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综述(上)

2019年2月23日发表

相关链接: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综述(下)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中共始终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一、最新调查:9家医院承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二、2017年5家医院承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三、2016年4家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四、2015年4家医院承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五、郑树森的“树兰(杭州)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第二章2015~2018调查证据显示活人供体器官库仍然存在

一、急诊移植桉例

二、等待时间超短

1、供体丰富-器官找病人桉例

2、器官供体可挑选年轻的好的供体

3、当天找到肝源的桉例

4、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数据统计

三、供体充足

四、供体充足到过剩,再次出现吉林出免费移植促销活动

第三章2015年后全国实际器官移植量(以肝肾为例)在逐年上涨

一、全国大部分医院报出的移植量在上涨

二,从沉中阳主持的两家移植机构看实际移植量

天津一中心

武警北京总院

第四章 各地的“脑死亡中心”与“活摘”

一、“脑死亡中心”

第一次出现“源头”说法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脑死亡中心”

二、大量热缺血时间为0min或1min的中国DCD捐献器官-涉嫌是活摘器官

三、新一代的脑干撞击机

第五章 医院自称捐献器官来历不明

一、医护人员自述器官来源,“自有渠道”、“不方便说”等等

二、器官分配的“国家官网” “都是骗人的!”

三、器官捐献机构和移植医院倒卖器官

附表1. 2015-2018年中国移植医院调查电话证据函盖省市份次数统计表

附表2. 2015-2018年23家医院17家承认6家不否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统计表

附表3. 器官供体丰富桉例统计表

附表4-1. 2015-2018年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电话调查省份、医院、录音证据数量统计表

附表4-2. 2015-2018年对48家医院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电话调查统计表


前言

2015年中共宣称停用死刑犯器官,完全转向公民自愿捐献器官后,追查国际(WOIPFG)[1]对中国大陆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院、医生,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和医院的OPO组织持续追踪电话调查,获取了很多重要证据和大量证据线索。

2015-2018年,追查国际对分布在大陆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的32个省级行政区的数百家医院和数十个器官捐献机构做了数千例的电话调查,并先后发表了6篇《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电话调查报告》[2]、和《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的调查报告》[3]、《中国再度出现肝移植免费促销!》[4]、《追查国际:活摘现场目击者的更多证词》[5]等相关调查报告;公布了376个电话调查录音证据。本报告包含231个录音证据(因为报告篇幅有限和保护当事人等原因,报告只呈现了录音的部分内容,如需要更多更详细的内容请查阅以往发表的报告,或与本组织联系索取。)

其中,对中国器官移植医院(器官移植中心)调查录音证据包括2015年调查7个省,11家医院;2016年调查17个省,33家医院;2017年调查28个省,103家医院;2018年调查16省,40家医院。

1
图1. 2015-2018年中国移植医院调查电话录音证据数量分布图
(调查取证的时间、数量、涵盖省市等情况概述,详见附表1.)

被调查对像主要是178家有器官移植资质的三甲医院的院长、移植科(移植中心)主任、医生、护士,和省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机构负责人、工作人员及医院OPO组织成员。不同角度的调查,较真实的反映了2015年以来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现状。

调查结果显示:

58个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录音直接证据:2006年以来,在追查国际的调查录音记录中,共有58人指证或承认在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直接证据。他们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张高丽,国防部长梁光烈,卫生部长白书忠,商务部长薄熙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辽宁省锦州市中级法院刑庭警察,中央政法委李姓官员,辽宁省锦州市活摘现场持枪警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办公室” 综合科科长朱家滨,天津蓟县610办公室主任,41家医院的45位移植科主任、医生。其中,2015年后有26人。大量证据证明,中共一直在进行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国家犯罪!

与此同时,中国仍然存在活人器官供体库;医院移植量逐年增长;器官供体普遍充足;等待时间不但短而且稳定;普遍存在大量急诊移植和绿色通道;2017年再次出现免费肝移植促销;红十字会捐献器官仍旧很少,捐献的器官数量更低于移植量,其中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器官来源完全不透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不但仍在继续,而且“活摘”罪恶正向全社会蔓延。调查还发现,中共主动张扬的器官黑市,是中共用来掩盖活摘器官罪恶,运做活人器官库的另一种方式。


第一章 中共始终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曝光后,追查国际一直对此在追踪调查。大量证据证实,中共一直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仅2015年以来,就有21家医院的25位移植科主任、医生和1个“610办公室”的官员(共26人)承认用的是法轮功学员器官。

 
一、最新调查:9家医院承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6]

2018年10月19日~12月2日,追查国际以四川省政法委维稳办主任副主任的身份,给亲属联系移植手术的事由,对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12家重点医院的17个责任院长、主任做了电话调查。其中,10人承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部分调查是在新唐人电视台的演播室进行的,调查全程录像,同时调查现场还有长期关注活摘器官的时事评论员等嘉宾现场目击见证。

公布的17个调查电话录音,涉及12家医院。被调查者在回答“你们是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对吧?”时,有10名被调查者(涉及9家医院)做了肯定回答:“好好”、“对对对”、“没错,你说的对”、“对,这肯定的”、“没问题”、“你来了再说吧”等。其它人回答含煳其辞,答非所问,1人否认6人没有否认他们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结果再次显示:中共现在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牟取暴利。

这17个电话调查,涉及12家医院,分布在三个直辖市和八个省的主要城市。有北京、天津、上海、烟台、郑州、杭州、长沙、南京、广州、桂林等。

17个最新调查电话录音:9家医院承认,3家医院不否认还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录音1、陈新国:武警北京总医院肝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0-19(13701220662)
(录音1.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

调查结果提要:月底应该差不多吧(一周多)。调查员﹕就是那个用过刑,酷刑的,绝食的这就不能要,最好是这个正常状态,还有些能练功的就更好。
陈新国﹕你放心,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会把关的,啊!

个人简介:陈新国主任医师(肝移植),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肺复苏专业委员会委员。[7]

调查录音2、王建立:武警北京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8]
调查时间:2018-11-02(13911723417)
(录音2.播放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及录请看pdf 附件2

调查结果提要:什么时间不确定,但是我们这边器官挺多的!手术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可以安排。
(问:你们现在用的那个器官是不是都是那个法轮功那个健康器官、正常那个供体对不对?)对、对、对。(肝移植)二、三十万就可以了。
个人简介: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现任武警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肝脏移植和肾脏移植带组组长。[9]

调查录音3:郑树森:杭州树兰医院院长
调查时间:2018-11-03(13805749805)
(录音3.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

调查结果提要:二周内可以安排肝移植手术。郑对“是否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予以否认。
个人简介:郑树森:曾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现任该院移植中心主任,树兰(杭州)医院院长,中国器官移植大会前主席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10]。2007年–2017年,郑树森曾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机构——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前副理事长、理事长[11]。 

调查录音4、朗韧: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06(13911757869)
(录音4.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4

调查结果提要:没有意外的话,估计二、三周吧,差不多。
调查员:那个供体了,也就是那种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健康的供体,对吧?
朗韧﹕ 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
个人简介:朗韧主任医师,《中华肝胆外科杂志》通讯编委,北京医学会肠内外营养专业委员会委员。[12] 

调查录音5、曲青山: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06(13703717386)
(录音5.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5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还有一个就是你们这个供体啊,你们现在用的供体,还是这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这个供体对不对?
曲青山:啊,都是,都是正常的。
个人简介:曲青山:现任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捐献与获取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透析移植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肾脏移植分会常务委员;河南省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任委员。[13]

调查录音6、苗书斋: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医师
调查时间:2018-11-06(13938277351)
(录音6.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6

调查结果提要:安排肝移植手术,一般一、二个星期到一个月都有;
调查员﹕还有就是你们现在供体啊,你们供体就是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不对?
苗书斋﹕对对对啊。
个人简介:主任医师,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14]

调查录音7、叶启发:中南大学湘雅三院副院长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6日(13875987051)
(录音7.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

调查结果提要:配上型一个月左右能做了;
调查员:供体,就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吧?
叶启发:你就,你就把病历先发给我,好不好。
个人简介:叶启发:卫生部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华外科学会移植分会常委、湖南省医学会移植分会副主任、湖南省肝病学会副主任、湖南省器官移植质量控制中心主任、湖南省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委员会副主任。[15]

调查录音8、杭化莲: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外科付主任医师
调查时间:2018-11-08(18616206806)
(录音8.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8

调查结果提要:明天过来找我,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
调查员:你们现在就是那个法轮功供体,对吧?
杭化莲:对,这肯定的。
个人简介:杭化莲: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移植外科技术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干细胞与组织移植专业委员会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肝胆胰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及国家执业医师考试主考官。[16]

调查录音9、柳东夫: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08(13853501608)
(录音9.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9

调查结果提要:这个快的话,可能明天就有啊!快的话一个礼拜就做了,不快的话等两个月,两个月也有。
调查员:最好要用那个法轮功的那种就是正常状况的供体啊。
柳东夫:这个你听我说啊,这个等来了以后有些事情再说啊!
个人简介:柳东夫:主任医师,教授,现任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烟台分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器官移植学会副主任委员、烟台毓璜顶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17]

调查录音10、王学浩: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8日(13305178713)
(录音10.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0

调查结果提要:安排手术不超过两个星期吧;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
调查员:啊,就是那个法轮功的正常器官对吧?王学浩:这个是捐献的器官么。
个人简介:王学浩: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脏外科研究所所长,江苏省肝脏移植中心主任,卫生部活体肝脏移植重点实验室主任兼学术委员会主任,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专家组成员,江苏省医学会副会长等职。[18]

调查录音11、白荣生:天津一中心沉中阳院长助手肝移植医生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15日(13803019898)
(录音11.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1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肝源供体啊这个情况,现在一般还是比较健康的那种供体对吧?就是法轮功的那种健康供体对吧?
白荣生:对对对,啊。
个人简介:天津一中心沉中阳院长助手、肝移植医生。沉中阳是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部队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19]

调查录音12、王长希: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20]
调查时间:2018-11-15(13600450862)
(录音12.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2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你们还是法轮功的,就是肝源还是那种,健康的肝源对吧?
王长希:现在捐献的都是,都是有,那个公民死后,捐献的供体可能都有这个呀。整体都这样做的,公民死后的捐献做得很多的,现在都成功了。现在都这样做的,可以做成的!
个人简介:王长希: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国际器官移植学会(TTS)会员、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肾移植组委员、广东省器官移植学会常委。

调查录音13、何晓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一)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15日(13802510799)
(录音13.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还有法轮功的那种,那就是,就是那种这个健康的供体对吧?
何晓顺:呃,对呀,都是健康的,都是车祸、意外、意外身亡提供的供体。
调查员:对,对,我的问题就是说,是法轮功的那种器官本身是健康的,对吗?
何晓顺:对,对,对,当然、当然,当然。

调查录音14:何晓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二)
第二次调查时间:2018-11-16(13802510799)
(录音14.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4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你们技术好,再一个器官的本身,你们用的器官,我知道本身是法轮功的,本身的器官本身就好,所以两方面加起来就非常好。
何晓顺﹕对。
个人简介:何晓顺:国际肝脏移植学会会员,国际消化外科学会会员,卫生部人体器官移植临床应用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委员、广东省肝病学会副会长,器官移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21]

调查录音15、彭志海: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11-16(13761010066)
(录音15.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5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你们用的还是法轮功的,就是健康的供体对吧?
彭志海:肯定是健康的,那不健康的怎么行呢!
调查员:主要的问题还是请你把关,就是那个供体的问题啊,法轮功的那个供体!
彭志海:没问题,没问题。
个人简介:彭志海:中华医学会外科学会委员、上海市医学会普通外科学会副主委、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肝胆疾病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副会长、中国医师协会器官移植医师分会第一届移植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肝移植学组副组长、上海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主委、上海市器官移植临床医学中心主任、上海市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肝移植质量控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22]

调查录音16、陈怀周:解放军第181医院(广西桂林)移植中心主任
调查时间:2018年11月16日(13087737632)
(录音16.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6

调查结果提要:调查员:家属希望的就是,希望的就是要用法轮功的这种供体,要是这种供体他肯定很快过来。
陈怀周:对呀对呀!你过来住院检查,检查一下,先检查。查查看能不能做?

