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对中共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李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调查报告

2020年4月25日
中共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李红

李红,Li Hong, 女,1958年4月出生,汉族,籍贯江苏丹徒,2012年4月-2017年3月任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1] 市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610办公室”主任,2017年3月至今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2]

政法委、“610办公室”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指挥机构,作为上海市政法委书记、“610办公室”,需要对其任职期间,该范围内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酷刑、致死、致残等严重罪行负主要责任。以下收集的是这个期间的严重迫害案例。

主要罪行

李红在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期间,亲自操控对上海市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抄家、关押、判刑、洗脑等系统性迫害,积极推行迫害政策。据不完全统计,在其任职期间至少有赵斌、马冬权、柏根娣、厉玉钦、翁萍、杨雪珍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小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关押、非法判刑、送洗脑班迫害。

被迫害致死案例

案例一:法轮功学员赵斌,2013年7月11日被非法判刑4年,随后被劫持入上海提篮桥监狱,仅46天的时间,于2013年10月19日被迫害致死,年仅58岁。10月24日,监狱将赵斌的遗体匆匆火化。[3]

案例二: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女,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曾6次被非法抓捕,遭监狱迫害累计近14年。2012年9月10日,柏根娣在大街上被警察绑架,2013年5月3日,被非法判刑6年半,被关到上海市女子监狱。柏根娣入狱后,一直被关在小号迫害。2016年8月24日下午,柏根娣在监狱被毒打致昏迷,生命垂危,被送至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神志时断时续。之后,柏根娣越来越呈现出记忆力衰退和时而清醒时而封闭的状态,最终于2017年6月15日被迫害离世。[4]

案例三:2016年1月19日早上10点多,国保警察到厉玉钦家,声称要传唤他的女儿女婿,并抄家。厉玉钦一家人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拒绝开门。警察在撬门不行的情况下,又采取了断水断电的手段,迫使他们一家人屈服,并安排人一直在门外看守着。厉玉钦受到惊吓后当天下午出现昏倒症状,家人几次告诉门外警察家人的身体情况要求恢复供水供电,可却被拒绝。甚至当救护中心来抢救时,急需照明和急救设备的用电,要求立即恢复供电,都遭拒绝。次日凌晨3点,厉玉钦离世,终年68岁。门外警察直到1月20日上午才离开。[5]

案例四:2015年6月2日下午,法轮功学员翁萍在家中被破门而入的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2016年9月18日,翁萍被非法判刑1年4个月。翁萍在看守所,身体被迫害致出现严重病症,血压高,胆囊肿大,随时有破裂的危险。翁萍吃不下、睡不着,体重从120多下降到80多,回家后于2017年4月30日离世。[6]

被关精神病院案例

汤为民,女,五十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送洗脑班、看守所迫害。在劳教所曾被迫害致精神失常。2016年5月14日,汤为民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拘留结束后,警察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将她送至精神病院。期间,汤为民每天被3次强行灌药,持续1周,导致牙齿松动,出现幻听现象,头发几乎全变白了。就这样,汤为民被非法关在精神病院药物迫害长达1年8个月。

被迫害残疾案例

董玉英,女,65岁,2013年2月18日晚,在上海市借租房内,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2014年3月6日关到上海市女子监狱。董玉英一直被严管关禁闭迫害,董玉英被迫害血压高到210/140,遭受到上“约束带”(约束带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两手反绑在后面,受刑者一动它会自动勒紧,越动越紧。极致时会使人大小便失禁,呼吸困难,活活的被憋死,但不会留下任何外伤)多日等等迫害。2015年6月初,监狱为了达到100%的转化率,狱警宣布监狱决定:“监狱决定用挤压的方式转化你(董玉英),叫你生不如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要你继续坚持你的东西,就人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你!”从2015年6月开始到2016年2月底,董玉英被狱警指使的包夹犯灭绝人性的折磨,遍体鳞伤,内衣血渍斑斑,每天的旧伤上都会增添新伤,满头、后颈、两腋下、双乳房、双膝、双脚、双手的乌青红肿从未消失过,至今双腿双臂伤残未愈,韧带严重受伤,行走困难,上下楼梯疼痛难忍,左手不能弯到后背。[7]

利用“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暴力洗脑的黑监狱

“上海法制教育学校”,是由上海市政法委、610办公室直接操控,集中对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的基地。

上海市“610办公室”指使警察和街道社区、单位人员,将法轮功学员诱骗或绑架到洗脑班,或者直接从各地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等劫持,用暴力的手段,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即逼迫放弃信仰。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有的健康严重受损甚至出现病情恶化。如2012年8月于静艳被劫持到洗脑班,到年底才放回家,随即出现脑血栓症状,到医院住院治疗半个月,后半身不遂。[8] 2012年10月,周贤文被洗脑班迫害24天后,身体检查心脏出现问题。2010年4月,王益瑾在遭受洗脑班87天的精神折磨后,突发心脏病,被送去青浦中心医院急诊。[9]

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率”,对于抵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还进行药物迫害。2012年10月,上海洗脑班人员在法轮功学员吴立有的饭菜中掺进不明药物,企图使吴立有的记忆慢慢衰退,以达到迫使他放弃修炼、改变信仰的目的。虹口区“610”头目经常找吴立有“谈话”,发现他还有修炼的正念,就命令加重毒药的分量。一个月后,吴立有从洗脑班出来时,整个人变得呆傻,身体上出现一个个红点,奇痒无比。[10]

2014年新年后仅2个多月,上海市洗脑班就疯狂绑架近20余名法轮功学员。其中74岁的法轮功学员杜志龙,于2014年3月26日被绑架,4月25日被关押到洗脑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杜志龙被迫害得记忆衰退、听力和视力大幅度下降,不能正常思考与交谈,疑遭药物迫害。[11]

非法抓捕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在李红任职期间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迫害。仅2014年上半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多达百人左右。2014年5月10日左右,法轮功学员蔡玉芳,和家人去外地走亲访友,在上海火车站被警察绑架。在到看守所的途中,警察将蔡玉芳的手臂被警察打断。这是她第6次被绑架。[12]


参考资料:
[1]上海市公示一批干部 李红拟任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422135310/http://leaders.people.com.cn/GB/17661519.html

[2] 2017年3月,上海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防范办主任章华
http://www.zhuichaguoji.org/media/2019/11/10.pdf

[3] 上海提篮桥监狱将赵斌的遗体匆匆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282059.html#131031235359-1

[4] 冤狱14年上海柏根娣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8/-349813.html

[5] 厉玉钦含冤离世 家属控告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0/-328990.html

[6] 上海法轮功学员翁萍生前所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6/-362560.html

[7]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暴力“转化”(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337265.html

[8]上海叶小平被非法起诉 岳母半瘫 妻子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0/-272303.html

[9]上海王益瑾女士在青浦洗脑班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2/-236155.html

[10]上海市洗脑班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9/-293932.html

[11]近百名上海市法轮功学员上半年被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7/-294391.html

[12]近百名上海市法轮功学员上半年被绑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7/-294391.html