王女士进行遗体鉴定时,确定为心脏因击打破裂死亡。[17]

案例四,张晓洪被劳教所折磨致死

张晓洪,男,29岁。2001年7月张晓洪被绑架进劳教所期间,每天被强制看诽谤大法的书、录像。一次,张晓洪发现黑板上有诽谤法轮功的语言,就抹掉了。警察发现后,就用电棍打、电张晓洪,打得他头破血流,血流得满身都是;还扎警绳,当场人就昏了过去。有时电棍电他的时候,几个电棍捆在一起电,电嘴唇、颈、肩、腰、肚脐等敏感部位,肉都被电棍电焦了;在这种高压的残酷折磨下,他的体质急剧下降,在吃不下饭、喝不进水的情况下警察还逼他写所谓的“三书”(放弃信仰的保证书),张晓洪坚决地说:“我就是死,也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眼看人不行了,劳教所才把张晓洪给放了。张晓洪回家时已是皮包骨头,行动艰难,说话吃力。3个月后,张晓洪于2003年8月4日离世。[18]

案例五,王旭志抵制迫害被虐杀

王旭志,男,30岁,2000年1月中旬被绑架到劳教所。王旭志为抵制迫害,多次被武警用枪托毒打头部,多次被警察用警绳捆绑,警察唆使犯人对他毒打,扇耳光,罚他“开飞机”或通宵干活。王旭志责问警察的违法行为,警察恼羞成怒,唤来五、六个的刑事犯,一拥而上把他按在地上,强行扒光上衣,象死刑犯一样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捆警绳是一种极痛苦的酷刑,细麻绳深深地勒进后颈、双肩、腋窝、大小臂、手腕的肌肉里,双臂使劲拧到后背捆紧向上猛地拉起,时间稍长几分钟就会致残、致死)。一个警察命令犯人踩住王旭志的小腿拉起来强行按在地上跪着,然后脱下皮鞋,用鞋跟一下又一下向他脸上猛打狠砸,打得王旭志鼻青脸肿,满口流血。王旭志绝食抵制迫害,警察唆使犯人强迫给他灌食,用塑料管乱戳,经常把上腭、鼻孔插得鲜血直流;用针管注食时,故意把滚烫的奶粉水猛射进胃里;晚上他的双手被反铐在床头,为了寻开心,用烟头烫他,用打火机烧他,甚至给他灌屎尿……。当年8月,王旭志保外就医时,已经瘦得不成人形,几条肋骨已被打断,几乎不能行动,不能进食, 11天后,王旭志离世。[19]

案例六,叶文英老太太被洗脑班虐杀

叶文英,女,61岁。2002年6月,叶文英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后被投入“洗脑班”。叶文英抵制迫害,警察就用狼牙棒毒打60多岁的叶文英。国保警察叫嚣,不“转化(放弃修炼)”就关死在看守所。警察对叶文英拳打脚踢,并用狼牙棒猛抽几十棒,直至她手臂、脚骨被打断。还有一次,警察穿尖头皮鞋猛踢叶文英的心窝子一脚,叶文英跌出好几米远,当时、叶文英张开口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次,警察将叶文英从一米高的水泥床上倒拖下地,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2002年6月至2003年11月28日,叶文英在看守所受尽非人折磨,全身肌肉萎缩,大小便功能丧失,胃功能也被破坏,肚皮发肿发烫。 国保警察为了逃脱罪责,把已经生命垂危的叶文英抬到她儿子家中。当天老人就死去。[20]


参考资料:
[1]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91215134910/http://yanzhenggang.art.ccgx360.com/about

[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1/-238347.html#11330234153-4

[3]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10.pdf

[4]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11.pdf

[5] 关于四川省部份党政官员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473

[6]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省制造的滔天罪恶(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8/-258913.html

[7]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省制造的滔天罪恶(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8/-258913.html

[8] 对四川省“法轮功痴迷者转化工作”的调查及对策建议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06.pdf

[9]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07.pdf

[10] 对四川省“法轮功痴迷者转化工作”的调查及对策建议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07.pdf

[11] 邪教冒用宗教的形式、危害及对策探讨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08.pdf

[12]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省制造的滔天罪恶(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7/-258912.html

[13]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制造的滔天罪恶(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6/-258911.html

[14] 著名书法家鄢正刚荣登纽约时代广场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2/09.pdf

[15] 大法弟子刘志芬被四川崇州拘留所虐杀的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7/14421.html

[16] 成都大学讲师张川生被看守所恶警活活勒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6/27953.html

[17] 四川大法弟子和部份家属控告江泽民的起诉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9/-83597.html

[18] 四川省南部县大法弟子张晓洪生前自述惨遭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6/80339.html

[19] 四川大法学员惨遭迫害的情况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6/ -2461.html

[20] 六旬老人叶文英被彭州市610、看守所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31/63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