调查录音17、李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泌尿外科值班医生
调查时间:2018年12月2日(011-86-10-85231457)
(录音17.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7

调查结果:调查员:对啊,还是法轮功那种正常的肾源,对不对?
李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那一般来说,你们取供体,不光是取个肾了,心、肝、肾都要取,这个过程要花多少时间?
李医生:大概三、四个小时吧。
调查员:从消毒、铺巾,到最后结束要用三、四个小时取这个器官,对吧?
李医生:对,对,对。
调查员:有时候你们是直接到肾源头去取器官,有时候是通过中介转一下,院外取了拿来用,现在不用中介了,是吧?
李医生:现在也可能也有,但是一般都是。
调查员:中介取的器官也还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器官,器官源头是一样的,对吧?
李医生:对。
调查员:我的问题是,中介取的和你们取的都是一回事嘛,对吧?
李医生:对,对,对。


二、2017年5家医院承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录音1、济南军区总医院­_原肾移植科主任倪家连
调查时间:2017-01-19(+86+ 1192017_134231)
倪家连:原来用的那都不好说了,那都是犯人的~。原来哪个医院都是用犯人的多。
调查员:那你们原来用的都是法轮功那种的吧?倪家连:对啊。
(录音18.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8) [23]

调查录音2、山东省立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调查时间:2017-04-08(531_68776161)护士:今年做了不少啦,这两天做了好几个,你来我们这儿挺快的。
调查员:以前一般都是死刑犯和炼功人的那种供体?护士:对,以前是。
(录音19.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9) [24]

调查录音3:南京鼓楼医院_肝移植_医生
调查时间:2017-07-09 电话(2583106666)
医生:我们做的很多,上个礼拜做了四个。器官来源的渠道就多了,这是国家考虑的,我们只负责提供技术跟后续的保障,其它我们管不了!
调查员:过去怎么让用炼法轮功的?
医生:过去不讲人权!
(录音20.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0) [25]

调查录音4: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_肾移植_病房护士
调查时间:2017-09-17电话(2989661629)
护士:异体供肾,一年差不多有一百例。今年做几十个了。以前可以用犯人的嘛!
(录音21.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1) [26]

调查录音5:广州军区总医院肝移植医生蒲淼水
调查时间:(2017-01-23):调查员:能不能还用以前那种死刑犯或炼功人?
蒲淼水:现在国家规定取消了……以前呀是合法的,现在是说也不是不合法,现在国家规定不行……它说不行就不行,也不是合不合法的问题。
(录音22.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22) [27]


三、2016年4家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610”官员高调承认法轮功学员高一喜器官被活摘,器官卖了。

调查录音1:“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
调查时间:2016年6月21日
2016年4月19日黑龙江牡丹江市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男,45岁,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圆明社区警务室副队长吕洪峰等5人,非绑架后关押在牡丹江第二看守所。30日警方通知家属高一喜已死,遗体在牡丹江市四道火葬场,已被“解剖”。

2016年6月21日,中共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对调查员高调承认是他们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并说器官“卖了”。
(录音23.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23[28]

调查录音

调查员:你把人家的器官摘完了,那就没事了?朱家滨那
朱家滨:卖了!
调查员:啊?
朱家滨:都卖、都卖了。
调查员:卖了就可以了,你说得这么轻巧啊?那高一喜要是你的亲兄弟,你也这样说话吗?
朱家滨:那不是人那玩艺儿,屠戮了,开肠破肚,就摘了,就卖了呗。
调查员:跟你说朱家滨那,你呀,是610的头目,国际网站写得很清楚,你知道610当初就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镇压法轮功设立的一个非法组织,你们这个部门就是违法的,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你知道吗?
朱家滨:不知道啊。
调查员:你们参与活摘高一喜器官,你还这样说话,你良心没有了?你良心何在啊?
朱家滨:有啊,在这儿呢,我看扑通、扑通跳呢!
调查员:你把人家的器官卖了,你还这样说话?!你还是人不是人哪?!
朱家滨:你还……
调查员:人应该有人性啊,你们这样没有人性的人,你还这样说话,你们家亲朋好友这样了,你这样想吗?
朱家滨:你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调查员:你要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知道这个道理不?
朱家滨:不知道,我就知道摘完卖钱,这是我的道理。
调查员:我跟您说,这钱您好花吗?啊?你们家的人让人活摘了、给卖了,你行吗?你呀!
朱家滨:你不知道我外号叫什么名吗?
调查员:杀人偿命,你知道吗?
朱家滨:我刚才跟你说了,你现在要有胆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样把你活摘了,老子外号叫屠夫,
调查员:我跟你说呀~
朱家滨:下回吧,下回给我打电话别叫我名,我改名了,我今叫屠夫。
调查员:我跟你说,你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高玉喜的器官,一定要追查你的刑事责任,你知道吗?
朱家滨:追查吧,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怕啥,老子叫屠夫,专门干活摘的!
调查员:你这样嚣张,你以为就没人管你了,是吗?
朱家滨:谁敢管我啊?
调查员:法律,你就是法律了是吗?你们610凌驾法律之上是违法组织。
朱家滨:这我不知道,是你说的,我没无法无天。我觉得挺好的。没事就像宰猪似的,过来先把毛剃了,把那个肚子豁开,需要用啥我就割啥,割完就卖,多好,来钱多快啊~~


调查录音2: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肾移植陈昭彦医生
调查时间:2016年2月2日
陈昭彦:九九年做活肾开始,活肾移植。以前做的尸体肾移植多,后来九九年以后活肾多。(调查员问是不是法轮功的器官?对方挂线了。)
(录音24.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24[29]

调查录音3: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刘医生
调查时间:2016年4月5日,刘医生:就以前用的都是那些东西,现在不让用了……这个电话里面不能给你讲……你那个人就过来咨询一下好……这个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录音25.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25[30]

调查录音4:何恩辉,北京友谊医院肝移植何恩辉博士
调查时间:2016-09-02
何恩辉:肝移植我们做了十几年了,……朱教授己做了1,900多例了。过去那种供体现在不能用了,是钻了法律空子。
(录音26.下载MP3, 文稿下载:附件26)[31]


四、2015年4家医院承认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录音1:谭云山,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病理科主任医生
调查时间:2015年2月8日(8613681972360)
谭云山:现在做肝移植,所有的肝脏供体都是“源头”拿的。我们当然知道供体是谁的,至于法轮功不法轮功,我们不管。如果它符合标准,不管你是谁。
调查员:您知道?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已经供认了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那在那个政策下是不是都在做啊?
谭云山:对,对。
(录音27.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27[32]

调查录音2: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胆外科韩医生
调查时间:2015年6月30日
韩对关押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库、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两次表示肯定,说:“对,没错。”
(录音28.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28) [33]

调查录音3:华中医科大学同济医院心胸外科二病区宫医生
调查时间:2015年10月12日
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宫医生的电话调查中,可听出:一是,承认是用法轮功器官做移植;二是,因江泽民的命令而做的。
(录音29.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29) [34]

对话片段如下:
调查员:噢。那以前说是到监狱、到劳教所取器官?
宫医生:原来有,是。
……
调查员:噢,就是那种法轮功的啊?
宫医生:嗯,没有家属认领的,现在都不能了。
调查员:噢,那一直是他们在做?是啊,以前很多医院都在做,那种大量的,他那个,当时你知道,让做,他也是江泽民下的命令,他不是当时当国家主席吗。
宫医生:那那个东西是要有国家的文件才会做的。
调查员:是啊,是啊,他下令用监狱关押的这种炼功的,像法轮功的都可以用。是江泽民当时下令的,所以你们也才敢做,是不是这样?
宫医生:那肯定啊。

调查录音4:广东省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男,李伦明)
调查时间:2015年12月21日,9点55分(86-503165709)
接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电话时说: “做了(活摘法轮功器官)又怎样?是法轮功的,又怎样?”“我们做的多的是,你可能还没调查清楚,那太多了。”
(录音30.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30[35]

调查录音5:广东省江门市中心医院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男,李伦明)
调查时间:2015年12月21日,22-54-46 (867503165709) 广东省江门市中心医院 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通话19:08秒),法轮功学员问他:你挖出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说:“数不胜数”。
又问:你敢确定是“数不胜数”吗?他又重复一遍:“数不胜数”。该医生还直接威胁打电话的学员:“你敢来,我就把你杀了,我把你杀了,我看你是上天堂还说下地狱”。
(录音31.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31

(附表2. 2015-2018年21家医院25人承认7家不否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统计表)


五、郑树森的“树兰(杭州)医院”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树兰(杭州)医院,2015年12月6日正式开业。这是郑树森成立的私营医院,主打项目是器官移植。

郑树森曾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移植中心主任多年,中国器官获取组织联盟(OPO)主席[36]。同时他在2007年~2017年,任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浙江省反邪教协会的副理事长、理事长[37]。身为器官移植的主刀医生、院长同时兼任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的主管领导官员,以双重身份,从精神到肉体迫害法轮功学员,毒害民众。

据追查国际一次专项调查结果显示,仅2017年12月12日-2018年5月20 日,杭州树兰医院肝肾移植545例(肝306,肾239),消耗器官数560(15器官废弃),急症移植:10-20%,器官等待时间1-2周,最短等待时间1天,还有器官找病人、器官过剩的桉例。肾源涨到40余万,1个月包(保证提供)年轻(器官供体)。7例二次移植,间隔时间:1-3天。一例肝移植9天内用3个供肝。2018年2月10日当日完成4台肝移植,2台肾移植。[38]

据大陆官媒报导,2017年5月11日下午至5月12日中午,树兰(杭州)医院的8间手术室灯火通明,20个小时内完成8台大器官移植手术。其中一吴姓患者,仅等了两天,便等到了“捐献”肝脏。[39]

对于成立仅一年多的一家私人医院,怎么可能在同日获取如此多的组织配型相吻合的捐献器官?这本应是不可能的事,但是郑树森办到了!唯一的可能就是郑树森能从活人器官供体库里提取“器官”。而作为中共“国家器官”的法轮功学员,是最有可能被首先加害的。

在中共仍在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气候下,郑树森身为器官移植的主刀医生、院长,同时任职迫害法轮功专职机构的主要官员的背景,所以我们更有理由质疑,树兰(杭州)医院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第二章2015~2018调查证据显示活人供体器官库仍然存在

急诊移植、等待时间超短、供体充足,至今依旧存在。供体充足到过剩,2017年再次出现免费移植促销。

美国超过1.2亿18岁以上的人登记捐献器官[40],有发达的全国器官调配网络。2007年美国卫生部的报告,在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为: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41]。和国际发达国家器官移植需要等待几年相比,中国大陆医院保证数周,甚至数日内可进行器官移植手术,即使2015年停用死刑器官后也未受影响,而且等待时间越来越短,这是极其异常的现象。


一、急诊移植桉例

通常急诊肝移植,是对存活时间不超过72小时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紧急换肝手术。因为紧急配型困难,供体等待时间很长,所以急诊肝移植在国外不常见。而在中国,近年来急诊肝移植竟然被普遍实施。

表1.急诊移植桉例统计表

调查时间

调查对象

医院

省份

急诊移植

3/1/2016

肝移植医生 郎韧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如果很重的话,我们有一个绿色通道。
(录音32.下载MP3,文稿双击下载:附件32[42]

7/25/2016

肝移植
梁建忠

浙大国际医院肝移植

浙江省

假如说非常急的话,我们肯定会做,马上手术。
(录音33.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33)[43]

10/7/2017

三区主任焦兴元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广东省

要十天到半个月我们估计能找到肝。以前做急诊肝移植,我知道我们是能做。
(录音34.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4)[44]

10/30/2017

移植病房医生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湖北省

我们经常做急诊肝,移植。
(录音35.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5)[45]

11/4/2017

肝移植

福州军区总医院

福建省

2015年以前是有肝移植急诊,因为有那个供体。有个病人,7个肝源都没有配上。
(录音36.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6)[46]

11/7/2017

肝移植医生

广州军区总医院

广东省

医生:我们有急诊肝移植条件。要快的话,你至少资金、献血的人都准备好了,你家里要十个人来献血的。移植快慢,看你们提供上述条件的快慢,不在我们这边。
(录音37.播放及下载 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7)[47]

11/7/2017

普外器官移植科医生

中南大学湘雅二院

湖南省

我们医院每年有很多急诊做肝移植的病人,非常多!我们絶大部份病人都还是算是急诊的移植。
(录音38.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8)[48]

12/15/2017

移植科医办杨医生

四川省人民医院

四川省

我们做肝移植都是急诊,比如今天晚上做,然后马上就要通知这个受体。
(录音39.播放及下载 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39)[49]



二、等待时间超短

2015年到2018年,调查电话中有84家医院提到了等待时间。最长的等待时间是2~3个月,最短的来了就能做。

其中,2018年10月19日-12月2日最新调查,17名被调查(涉及12家医院、11个省)移植医院院长、主任都保证在一两周内可安排手术。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杭化莲:“明天过来找我,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主任柳东夫:“这个快的话,可能明天就有啊!”[50]

对移植手术的等待时间,现在大部分医院也都给出同样答复:快的二、三天,一般二、三周,最长一、二个月;承诺“来了就能做”的不止一家;多家表示“我们每天都在做,是常规开展的”;急诊移植“绿色通道”仍旧存在。

1、供体丰富-器官找病人桉例

2015年至2018年,追查国际调查中,发现全国移植医院的器官供体普遍丰富,许多医院器官过剩,出现器官找病人的情况。其中,北京、天津、山东、河南、湖南尤为突出(详见附表3)。调查取证的时间、数量、对像、结果、分布等概况如图2所示。
 

2
图2. 供体丰富-器官找病人桉例统计图

2、器官供体可挑选年轻的好的供体

表2. 器官供体挑选年轻的好的供体证据统计表

调查时间

调查对象

医院

省份

供体挑选

6/26/2015

陈勇峰医生

郑州人民医院

河南省

如果你们想做,时间充裕,我们可以挑一个好的、年轻一点儿的肝脏。我们供体多现在还可以挑选年轻的好的,以后就不好说了。
(录音40.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40[51]

5/26/2017

肾移植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等肾源做手术,连检查半个月之内(搞定),两周之内都是多说的。这边要四十万,给医院十万。得找三十岁以下的,一分钱一分货,明白吗!
(录音41.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1) [52]

6/25/18

肝移植值班医生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上海市

问:能找年轻健康供体?答:这个东西呢,具体的,你得要过来,然后找我们移植组的教授(王正昕主任)谈一谈。
(录音42.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42)[53]

6/25/18

移植科肝移植值班医生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省

问:供体能不能年轻点?答:一般都还是四十岁左右,主要还是年轻的。
(录音43.播放及下载 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43)[54]


3、当天找到肝源和其他等待时间短的官方报道举例

1)2016年4月24日,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的一句“他父亲已经严重肝衰竭,必须马上住院,否则有生命危险,不用回家收拾了,需要立即住院”,“终于在五院住了4天之后,通过辗转联系贵人相助,在4月28日,如愿转入华山医院。很幸运,刚刚转入院的当天,医生马上找我们谈话,当天正好有肝源适合他父亲”[55]
2)2015年6月,成都商报报道一个患者六十余天三次找到肝源[56]
3)2015年6月,叶启发为一名患者实施肝移植手术,很快有一位器官捐献者死后捐献的肝脏与陈俊匹配上了,移植手术一周前顺利进行,使其转危为安[57]
4)湖南省人民医院肝胆医院启动肝移植紧急部署, 4个小时后,找到合适的肝源出现。
2018年2月23日,肝胆医院院长、首席专家吴金术教授、移植中心主任等仅用5个多小时就完成了肝移植手术[58]
5)韩国记者实地调查:
2017年韩国记者去中国实地调查,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是几天或者数周[59]

4、器官移植等待时间数据统计

表3. 2015-2018年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电话调查证据分布省份、医院、次数统计表

年份

省份

医院数量

电话数量

2015年

3

6

9

2016年

9

12

15

2017年

18

36

51

2018年

6

7

20

 

3
图3. 2015-2018年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电话调查证据涵盖省份、医院、次数分布图
(2015-2018年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调查时间、省份、医院、录音证据数量统计,详见附表4-1. 2015-2018年对95家移植医院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医生回答摘要,详见附表4-2.)

 

 

4
图4. 2015-2018年器官移植最短等待时间证据涵盖医院分布图


表4. 2015-2018年调查电话含最短移植等待时间证据涵盖医院数量统计表

最低等待时间 当天 等待1天 等待2天 2~3天 几天 1个周 1~2周 2周 2~3周 1个月
医院数量 11 3 1 1(2个电话) 3 7 4 2 1 3


5
图5. 2015-2018年器官移植最长等待时间证据涵盖医院分布图


表5. 2015-2018年调查电话含最长移植等待时间证据涵盖的医院数量统计表

最慢等待时间 1~2周 2周 2周以上 不超过1个月 1个月 1~2月 2个月 2个多月
医院数量 3 3 1 2 4 4 5 1

 

6

图6. 2015-2018年器官移植一般等待时间证据电话数量分布图


表6. 2015-2018年调查电话含一般移植等待时间证据涵盖的电话数量统计表

一般等待时间 1周 10天之内 10天到半个月 小于半个月 1~2周 1、2周~1个月 2周 2周~1个月 十几天甚至1个月 1个月 1~2个月 1~3个月 1个多月 2个月 2个多月 2~3个月
电话数量 1 1 3 3 3 1 8 2 1 8 1 1 2 1 1 1


三、供体充足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付院长冉江华(2016-02-27):……我们自己的病人做完了,还调那个浙江的,从杭州调一个病人来做。我还到处去找,说服一个病人来做的。去年你看,我们80例获取的。 然而,《云南资讯报》报导:云南省2015年全年仅捐献48例,还没有一个医院实际做的量多。可见器官来源另有出处。
(录音44.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44[60]

中南大学湘雅三院刘医生(2016-04-05):我们处理的肝脏,都是肝源往外边,通过国家的网,那个协调到其它那个移植中心去了。
(录音45.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45[61]

解放军第181医院(广西桂林)肝胆外科医生杨志坚(2016-09-01):我们这做肝移植的供体是很多。7月份我们就做了30个肾,15个肝,没病人,肝没用完都送出去了。北京、上海的都有带病人到我们这做。今年肾移植己做了100例,一年180例,肝移植减半,但由于没病人肝移植只做了几十例。
(录音46.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46)[62]

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泌尿外科肾移植医生苏宇:(2017-08-02)我们的肾源是最广泛的啦!现在目前己经超三百个了。就现在七月份己经超三百了。我们医院最大的特色,就是活人的供体,脑死亡的病人。器官从哪来的?这个东西我也不敢乱说!
(录音47.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47)[63]

解放军第153医院肾脏移植办公室(2017-10-14)护士:我们是河南地区保留的一个部队移植医院,一年做100例以上没问题。我们一直在做,每次一做就是2例或4例。等待时间快,前两天有一例供体提供给其它医院了,因我院做的太多了。
(录音48.下载MP3,文稿下载:pdf 附件48[64]


四、供体充足到过剩,再次出现吉林免费移植促销活动

吉林旅游广播和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肝脏移植中心,联合发起一个月的前10名儿童免费肝脏移植活动(2017年6月1-30日)[65]
(录音49.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49)
(录音50.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0)

2017年6月13日,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小儿外科主任张海玉:“前十个是免费的……我院供体来源很多。” 
(录音51-1.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1-1)

2017年6月14日,对旅游广播“心肝宝贝绿色通道” 免费肝移植报名处进行调查,对方提到肝源的来源是保密。对方说:“肝源是保密,你就是200万也不可能知道!”
(录音51-2.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1-2)

2017年6月15日,对吉林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刘先生进行调查,录音中提到吉林大学免费肝移植活动的“肝源不是我们红会提供的[66]
(录音52.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52)

第三章 2015年后全国实际器官移植量(以肝肾为例)在逐年上涨

2015年中共宣称停用死刑犯器官后,全国器官移植量没停反增。医院年年表示“比去年做的多”,报出的数字即便大缩水,也在逐年上涨。

实际移植量是多少?以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为例。2017年9月6日,调查员问北京朝阳医院肝移植科医生今年肝移植情况。医生说:我们朝阳医院是北京第一家做肝移植的,一年做一百,就这么一数据,你去别的地方打听打听吧! “一年做一百,就这么一数据”,这是多家医院对外通常的说法。意思是,允许我告诉你的只能是这个数据,实际移植量要大的多,但我不能说。
(录音53.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53)[67]

一、全国大部分医院报出的移植量在上涨

四川华西医院自报2016年肾移植做了四百多例,今年自报2017年做了七百例 
(录音54.播放及下载MP3,文稿下载:pdf 附件54)。[68]

上海仁济医院自报2016年肝移植做了五百多例,官网报2017年做了八百例。
(录音55.播放及下载MP3,文稿下载:pdf附件55)。

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肾移植科医生披露,该院肾移植做了10来年了,现扩大了,7月移植科正式揭牌成立做的多了,这两个月做了有几十例,等待时间不定,也有当天来就做的。
(录音56.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56)。

上海长征医院肾移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有华(2016-01-29):肾移植每天都在做,当天正在做,还没下手术台呢。这不光是我们医院呢,其它医院也做的多呀!
(录音57.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57[70]

广州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医生苏宇(2017-08-02):就现在七月份己经超300例了。现在量非常大!
(录音58.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58[71]

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移植医生郑瑾(2017-08-13):我们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移植中心,一直在做肾移植。我们一年有200多例吧!今年目标是300例,己经做了100多例了。
(录音59.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59)[72]

广东省中医院肾移植孟医生(2017-08-14):去年资质批下来,今年开始做了。大概每个月做肾移植10~12例左右。这个月刚半个月就做了6台B型的。
(录音60.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0)
另一移植医生(2017-08-29):资质批下来了,做的多啊,做了好多啊!现在每天都在做。
(录音61.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1)[73]

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肾移植病房医生(2017-08-25):今年做了多少,这个我不方便告诉你,我们肯定是做得多啦!因为今天还在做,做了2台!谁也不会告诉你!
(录音62.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2)[74]

北大三院肾移植医办医(2017-08-29):我们肾移植有11个医疗组,都能做。
(录音63.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63)[75]

内蒙古包钢医院泌尿科病房护士(2017-09-07):医院专门辟出来几个人找供体,专门跑各个医院。去年反正是比前年要多,多了大概得有十几例。我们每年都会增加。今天晚上还要做一个呢!每次我们科一般有两个肾,可以做两个人。
(录音64.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4) [76]

大同市等第三人民医院肾移植病房护士(2017-09-11):人家太原做的多,人家一天就做十几例!我们去年做了两例,做的还都是那种领导级别的,人家自己找的肾源,从太原调过来的。
(录音65.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5) [77]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肾移植医生(2017-09-11):我们医院今年肾移植做得多!肾移植量越来越大了。
(录音66.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6) [78]

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肝移植医生(2017-09-17):今年做多少例?这个我不太方便透露啊!今年比去年要多!有时候一天2个的。
(录音67.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7)[79]

山东聊城市人民医院肝移植鞠医生(2017-09-15):肝移植今年做了快20例,前两天有个肝昏迷的病人当天来了就做。我们也请外面专家来做,我们是去年刚成立的肝移植科,只能会做的愈来愈多。肯定会得到医院、国家的支持,不然我们也不会成立的。
(录音68.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8) [80]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肾移植科护士(2017-09-22):光9月份这一个月,还没过完呢,就做了20多例了。我们去年做了140多台。今年已经做了上百台了,肯定超过去年!
(录音69.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69)[81]

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2016年5月4日(郑树森任院长时),肝移植病房值班护士对调查员脱口而出:“我们医院一年下来都是几千例的啊!”这个数字是其公开移植量的10倍以上,恰好与医院几百张移植专用床位相匹配。
(录音70.下载MP3,文稿下载:附件70[82]

二,从沉中阳主持的两家移植机构看实际移植量

沉中阳是天津东方移植中心主任、原武警北京总院移植研究所主任。他经营的这两家器官移植机构,肝肾年移植量,已超过官方公布的全国万余例年移植量。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

2017年天津一中心肝移植医生自报每年能做四、五百例,经调查员追问,医生承认这是他们一个组的手术例数。另有医生说,中心的肝移植有十多个组。粗略估算,每年肝肾移植量达数千例。[83]
(录音71-1. 播放及下载 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1-1
(录音71-2. 播放及下载 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1-2

调查录音举例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6楼肾移植科医办(+86+2223626855)冯医生:(调查员:肾移植也能像肝移植一样做四、五百吗?)嗯~差…差不多。(调查时间:2017-10-17)……
(录音72.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2

新建移植大楼2006年9月床位增到500多张(另有官方媒体报道开业时移植专用床位已达700多张[84]),床位使用率超过90%,最高达131.1%,手术患者平均住院日25-30天,每年的实际手术超过5,000例,高峰期达8,000例/年。[85]

2014年移植中心有病床1,500余张,2015年底改扩建工程投入使用床位达3,200张[86]。这时肝肾移植量该是什么规模?

2018年5月4月,调查员问天津一中心医院8楼肝移植办公室医生:我朋友说你们每年能做一千多例?答:那不止!我们这几个组,每个组下来都有几百例,得有了。
(详见录音71-1)[87]

据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移植医生杨翰2018年6月2日披露:移植量全国排名天津一中心是最大的,但它没有数据,因为他们有一份数据是不上报的,所以说没办法知道它到底做了多少。
(录音73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3

武警北京总院

北京的器官移植量排名,武警北京总院数第一。

调查对象: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病房(8楼)护士
调查时间:2018年2月8日(+861057976180)
调查内容提要:护士,这(肝移植)手术每天都有做的。 ……
(录音74-1下载MP3, 文稿下载pdf 附件74-1)

调查对象:武警总医院肝移植医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8年3月20日(+861057976858)
调查内容提要:医生:目前肝源多,做的也多;等待时间2周,最多一个月。 ……
(录音74-2下载MP3,文稿下载pdf 附件74-2

调查对象:武警总医院肝移植医办医生
调查时间:2017年3月29日(+86+ 1057976857)
调查内容提要:医生,肾移植分二个组,一个组一年能做200多例,两个组能做500多例。今年比去年更多一些。肝移植组有好几个主任管,做得更多。
(录音74-3.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4-3)[88]

2018年9月6日,北京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主任王朝辉:在北京武警医院做得最多了,人家是部队嘛![89]

2018年11月2日,武警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王建立:什么时间(安排手术)不确定,但是我们这边器官挺多的![90]

2018年11月16日,调查员问武警总医院肾移植医办护士:今年做不了,“就七、八百差不多?”。答:做不了,可能差不多,也差不多这么多例了。
(录音75.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5)

沉中阳主导的北京、天津两家移植机构,是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重点单位。多年来,他们器官供体始终充足,但和北京天津红十字会捐献器官关系不大。


第四章 各地的“脑死亡中心”与“活摘”

2015年后各医院声称是在用DCD(心死亡)和脑死亡捐献供体。因死后捐献很少,所以DCD(心死亡)器官很少。移植医院告诉患者,他们使用的都是脑死亡捐献器官。追问怎么导致脑死亡的?被告知是车祸,意外高空事故。再追问细节,便没下文了。是真的脑死亡,还是被脑死亡?是自愿捐献,还是被活摘?一概由医院任意说。


一、“脑死亡中心”

全国各地设有“脑死亡中心”的消息,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移植医生2015年7月20日披露出的。黄洁夫任该院移植中心名誉主任。曝料称停用死刑犯之前,中共已经在全国各地布点设立“脑死亡中心”,以保障提供活供体。

脑死亡中心”,实际上是在活人器官库和医院移植室之间增设的一个环节。人被“脑死亡”后在“脑死亡中心”,人工维持呼吸和血液循环,保证更多器官切取利用。另一方面,因为存放的是“死人”,对移植医生的心理压力要比直接从“活人器官供体库”提取要小得多。

2018年11月8日,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学浩(中国工程院院士)对调查员说,他们用的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是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
(录音76.播放及下载MP3,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6[91]

2018年12月2日北京朝阳泌尿外科值班李医生:(调查员问:肾源是你们找的呢?到源头去拿呢?)是直接去拿的。(源头是指脑死亡中心)
(录音77.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77[92]

第一次出现“源头”说法,是2015年2月7日,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肝移植值班护士:我们是直接从源头上拿的!我们有很多渠道,全国各地都会去取,不单单是我们附近。我们可以做活体,自己直接去供体上取,那肯定保证质量的。我们去取的时候,当场就做了血浆啊,HID啊,血型啊,当场都定好的呀。取好了之后,病人做准备了,肝还没到,病人就已经去手术室了。我们飞机来回都订好的呀!
(录音78.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78

转天2月8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肝脏病理科主任谭云山对调查员说:我们所有的肝脏都是源头拿的!为什么源头拿的呢?自己去拿,那么他自己可以把控所有供体的最原始资料,因为委托别人拿的话,他有时不能保证这个条件,那自己拿的他可以控制这个条件,所以像我们医院绝大部分的肝脏都是自己去拿的。
(录音79.下载:MP3,文稿详见:附件79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脑死亡中心”

2015年7月20日,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小儿心脏外科医生秦瀚对调查员说:我们专门有个脑死亡中心,就在我们华南地区,就是我们医院的,黄埔医院,大概开车是四十分钟吧。我们一个医院两个院区,本部和黄埔区。做手术在本部,取器官就在黄埔那边。取的器官都不会热缺血。我们那个中心就是专门为了器官移植来运行的。我们在全国都是,都已经是,都已经取消掉那个所谓的死囚犯的嘛,所以在全国都是这样子的,全国就可能每个大城市就是这样。华南地区可能就我们这边一个中心,移植中心这样子,比如说有的地方啊需要这个型号的,就打电话过来取,大概是这样。我们就主要是供应广州,优先是中山医院,相对来说是这样子,因为毕竟我们是自己开的嘛!
(录音80.播放及下载MP3上MP3下,文稿上下载、文稿下下载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肾移植病房(三区即黄埔区)医生(2017-08-03):现在供体是比以前多了。……供体现在都是脑死亡捐献的,……这个器官都是不能运,这个时间一长就影响那个功能嘛!所以现在一般都是就近原则……是国家统一分配的。……如果捐到学校里面去,是先把器官获取,再把遗体运到学校的。
(录音81.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1)[93]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移植(二区)医生(2017-09-26):肾源一批一批的,有时一来好几个,休息几天又来好几个。来的都是遗体(脑死亡活体),不是器官。供体在本院切取。
(录音82.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2) [94]


二、大量热缺血时间为0min或1min的中国DCD捐献器官-涉嫌是活摘器官

美国的公民去世的器官捐献,规定是在撤去支持仪器之后,等待5分钟之后宣布死亡之后才能使用;中国规定是2-5分钟。考虑到还需要打开胸腔、摘取器官的过程,不可能出现2min以内的热缺血时间[95]

然而在对中国移植医院的论文的随机检索中,我们发现了6篇宣称使用DCD捐献器官的论文里的热缺血时间少于2min,例如:

其中一篇论文显示,中国新的公民捐献系统最重要的部分——器官获取组织OPO的首家挂牌医院(2011年)——广州军区总医院33例DBCD(脑心双死亡)和5例DBD(脑死亡)供体的热缺血时间全部为0:

7
图7. 广州医科大学硕士论文显示:2009年2月至2012年9月期间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33例DBCD和5例DBD供体热缺血时间均为0[96]


表7. 其它五篇论文显示的热缺血时间可疑的证据;

序号

医院

论文显示的手术时间和例数

热缺血时间

1

广州军区总医院

2015年6月发表论文,供体为1例[97]

0

2

中山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2008年10月至2015年12月,公民逝世后供肝移植62例,均符合DBCD[98]

0-30min

3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2015年1月-2016年8月,87例原位肝移植,全部为DCD供肝[99]

1-8min

4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2012年7月至2015年6月93例肝供体,87例肝移植受体[100]

1-12min

5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3医院

2007年1月至2014年12月收治的31例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肝移植,其中Ⅰ类8例、Ⅱ类3例、Ⅲ类20例。[101]

2-13min


解放军第181医院肝胆外科医生杨志坚( 2016-09-01):供体以前到刑场去取,现在在医院取。
(录音83.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3) [102]

郑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吴医生(2017-10-21):供体病人接过来以后,都是住在监护室……。监护室、手术室都在一起的,器官切取和移植基本上都是同步的。
(录音84.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84[103]

解放军第303医院(广西南宁)肝移植医生廖吉祥(2017-05-30):因为你要做一个手术,就必须得有一个人走掉了!我给你打保票,供体质量肯定是非常好的。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的那个,那个,就是说,就是以前的,大约是这样子 。我们这边经常很多,也是用十来二十岁的人,那个小孩……。司法(器官)质量,还不一定就比现在的脑死亡的供体质量好,至少还要打枪套,还要心跳停几分钟,二十几分钟。而脑死亡捐献,现在这一部分时间都没有了,几乎没有获取。
(录音85.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5)


三、新一代的脑干撞击机

人为制造脑死亡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2011年12月作为领衔发明人(发明人是王立军、尹志勇、赵辉、王正国),申请专利“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并于次年获此专利。该发明专利的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种实用新型能较准确地制备中型动物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模型。” [104]该机器由基座、高速气炮、二次锤、动物(实际 是人头)固定平台等组成。在气炮的冲击下,二次锤(金属球)直接锤击 脑壳形成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内部,让人瞬间脑死亡,却在一定时 间内维持呼吸和心跳。

2017年11月15日,韩国〝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播出了 专题《杀了才能活》[105],揭露中共医院以外国人为服务对象进行不法移植 手术的内幕。 〝TV朝鲜〞是韩国最大日报社《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据该专题片揭露,自2000年以来,约有20,000名韩国患者去中国大陆接受 了器官移植手术,而移植的器官大多数来自中国的良心犯,特别是法轮功 修炼者身上摘取的器官。

“TV朝鲜”发现,中共医院所用的“脑死亡”器官供体,是用王立 军发明的“脑干撞击机”制备的(图8)。这就说明“脑干撞击机”不仅 用于实验室,而是被普遍用于临床器官移植的器官切取的过程中。 “TV 朝鲜”还发现中共还在研发新一代脑死亡机,目前已经升级到第三代。记者采访了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兼外科医生李承原,李医生表示:“'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除了为摘器官将人进入脑死状态外别无它用,谁会让人脑死呢?”。

脑死亡机模型
图8. 王立军等的发明“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模型54

“脑死亡机”的发明和广泛应用为大规模活摘器官提供了极大的方 便。在此之前,负责摘取器官的医生面对的真正的活人---有思想、有感情、会说话、五官手脚都能动的健康的活人,要把他们的身体切开,从他们身上摘取心、肺、肝、肾等器官,过程中可能还要面对他们的反抗、斥责,对这些医生的心理压力是很大的。以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集中营为 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秘密绑架和关押在此,摘取器官完全是在活人身上 进行。由于过程极其残忍,参与的医务人员大多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存 在普遍的失眠、做恶梦,部份人通过嫖娼缓解心理压力,还出现过因精神 压力过大而自杀的事件。
2006年3月初首次将中共活摘器官恶行公布于世的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的护士安妮女士的前夫因为参与活摘,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不可能再从事这个罪恶,他决定出国来逃避。他曾告诉安妮说:“你 不知道我的痛苦,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是活的,若从死人身体上摘除器 官,这还好说,这些人还是活的。”

第五章 医院自称捐献器官来历不明

医院说自己使用的移植器官“都是捐献的”。其中来自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机构的捐献器官和有人直接捐给医院的器官都很少;有说网上分配的,进一步追问,说去问主任,是主任告诉的;“我们有自己的渠道”、 “无可奉告”……


一、医护人员自述器官来源,“自有渠道”、“不方便说”等等

南京鼓楼医院肝移植医生(2017年7月9日): 我们做的很多。器官来源的渠道就多了,这是国家考虑的,我们只负责提供技术跟后续的保障,其它我们管不了!
(录音86.下载MP3,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6)[106]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肾移植王主任兼器官协调员(2017年5月26日)称,保证能在二周内(10天内)搞到30岁以下的配型肾供体,一分钱一分货;器官来源既不是捐献的,也不是从卫计委器官网上拿的,而是自有渠道。
(录音87.下载MP3,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7和录音102)[107]

郑州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值班医生(2015年6月25日):等供体等待时间一般快的二、三天,慢的十来天。我们的供体很多。(问:你们的供体一般是什么类型的?)这个东西…嗯…无可奉告,无可奉告,不要问,不要问这些东西。
(录音88.下载MP3,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8)[108]

解放军第181医院(广西桂林)院长杨明(2017年1月21日)
调查员问:哪有那么多捐献?杨明答:我们肯定多嘛!整个中国都是我们这里搞出来的,我们做的挺多的!
(录音89.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89)[109]

上海仁济医院肝移植杭化莲主任(2017年3月25日):这都不是问题,供体的问题我们是,我们来负责帮你弄好了。
(录音90.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0)[110]

树兰(杭州)医院肝移植器官协调员谢琴芬(2017年2月28日):我们医院做的多,肝源质量也比较好。(等待时间)一般来说可能两个礼拜差不多。有时候有很快的,有时候第二天就能做也有,就看你,危重的病人我们可优先一点。去年建院第一年,做一百二十几个。一般隔天就会有肝源消息的。肝源主要还是靠院长郑树森的关系。
(录音91.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1) [111]

解放军第303医院移植医生兼器官协调员廖吉祥(2017年6月11日):器官来源,不是红十字会,国家分配的。我们是国家器官网分配来的,到时候就来了。…供体评估没问就可用,来源说不清,也不是红十字会。
(录音92.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2)[112]

山东临沂市人民医院泌尿外科护士(2017年9月12日):每年做的不少,100多例。有时候只要一来,哇!都4、5个,5,6个的,成双成双的!
(录音93.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3) [113]

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肾移植病房护士(2017年9月17日):异体捐献的,就是急诊科有那种脑死亡、心脏死亡的病人。按政策来说,是国家统一分配,但是各医院他自己找,自己用。供体有分配的,也有自己找的。
(录音94.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4)[114]

北京友谊医院肝移植病房医生(2017年8月8日):具体肝源问题是咱们左右不了的啦!您问我们也没用!肝源是卫计委的事。
(录音95.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5)[115]

解放军北京302医院器官协调员马骁(2016年7月31日):我是到各医院联系供体的,我们有好多合作医院。
(录音96.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6)[116]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肝移植8楼B区护士(2017年7月20日 ):去年做了300多台肝移植。肾移植也在做。供体只要申请了,就送过来。
(录音97.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7) [117]

青岛大学医学院是山东移植大户,其监护室肝移植医生(2017年9月8日):过来直接就做,那种也多的是!肝源这个你不用打听了,你如果要做这个手术啊,你就不要问这种问题了!供肝来源,不方便说。
(录音98.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8) [118]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移植二区医生(2017年9月26日):肾源一批一批的,有时一来好几个,休息几天又来好几个。来的都是遗体,不是器官。因为我们医院有资质,能够取嘛!所以一般都是自己取的。
(录音99.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99) [119]

湖北东风公司总医院肾脏移植研究所医生(2017年9月14日):现在这个肾源都是来自中央的,来自捐献的。
(录音100.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0) [120]

天津市红十字会人体捐献管理服务部(干细胞捐献中心和人体器官捐献中心)部长桂志超(2018年6月26日):经天津红会见正的捐献,一年一百多例。医院的移植器官不通过我们鉴证,我们不算它是不是自愿无偿的捐赠器官。
(录音101.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01[121]


二、器官分配的“国家官网” “都是骗人的!”

对器官捐献和移植分配两个官方网站,在被调查的上百名红会人员、医护人员,无一人登录过,只是听说过。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移植科王主任、器官协调员(2017年6月11日):(问:从全国器官网拿?),那都是骗人的,都,都是骗人的!那都是形式。(问:供体都是各个医院自己去找的,不是那个国家统一分配的?)啊,对。对。(问:那个网站有证件才能上去?)不让进的,那什么,那都是武警的,不是谁都能进的。
(录音102.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2) [122]

广西南宁303医院
肝移植医生、器官协调员廖吉祥(2017年6月10日):国家系统网,有密码,有专人管理数据。国家不想让人知道器官秘密。
(录音103.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3) [123]

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肾脏移植护士(2017年9月28日):护士承认每个月基本上都会有10台左右,一年做一、二百台没问题。供体不是本地的……,他通知我们去取。
(录音104.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4)[124]

湖北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2017年11月2日)值班员:捐献具体数字,卫计委他那边比我的应该更清楚,更更那个~;肝源肾源都在分配系统,分配系统是在卫计委手上。
(录音105.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05[125]

新疆乌鲁木齐红会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
陈先生(2017年9月12日)全国器官网,我们没有管理员帐号,看不到有多少人登记。
(录音106.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6)[126]

浙江省人民医院
肝胆科医办医生(2017年8月30日):调查员:同在杭州市,为什么浙大能取几百器官,而你们不能?医生:人家关系好啰!中国不是美国,没有那个供体的网络啊!
(录音107.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7)[127]


三、器官捐献机构和移植医院倒卖器官

江西南昌市
红十字人体捐献办公室王先生(2016年12月8日):我们省登记捐的有60来例,南昌市实际今年捐献有20例左右。医院做移植必须经红十会见证,没见证的是黑市买卖,这种黑市买卖在全国很多,我们无权管。
(录音108.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8)[128]

山东烟台
毓璜顶医院肾移植器官协调员王主任(2017年5月26日):等肾源做手术,连检查半个月之内(搞定),两周之内都是多说的。这边要四十万,给医院十万。得找三十岁以下的,一分钱一分货,明白吗!
(录音109.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09) [129]

浙江省
人体器官捐献管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2018年1月1日):找器官的事,你不要通过电话里去问,好不好? 器官我们肯定多了。肝,大概30万可以不?肾多少?15到20(万)吧!(问:供体费给谁?)那肯定是给我们了!
(录音110.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10[130]

新疆医科大学
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医生何方平(2017年6月4日):肝移植我们医院一般收20万左右,那个中华慈善总会大概还收20万,它是在那个红十字会法定名下合法下运做的。
(录音111.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11

河南中医学院
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池医生(2017年8月25日):供体就是脑死亡那种,肾要付钱,直接给红会,估计得个一、二十万。
(录音112.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附件112)[131]

第二军医大学
附属长海医院肝移植医生(2018年6月1日):肝移植要100万,肾移植要50万;供体,他会给你弄的。15万到哪里弄啊?肝肾供体,等十天就会有的;每天都在做,做的很多的。
(录音113.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13[132]

上海复旦大学
附属华山医院肝移植医生(2018年6月25日):肝移植做得很多。卖肝没有,卖肾的有。问:能找年轻健康供体?答:这个东西呢,具体的,你得要过来,然后找我们移植组的教授(王正昕主任)谈一谈。
(录音114.播放及下载MP3, 完整录音记录请看pdf 附件114[133]

附表1. 2015-2018年中国移植医院调查电话证据函盖省市份次数统计表

年份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省份 上海市 北京市 广东省 河南省 浙江省 湖北省 湖南省 上海市 云南省 北京市 吉林省 四川省 天津市 山东省 广东省 广西 江苏省 江西省 河南省 浙江省 湖北省 湖南省 黑龙江省 安徽省 上海市 云南省 内蒙古 北京市 吉林省 四川省 天津市 安徽省 山东省 山西省 广东省 广西省 新疆 江苏省 江西省 河北省 河南省 浙江省 海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福建省 西藏 贵州省 辽宁省 重庆市 陕西省 黑龙江省 上海市 云南省 北京市 四川省 天津市 山东省 广东省 新疆 江苏省 河南省 浙江省 湖北省 湖南省 甘肃省 江西省 海南省
拨打电话数量 1 3 2 7 1 1 1 5 3 6 1 2 2 4 3 1 1 1 2 4 2 4 1 1 10 5 4 19 3 8 3 2 19 5 25 10 3 11 2 4 16 13 1 14 15 2 1 9 5 2 5 2 5 1 8 2 5 5 5 1 4 10 4 1 4 1 1 2



附表2 2015-2018年21家医院25人承认7家医院不否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统计表


调查
月/日/年
调查对象 医院 省份

法轮功器官

供体来源
1 10/19/2018

肝移植主任
陈新国

武警北京总医院 北京 承认 调查员﹕就是尤其是像那个,就是法轮功这种练功的就最好啊。陈新国﹕好!好
2 11/2/2018 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王建立 武警北京总医院 北京 承认 (问:你们现在用的那个器官是不是都是那个法轮功那个健康器官、正常那个供体对不对?)对、对、对。
3 11/3/2018 院长
郑树森
杭州树兰医院 浙江省 不否认 郑对“是否在用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予以否认。
4 11/6/2018 肝移植主任
朗韧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 承认 调查员:那个供体了,也就是那种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健康的供体,对吧? 朗韧﹕ 对对,没错没错,你说的对。
5 11/6/2018 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曲青山
郑州人民医院 河南省 承认 (调查员:还有一个就是你们这个供体啊,你们现在用的供体,还是这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这个供体对不对?)啊,都是,都是正常的。
6 11/6/2018 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医师
苗书斋
郑州人民医院 河南省 承认 调查员﹕还有就是你们现在供体啊,你们供体就是那个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不对? 苗书斋﹕对对对啊。
7 11/6/2018 院长叶启发 中南大学湘雅三院 湖南省 不否认 调查员问:供体,就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的供体,对吧?叶答:你就,你就把病历先发给我,好不好。
8 11/8/2018 肝移植外科副主任医师杭化莲 上海仁济医院 上海市 承认 调查员:你们现在就是那个法轮功供体,对吧?杭化莲:对,这肯定的。
9 11/8/2018 肾移植主任柳东夫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不否认 调查员:最好要用那个法轮功的那种就是正常状况的供体啊。柳东夫:这个你听我说啊,这个等来了以后有些事情再说啊!
10 11/8/2018 肝移植中心主任
王学浩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江苏省 不否认 器官大部分是院外的,从脑死亡中心取来的。调查员:啊,就是那个法轮功的正常器官对吧?王学浩:这个是中心的器官么。
11 11/15/2018 沉中阳院长助手肝移植医生白荣生 天津一中心 天津市 承认 (问:肝源供体啊这个情况,现在一般还是比较健康的那种供体对吧?就是法轮功的那种健康供体对吧?)对对对,啊。
12 11/15/2018 肾移植二区主任
王长希
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广东省 承认 调查员:你们还是法轮功的,就是肝源还是那种,健康的肝源对吧?
王长希:现在捐献的都是,都是有,那个公民死后,捐献的供体可能都有这个呀。整体都这样做的,公民死后的捐献做得很多的,现在都成功了。现在都这样做的,可以做成的!
13 11/15/2018 副院长何晓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广东省 承认 调查员:对,对,我的问题就是说,是法轮功的那种器官本身是健康的,对吗?
何晓顺:对,对,对,当然、当然,当然。
14 11/16/2018 副院长何晓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广东省 承认 调查员:你们技术好,再一个器官的本身,你们用的器官,我知道本身是法轮功的,本身的器官本身就好,所以两方面加起来就非常好。
何晓顺﹕对。
15 11/16/2018 副院长、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彭志海
上海第一人民医院 上海市 承认 调查员:你们用的还是法轮功的,就是健康的供体对吧?
彭志海:肯定是健康的,那不健康的怎么行呢!
调查员:主要的问题还是请你把关,就是那个供体的问题啊,法轮功的那个供体!
彭志海:没问题,没问题。
16 11/16/2018 移植中心主任陈怀周 解放军第181医院 广西省 承认 调查员:家属希望的就是,希望的就是要用法轮功的这种供体,要是这种供体他肯定很快过来。
陈怀周:对呀对呀!你过来住院检查,检查一下,先检查。查查看能不能做?
17 12/2/2018 泌尿外科值班医生
李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承认 调查员:还是法轮功那种正常的肾源,对不对?
李医生:对,对,对。调查员:中介取的器官也还是法轮功的那种正常器官,器官源头是一样的,对吧?
李医生:对。
18

1/9/2017

原肾移植科主任
倪家连
济南军区总医院 山东省 承认 原来用的那都不好说了,那都是犯人的~。原来哪个医院都是用犯人的多。问:那你们原来用的都是法轮功那种的吧?答:对啊。
19 1/23/2017 肝移植医生
蒲淼水
广州军区总医院 广东省 承认 (问:能不能还用以前那种死刑犯或炼功人?)现在国家规定取消了...以前呀是合法的,现在是说也不是不合法,现在国家规定不行…它说不行就不行,也不是合不合法的问题。
20

4/8/2017

肾移植_病房护士 山东省立医院 山东省 承认 以前一般都是死刑犯和炼功人的那种供体?)对,以前是。
21 1/19/2017 原肾移植科主任倪家连 济南军区总医院 山东省 承认 原来用的那都不好说了,那都是犯人的~。原来哪个医院都是用犯人的多。问:那你们原来用的都是法轮功那种的吧?答:对啊。
22

7/9/2017

肝移植_医生 南京鼓楼医院 江苏省 承认 器官来源的渠道就多了,这是国家考虑的,我们只负责提供技术跟后续的保障,其它我们管不了!问:过去怎么让用炼法轮功的?答:过去不讲人权!
23

9/2/2017

肝移植何恩辉 友谊医院 北京市 不否认 肝移植我们做了十几年了,……朱教授己做了1900多例了。过去那种供体现在不能用了,是钻了法律空子。
24 9/17/2017 西京医院肾移植病房护士 第四军医大学 陕西省 承认

调查员:那就没有以前多啦哈,没有以前那种拿犯人、炼功人的那种 。护 士:没有以前那么多,但是也有。以前可以用犯人的嘛!

25

2/2/2016

附二医院肾移植陈昭彦医生 哈尔滨医科大学 黑龙江 不否认 九九年做活肾开始,活肾移植。以前做的尸体肾移植多,后来九九年以后活肾多。(调查员问是不是法轮功的器官?对方挂线了。)
26

4/5/2016

三医院刘医生 中南大学湘雅 广东省 不否认 就以前用的都是那些东西,现在不让用了……这个电话里面不能给你讲……你那个人就过来咨询一下好……这个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27 6/21/2016 “610”科长
朱家滨
牡丹江市 黑龙江 承认 高调承认是他们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并说器官“卖了”。
28 9-2-2016 肝移植何恩辉 北京友谊医院 北京市 承认 肝移植我们做了十几年了,……朱教授己做了1900多例了。过去那种供体现在不能用了,是钻了法律空子。
29

2/8/2015

肝脏病理科主任医生谭云山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上海市 承认 现在做肝移植,所有的肝脏供体都是“源头”拿的。我们当然知道供体是谁的,至于法轮功不法轮功,我们不管。如果它符合标准,不管你是谁。
30 6/30/2015 肝胆外科
韩医生
中山大学附一医院 广州 承认 当韩听说黄洁夫每年做500多例肝移植后说:“我们现在做的1500多例都有啊!”韩对关押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库、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两次表示肯定,说:“对,没错。”
31 10/12/2015 心胸外科二病区
宫医生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 湖北省 承认 追查国际调查员对宫医生的电话调查中,可听出:一是,承认是用法轮功器官做移植;二是,因江泽民的命令而做的。
32 12/21/2015 心脏移植科值班医生 李明伦 江门市中心医院 广东省 承认 “做了(活摘法轮功器官)又怎样?是法轮功的,又怎样,”“我们做的多的是,你可能还没调查清楚,那太多了。”



附表3.供体丰富器官找病人桉例统计表

调查时间

年份

调查对象

医院

省份

供体丰富

10/11/15

2015

肝移植黎功医生

北京武警总医院

北京市

肝源也特别多。

7/25/16

2016

肝移植_梁建忠

浙大国际医院_肝移植

浙江省

肝源比较好找。

4/5/16

2016

刘医生

中南大学_湘雅三院_

湖南省

我们处理的肝脏,都是肝源往外边,通过国家的网,那个协调到其他那个移植中心去了。

11/15/16

2016

肾移植病房_岳医生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山东省

我们的肾源比较充足,比较丰富,这是我们的优势

11/2/16

2016

肝移植科_医生办

上海华山医院

上海市

我们这儿供体比较充足。

2/27/16

2016

付院长冉江华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云南省

因为最近一直获取的都是B型,(多的用不完),我们自己的病人做完了,还调那个浙江的,从杭州调一个病人来做”。“我还到处去找,说服一个病人来做的”

3/1/16

2016

肝移植医生郎韧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因为我们供体来源很丰富

9/6/17

2017

肝移植科_医生

湖南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_

湖南省

也有等肝的,也有等病(人)的嘛!

6/14/17

2017

小儿外科张海玉主任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

吉林省

张海玉:“前十个是免费的……我院供体来源很多。” 

8/16/17

2017

_肝移植病房_护士

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陕西省

供体肝,可能这周没有,可能下周有,可能天天都会有,可能一天还两三个。

8/30/17

2017

肝移植李俊杰医生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

天津市

供体肝我们是比哪都多。

10/14/17

2017

肾脏移植办公室护士

河南解放军第153医院

河南省

前两天有一例供体提供给其它医院了,因我院做的太多了。

8/21/17

2017

泌外肾移植医办值班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如果他去武警,武警做得快!为什么快?不知道,反正他们那边供体比较多。

1/11/17

2017

_肝移植_医生黄小春

南宁303医院

广西

广州那边也有很多这种中心,但是那边没有我们这边这么充足(器官)。

4/25/17

2017

肾移植_医生单振飞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我们这边(供体)很多,其它省份的病人都在我们这里住着。

4/30/17

2017

_肝胆外科医生李文岗

厦门174医院

福建省

手术并不复杂,关键是供体的来源很关键。他在全国各地供体很多啊!彭教授是要组建厦门大学的肝胆移植中心,非常大的。

12/15/17

2017

移植科医办杨医生

四川省人民医院

四川省

春节前后供体多,年过节的时候是最忙的。

11/7/17

2017

普外器官移植科医生

中南大学湘雅二院

湖南省

肝源在整个湖南地区,我们这边应该是最多的,我们医院应该是最多的

9/26/17

2017

肾移植(二区)_医生

广东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_

广东省

肾源一批一批的,有时一来好几个,休息几天又来好几个。

10/27/17

2017

肾移植护士

解放军153医院

河南省

肾源你不用担心,我们等肾源比广州快,肾源质量也好。(调查员:为什么质量好?)你来了再说吧!

3/20/18

2018

肝移植医办医生

武警总医院

北京市

目前肝源多,做的也多

5/8/18

2018

8楼肝移植医办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

天津市

肝供体很多,每天都在做



附表4-1. 2015-2018年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电话调查省份、医院、录音证据数量统计表 

年份 2015 2016 2017 2018年 
省份 北京市 河南省 湖南省 上海市 云南省 北京市 天津市 山东省 广东省 江苏省 湖北省 湖南省 上海市 云南省 北京市 吉林省 四川省 天津市 山东省 广东省 广西 新疆 江苏省 河北省 河南省 浙江省 湖北省 湖南省 贵州省 陕西省 上海市 北京市 天津市 广东省 江苏省 河南省 浙江省 山东省 湖南省
医院数量 3 2 1 2 1 2 1 2 1 1 1 1 4 1 3 1 1 1 3 4 2 1 2 1 4 3 1 1 1 2 2 2 1 1 2 2 1 1 1
电话数量 3 5 1 2 2 3 1 2 1 1 2 1 4 1 5 1 1 1 7 5 5 1 2 1 4 3 1 2 5 2 2 5 2 1 2 3 1 1 1

在这些电话调查中,共有37个电话提到了最低等待时间。


附表4-2. 2015-2018年对95家移植医院器官移植等待时间医生回答摘要统计表 

调查时间 年份 调查对象 医院名称 省份 等待时间
10/9/15 2015 肝移植科值班医生 北京佑安医院 北京市 等肝源,快了,来了就能做了。慢了,可能一、二周,不会太晚
10/11/15 2015 肝移植黎功医生 北京武警总医院 北京市 现在做肝移植,最慢,二星期都能做成
6/1/15 2015 心脏移植黄洁医生 北京阜外医院 北京市 心脏供体最快是2~3周
6/25/15 2015 肝胆移植科赵医生 郑州人民医院 河南省 做肝移植,快了一、二个星期,慢了要等一个月。
6/25/15 2015 肝胆外科值班医生 郑州人民医院 河南省 等供体等待时间一般快的3-2天,慢的10来天
3/19/15 2015 肝移植李功权医生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省 一周就之内就可以,要你愿意跟他配型吧
6/28/15 2015 肝脏外科王冰医生 郑州市人民医院 河南省 二天就等到肝供体
9/25/15 2015 肝移植科医生陈建斌 郑州市人民医院 河南省 等2-3天就可以,最多十天半月就可以做肝的移植。
3/19/15 2015 肝移植科值班护士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湖南省 短的话就几天吧,长的话可能两个星期以上吧!
1/27/16 2016 肝移植医生徐军明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上海市 B型的来了马上给你做,没问题的
1/28/16 2016 肝移植医生黄晓武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上海市 如是B型血,等1~2个月可做
2/27/16 2016 付院长冉江华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云南省 因为最近一直获取的都是B型,(多的用不完),我们自己的病人做完了,还调那个浙江的,从杭州调一个病人来做”。“我还到处去找,说服一个病人来做的”
7/22/16 2016 _肾移植_病房医生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云南省 等一个月差不多。
3/1/16 2016 肝移植医生郎韧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如果很重的话,我们有一个绿色通道”。“最多、最多等2周,
3/3/16 2016 肝移植主刀贺强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等待时间1~2周,
6/14/16 2016 肝移植医办 北京武警总医院 北京市 最近只要你想住……”,快的话“可能立马就能做”,“一般的话如果慢一点就一个多月”。
8/11/16 2016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_肝移植科_医生办医生 天津一中心 天津市 O型的是最难的,前些日子有一个O型的病人,等一个多月才等到供体。
3/31/16 2016 肾移植主刀柳东夫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肾移植大约等一个月左右吧,差不多。过来我给他早些做了”
11/15/16 2016 肾移植病房_岳医生 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山东省 一般等待时间2周
2/25/16 2016 副院长、肝移植专家何晓顺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广东省 你是B型血,来了2--3周就可以做,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7/24/16 2016 肝移植主任王平 江苏省人民医院 江苏省 B型一个月能等到。
9/12/16 2016 肝移植_张医生 武汉中南医院 湖北省 等供体时间,一般一个月。
4/2/16 2016 肝肾移植陈医生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湖北省 等的时间可能会有,我估计一、两个星期会有一个初步的结果。一般来说都不会到一个月,两个星期左右。
3/3/16 2016 肾移植中心主任谢晋良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湖南省 只要配型合适,马上就可安排手术。
3/25/17 2017 肝移植_杭化莲主任 上海仁济医院 上海市 B型如果不出意外是两个礼拜以内的事情。
3/7/17 2017 肝移植_值班医生 上海华山医院 上海市 也有人刚来就可以直接做。
10/24/17 2017 肝脏移植医生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上海市 等待时间也许一个月,也许二个月。
8/31/17 2017 _肝移植_医生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上海市 等肝移植,A型血反正一个月之内应该是可以的。
11/13/17 2017 肝移植病房8楼A区(南院)医生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云南省 他可能来了,可能一两个星期就做到。
3/24/17 2017 肝移植_医生办朱医生 北京佑安医院 北京市 等待的时间大约一两个月。
9/10/17 2017 _肝移植病房_医生 北京佑安医院 北京市 等肝移植,快的话,一、两周就解决了。
8/8/17 2017 肝移植医办_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有的很快就能做上。有的可能也得等一两个礼拜,甚至更长时间。
9/15/17 2017 肝移植_护士 北京解放军302医院 北京市 等二到三个月能做上
5/5/17 2017 肝移植_值班医生 北京解放军302医院 北京市 等肝源快一两周,慢一两个月。
6/14/17 2017 小儿外科张海玉主任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 吉林省 等的时间不会太长,
3/30/17 2017 肝移植_医办医生 四川省人民医院 四川省 等待时间一般还是比较快的。
8/30/17 2017 肝移植李俊杰医生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 天津市 A型血一般可能要等三、四个月左右,但我们也有非常规的一些办法。
9/12/17 2017 肾移植_医生 山东临沂市人民医院 山东省 如果是那种大众型的血型,应该很快就能配好。
4/18/17 2017 肾移植器官协调员李医生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B型的多,可以很快。”“我们这几个B型的刚做~~,半个月吧。”
6/10/17 2017 肾移植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B型血,一周,十天之内。
4/25/17 2017 肾移植_医生单振飞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我们这儿等很短时间
4/18/17 2017 肾移植李医生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用不上半月能做手术。
5/26/17 2017 肾移植_器官协调员王主任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等肾源做手术,连检查半个月之内(搞定),两周之内都是多说的。
9/8/17 2017 监护室_肝移植_医生 山东青岛大学医学院 山东省 有人等一个多月做上了,有的可能就空降过来,过来直接就做,那种也多的是!
10/7/17 2017 三区主任焦兴元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广东省 要十天到半个月我们估计能找到肝。以前做急诊肝移植,我知道我们是能做。
11/7/17 2017 肝移植医生 广州军区总医院 广东省 医生:我们有急诊肝移植条件。要快的话,你至少资金、献血的人都准备好了,你家里要十个人来献血的。移植快慢,看你们提供上述条件的快慢,不在我们这边。
1/23/17 2017 肝移植_医生蒲淼水 广州军区总院 广东省 等待时间一般一个月左右。
1/6/17 2017 _肾移植_病房护士 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广东省 过年医院一样开诊的。我们是随时,随时有供体,有材料随时做,明天都有四台。
8/29/17 2017 肾移植_医生 广州珠江医院 广东省 等肾源很快,有时一个星期,一个月,不一样的。
1/11/17 2017 _肝移植_医生黄小春 南宁303医院 广西 等供体一般可能要十几天甚至一个月。
6/2/17 2017 肝移植_聂峰医生 南宁303医院 广西 等供体时间会很快,很快,很快!
6/30/17 2017 移植科_肾移植_值班护士 南宁303医院 广西 问:今天那四台病人在你们医院等的久不久?答:不久。
1/24/17 2017 移植科_黄平华主任门诊ICU 南宁303医院 广西 肝移植可以做,等待时间快的几天,机会很多,会很快的,赶快过来,年前会有会做的
1/18/17 2017 移植中心_主任陈怀周 桂林181医院 广西 供体你就别管了!有时候它一来一下子就有了,很快。
8/22/17 2017 _医办_医生 新疆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新疆 等待时间不一定,可能,几个月就可能找到
9/8/17 2017 肝脏移植_张冬华医生 南京军区第81医院 江苏省 如果说今年要做上,应该问题不大,按照目前这个速度应该是可以的。
10/31/17 2017 肝移植医生 江苏省人民医院 江苏省 一般情况,排队一个月差不多了;快的两周,慢的两个月。
3/13/17 2017 肝移植_赵医生 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 河北省 能等到手术的话大概一个月左右吧。
8/25/17 2017 肾移植_池医生 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省 一般都等一两个月。
10/14/17 2017 肾脏移植办公室护士 河南解放军第153医院 河南省 等待时间快
7/31/17 2017 肝移植科_孙冉大夫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_ 河南省 好配的血型,可能几天就能做的上。
10/29/17 2017 器官移植科肾移植医生 郑州市人民医院 河南省 等肾源快的当天;
8/22/17 2017 肝移植_医生吴胜东 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 浙江省 B型的一个月之内可以给你做的。
2/28/17 2017 肝移植器官协调员谢琴芬 浙大国际医院 浙江省 一般来说可能两个礼拜差不多。有时候有很快的,有时候第二天就能做也有,就看你,危重的病人我们可优先一点。一般隔天就会有肝源消息的。
8/25/17 2017 肾科医办_医生 浙江省人民医院 浙江省 总体来说我们这边会相对快一点,会比较快。
6/7/17 2017 肝移植毛医生 武汉同济医院 湖北省 等待时间大概也得要个把月。
4/18/17 2017 肾移植三病区_聂梦华护士长 中南大学湘雅二院 湖南省 我们这里确实比其它地方等待的时间短
9/6/17 2017 肝移植科_医生 湖南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 湖南省 等待时间有快有慢,有的今天来了明天就做了。也有等肝的,也有等病(人)的嘛!
8/24/17 2017 肾移植_医生牛玉林 贵阳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贵州省 一般最长等两个多月。
8/15/17 2017 _肝移植_王兴医生 贵阳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贵州省 王兴:大前天刚做了一个,排了一天就等上了。
8/24/17 2017 _器官协调员孙骁 贵阳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贵州省 等待排队,反正就是几个月反正是肯定就可以排到。
8/21/17 2017 _肾移植病房_医生 贵阳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贵州省 等待时间,一般我们最长等的有两个多月。
8/14/17 2017 _肝移植病区_医生 贵阳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贵州省 肝源等了一个多月。
9/17/17 2017 _肾移植_病房护士 第四军医大学附属西京医院 陕西省 哦。您,您不是说那个主任也有这种分配的这种器官吗?那如果找到主任,他能够找到那种分配的吗?你说随时可以找到,可以做的?
护 士:对,对,你要认识主任的话,可能会更早一点吧!
8/16/17 2017 _肝移植病房_护士 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陕西省 供体肝,可能这周没有,可能下周有,可能天天都会有,可能一天还两三个。
6/1/18 2018 肝移植医生 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 上海市 肝源等十天半个月会有。肝肾供体,等十天就会有的。
5/3/18 2018 肝移植医办医生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市 一般二周左右,但是也不排除等到四周的可能性。
3/20/18 2018 肝移植医办医生 武警总医院 北京市 等待时间2周,最多一个月。
1/26/18 2018 8楼肝移植医办医生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 天津市 等待时间一般2月左右
5/4/18 2018 8楼肝移植医办医生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 天津市 医生:不会等很长时间。运气好有一周都有。
5/6/18 2018 肝移植病房一区医生 广州中山附一院 广东省 等待时间1~3个月,一两个星期都有可能。
6/25/18 2018 肝移植医生 南京鼓楼医院 江苏省 等待时间快,十天半个月。
4/25/18 2018 肝移植杨翰医生 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河南省 做肝移植要等一个多月
6/2/18 2018 肝移植医生杨翰 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河南省 A型不太好等;估计得个两周到一个月。可能一周内就做成;
10/19/18 2018 肝移植中心主任陈新国 北京市武警总医院 北京市 二个星期差不多 没有特殊情况可以做
10/18/2018 2018 肾移植科医生 海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肾移植科 海南省 有等得快的,有当天做到的。
10/17/2018 2018 移植科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江西省 等待时间有快有慢,运气好来了就做。
11/3/18 2018 郑树森:院长 杭州树兰医院 浙江省 二周内可以安排肝移植手术。
11/6/18 2018 肝移植主任朗韧 北京朝阳医院 北京 估计二、三周吧,差不多。
11/8/18 2018 肝移植中心主任王学浩 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江苏省 安排手术不超过两个星期吧。
11/6/18 2018 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医师苗书斋 郑州人民医院 河南省 安排肝移植手术,一般一、二个星期到一个月都有
11/8/18 2018 肾移植主任柳东夫 山东烟台毓璜顶医院 山东省 快的话一个礼拜就做了,不快的话等两个月,两个月也有。
11/2/18 2018 器官移植研究所副主任医师王建立 武警北京总医院 北京 手术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可以安排。
11/8/18 2018 肝移植外科副主任医师杭化莲 上海仁济医院 上海市 明天过来找我,我争取一个礼拜之内帮你搞定。
11/6/18 2018 院长叶启发 中南大学湘雅三院 湖南省 配上型一个月左右能做了。



参考资料:
[1] 追查国际 http://www.zhuichaguoji.org/

[2] 追查国际【活摘器官】http://www.zhuichaguoji.org/taxonomy/term/15

[3] 《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的调查报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5788

[4]追查国际《中国再度出现肝移植免费促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1179

[5]追查国际《追查国际:活摘现场目击者的更多证词》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5238

[6]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新证据《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六)》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8500

[7]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8]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9]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10] 《人民网-湖北频道》2014年11月25日“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在武汉宣布成立”
http://hb.people.com.cn/n/2014/1125/c194063-23001645.html

[11] 《中国反邪教协会章程》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612182003/http://pds.weidong.gov.cn/quwei/kexie/fxj.htm

[12]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医元网》
http://hpt2000017211.h.yynet.cn/

[13] 《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
https://www.haodf.com/doctor/DE4r0BCkuHzduSYhIlQVy3s6uiTQK.htm

[14] 《郑州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https://www.haodf.com/doctor/DE4r0BCkuHzduSYhIlQVy3s6uiTQK.htm

[15]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社会服务网》
http://shfw.xy3yy.com/xymy/414.html

[16] 《好大夫在线》
https://www.haodf.com/doctor/DE4r0eJWGqZNhLTy8fQwHCo55twNygxV.htm

[17] 《好大夫在线》
http://360wenda.haodf.com/doctor/DE4r08xQdKSLFhILFNv5LwmK7DLi.htm

[18] 王学浩 - 江苏省异种移植重点实验室 - 南京医科大学
http://klx.njmu.edu.cn/2744/list.htm

[19]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武警总医院)》医学文献数据库
http://www.wj-hospital.com/yjshzx1/yz/

[20]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http://www.gzsums.net/zhuanjia_297.aspx

[21]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http://gzsums.net/custom_2017.aspx

[22] 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D%AD%E5%BF%97%E6%B5%B7

[2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2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25]《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26]《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2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2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2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3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31]《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3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3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3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35]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36] 《人民网-湖北频道》2014年11月25日“中国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联盟在武汉宣布成立”
http://hb.people.com.cn/n/2014/1125/c194063-23001645.html

[37] 追查国际《关于“中国反邪教协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08

[38] 追查国际档桉信息

[39] 浙江新闻 > 首页 > 健康 >与时间赛跑!树兰医院20小时完成8台器官移植手术https://zj.zjol.com.cn/news.html?id=638760

[40] In 2017, more than 138 million people over the age of 18 had registered as organ donors. That's more than half of all U.S. adults. (54 percent)***
Organ Donation Statistics, U.S. Government Information on Organ Donation and Transplantation https://organdonor.gov/statistics-stories/statistics.html#glance

[41]《OrganDonor.Gov》The Matching Process — Waiting List 来源: 美国卫生部
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57.png

[4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4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4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45]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46]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4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4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4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5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六)》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8500

[5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5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5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5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55] 父亲重症肝衰竭,肝移植术后仍需巨额费用治疗,家中还有弟弟在读书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622165827/https://www.qschou.com/project/index/93b3edb8-b633-42e9-910f-33ae404557b3

[56] 成都肝衰竭老师昨日下午完成肝移植手术 [日期:2015-06-23]来源:成都商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622163112/http://transplantation.org.cn/zjingtai/zganxiwen/7455.htm

[57]《人民网》湖北省发现罕见“淀粉人” 肝移植后转危为安 2015年07月09日 来源:武汉晨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0622162250/http://health.people.com.cn/n/2015/0709/c14739-27276796.html

[58]《湖南省卫生厅卫生监督局》 4小时决定,5小时手术,省人民医院创肝移植生死时速  时间:2018-04-10
http://archive.is/RShM1

[59] 《杀了才能活》韩国最大的日报社《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TV 朝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2LqZAfR_ZE

[6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6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6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6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6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65] 吉林旅游广播 http://www.sohu.com/a/145446454_223169

[66] 《中国再度出现肝移植免费促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1179

[6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6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6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7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7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5]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6]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7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8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8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8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二)》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047

[8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84]【大纪元2016年03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罗宇(Matthew Robertson)、方雅报导,张小清编译] 大纪元调查报导:专为谋杀而建的医院(二)《“亚洲最大移植中心”窜起的背后》
http://www.epochtimes.com/gb/16/3/29/n7471686.htm

[85] 《追查国际对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国家犯罪的调查报告(摘要)》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5694#_ch1

[86] 2014年度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高层次人才招聘  发布时间:2014-03-17
http://web.archive.org/web/20181101042005/http://www.tjwsj.gov.cn/html/WSJ/RCZP22891/2013-07-26/Detail_634471.htm

[87]《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8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89] 《北京市红十字会至今未开展人体器官捐献的调查报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5788

[9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六)》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8500

[9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六)》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8500

[9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六)》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08500

[9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9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95] 中国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工作指南(第2版)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

[96] 广州医科大学二〇一三年五月硕士论文, ECMO 应用于DBCD 器官获取研究The research of organ procurement after DBCD applying ECMO 研究生:钟杰导师:霍枫教授

[97] 体外膜肺氧合用于脑死亡合并意外心脏停搏捐献者器官保护一例 中华器官移植杂志2015年6月第36卷第6期 www.doctorpda.cn/news/191481

[98] 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供肝移植62例 临床分析 ,中华医学会核心期刊 《中华普通外科学文献(电子版)》官方网站,www.pwwxcma.com
www.pwwxcma.com/Admin/UploadFile/Issue/gqmpcdvw.pdf 
中华普通外科学文献(电子版)2016 年 10 月第 10 卷第 5 期 Chin Arch Gen Surg(Electronic Edition), October 2016, Vol. 10, No.5

[99] 心脏死亡供体原位肝移植术后胆道并发症的原因探讨和诊疗经验,南京医科大学学报2017年7月第7期37卷

[100] 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供肝质量评估和维护的体会 作者:傅斌生;易述红;唐晖;易慧敏;孟炜;张彤;姜楠;李华;杨扬;陈规划 来源期刊:《器官移植》2016年 第3期 www.cqvip.com/main/export.aspx?id=669284955&sign=f0528e7a6291408fd6a08d329dabddaa

[101] 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供肝移植31例临床效果分析 蓝柳根, 秦科, 董建辉, 黄莹, 曹嵩, 李海滨, 李壮江, 周洁惠, 孙煦勇 《器官移植》杂志官方网站
www.xml-data.org/qgyz/html/20150508.html

[10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0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104] 《应用技术网》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专利编号:01120542042
追查国际存档链接:
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10831.pdf
http://www.zhuichaguoji.org/cn/images/nationalcriminalreports/10832.png

[105] 《杀了才能活》韩国最大的日报社《朝鲜日报》旗下的电视台[TV 朝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2LqZAfR_ZE

[106]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0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0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一)》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50795

[10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1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1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1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1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1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15]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16]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1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1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1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2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2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12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2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24]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25]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126]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27]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28]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29]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三)》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130]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131]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四)》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132]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

[133] 《追查国际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状调查报告(五)》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